“林兄弟,途中會經過夢諾城,你是否回家看看?”韓羽微笑問道。

“不了。”林蕭回道。

“父親說得對,等我有出息了再回去,現在才離家幾日,如若回去,父親可能也會不高興的!”林蕭想着林浩對他說的話語。

“好吧,那我們就直接前往廣域森林,哈哈。門主說過,這次歷練活動中擊殺兩百頭一階初級怪獸,或是八十頭二階怪獸,三十頭三階怪獸,十頭四階怪獸那都是有一份不錯的獎勵的。而且,如果能擊殺一頭七階怪獸那就有資格晉級中級弟子行列了,嘖嘖,多誘惑人呀!只是,那七階怪獸可是非常強悍的!”韓羽不停的舔着嘴脣。

“的確很誘人。”林蕭也是微笑點頭,片刻心中一絲疑問升起。

“韓大哥,你們也是剛加入天衝門吧?不然,你們就不會加入歷練活動中了。”

“呵,是這樣的,比你早入門十天吧,我們幾人是同一天入門的,也知道初級弟子之間競爭激烈,所以才抱成了一團,然後前幾日夜裏看到林兄弟鬼魅般的身法就起了拉攏的想法,哈哈,或許這就是緣分吧。”韓羽很是坦然。

“對,這就是緣分。”林蕭也是坦然一笑。

途中,幾人談論人生,有說有笑。

廣闊林海之外,花香鳥鳴,卻是一片祥和之境,誰人知,一踏入林海之內,殺機多少?

“好廣闊的森林呀,廣域森林,足有幾十萬平方千米的面積,這就是領域之地,怪獸盤踞之地。”林蕭看着離他們只有一里的浩海森林,不禁感慨開來,外面的樹木倒是小上一些,可是目光越遠,望見的就是參天巨樹,聳上雲霄,被雲霧遮擋住而不能見其貌。

“對,這就是怪獸盤踞的領域之地,屬於怪獸的領域。”韓羽嚴肅無比,眼中放着一絲光彩,也是定睛看着前面的廣闊之地。

“這廣域森林有四個層次,最外面盤踞的是最弱的怪獸,爲外層,其後有中層、內層和核心。越到裏面怪獸越是強悍。其中還不乏有強悍的守卷獸。”韓羽見多識廣,微微講解着。

“守卷獸?”林蕭茫然!之前他在《大陸·領域》一書中看到過這三個字,現在聽到韓羽說出,心裏便也想作個瞭解了。

“守卷獸,也是這大陸的一種獸類,只是他們與其它獸類有些不同,身體外面散發着一絲光彩,而體內孕育着一份殘卷,有技能的,有武器的,種種,反正什麼類別的都有。比起那些普通的守卷獸那可是要強悍出許多來,他們就是同類怪獸中的霸主。”

“同類怪獸中的霸主。”林蕭深吸口氣,“也就是說同爲虎族怪獸,體外散發着光彩的就是這虎族怪獸中的霸主了。”

“守卷獸。”林蕭口中又喃喃說着這三個字。

“兄弟們,歷練開始了,歷練之中就要狠下心來,不得有半絲鬆懈。”韓羽微微說道。“我們五人不要分開,都相互盯着點,這次歷練的時間爲十天,十天過後就知道我們的戰績了。”

四人都是點着腦袋贊同,隨後便望向那片無際的林海。

此刻,已經有人踏入外層。 看着那些迫不及待就涌入廣域森林的初級弟子,五人也是不再停留,一蹬腳步也是追隨而去,五百米的距離,很短。

一進入廣域森林外層,韓羽就說道“這片區域的怪獸比較多,但是都不怎麼強大,其餘的隊列都與我們分散了,我們伺機而動,專殺那些調單的怪獸。”

林蕭和幾人都贊同的點了點頭。

突然一隻怪獸映入林蕭的眼簾,是頭全身白色皮毛的大尾兔子,它那尾巴都足足有五十公分長,整個身體就是以尾巴爲主,赫然看去還真的就像一條尾巴躺在地上。

“大尾兔,一階初級怪獸,爪子很厲害,尾巴也有巨大的煽動能力。算比較好對付的了。”林蕭以前在一本書上看到過這大尾兔的資料,於是微微說道。

說完整個身子也是躥了出去。

大尾兔聽到動靜,擡起它的紅色眼睛看着向它而來的人類,只見大尾兔使勁一掃它的大尾巴,居然‘嗖’一聲閃了開去,輕鬆躲過林蕭的利劍,隨即大尾巴又是一掃,整個身體騰飛起來,足有一米多高,在高中它那與身體都不成比例的大尾巴依舊不停的擺動着,肚子下面可以清楚的看見一道刺眼寒光。

“利爪!”林蕭確定,那道寒光就是大尾兔腳下利爪所發出來的,微微晃動身子,躲開這大尾兔的利爪抓迫,身體在原地一掃,腿腳之力掃向大尾兔,‘吱吱’大尾兔剛一落地便被林蕭踢中碩大尾巴,發出一絲痛叫,隨即便又一搖尾巴逃竄而出,它已經知曉,自己萬萬不是眼前這個人類的對手,逃命顯然就成了唯一選擇。

林蕭眼神放光,緊緊鎖定大尾兔的動向,隨即也追趕而去,速度卻是比這大尾兔要快上許多。

不時,林蕭手中拿着一隻大尾兔的耳朵走向韓羽幾人,還是笑臉滿面。

“這大耳兔說來還真是厲害,如果不是我速度和身形要比一般的一階初鬥士快上許多,說不定還鬥不過這畜生。”林蕭心有所想。

“哈,林兄弟,速度真快,這麼會兒時間就搞定一隻怪獸,十日後定可以完成一件可以得到獎勵的任務。”韓羽微笑說道。

“離任何一件有獎勵的任務都還差的太遠!”林蕭微微搖頭。“韓大哥,大家還是都行動起來吧,這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機會,白天我們獵殺怪獸,到了晚上就退出森林,好好修煉一番,想必歷練帶來的效果會好很多。”

“恩,好,兄弟們,大家就狠心的殺戮吧。哈哈。”韓羽將利劍抽出劍鞘指向前方就是大聲道來。

……..

“呼,第十隻怪獸,只是全是一階初級怪獸。”林蕭將腳下怪獸的左耳削了下來扔到自己的麻袋裏,隨之也看了看自己的同伴,都在四處尋找目標。

“嗷嗷….”暮然間,一陣狼嚎聲傳進五人耳中,五人同時看向狼嚎聲傳來的方向,片刻之間,足有三十幾頭惡狼兇狠狠的凝望着五人,眼神之中都帶着兇光,已然把他們當做今日的豐盛晚餐,三十幾頭惡狼輕踏腳步徑直向五人緩緩而來。

“是針毛狼,一階初級怪獸,一般來說都是一羣一羣的出去找尋食物,這次被我們遇到了。”韓羽吐了一口唾沫緩緩說道。“它們的羣作戰能力很強,非常團結,而且全身長着如針一般的皮毛,利爪也是非常厲害的,三十多頭的針毛狼,我們應付起來有些困難!想辦法逃還是硬拼?”韓羽問着四人。

“硬拼了,三十幾頭一階初級怪獸而已,憑我們五人的修爲一定能將它們盡數斬殺。”牛大也吐出一口唾沫惡狠狠的回道。

“拼了,”“拼了。”葉崖和魏成看了看針毛狼也是眼中露出光彩,贊同道,這可是三十多份左耳啊,有兩百份一階初級怪獸的左耳就可以換取獎勵了。

“林兄弟,你作何決定?”韓羽微笑問着林蕭。

“大家都這樣決定了,我也不能退卻吧,不在歷練中強大就在歷練中滅亡,不在死亡邊沿磨練,進步也不會太快吧。”林蕭咧嘴嗤笑着,眼神放光的看着緩步而來的惡狼。

“好,那我們同心與共,將這三十幾頭針毛狼盡數獵殺。”韓羽又是抽出利劍直指羣狼,那氣勢帶着一絲傲世之氣。

“我們靠揹着圍成一個圈子。” 涼婚似水,愛已成灰 林蕭微微道來。片刻,五人圍成圓圈。等待針毛狼的攻擊到來。

三十六頭狼眼睛放着綠色光芒,口微微張開還流着巴茨唾液。

‘嗖’幾頭針毛狼一蹬後蹄,身體就躍了起來朝五人撲去,速度非常之快。

“來了,”五人將手中利劍擡起,目不轉睛的看着撲將而來的餓狼,身體之外微光流轉,利劍橫劈而出,掃向撲來的餓狼前足。

餓狼見狀,眼中瞳孔微微縮小,前足居然彎曲着卷在腹部,利劍瞬間落空,隨後便是身體急急向下壓去,片刻身體落地,又是前面右足離開地面抓向眼前的獵物。

“好強悍的畜生!”五人同時驚叫,看着後面也撲將而來的餓狼們,眼中充滿了一絲懼意。“好靈活的身法,還具有一定的智慧,估計這些傢伙都快接近二階了吧!”韓羽看着密麻麻的餓狼們向他們撲來,猜測着。

“兄弟們,一定要小心,這些畜生夠厲害的,如果實在不能將其全部擊殺,那麼還是保命要緊。”韓羽揮舞着手中利劍大喊道。

餓狼們片刻就將五人爲了起來,眼神貪婪無比,一步一步的靠近,爪子不時揮動,抓着空氣飄散而開,而且還發着森森寒光。

“斬。”幾人同時怒喝道,手中利劍不斷刺出劍花,那利劍如帶着魔力一般刷刷的砍向撲來的惡狼。

幾人憤怒之下,卻是找到惡狼的弱點般,片刻,已經有幾頭狼伏誅於劍下,這樣,五人信心大增。“這針毛狼的頸項是絕對的弱點,只要劍法準確,定能將它們頭顱輕鬆斬下。大家加把勁,三十幾頭針毛狼盡數滅亡只是時間問題了,等將這些畜生耳朵割下,我們就暫離森林。”

“哈哈,熱血沸騰起來吧。”牛大哈哈笑道。

“嗷嗷…”不多久,就已經斬殺了近三十頭餓狼,可是其中一頭狼將榔頭望於天際叫了起來。

“快啊,大家快些,這傢伙又在召喚同伴了,看來不將我們圍殺致死,它們不甘心了,速度,兄弟們,將剩下的幾隻快些獵殺掉,割下它們的耳朵就速速離開。”韓羽大聲喊道。

幾分鐘,黑壓壓的羣狼踏地之聲洶涌響起,‘轟隆隆’五人割下最後的幾隻針毛狼的左耳,眼神望向聲響之處。

“該走了。”林蕭微微一笑,總算是來得及。

片刻,五個身影消失在廣域森林外圍,只留下那些看着自己同伴慘死的針毛狼不斷的哀嚎着。 傍晚,絲絲晚霞逐漸消失。廣域森林外圍,林蕭等五人已經搭好帳篷, 撿了枯樹枝升起火來。慢慢的,也有其他隊列的初級弟子來到這裏搭起帳篷,而且,歸來的初級弟子越來越多。

“今天整體收穫還是很不錯的,加上那三十六頭針毛狼的左耳也有八十多隻耳朵了。十天過後必定可以湊足幾百只一階初級怪獸左耳,呵呵,那可是能足足換取幾份獎勵呀。”韓羽將怪獸的耳朵數完微笑說道。

衆人都是點着腦袋,看着擺在眼前的怪獸耳朵,都是眼睛放光,心情也是洶涌澎湃、激動不已。

“或許是今日運氣較好,才能斬獲這麼多的怪獸,後面卻也不一定能有今天的運氣;呵呵,當然,以後我們的經驗也會豐富的,對我們也是助益良多,一句話,今天收穫不小。”林蕭看着眼前的怪獸耳朵舔了下嘴脣微笑的說着。

“哈,林兄弟今天的表現還真是讓我們四人大叫精彩啊,一個僅僅一階的初鬥士所斬殺的怪獸比我們任何一人都多上一些。這樣的斬殺速度才叫痛快,牛大都有些慚愧了!”牛大拍了拍林蕭的臂膀誇獎着林蕭,的確,林蕭今日的表現得到了大家的贊同。

林蕭與幾人相處數日也是豪爽起來,哈哈大笑便是說道“牛大哥可是說笑了啊!林蕭也只是盡全力罷了。相比四位哥哥,輕輕鬆鬆之間,怪獸的生命灰飛煙滅,這纔是一個快活。”此刻,林蕭不經意間將目光望向遠處,這裏已經搭建出許許多多的帳篷了。“不知道別的隊列收穫如何?”

魏成平時喜歡到處打問,此時聽到林蕭問起這事哈哈笑出聲來,“這些事兒,我是瞭解一點點的,哈哈。”

“呵,你這個魏成!就吊人胃口!快些說吧。”牛大又拍打了幾下吊胃口的魏成,言語之間很是交好、隨意。

“他們的收穫不如我們,還有一些隊列損失了同伴!我們今天可以說是絕後餘生了,慶幸慶幸啊.”

此刻幾人都睜大眼睛,異口同聲的‘哦’了一句。隨後林蕭皺眉問道“不知今天死去多少初級弟子?”

魏成搖了搖頭“還有些隊列沒有歸來,就歸來的而言就已經有七人死於怪獸利爪了。的確呀,不在歷練中強大就在歷練在滅亡。,修煉一途有生有死!”

四人點了點頭,這句話再正確不過了。

韓羽望了望周圍的帳篷,帳篷外面都是燃起了篝火,一些人的眼睛也注視到他們這邊。

“把怪獸耳朵收起來,瞞得讓一些小人惦記了。”說話之間已經將怪獸耳朵蓋了起來,“今晚,大家分兩組守夜吧,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卻不可無。不要沒有被怪獸給殺掉卻被一些小人給毒害了!”

這樣的安排自然很好,四人一聽便表示同意,下面就是分組問題了。

韓羽繼續說道“這樣吧,我和林蕭一組,牛大、魏成和葉崖你們三人一組,這樣分配不知大家有意見沒有?”

雖然林蕭只是一個一階初鬥士,但是其詭異的身法和強勁的身體,卻是和韓羽相差不遠,倒是三個二階的鬥士要弱上一些了,這樣分配實力均衡,大家也都表示沒意見。

“那好,我和林兄弟就帶頭守前夜了,你們現在就去修煉吧,等到我們叫你們,就換班。”韓羽沒有架子的說道。

三人點頭之後便進入帳篷修煉起來。

……………

上半夜,無動靜,天上圓月漸漸東移。

“林兄弟,韓大哥,你們去休息吧,換我們來守夜了。”魏成走到兩人身邊微笑說道,牛大和葉崖也是站在後面微笑着,看來今天曆練還是給他們帶來了好處。

林蕭聽見話語,擡頭望了望天際,天空被東方的圓月照得清晰一片,下半夜了!與韓羽談論中,不知覺中時間過得還真快。

林蕭和韓羽也不多說,起身就進入帳篷開始他們的修煉。

林蕭坐定,看了看已經進入修煉狀態的韓羽,自己也閉上雙眼開始思索今日在歷練中得到的經驗。

“ 無論從哪個方面講,在戰鬥中速度可以說是非常重要的,其次就是靈活身法;就算別人鬥士等級高些,而自己的速度和身法都要強上不少,那麼自己也有一戰之力,這就是速度佔據的絕對優勢!再者,現在還沒有一項好一點的技能,遊離劍法只是劍法中的入門劍術,只是起個引導作用!”

“歸根結底,無論是要提升速度還是要學習強大的技能,鬥士的等級提升顯得是那麼的重要!就算學習了強大的技能,沒有足夠的鬥氣來施展這項技能,學了也是白學!儘快提升鬥士等級,這十天的歷練中一刻也不得鬆懈。”林蕭暗下決心便開始修煉起來。

片刻,鬥氣外現出來,纏繞身體,林蕭也是吐氣均勻,腹部似有似無的懸浮東西也是噴出絲絲鬥氣來,也就是玉佩老者爲林蕭恢復鬥氣時那個鑽進林蕭身體裏面那個懸浮着的東西,還有就是胸前玉佩也是怪異,似乎也在爲自己‘進補’一般;與此同時,林蕭也在吸收外界的自然之力轉化爲鬥氣,修煉的速度居然達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前些時日與韓羽切磋時,林蕭有所感悟,只要將身體的所有力道集中於腹部,那修煉的效果又要快上一些。這幾點的得益,對林蕭來說可是無價的瑰寶呀。

正在修煉之中,一聲怒吼傳入耳中。

“你們這些狗日的,歷練之中自己不賣力,卻跑來搶我們手中的怪獸耳朵,我今天要宰了你們這幫混蛋。”

“是牛大哥的聲音,不好,出事了。”林蕭急忙掙開眼睛,向外面而去,片刻,韓羽也跟了出來,看着眼前就要大大出手的兩方。

“哦,原來是張赫呀,怎麼?這次收穫不好,就打起我們的主意了?”顯然,韓羽認識眼前這幫人,爲首之人名爲張赫,牛高馬大,身材魁梧,一身結實的肌肉完全暴露在空氣中。而在他後面還站着七個青年,顯然這七人就是張赫隊列的隊員。

“韓羽,識相的就把你們今天斬得的怪獸耳朵交出來,不然,哼哼,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說話間還不停的指了指他後面的七人,生怕韓羽他們不知道他們人多一般!

“給你個毛啊,給你一坨屎還差不多,”牛大站了出來就是破口大罵。“你們這幫龜兒子不要以爲人多就很拽了!告訴你們,爺爺我不吃這套,有什麼本事拿出來就是,爺爺接着便是。”

“哼,莽夫一個!難得理睬!韓羽,還是你說吧,到底是交不交出來?”張赫鄙視的看了看牛大又將頭扭向韓羽問道。

“哈,我兄弟都不答應了,還有什麼好說的!”韓羽微微一笑,全然不把張赫放在眼裏。

“哈哈,韓羽,好得很啊,好得很,那就不要怪我們以多欺少了。兄弟們,做好準備,搶了這些丫的耳朵,要他們知道他們根本就傷不起!”狂妄之氣涌現出來。

“準備,”韓羽也是一點不懼,一個後退就是大聲吼道。

瞬間,雙方蓄勢待發。

此刻,林蕭笑意頓生,嘴角咧起的弧線非常優美,就算了千年的寒冰估計也得被他現在的笑容給融化吧。“哈哈,好啊,好啊,又來幾個磨劍的,我正要突破了,你們卻要來做我突破的禮物,來吧,讓你們也知道爺爺的厲害,知道到底誰傷不起!”說完過後卻是先一步躥了出去,速度之快,比今日白天獵殺怪獸時還要快上許多。

“嘖嘖,這個林兄弟真是個怪物啊,幾個時辰過去而已,速度又提升了不少,看來以後我和他的差距越來越明顯了。”牛大眼神放光看着躥了出去的林蕭也不遲疑,身子一躍也變擊殺開來。

“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你們要搶我們的任務物品那就拿命來吧。”幾人都是熱血澎湃的向張赫一方殺去。

林蕭的身法,鬼魅般的身法,在篝火叢中不斷的遊弋,瞬間利劍就劃破了一個敵人的咽喉,面上露出猙獰之色。“哈哈,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