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然他們避開了魔族巡邏守衛,跟著崑崙奴徑直朝著城內深處行去。

大約走了一個時辰之後,他們來到了一座山峰之下。此座山峰乃是九峰魔城內的一座小山,因為上面有一座相氏供奉的神廟,才沒有被強者佔去。

「這神廟的看門人,是我兒時的一個生死兄弟,咱們只需藏在這裡三五日的時間,等城內的風聲過了,咱們就可以離去了!」

崑崙奴笑呵呵的說著,這一路上他已經和李浩然熟絡了起來,且狩獵在這一路上,更是和狩兮兮說了許多的往事,也將狩兮兮心中的一些抑鬱沉重分解開來。

李浩然能夠感覺的出來,狩兮兮心中那猶如頑石一般的冰冷殺意和沉重,正在狩獵的言語之中漸漸消失。

或許是感受到狩兮兮心中的沉重,狩獵這一路上話極多,似乎有說不完的一般。

李浩然無意探尋別人的過去,可他也聽到了一些狩獵的往昔。

當年狩獵為相氏一族的天才門人,在魔界的一處絕地之中,救出了被困的狩兮兮,且經過數年的接觸,才讓狩兮兮轉變了性子,認了狩獵為親。

也因此他們一同在魔界闖蕩了十幾年的時間,這期間的感情更是無人能夠撼動。

只可惜到後來,阿修羅王看中的狩兮兮,將狩兮兮從狩獵手中接走,且還給與了狩獵一份機緣,只是不知道為何,狩獵會和崑崙聖女扯上關係,且還落得如此凄慘的下場,跑到了杜氏別院成為了大統領,一做就是數十年的光景……

砰!砰!砰!

正待李浩然思考的時候,他們已經來到了山頂上那一座氣勢恢宏的神廟的後門之地,崑崙奴抬手敲在了門上,他的叩門之法頗為特殊,似乎是一種特殊的傳音暗號。

吱呀!

不多時大門打開,從門內走出了一個和崑崙奴一般塊頭的漢子,此人穿著一身單衣,揉著惺忪的眼睛,看著崑崙奴說道:「你怎麼來了?」

「此事一言難說!你先讓我們進去避避風險,咱們進去再說!」

崑崙奴扭頭看了眼李浩然他們,接著說道。

這漢子也不多言,將大門打開,小聲的說道:「大哥,你們可要小聲一些!這廟裡在昨日的時候,住進了一個大人物,聽說是相家老祖的弟子,正等過兩日的時間,在這裡準備拜師大禮!」

「正好!我們躲在這裡,他們定不敢前來盤查!李飛熊,我們的事情可不要亂說啊!」

崑崙奴帶著李浩然他們走入了門內,看著關門的李飛熊說道。

李飛熊聽后,呵呵一笑,認真的說道:「咱們可都是拜了魔祖的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你哪一次有事,不是我幫的你,這一次也錯不了!」

聽著李飛熊的話,崑崙奴沒有說什麼,徑直朝著廟內的走去。

李浩然聽得出來,這李飛熊說這話,並非是講給崑崙奴聽的,而是講給他們聽的。以此來表明,他和崑崙奴的關係,讓李浩然他們放心。

不多時,眾人進入了一間擺放著許多桌椅板凳的倉庫裡面。

「哥幾個先在這裡住著,一日三餐我會親自送過來!你們白日可不要亂走,晚上午夜過後可出來走走,不過千萬不要離開這一處院落,要是被那人發現了,我這差事不說,咱們的命,可都要保不住了!」

李飛熊將眾人帶入了內中,一番囑託之後這才離去。

崑崙奴淡淡一笑,看著李浩然說道:「恩公,這裡雖然亂了一些,可也是一處保命的地方!你千萬不要嫌棄啊……對了,李飛熊就是那個樣子,他這人卻極講義氣!當年我被人連砍三十多刀,若非是他從死人堆裡面將我拉出來,我也不會活著了……」

「哎!這孩子和崑崙奴一般,都是孤兒!且幼年時,他們都加入了魔軍,進入了相氏一族針對剛剛步入武者的孩童開啟的一個秘境,當年他們都被選為了重點培養的人才,更被相氏的一些高手看重……可惜,他們一個的爹娘是囚犯,一個的爹娘……哎!若非是這個身世的問題,他們兩人今日在這九峰魔城之內,又豈會被那些下賤的奴才們欺辱……」

狩獵眼中閃過了一抹惋惜的光芒,看著周圍落敗的景象,似有觸景生情,帶著一抹惋惜的說著,尤其是他看向崑崙奴的眼神,更是帶著一抹柔和和期望。

李浩然聽后一動,正待他要開口的時候,一旁的崑崙奴卻是一笑,混不在意的說道:「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情!既然咱們不被這九峰魔城的人承認,那麼就要靠著這雙手打拚出一條路來……」

吱呀!

還不等他將話說完,倉庫的門忽然打開,從外面走進了一個人來。待眾人看到了進來之人時,不由一驚,紛紛退後了一步。

崑崙奴更是反手摸向了腰間…… 第四百五十四章識破

「我道是誰呢?原來竟是你,蚩九黑夜來我這裡,不會是來尋寶的吧?」

庫房門前,陳影邪邪的笑著,他看著房內一臉戒備的李浩然,語氣怪異的說著。

庫房內的其他人,均是一動,下意識間退到了李浩然的身後,崑崙奴眼中更是泛著凶光,心中沉重的說道:「李飛熊,你敢出賣老子……」

啪嗒!

在陳影說完話的時候,自他身後走出了兩個人來,這兩個人身上氣息如海,竟是武侯修為,不過他們穿的衣服卻是一身侍衛戰甲,而在兩人手中提著的正是李飛熊。

李飛熊被兩個侍衛夾著,嘴角溢出了絲絲血跡,且他的胸口更是有一個黑色的大手印。大手印上密布著絲絲紋路,隱約可見這紋路上的黑氣正蠶食著李飛熊的生機。

「放了他!」

見到如此情景,崑崙奴一步踏出,怒聲吼道。

他又一次錯了,他覺得深深的愧疚,不該如此的多疑,不該如此就將他們這麼多年的友情,看的這般的輕。

陳影並未說話,他看想了李浩然,似乎在等待著李浩然的回答。

啪!

李浩然一把抓住了崑崙奴的手臂,抬腳邁出一步,下一息他已經來到了陳影身前三步外的地方:「我被杜家的人通緝了,躲在這裡避難,沒有其他的意思!你放了他吧!」

「嗯!我就說今夜杜氏別院為何這般的熱鬧,原來竟是因為你!你不是杜九生的弟子么?為何會落的如此的境地?」

陳影眼神中閃過了一絲詫異,略帶疑惑的說著。他的手也慢慢抬起,示意身後的人將李飛熊放掉。

啪嗒!

鉗制著李飛熊的手輕輕一推,李飛熊如同風箏一般,被推出了十數步之外,被急忙上前的崑崙奴一把抱住:「飛熊,你怎麼了?」

「放心!他不會有事的!」

陳影目光一錯,抬手一翻,將一個青玉瓶扔到了崑崙奴的手上。

崑崙奴眼中的寒光變作了關切的光芒,他趕忙從青玉瓶中拿出了一粒綠色的丹藥,送入了李飛熊的口中。

嘔!

吞了丹藥的李飛熊一震,接著吐出了一口污濁之物,他那蒼白的臉色,還有胸口的大手印這才漸漸消失,換做了紅潤:「對不起阿奴……」

「不要說了!這事不怪你,是我們連累了你!」

崑崙奴關切的說著。

啪嗒!

也在這個時候,陳影走出了庫房。

看著站在外面院落中的陳影,李浩然一嘆,抬腳走出了房門。而陳影的侍衛則是守住了門口,將房門輕輕關閉。

「看來你並不准備將我們送出去!說吧,你到底要我做什麼?又或者說,你有什麼目的?」

李浩然看著前方的陳影平靜的說道。

陳影忽的轉過身來,眼中閃爍著一抹詫異的光芒,他看著李浩然說道:「老朋友,你都來到了這裡,怎麼還不消停一些?莫非你以為,這裡是第二個天朝,還能夠容忍你在折騰一次?」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李浩然心頭一沉,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不由搖頭說道。

陳影哈哈一笑,抬手一翻,拿出了一面鏡子,徑直扔給了李浩然:「在我面前,就不要遮掩了!……李浩然!」

話音落下,李浩然一震,目中露出了一抹強烈的震驚,他的心中也泛起了一抹濃濃的危機感。

鏡子古樸,上面印著兩個古怪的符文,似獸嘴含著一面鏡子般,且內中還透著一股古老和荒遠的氣息。

拿起鏡子,李浩然低頭一看,赫然發現,鏡子裡面的他,竟是自己的模樣,且一身的氣息也非是魔氣,而是浩然正氣。

「不用擔心,這是我陳家祖傳之物照天鏡!可以照見神都無法看到的東西,返本歸原只是它的一個功能……」

說話之間,陳影抬手一抓,照天鏡嗡然一動,徑直從李浩然的手中回到了陳影手上,被陳影一翻收了起來。

知道自己暴漏的李浩然,他反倒是平靜了下來,看著陳影問道:「看來那一晚你就發現了我……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看到那些計劃?又為什麼不揭發我?」

「為什麼要那樣?這天下越亂越好,和我何干!他們是他們,我是我!我的意志,不會循著別人想要的地方進展……我是一個惡人,在我眼中,沒有敵人,沒有朋友,只有我想殺的人,還有我要保護的人!」

陳影邪邪的笑著,說出了一通令人瞠目結舌的話。

李浩然先是一愣,接著笑了起來:「你的話很讓我意外,若不是我認識你,恐怕任誰都會認為你是一個瘋子!……魔界這裡,除卻你的這面鏡子,是否還有其他的方法辨別我的身份?」

「魔界之中一日不出神!那麼就無人看清你的身份!……蚩九,咱們合作吧!在魔界掀起風浪,令四大魔族亂戰吧?」

陳影搖頭,說道最後的時候,他的眼中泛著一抹執著和瘋狂。

或許這樣的事情,唯有他這種瘋狂的人才會想象的出來。

可李浩然並非是嗜殺之人,也非是攪風攪雨的人,他不希望看到生靈塗炭,饒是魔族,那也是一個生命種族,這和他的道相悖。

「我不會答應你的!再說,我還不想這麼早的死在魔界!我也勸你,為了陳雪,為了你的親人,你最好不要再有這種瘋狂的想法!」

李浩然嘆息的說著,看相陳影的眼睛裡面,多出了一些奇怪的光芒。

他有些擔心陳影了,這個傢伙的腦袋似乎有些偏激和瘋狂,腦袋裡面想的恐怕凈是那些瘋狂的想法。

這種想法並不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想法!

陳影哈哈一笑,看著李浩然接著說道:「切!一點幽默細胞都沒有!……我幫你這一次,讓你們留在這裡!不過,你要幫我搭上杜九生這條線!」

「你不是已經認識他了么?」

李浩然看得出,陳影先前並不是說笑。

「呼!我太弱了,和他不是一個層次的人!這傢伙又太傲了,除了那些和他旗鼓相當的人,其他人根本不被他放在眼中!我要和他成為朋友,要藉助他的力量,進入魔兵山,去尋找我的機緣!」

陳影長長出了口氣,略顯失落的說道。

原來他前些時日,一直都未曾讓杜九生正眼相看,僅是算得上認識,還未有任何的交情。

這一次他雖然控制著石殿破界而來,算是救了杜九生和相天下。可他也因此,成功的被相家老祖看中,成為了記名弟子。倒是杜九生和相天下欠下的人情,也已經通過各自家族的人,通過其他的方式,來還清了。

這讓陳影頗為鬱悶,他的計劃出現了失誤,所以他要轉變方法,儘可能的勾搭上杜九生和相天下。

今日他再見李浩然,心中的那個想法,就更加的堅定了。

李浩然眉頭皺起,沉聲問道:「你瘋了么?魔兵山可是必死之地啊……」

在進入這裡的時候,杜九生告訴過李浩然關於九峰魔城的一些隱秘,其中就有魔兵山的秘密。

這魔兵山乃是九峰魔城相家的招牌密境,裡面是一座億萬兵器堆積而成的迷宮巨山,每十年開啟一次,每一次都有無數的人進入內中。

可每一次進入魔兵山的深處的人,從未有人出來過,就算是相家當年最天才的人物,也未曾出來過。

故而,現如今相氏為了保存後代的力量,對魔兵山做了限制,並禁止非相家允許的人進入魔兵山。

也正是因此,每年仍舊有許多的魔族大勢力的人,會帶著弟子前來,以重金買一個進入魔兵山的名額。

「沒關係!我陳家有魔兵山的一些資料,你只要幫我弄一個資格就可以了!」

陳影神秘的笑著,他認真的說道。

「這一次你幫了我!相信等待杜九生醒來的時候,定會報答於你!他這個人是一個從來不欠人人情的人!我會向他提出這個要求,要作為你庇護我們的報酬的!」

李浩然一嘆,沉聲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