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紈驚醒,忙邁着小碎步上前,一把扶住賈環。

賈環也確實堅持不住了,之前贏祥對他的衝擊,使他受了不輕的內傷。

原本倒也可壓得住,可之前賈環着實被氣狠了。

他自以爲,對賈元春不可謂不關愛。

從他承爵以來,成爲賈族族長,不管是爲了投資日後也好,還是爲了補償賈元春這些年受的罪也罷。

往宮裏灑銀子,他從未心疼過。

一人之力 沒錯,就是灑水一樣的灑銀子。

爲了讓她過的好一點,賈環幾乎餵飽了宮中大大小小所有有頭面的太監和宮女。

甚至爲了讓她受寵於隆正帝,賈環每年還拿出二十萬兩銀子送入宮中。

然而,一片誠心,到頭來,卻換來親人的背後捅刀!

這讓賈環如何能不受傷?

牽動了之前的傷勢,又加重了些,這纔有了現在的模樣。

其實,真正問題倒不大,畢竟只是氣勢衝擊。

賈環二世爲人,最不怕的就是這玩意兒。

只是,卻苦了李紈。

她本只是用手扶着賈環的胳膊,可哪裏扶得住,眼看賈環朝一邊倒去,她也只能捨身飼虎,用身子扛住了他沉重的身軀。

賈環倒是靠的舒服,軟軟綿綿的一個身子,可李紈卻差點累的把舌頭給吐出來……

還好,賈母和薛姨媽及時趕到。

“環哥兒啊,你大姐真的沒有惡念,每逢月初我去看她,她多次跟我說,家裏就你一個人撐着,太辛苦。她想幫你,可也幫不上大忙。她不是想害二丫頭啊……”

賈母也在一旁扶着點賈環,掉着淚解釋道。

她知道賈環的傷是心結,解開心結才能好。

當然,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和睦的家裏再起波瀾……

薛姨媽的立場卻不同,她看到賈環這般模樣,真是唬的魂都要飛了,哭的真切道:“我的兒啊,你可要保重身子啊,你若有個好歹,你讓這一家老小,去指望哪個?”

賈環長呼了口氣,雖面若金紙,但到底能站穩了。

他直起身,也算救了身後的李紈一命,而後,他對賈母道:“老祖宗,下月初,你再進宮……”

頓了頓,勻了口氣後,繼續道:“你告訴她,從今日起,家裏的一切事,均與她無關。

讓她當好她的皇妃,生好她的皇子就好。

我不管她是好心,還是歹意。

這種事,只有一次。

她好日子如果過的膩味了,我可以成全她……”

此言一出,賈母等人無不色變。

賈母勸道:“環哥兒,這話我去跟她說,可是,不管怎麼說,她都是你大姐啊!還是你一個父親的……”

見賈環的臉色又難看起來,賈母嘆了口氣,忙道:“罷了,我去跟她說就是。不過,我還是要跟你說明白,你大姐,並無壞心。”

賈環聞言,冷笑一聲,道:“不管她有沒有壞心,都是無知婦人。”

旁邊三個女人聞言臉色都不好看了,賈母道:“環哥兒,這話老祖宗就不愛聽了。你大姐雖然這事辦的差了,可她的心卻是好的。

那蘇公公之前就說了,十三爺日後少不了一頂親王王爵。

他家裏又簡單,沒有尋常富貴人家的那些妻妾……

我也聽說過,他府上的哥兒行事至孝。

這般人家,難道真的差嗎?

也就是你,護着家裏的姊妹們跟護什麼似的。

換個人家,這難道不是一等一的大好事?

二丫頭的情況脾性你也清楚,我倒想看看,你以後準備給她找個什麼樣的人家。

她能比親王王妃還更體面!”

賈母越說越來勁,心裏也有些惱。

她怪賈環把賈迎春看的太主貴了些,反倒罵起了當娘娘的賈元春。

在老太太心裏,木訥不大氣的賈迎春,別說和她的心頭肉賈寶玉、林黛玉比,就是跟三丫頭賈探春都沒法比。

何苦來哉,爲了這麼一個沒福氣的丫頭,鬧了一回又一回……

薛姨媽也有些猶豫了。

她當初爲了家族,甚至不惜要送薛寶釵進宮當秀女……

若是當初能有個機會,直接讓薛寶釵當個將軍夫人,然後再當親王妃。

想來她也絕不會猶豫的。

至於贏祥是鰥夫,年紀還大……

在這個時代,這些根本都不算問題。

當然,如果是賈環的嫡親女兒,那麼以一等侯嫡女的身份去給人做填房,可能還有些不合適。

可是,賈迎春的身份,比薛寶釵更低。

亘古大帝 薛寶釵好歹還是一個嫡女,又有豐厚的嫁妝傍身。

可賈迎春,只是個父母皆亡的孤女。

能有這個機會,說是造化都不爲過。

不過,薛姨媽想是這樣想,她心裏卻也明白,賈環與世人的想法到底不同。

他重親情,重到了世人無法理解的地步。

這不能說是壞事,只是……

“環哥兒,莫非,這裏面還有其他的事?”

薛姨媽最會察言觀色,輕聲問道。

賈環搖了搖頭,道:“老祖宗,姨媽,你們都去坐吧……”

賈母和薛姨媽兩人聞言,心中皆是一暖。

賈母扶着賈環,沒好氣道:“你跟我一起坐吧,看看你,火氣這般大,都是做侯爺的人了,真是不該!

再不許有下次,氣着自己,可如何是好?”

又對李紈道:“你去他那邊,把幼娘喊來……先去鳳哥兒那裏看看吧,幼娘這丫頭這個時候應該在她那裏。”

支使完李紈後,賈母又對賈環道:“到以後,二丫頭也找一個你這般的,妻妻妾妾一屋子,我看你還怎麼跳腳!”

賈母和薛姨媽一起將賈環扶到軟榻上坐下後,賈環纔算喘勻了一口氣。

他看着賈母道:“老祖宗,贏祥比二姐姐大兩輪哪!做她爹都夠了!”

賈母氣道:“皇帝比你大姐大兩輪還多,你怎麼不替她想想?就那樣罵她!”

賈環皺眉道:“當初是孫兒送她入的宮嗎?”

賈母氣結:“你就跟我頂!”

賈環苦笑起來,氣虛道:“老祖宗啊,孫兒也知道世情如此。可是,卻絕對無法接受,讓二姐姐去做別人的替身……”

薛姨媽忙問道:“這話怎麼說?”

賈環解釋道:“姨媽,你以爲宮裏的爲何會刻意安排二姐去給將軍府的趙氏梳頭?就是因爲二姐的聲音甚至是模樣神態都極像趙氏。贏祥只聽了二姐的聲音,就魔怔了。

你想想,若是二姐真過去,那還能活成她自己嗎?”

賈母和薛姨媽二人聞言,面色均是一變。

賈母皺眉道:“竟還有這種事……”

賈環再道:“況且,咱們家,着實不能再多一個親王妃了。”

賈母聞言一怔,道:“這又是如何說起的?再多一個親王妃,對你不也是一個助力?你大姐也是這樣想的,多次跟我說,環哥兒一個人支撐着家業,太苦了!”

賈環聞言,面色複雜,緩緩搖了搖頭,道:“這是兩回事……

若是普通混吃等死的親王也就罷了,可是老祖宗,連您都能想到,日後贏祥少不了一頂親王王爵。

可見,他與陛下的關係之近。

待日後陛下說的算後,如今忠順王的佐政王之位,多半就是他的。

到時候,孫兒也入軍中當值了。

以陛下的心性,您以爲,他會見到咱們家和將軍府密切關聯?”

“這……”

賈母面色連變幾次後,緩緩疑惑道:“那……陛下爲何會傳旨,讓你們姐弟去將軍府弔喪?”

想起隆正帝曾經若有若無的暗示,賈環臉色陰沉了下來,道:“算計。”

開局送只大天使 賈母想不明白,還要再問,卻見李紈帶着公孫羽快步趕來。

公孫羽的面色焦急,看到賈環的面色後更是驚呼一聲,清冷的臉上,滿是倉惶。

眼圈也紅了起來。

賈環見之,忙擠出笑臉,道:“幼娘莫慌,並無大礙。”

昨夜起,公孫羽就沒見過賈環。

陡然看到他這幅枯槁慘淡的模樣,她還真有些接受不了。

眼淚撲簌簌的往下落,手都顫了起來。

一旁賈母和薛姨媽看着賈環的笑臉,心裏都有些不是滋味。

心道老話到底說的好,娶了媳婦忘了娘!

公孫羽都顧不上給賈母和薛姨媽請安見禮,就慌張張的拿起賈環的手腕去號脈。

只是,號着號着,公孫羽的臉色就古怪起來。

這……

如何能瞞得過她?

賈環忙解釋道:“昨夜蛇娘找我說,她找到了一種新辦法,可以更快醫治好我。

她‘醫’完我後,我就成了這幅鬼樣子。

想來是因爲她醫術不精,治壞了我,要不然,她也不會偷偷跑了!”

此言一出,賈母卻是惱了:“這還了得?還不快派人抓她回來!”

賈環嘴角抽了抽,正要解釋,他大肚,放她一馬。

公孫羽就忙道:“老太太放心,公子已經大好了。只是……治療耗費了太多……太多精力。”

也不知這丫頭怎麼想的,精力就精力吧,幹嗎非要在“精”字上加着重音呢?

堂上都是過來人,哪裏聽不出這話外音。

鬧了個大紅臉不說,李紈差點沒軟倒在地……

賈環正想把頭藏褲襠裏,忽然,鴛鴦從外面急匆匆走進來,一進門就道:“老太太,三爺,宮裏來人傳旨……”

衆人聞言,顧不得臊得慌,賈母忙問道:“傳旨公公呢?”

鴛鴦道:“就在前面候着。”

賈環不等賈母再問,就忙開口道:“幼娘,能否讓我看起來更慘些,受傷更重些,最好太醫都查不出問題來。”

衆人面面相覷,好在公孫羽學醫出身,心理素質強的多。

她見賈環着急,也不多問,從藥箱裏取出一根尺許長的金針,在賈環身上紮了幾下。

然後,就見賈環的面色一瞬間發青發暗,變成了傳說中典型的“印堂發黑”,且氣若游絲。

要不是賈環還會擠眼睛,賈母等人唬也要唬昏了。

而後,才命人去請傳旨公公。

不一會兒,蘇培盛就進來了。

他看到軟榻上幾乎坐不穩的賈環,也是唬了一大跳。

竟比早朝時還慘!!

“寧侯!您這是怎麼了?”

蘇培盛顧不得和賈母等人招呼,幾步上前,靠近了些,急問道。

賈環聞言,似乎連開口都費力,道:“老……老蘇,你……害我!”

蘇培盛嚇一跳:“寧侯,這話是怎麼說的?”

賈環面色微微猙獰,道:“狗……日的,贏祥……”

“噗!”

蘇培盛腿差點都軟了,連連咳嗽不已,道:“寧侯,奴婢剛纔什麼都沒聽到,什麼都沒聽到。”

“環哥兒!”

賈母也變了臉色,喝了聲。

贏祥是誰的種,這也敢罵?

賈環似暈暈乎乎的搖搖頭,道:“前頭,是語氣句……”

蘇培盛哭笑不得道:“天爺啊,寧侯,這個時候您還……還不快宣太醫來看?對了,這位夫人不就是公孫院判的孫女嗎?她的醫術據說早就青出於藍,何不……”

一旁公孫羽冷清道:“我已經給公子看過了,昨夜就鬱結於心,肝火焚心。今日又被人重傷,險些危及性命!”

抗戰之捍衛者 賈環這時,又虛弱無力的“哎喲”了聲,罵道:“老蘇,你……你黑了心肝了,坑我!”

昨日,不就是蘇培盛前來傳的旨意嗎?

可是,蘇培盛哪裏會想到有這一出。

他忙道:“寧侯啊,奴婢真不知會發生這樣的事,要是知道,就讓奴婢斷子絕孫!”

“我艹!”

賈環聞言,差點真給氣出問題來。

不過他的話也粗魯,讓一旁的李紈和鴛鴦還有公孫羽都羞紅了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