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中年婦人聽到於老頭的提醒,才終於注意,江寂塵十根手指幻動的韻律節奏不一樣。

一至三根,顯然是在刻畫同一個分器陣法,對應的是第十六劍;

四至六根,是刻畫了另一個分器陣法,對應的應該是第十七劍;

七至十根,那無疑就是在刻畫第十八分器陣,對應的是第十八劍。

難怪,她家小姐會說,一心三用,同煉三器!

原來如此,江寂塵竟然真的可以做到!

場中,江寂塵雖然可以做到這一步,但是,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在以驚人的速度消耗著。

還有體力也在流失!

一心三分,同煉三器,聽起來雖然特牛逼,但是,這種消耗根本難以承受。

也唯有如江寂塵這樣變態的妖孽,可以承受下來。

當然,他此時也是極其的勉強!

江寂塵的臉色,在變得一片慘白,汗水已經濕透了他的衣裳。

好在,他的手依舊穩健!

時間,悄悄流逝,全場安靜到極點。

眾人也非常的緊張,不敢再發生出聲音,怕影響到江寂塵。

十多個時辰之後,虛空驀然一顫。

嗡!

纏綿不休:邪魅神探的殺手妻 接著,三柄神秘仙劍,同時綻放淡淡光芒,閃爍不息。

它們精美絕倫,在空中浮沉。

「成了!」

然後,傳來江寂塵如釋負重的聲音。

眾人,崩緊的神經,才驀然一松。

「竟然,真的成功了!」

青青驚喜到極點。

何顯栩、於老頭、依雲、依雪、中年婦人,則還覺得如置身夢中一樣。

十六、十七、十八劍,此時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是驚人可怕到極點。

「幸不辱命,此三劍,就交給青青姑娘了。」

江寂塵收手開口說道。

而這時候,依雲、依雪已經上來,給江寂塵擦掉臉上的汗水。

青青姑娘一招手,十六、十七、十八劍,同時飛至她的身前。

隨之,她的神念一動,餘下的十五柄劍,也同時飛出。

於是,青青姑娘的身前,同時飄飛著十八柄精美絕倫的神秘仙劍。

與此同時,天地之間,可怕的氣機,從十八柄精美絕倫的神秘仙劍中浮現。

這氣機,可斬日月星辰,更可斬四品上仙的存在。

江寂塵、何顯栩他們感到這縷氣息,臉色都微微一變,充滿忌憚。

因為,這十八劍揮出,他們根本無法抵擋。

「十八器陣歸一而已,便已如此強大恐怖,好極!」

「江公子,這是剩下的酬勞!」

青青姑娘最終沒有出手,而是收了起神秘仙劍,再取出一個空間袋,交給江寂塵道。

江寂塵接過空間袋,發現裡面都是一品凝仙丹,足足十多萬枚!

「如此多的凝仙丹,足夠修鍊一段時間了!」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這時候,青青姑娘道:「江公子,我還有事,需回主仙星。」

「公子若來主仙星,記得來藏仙城找我。」

說罷,青青姑娘帶著中年婦,飄然離去。

客廳之中,就只餘下了何顯栩、於老頭他們。

「江公子,接下來,有何打算?」

何顯栩這時才從震撼中回應過來,開口問道。

江寂塵早已有想法,開口說道:「暫時休息一段時,不接任何委託單。」

何顯栩點點頭,表示同意。

現在,何顯栩已經完全認識到江寂塵煉器之道的強大,若是將來真正成長起來,對何家的作用,無法想象。

不說將來,單是現在,何家在靈幻城的拍賣會,場場爆滿,皆是因為他們都在期待江寂塵煉製的法器。

所以,這兩年,何家的發展、收益都非常極驚人,那是以前根本無法想象的。

至少,靈幻仙星是如此。

這時候,何顯栩正要說什麼,但虛空驀然一顫。

嗡!

然後,一道道禁制之光,竟然直接降臨這裡。

「什麼情況?」

何顯栩臉色微微一變,沒想到,竟然有人敢直接殺到何府來。

這簡直就是不把她何府放在眼裡。

「嘿嘿……此事與何家無關,我們,只取江寂塵之命,何小姐,你最好不要多管閑事。」

這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接著,一個老者浮現出來。

在場的人,自然都認得這個老者,正是二殿下李松的一個隨從。

沒想到,青青姑娘前腳剛走,他就後腳跟來。

看到是二殿下李松的人,何顯栩臉色無比難看。

「江公子是我何家的客卿,怎會與我無關?」

何顯栩此時咬著銀牙,不肯退縮。

老者冷哼一聲道:「這麼說來,你要保這小子了?」

「連何家一起陪葬,也在所不惜么?」

聽到老者的話,何顯栩臉色大變,眼中閃動怒火。

但是,這顯然也讓她非常猶豫。

因為,正如老者所言,若是真要保江寂塵,她何家只怕也要陪葬。

她的何家,雖然也不弱,但是與皇族依舊沒有可比性。

「哼,我只代表我個人,與何家無關。」

「我是江公子的朋友,江公子現在有難,自然要助他了,何況,江公子還曾是本小姐的救命恩人。」

這時候,何顯栩竟然撇開了何家,她要單獨相助江寂塵。

對於何顯栩的仗義,江寂塵是感激的。

但是,江寂塵並不想把何顯栩牽扯入其中。

江寂塵這時候,開口說道:「何小姐,此事與你無關,你不必涉足進來。」

「放心吧,單憑這些阿貓阿狗,本公子還未將他們放在眼裡。」

「今日,就暫時別過了。」

說罷,江寂塵便要離去。

但老者冷冷一笑道:「這裡我已布下了禁制,你想走,沒門!」

「何況,我前幾天已經通知了二殿下,他很快就會降臨此地,親手取你性命。」

江寂塵搖頭一笑道:「是么?」

「便憑這點禁制,也想攔我,可笑之極!」

「依雲、依雪,我們走吧!」

說罷,江寂塵邁步而去,依雲、依雪跟在其後。

「四級大仙士,也想破老奴布的禁制,妄想!」

身後,老者追來,同時冷聲開口道。

然而,他聲音剛落,便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只見到,江寂塵直接穿過禁制,如若未遇任何阻擋。

(本章完) 江寂塵的禁制之道,何等強大,老者的禁制自然對他無效了。

只需要一念之間,江寂塵便可以解開。

所以,江寂塵帶著依雲、依雪,輕鬆越過對方的封鎖禁制。

身後的老者,本以為封鎖禁制可以困住江寂塵,然後,他便可以追上江寂塵了。

但現在,江寂塵已經越過了封鎖禁制,剎那遠去。

老者臉色大變,但很快他就開口道:「小子,讓你先跑又如何?」

「四級大仙士,我要追上你,那是輕而易舉。」

「不過,我現在倒不急著殺死你,要待二殿下來,再慢慢弄死你。」

「現在,我們就來玩玩貓抓老鼠的遊戲。」

說話之間,老者已經跟著追殺出去了。

顯然,他現在不急著殺死江寂塵,而是跟在江寂塵身後,等二殿下前來,再處決江寂塵。

何顯栩看著江寂塵和那老者遠去,正要也追去。

但這時,她的意識中卻傳來江寂塵的聲音:「何小姐,我自有辦法應付,他們還奈何不了我。」

「所以,你就不要插手此事了。」

顯然,江寂塵怕何顯栩插手此事,所以,再次傳音強調,他不會有事,有辦法應付。

聽到江寂塵的話,何顯栩最終沒有追下去。

想想,這些日子以來,江寂塵的表現,給她太多的驚喜了。

所以,哪怕是現在,何顯栩都沒有看透江寂塵,對方給她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重生農家 既然他說沒事,那江寂塵必然還有底牌手段。

如此想罷,何顯栩也才放心下來。

……

江寂塵此時極速往靈幻城之外趕去,速度極快。

身後,老者吊在後面,緊緊地跟著。

很快,江寂塵帶著依雲、依雪出了靈幻城,往前方的群山飛去。

老者跟在身後不遠處,悠然自得的樣子。

他冷冷一笑道:「小子,你逃不掉的。」

「我現在故意不追上你,只是跟在你身後,等二殿下降臨而已。」

「嘿嘿……你身邊的兩個雙胞胎女孩不錯,二殿下應該看得上眼,到時,就留給二殿下玩玩。」

身後,老者一邊追著江寂塵,一邊陰冷地開口道。

依雲、依雪聽了,臉色大變。

驕妻勝火 江寂塵則是一臉平靜之色,淡淡地開口道:「依雲、依雪,莫要擔心!」

「有公子在,他們傷害不到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