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老二的媳婦微微一笑說道:「嘉華,這一次的比試你佔據了上風,這一次的機會你千萬不可以錯過,一定要將那個兔崽子給斃了,比試,那好啊,到時候將那個兔崽子給弄死了,看哪個楊天還有什麼話說。」

「娘,我心裡一直有一個疑問,那個小兔崽子都已經被趕出林家了,為什麼你跟爹一直都要他死?他活著跟我有什麼關係么?」

老二的媳婦狠狠的白了一眼林嘉華,「你知道什麼,當初他被逐出林家其中一定是有著什麼貓膩的,林天嘯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放過那個小兔崽子,他以為別人都是傻子看不出來,那個小兔崽子身上一定有什麼秘密,我跟你爹這些年以來都沒有找到他,一定是林天嘯在暗中送走了他,既然他對這個小兔崽子這麼的掛心,那麼就證明有朝一日林家家主之位還是那個小兔子的。」

「什麼?怎麼可能,那個兔崽子不是一個廢物嗎?」

「是不是廢物你知道是真是假?要敢在事情發生之前將一切隱患都給解決掉,這一次他自己送上門來,那麼自然不可以放過這個機會了。」老二的媳婦在說到這裡之時,滿臉的怨恨之色,「憑什麼家主之位是他林天嘯的?你父親的實力也不差,而且交際手腕比林天嘯要強上百倍,這個家主之位原本就應該是你父親的,林家發展的這麼的壯大,你父親可是除了不少力氣的,憑什麼榮華富貴是他林天嘯一個人的,在想給家主之位讓給那個小兔崽子,妄想。」

林嘉華聽了這些話之後,那雙小眼睛微微的眯起,「那好,這一次我一定要了那個小兔崽子的性命,從此之後以絕後患。」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關於林雲霄跟林嘉華之間的再次比試,林家之中的每一個人都知道了,林雲霄所在的院落之中此時沒有傳出絲毫的動靜,林家之人每一個人心裡都清楚,林雲霄的傷勢那麼的重,一個月的時間根本就無法恢復,這次比試林雲霄必輸無疑,要是他還有一些自知之明的話,還不如乘此機會從林家的區域逃走,但是這樣似乎也不太可能。

比試的時間很快就到來了,兩人比試的地點自然是在林家主宅的練武場之中,這個練武場是林家之人修鍊用的地方,在今天,這個練武場上面沒有一個人在這裡修鍊,他們全部都待在練武場的周圍,兩練武場給圍了起來。

林家之人似乎是全部都出來了,不管是年輕人還是年長之人都來到了這裡,這個平時只有年輕人活躍在這裡的地方,成為了林家最為熱鬧的地方,林家之人自然是不會在今天不來這裡,錯過這場即將上演的精彩表演。

「那個廢物竟然還有臉跟林嘉華決鬥,真是不自量力。」

「聽說他那天接了家主兩招,傷勢估計很重,這個決鬥也不是他自己提出來的,是哪個叫做楊天的,要不然的話他早就被家主給打死了。」

「哦,那麼說這場決鬥換來了他一條小命嗎?」

「估計他也就可以多活一個月的時間,楊天這一招也不會有多大的用處,林雲霄在林家只是一個廢物而已,我們林家除了他一個之外,還有什麼人是廢物?林嘉華雖然也不是什麼實實力頂尖的人物,但是多少還是有些實力的,這一次林雲霄看來是自尋死路。」

「不知道他還回林家幹什麼?是不是腦子被驢踢了?」

「誰知道呢?我們等著看吧,林嘉華一定不會放過林雲霄的,就他那個性格……」

「呵呵,雖然說我應該站在自己人這邊的但是嘉華那個傢伙……」練武場周圍的年輕人都在那裡竊竊私語起來,一時之間是好不熱鬧,林家的那些長輩也都來到了,除了被關禁閉的林家老二之外,其他人都是恭敬的站在林天嘯身邊。

「那兩個都還沒有來嗎?」林天嘯對身邊的大管家說道,大管家則是暗中捏了一把汗,「回家主,嘉華少爺早就已經來了,但是林雲霄還沒有來。」

「哼,不會是嚇得不敢來了吧?趁機逃走了。」老二媳婦在一邊陰陽怪氣的說道,身上有傷的林家老三也過來了,臉色雖然有些蒼白,但是身體倒也沒有什麼大的問題,「大哥,要不我下去看看。」

林天嘯冷哼一聲說道:「逃,他可以逃到哪裡去。」林天嘯目光落在空空的練武場上,他林天嘯的兒子才不會是一個逃跑之人,以林天嘯的性格怎麼會逃走呢?

老二的媳婦則是不屑的冷哼一聲,但是也沒有在多說什麼,在他眼裡,在林家之人的眼裡,這場比試其實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了,比試的時間還沒有到,練武場上面是熱鬧不已,到處是議論聲,林嘉華早就等的不賴煩了,要不是自己母親一直給自己使眼色,恐怕他早就待不下去了。

終於,決鬥的時間到了,一邊的大管家走到林天嘯身邊說道:「家主,時間已經到了,林天嘯還是沒有來,要不要派人過去……」大管家沒有再往下說了,因為林天嘯的臉色已經變黑了,伸手一揮,大管家就退了下去。

「家主,我說什麼,那個小兔崽子不會已經逃走了吧?雖然他沒有那個實力,但是也不代表那個楊天沒有啊。」老二的媳婦陰陽怪氣的說道,林天嘯一直都沒有說話,只是僵硬的站在那裡,身上的肌肉都綳得緊緊的。

「我是不是要感謝你這麼的高台我?」空中響起一道清冷的聲音,練武場上的人身體一震,下意識的抬頭看去,之間空曠快速飛掠過來幾道身影,正是楊天他們。

老二的媳婦在看見楊天之後狠狠的一咬牙,在心裡暗罵了一句,楊天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從空中落下,站在了林天嘯身邊,「林家主。」楊天非常大方的打了一個招呼,林天嘯緊繃著神色看著他,似乎是想要問些什麼,楊天倒是一點也不急,目光從下面的人群身上掃過,「呵呵,今天這裡可真是熱鬧啊。」

「楊天,林雲霄在哪裡,難道他……」林家老三微微的喘著氣說道,楊天則是呵呵一笑,並沒有去理會他,「我怎麼知道他去哪裡了。」

「你?」林家老三快要被楊天的話氣死了,胸口一陣血氣翻湧,臉色再次蒼白了不少,楊天則是微笑著看向林天嘯,「林家主,既然比試的時間已經到了,那麼就讓雙方上場吧,林雲霄是不會逃走的,這一點還不清楚嗎?」

林天嘯的神色一沉,深深地看了一眼楊天,沒有說什麼,只是身後一揮,一邊的大管家則是走上前去,「比試時間到。」

早就等不及的林嘉華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一個機靈,然後身體一躍就站在了擂台之上,目光在周圍環顧一圈之後說道:「哼,那個小兔崽子真沒有膽量。」

林嘉華一個人站在練武場上,老二的媳婦一看立刻冷冷的開口說道:「當初的決鬥到底是不是公平的,現在誰還看不出來啊,哼。」

楊天的嘴角一直帶著淡淡的微笑,一點也沒有著急的樣子,目光朝著練武場上面的林嘉華看去,雙眼深處有著深深的諷刺,林嘉華在練武場上等了一會兒之後看見林雲霄依舊是沒有出現,不由得大聲喊道:「林雲霄,你這個畜生,你這個廢物,有膽子的話就出來啊,有本事你出來打我啊,你害怕了么?你這個林家的廢物。」

「那個胖子的腦子之中是不是有一個坑?」莫雲歌在一邊淡淡的說道,老二的媳婦一聽就怒了,而楊天也是淡淡的說道:「有沒有坑你還看不出來嗎?」

齊樂雲則是呵呵一笑說道:「有坑,而且這個坑還非常的大。」楊天他們幾個在哪裡自顧自的說著,一邊的林家老二媳婦的臉色不住的變化著,青紅交加是好不精彩,但是在這個場合上她也不可以說什麼,要不然的話還不知道被楊天他們怎麼樣埋汰呢。

「林雲霄,你這個膽小鬼,是不是知道無法取勝所以就躲起來了?哈哈哈哈,你不用害怕,只要你給爺爺我跪下磕幾個頭,爺爺我就留你一條狗命。」

林嘉華在哪裡哈哈大笑起來,林家的那些年輕人也是在後面跟著起鬨,看見有不少的林家年輕人附和自己,林嘉華就更加的猖狂起來,仰著頭在哪裡笑個不停,但是突然就沒有了聲音,因為林嘉華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背上傳來一陣巨疼,他的身體不有控制的彎了下去,膝蓋一麻就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嘉華。」老二的媳婦一看大驚道,目光下意識的朝著楊天看去,直覺告訴他是楊天在搞鬼,但是楊天卻是什麼也沒有做,用諷刺的眼神看著跪在練武場上的林嘉華,一邊的齊樂雲一挑眉說道:「他來了。」

楊天微微一笑說道:「嗯,應該是來了,雖然是晚了一些。」

「楊天,是不是你在搞鬼,你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插手林家的事情,你以為你是誰?誰來了?難道你們還有幫手?」老二的媳婦再次向瘋狗一樣的亂咬了,楊天則是冷冷一笑說道:「來得時什麼人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第2699章糖葫蘆

黎不傷立刻說道:「什麼人?」

那個人原本就小心翼翼的,突然對上黎不傷這樣的人,又給嚇了一跳,手裡的東西都差一點拿不穩。

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是來,來送東西的。」

說完,將手裡的那包東西放到一旁的桌上,一聽那裡面丁零噹啷的聲音就知道,是銀子。

黎不傷微微蹙了一下眉頭。

他回頭看向跪在靈前的小星,小星也有些驚訝的看著那個人,喃喃道:「你,你是誰?」

「……」

「為什麼要給我錢?」

那人越發有些慌亂了,說道:「我,我不知道,我主人讓我來的。」

說完,又看了小星一眼,像是確定什麼,然後轉身就走。

謝皎皎頓時有些急了,幾步走上前去,剛走到門口,又停下來,回頭看向他們:「怎麼回事?要不要把這個人追回來問清楚?」

黎不傷想了想,轉身走回到小星的身邊。

沉聲說道:「你娘,跟你提過你爹的事嗎?」

這孩子還有些怔忪,而一聽到「爹」這個字,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輕輕的搖頭。

沉默半晌,才說道:「我每次一問,娘就哭。」

「……」

「我,我就再也不敢問了。」

黎不傷深吸了一口氣,像是立刻明白了什麼。

又回頭看了一眼,那個人已經走遠了,他對小星說道:「這個人,也許就是你爹讓人來送銀子的。如果你想要見你爹,或者跟他相認,我可以讓人去追上這個人,查清楚他背後的主人是誰。」

「……」

「你,要嗎?」

「……」

這孩子顯然有些慌亂,眼神不斷的閃爍著。

謝皎皎站在門口,聽到他說的話,不由得有些意外,也看向小星,說道:「你要什麼,就說啊。」

「……」

「這可是你爹呢。」

「……」

「如果能找到你爹,你就不再是孤兒了,就有人照顧你了。」

黎不傷說完那句話之後,就一直一言不發,只冷冷的看著小星,他並不在意外面的那個人走得多遠,只要這個人在他面前出現了,身為錦衣衛都指揮使,他就一定能找出這個人來。

現在,只是看小星怎麼選擇。

見小星半天都不開口,謝皎皎上前幾步,對著他說道:「你怎麼不說話呀?你連爹都不認啦?」

「……」

「你娘死了,再不找到你爹,你就是個孤兒了!」

「……」

「你還這麼小,難道,你要一個人生活嗎?」

聽到這句話,那小星深吸了一口氣。

然後抬起頭來,對著黎不傷說道:「我,我不找他。」

「……」

「我娘都不找他,我也不找,我沒有爹!」

謝皎皎皺起眉頭:「那,那你將來怎麼辦?」

小星仍舊看著黎不傷,說道:「我,我已經賣身給老爺了,將來就是老爺的奴僕,我給老爺幹活,老爺給我飯吃。」

「……」

謝皎皎有些驚訝的睜大眼睛看著他。

沒想到,一個這麼小的孩子,瘦瘦弱弱的,簡直風大一點都能將他吹走的,竟然還有這樣的心性。

而黎不傷,眼神一如既往的冰冷。

開口的時候,聲音也低沉而穩重,只說道:「好。」

|

第二天,小星母親的棺材便送到城西的墓地里下葬了。

雖然不算是風光大葬,但諸事齊備,對於一個常年需要靠乞討才能吃飽肚子的人來說,有這樣的身後事,已經是非常不容易的了。

小星在城外對著母親的墳塋,一直哭了很久。

最後,終於哭累了,昏睡在墳前。

謝皎皎站在一旁,見此情形,正要讓人上去將那孩子抱起來,卻見黎不傷上前,一言不發的將那孩子背到了背上。

謝皎皎頓時驚呆了。

若是別的人,也許還會憐憫這個孤兒,對他親近,愛撫他。

可黎不傷——

他就像一頭孤狼一樣,從來沒有人能靠近他,哪怕是自己,跟在他身邊那麼久了,兩個人之間也是冷冰冰的。而此刻,他竟然會親自去背這個孩子?!

謝皎皎幾乎以為自己看錯。

或者,眼前這個不是黎不傷,他被這裡不知哪個墳塋中冒出來的孤魂野鬼給奪舍了?

否則,他怎麼可能這麼做?

就在謝皎皎目瞪口呆的時候,跟過來的幾個僕人也都大驚失色,下意識的上前道:「老爺……?」

黎不傷沉聲說道:「你們先回去吧。我帶他回府。」

幾個僕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能領命回去了。

謝皎皎走了過來。

黎不傷說道:「你如果不想走路,也可以坐車回去。」

「……」

謝皎皎看了他一會兒,說道:「我跟你一起吧。」

說完,還伸手幫他託了一下小星,讓他背得更穩一點,黎不傷也沒多說什麼,兩個人就這麼往黎府走去。

這個才剛過了中午。

街上仍然很熱鬧,尤其大路兩邊那些商鋪和擺著地攤的小商販都在賣力的叫賣著,平時,黎不傷除了執行任務幾乎不上街,他也不習慣這樣熱鬧的地方,今天這樣,倒是很少的機會看到人間煙火。

尤其路邊那些擺攤賣吃的的。

剛一走過,就聞到空氣里十分誘人的香味,謝皎皎一大早就跟著他們忙裡忙外的,也沒來得及吃東西,這個時候都有些餓了。

可是,黎不傷背著孩子,都也不回的往前走。

她看了一眼那些誘人的小吃,也只能繼續跟上去。

而就在這時,一直趴在黎不傷背上呼呼大睡的小星也醒了過來,卻是被餓醒的,他睜開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一個站在街邊賣糖葫蘆的人,那一串串火紅的糖葫蘆映入眼帘,讓他眼睛都看直了。

「啊……」

聽到他的聲音,黎不傷回頭看了一眼。

「醒了?」

小星這才回過神來,自己竟然趴在他的背上,又意外,又受寵若驚,整個人都繃緊了。

而黎不傷注意到他剛剛的眼神,也看過去。

然後說道:「想吃?」

這孩子怯怯的,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身邊的謝皎皎聽到這話,立刻說道:「等一下,我去買!」

說完便跑過去,拿出幾個錢給那老闆,然後抓著幾串糖葫蘆跑回來,黎不傷一看,微微蹙眉:「怎麼買了三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