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昨晚簡單跟遲均昂說一下這事的,但老闆回來得太晚,他就沒上去打擾了。

瑪露很是惱怒,從58樓被趕下去后就去大鬧了一場。

沒給到她滿意的解決方案,當下就氣哄哄地換了酒店,還放狠話說一輩子不住柏御的酒店。

使得場面一度難堪且無法收場。

總經理和營銷部總監為此事愁了一整晚,這不僅是失去一個客戶那麼簡單。

為了挽救,總經理整晚都在派人打聽雪花獎最佳得主的事。

柏御旗下別的酒店都或多或少有雪花獎得主入住,就他們酒店沒有,到時年度評比的時候,不佔優勢。

雪花獎最佳得主一直是雪花獎的重頭戲,也是最神秘最有分量的一個獎項。

往年再怎麼著也有個入圍名單,他們可以一個個排除。

今年卻不知道整了什麼幺蛾子,半點消息透不出來。

現在各家酒店都瞄著最佳得主,越神秘,公開后轟動就越大,酒店後續影響力也越高。

只是,不知道哪家能搶到這個香餑餑。

「雪花獎?」遲均昂似乎頗為感興趣。

萊恩會多國語言,能聽懂他們之間的談話。

聽到雪花獎,眼眸突然亮了亮,小幅示意了一下自己有話說。

「老闆,雪花獎新任理事會會長布尼斯坦先生預約了您今晚的時間,想邀請您去雪花獎頒獎典禮。」

即便是國際名獎,雪花獎內部也並不是風平浪靜的。

兩派勢力斗得風起雲湧,攪混了藝術屆半邊天。

最終,以布尼斯坦勝利登上會長之位暫時壓制另一方。

博得頭籌,布尼斯坦自然也不會就此鬆懈。

遲均昂不懂舞蹈,但架不住他有錢。

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能為自己度金身。柏御是雪花獎最大的贊助投資商,遲均昂也自然而然地成為雪花獎理事會主席。

所以會長才會一上任,就來給遲均昂拋橄欖枝示好。

周軒是第一次聽到老闆還有這重身份,嘴一度詫異到合不攏。

就老闆那種對藝術一問三不知的,也能當主席?

思索了幾秒,遲均昂讓萊恩重排了今天的行程表,晚上去赴會長的約。

臨出門時,遲均昂給周軒安排了件事。

——

處理完遲均昂交待的工作,周軒晃晃悠悠地去中餐廳吃午飯。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此行來F國有什麼用,既不懂F語,助理工作也輪不到他。

唯一乾的一件像樣的事,是陪盛知清購物。

周軒有點鬱悶。

沒鬱悶幾分鐘,總經理收到消息過來逮人。

「周助理,郵件我收到了,你放心,我一定照做。」總經理笑容滿面地替周軒倒茶,諂媚到就差把我有事求你幾個字刻在臉上了。

郵件的內容,他不敢不照做。

但酒店的利益,他也要維護。

這次雪花獎,別的酒店或多或少都有幾個雪花獎得主。

就他們酒店一個沒有。

季度彙報總結,他們酒店這一項不達標,會拖累總成績的。

現在就差風頭最盛影響最大的最佳得主還不知道是誰,聽說遲均昂今晚可能會去頒獎典禮,這不他就求到周軒頭上來了。

抽出紙巾擦了擦嘴,周軒面無表情地看他一眼,「老闆讓我在酒店休息。」

言外之意,我被老闆拋棄了。

總經理神色愈發垮了下來。

兩人對坐相覷,無奈,總經理接了個電話離開。

「什麼,你打聽到最佳得主的消息了?Z國人?姓盛?」

周軒模模糊糊聽了幾句,但沒往深處想。

——

「盛小姐,我為您挑選了兩件禮服,您都試一下吧。」服裝師和助理一人雙手托著一條禮服,徵求盛知清的意見。

透過鏡子大體瞄了一眼,盛知清垂下頭繼續看手機,「藍色那件就行。」

語氣輕描淡寫,卻有著不容置疑的堅定。

服裝師似是有話要說,拽住助理欲把另一條禮服拿下去的動作。

「盛小姐,我當然尊重您的想法和意見,但我還是推薦您兩件都試一下。」

兩條禮裙,兩種全然不同的風格。

一條黑色絲絨緊身魚尾裙,能完美勾勒出身材,凸顯嫵媚氣質。。 第448章

二人剛走到酒店大門,直接被酒店經理攔了兩下。

「抱歉,今天這裏被人包場了,不接待其他客人。」

唐忠哈哈大笑:「唐希月,你不是有能耐嗎,怎麼進不去了?」

岳龍城直接扔出一疊錢,丟給經理:「拿着吧。」

「今天包場的人就是我,這是我預訂的憑證。」

他把短訊拿出來給經理看。

經理周凱看了一眼,臉上立馬帶着諂媚的笑容。

不愧是尊貴的客人,連小費都是好幾千隨手扔出來。

他立刻彎腰道:「兩位尊貴的客人,請進。」

岳龍城回頭看了唐忠一眼,道:「我吃飯的時候,不希望有垃圾在附近徘徊,把他給我清理了。」

周凱也看了唐忠一眼,立刻道:「保安,去把垃圾給我清理了。」

幾個保安直接提着棍棒過來。

唐忠臉都綠了,他沒想到唐希月真的能進去。

而且包場子的人,還就是唐希月身邊那男人,那估計是她剛釣的凱子吧。

草!這唐希月真是踩狗屎運了。

唐忠不敢招惹包場子的大人物,連忙拉着女友,灰頭土臉地跑了。

唐希月頓時有些得意起來。

以後有白馬王子給她撐腰,哪怕是唐家人,也不敢再欺負她了。

真好!

岳龍城沖唐希月笑笑:「希月,你先進去吧,我跟經理交流幾句。」

「好。」唐希月乖巧地走了進去。

岳龍城道:「經理,一會兒有一對夫妻要來,你把女的放進來就成,至於那個男的……」

「你先刁難他一下,最好搞得他灰頭土臉,再把他放進來。」

經理周凱是個聰明人,忙不迭道:「好的,尊貴的客人,我明白。」

岳龍城走了進去。

沒多久,一輛破舊的奧迪q3開了過來。

林壞和唐萱兒剛下車,便引起了酒店一群服務生的注意。

「我去,你們看,那不是林壞嗎?」

「好像真的是他啊,我記得前兩年他還在我們酒店做過服務生,不過後來得罪了凱哥,被開除了。」

「這傢伙看來混得很一般啊,還是那麼窮,開這麼破的車,他是怎麼好意思出門的?」

「不過他旁邊那女人倒是很漂亮,那美女真是瞎了眼了,居然會跟他這種人在一起?」

眾人議論紛紛。

而經理周凱,也認出了林壞來,頓時皺眉。

前兩年,林壞的確在這家酒店當過服務生,不過不是在天海市,而是在京都的分店。

當時林壞在執行一個秘密任務,調查聖爵酒店的前任老闆。

後來他找到了那個前任老闆的犯罪證據,就直接把人送進監獄了。

之後他沒花多少錢,收購了聖爵酒店的所有股份,成為了新老闆。

當時在當服務生期間,因為看不慣周凱一群人欺負女服務生,他把周凱那群人教訓了一頓,之後又把這群人調到了偏遠的天海市來。

此時周凱那群人再見林壞,自然是一臉不爽。

周凱道:「這王八蛋當年打我們打得挺慘的,老子可一直沒忘記他。」

「一會兒他要是敢靠近我們酒店半步,直接往死里打,明白么?」

幾個保安忙道:「明白!」

此時林壞帶着唐萱兒走來,也一眼就認出了這幾個『老朋友』。

他不禁暗暗嘲笑。

這幾個人,兩年了還沒點長進,還在這裏打工。

估計是貪圖聖爵酒店的高薪工資吧,這出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