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回到家中換上一些禦寒衣物,一摸衣兜,哎,自己最不喜歡在兜中多放東西,竟然連家中的鑰匙都沒有,算了,還是直接去曉雨家吧。

走到曉雨家的院子,推開房門,就聽到裡面傳來母親抱怨的聲音:「小軍這孩子,怎麼還沒回來,我還是回家去看看吧,別是他看到家中沒人就走了。」

「呵呵,放心吧,弟妹,小軍回來的話肯定會到這的,你就不用擔心了,可能是事情比較多,他第一天回來,那邊的工作安排會很多。到是曉雨這孩子,平時不回家也就算了,今天都通知她小軍今天晚上會回來了,怎麼到現在還不回家?」周為民響亮的聲音傳來。

「這倆孩子,才多大,整日就為了工作而忙碌,一點孩子模樣都沒有,我們這當父母的不知道是太成功還是太失敗了!」周母嘆氣的聲音響起。

「呵呵,周伯母,我可離老遠就聞到香味了,好久沒有吃到家裡的飯菜了,我都要饞死了!」小軍聽到周母的話時,眼神黯淡了一下,他能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兒女太努力了,雖說在外面給自己爭氣,可也失去了承歡膝下的那種樂趣。既然回來,就多帶給幾位老人自己孩童般的感覺吧。

一位母親,一位未來的丈母娘,兩位女性看到小軍進屋,都走過去,噓寒問暖的關心,摸著小軍的臉直喊瘦了瘦了,絲毫沒有在意,在她們眼中的這個孩子,肩膀上扛著的可是一顆閃閃金星的將軍。

「你這孩子,怎麼穿的這麼少?」母親看到小軍的軍裝裡面只是單薄的一件衣服,責怪的問道。

「老媽,你兒子可是從xg回來直接被拉到了基地,本來剛才想回家套上厚點的衣物,可我竟然沒有咱們家的鑰匙!」小軍一副委屈的模樣。

「我這就去給你拿!」母親心疼的看了兒子一眼,轉身就要回家為兒子去拿衣服。

周母拉住了她,指了指樓上:「我們家也有小軍的衣服,讓他上去換吧!」

「周伯伯,我先上去換件衣服!」跟周為民打個招呼,小軍走上樓。

走進曉雨的房間,打開衣櫃,拿出厚一些的秋衣秋褲,即便是這樣的天氣,小軍的身體也並不需要穿著厚重的棉衣,外面套上一件大衣,足夠了。

摸了摸床上冰涼的被褥,桌上微微的灰塵,曉雨很長時間沒回來了嗎?把身子扔到床上,靜靜的感受著床上殘留的屬於她的味道,久久沒有動。

直到聽到樓下隱隱傳來曉雨說話的聲音,小軍才從床上坐起,把手中的軍裝仍在床上走出房間,好多天沒有見到她了,她還好嗎?

站在樓梯上,小軍揉了揉眼睛,樓下站著的那個人還是自己的曉雨嗎?一套深顏色的正裝,黑色的皮鞋,頭髮盤在頭上,帶著一副眼鏡,鏡片後面是堅毅的眼神,儼然是現代女強人的模樣,除了那依舊精緻的面孔,渾身上下,再也看不到曾經那個活潑開朗,嬌弱的曉雨,這才多長時間,她的改變怎麼會如此之大?

曉雨看到了夢中時常出現,心底最愛的男人,眼中流露出一絲激動,隨即恢復了平靜,只是眼中的深情卻是如何也掩飾不了的。 劉萬勇回到京城去了,張經理留下來處理相關的事宜,毛曉莉搬到了賓館,和張經理一起開始處理相關的工作。毛曉莉是劉萬勇專門安排的副經理人選,不過,漂亮大方而且性格溫柔的毛曉莉,還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當然,張經理和毛曉莉都是市委市政府的貴客,肩負著重要任務,身份還是不一般的。

周天浩靜下心來,他必須要馬上完成調查報告,這是蔡裴琳安排的工作任務,自己一定要拿出來所有的認識,寫好這份春山市商業區域的規劃報告。這不是一份普通的調查報告,如果說讓劉萬勇到春山市投資,自己取得了完全的勝利,令蔡裴琳刮目相看了,這份報告,就是另外的一記重拳了,報告裡面所提出來的觀點和認識,具有很強的超前性,這些東西,沿海地方已經有了認識,但是,在內地,很少有人想到。

周天浩已經感覺到,自己在招商辦,是不會有什麼出息的,對今後的發展,沒有實質性的幫助,要儘快的離開,蔡裴琳詢問自己是不是有什麼工作要求,其實也說的很明確了,準備調整自己的工作單位了,現在看來,還是到市委辦去工作,才是最好的選擇,那個地方靠近權力的中心,能夠以最快的速度,走向仕途,對今後的發展,是最為有利的,反觀招商辦,沒有任何的優勢,弄得不好,曹振宏對自己也有意見了,那就更加的不好應付了。

一個星期之後,周天浩拿出來了報告。

他沒有找到魯元海,更沒有找到曹振宏,人心隔肚皮,這樣的報告,誰知道兩人看見了,會怎麼想啊,再說了,周天浩不可能主動彙報,這是蔡裴琳直接安排的任務的,要是這樣做了,肯定會惹出來不少的麻煩。

魯元海沒有找他,這說明,蔡裴琳沒有直接給魯元海說到這件事情,估計也是事後考慮了,覺得這樣的安排未必合適,既然蔡裴琳都是這樣的考慮了,周天浩更不會自己找事情做了。他可以預見,如果自己老老實實給魯元海彙報了,魯元海一定會有不好的看法,計委有這麼多熟悉項目工作的人,為什麼安排一個剛剛參加工作的幹部,接下來,從有利於工作完成的角度出發,魯元海會主持召開會議,會安排精幹的人員,會專門給蔡裴琳彙報,到了真正的報告出台的時候,自己沒有多少的功勞不說,蔡裴琳也會很為難。

曹振宏那裡,就更不要說了,連續幾次的工作,都是周天浩出面,作為實際負責招商辦工作的副主任,反而被晾到一邊去了,誰會受得了,如果說是計委那些熟悉項目工作的幹部做這樣的事情,他不會多想,一個剛剛參加工作、剛剛被提拔為項目科副科長的新手,出盡風頭,計委上上下下會怎麼看,自己的顏面擺到什麼地方了。

基於這些原因,周天浩獨立完成了報告,而且,他寫出來了兩份報告,一份是商業區域規劃的報告,一份是有關招商引資總體工作思路的報告。

深思熟慮之後,周天浩做出來的這樣的決定,前一份報告的內容,不用多說,他已經給蔡裴琳彙報過,但後面一份報告,情況就不同了,周天浩對市委市政府目前的招商引資工作思路,全面的予以了否定,認為春山市以旅遊業為重點發展方向,是完全行不通的,工業富市的思路,已經得到了證實,除非春山市在旅遊方面,有著豐富的資源和巨大的名氣,任何一個地方的發展,需要幾大基本的要素,一是流動人口的增加,二是就業崗位的大幅度增加,三是企業的增加,所謂資本的原始積累是不可少的,第三產業的發展,依賴於第一產業和第二產業,在目前基礎還不是很健全的情況下,沒有學會爬就開始走路,摔跟頭是必然的。

周天浩的這份報告,寫的很是直接,他指出來了,省委主要領導,關於春山市整體發展思路的構思,沒有完全站在春山市的角度,如果按照目前的趨勢開展工作,不要多少年時間,春山市必然大大落後於其他的市州。

下一步的解決辦法,周天浩在報告中間,明確指出來了,通過合理的商業規劃,繁榮市場,在此基礎上,迅速開始傾斜於製造業和工業,立足服務本地、覆蓋全省,逐步推向全國,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定不能夠錯過。

周天浩不是盲目這樣做的,他經過了認真的考慮,從劉萬勇到春山市投資的過程,可以看出來,蔡裴琳是很著急的,對於招商引資工作的滯后,是有著不小的意見和看法的,局限於整體的工作思路,以及上級的指導思想,蔡裴琳不好說什麼,但內心一定是很不舒服的,這個時候,自己以私下裡彙報的形式,結合了諸多的實際情況,寫出來了這樣的報告,有外地的實際經驗,有對春山市發展的預測,有實際的解決辦法,這樣的情況下,蔡裴琳一定會高度重視的,就是在短時間內不能夠實施,也可以慢慢明確後面的思路。

用信封將材料裝好了,用糨糊牢牢封好了,周天浩給蔡裴琳打電話,說自己已經完成了報告,希望能夠親手交給蔡書記,蔡裴琳要求周天浩,將材料直接交給田軍星就可以了,明確告訴田軍星,這是自己需要的材料,田軍星知道該怎麼做。

周天浩將信封交給田軍星的時候,看見田軍星的面容有些奇怪,變得很是親熱了一些了。

劉萬勇的2000萬元資金,已經到了春山市,相關的征地工作,已經開始了,張經理給周天浩打了好幾次的電話了,基本上是通報工作的進展情況,周天浩沒有客氣,明確提出來要求,要在工程建設的過程中,充分協調方方面面的關係,扯虎皮做大旗的事情,一定要做,要緊緊依靠市委市政府,儘管多的給孟義毅和龍在平彙報工作,不要怕麻煩,這是為將來做準備的,貸款的事情,是重中之重,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辦好,該開支的地方,大膽做出來決定,不要有什麼顧慮,資金使用的情況,直接給劉總彙報。

按照劉萬勇和周天浩商議的意見,動工的時間,不能夠晚於9月1日,現在已經是8月下旬了,時間不多了,工程隊的事情,劉萬勇已經落實,從沿海地區請來技術最為過硬、效率很高的建築公司,建築公司的負責人已經拍了胸脯,三個月的時間,完成七層樓的建設,人家曾經創造了七天一層樓的建築記錄。

幾天之後,劉萬勇會再次到春山市,他已經動用了關係,給江南省相關銀行和春山市相關銀行的負責人都打過招呼了,貸款的事情,落實差不多了,相關的手續,他要親自來辦理,當然,也趁著這個時間,和周天浩再次商議一些具體的事情。

超市的事情,正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乾坤公司的一些管理人員,陸續來到了春山市,市委市政府已經是高度關注了,龍在平親自負責相關的協調工作,政府重視的事情,領導親自督促的事情,一定是能夠辦的很好的,落實也是很到位的,周天浩不用過多操心了。

周天浩想到的是報告的事情,已經送出去三天時間,蔡裴琳沒有絲毫的消息反饋,這有些不正常,周天浩認為,自己是沒有做錯的,特別是後面的那份報告,這樣的觀點一定要說出來,這是有預見性的認識,不要多長時間,就會體現出來作用,他不想放馬後炮,如果春山市真的不能夠得到發展,吃虧的還是老百姓。

當然,周天浩這樣做,帶有賭博的意思,如果說這樣的報告,引起了蔡裴琳的反感,那就是自己的運氣不好了,但周天浩是經過了認真分析的,按說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蔡裴琳是從省里派到春山市來的,時間不是很長,想著能夠在春山市做出來一番成績的,所以說,有理有據的材料,他一定會高度關注的。

周天浩不是放空炮,他主要以劉萬勇投資辦超市為出發點,論證了發展的每一步的過程,這裡面,包括商業區的規劃,城市的改擴建,企業的引進等等,企業家的眼光,主要集中在城市的發展後勁和整體的商業氛圍上面,還有城市優越的區位優勢,春山市不能和沿海地方相比較,但在江南省,還是具有一定優勢的。

周天浩的目的也是很明確的,他想借著劉萬勇到春山市投資的機會,以及自己提出來的新穎的觀點,得到蔡裴琳完全的重視,藉機調到市委辦工作,為今後的發展,找到準確的方向,做生意賺錢的事情,基本上落實了,接下來,就是謀求權力的事情了。 小軍平靜的走下樓梯,來到曉雨的身邊,抬手,摘掉她的眼鏡,把盤起的頭髮打開,讓柔順的長發散落下來,把她顯得沉重的外套脫掉,露出裡面的毛衣。

整個小軍的動作過程中,曉雨一動沒動,目光也沒有任何的變化。

「這樣還看得過去,以後別在我的面前擺出一副女強人的模樣,去,給我做飯,餓了!」把曉雨的身子轉過來對著廚房,狠狠的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嘴角抽動,一抹微笑出現在曉雨的臉上,嬌媚的神色出現,白了小軍一眼,走進廚房。

有些話,兩個人並不必說出來,雙方都懂,無論什麼時候,小軍都是曉雨的老公,曉雨都是小軍的老婆,身份角色等等無論如何轉變,回到家中,曉雨還是那個為了愛人苦練廚藝的小女人。

虛幻的外在,在兩個人的眼中,沒有任何的意義,摘掉眼鏡,披散頭髮,脫掉外套,這些動作,只透出一個信息,你還是你,我還是我。

小軍懂,所以他做了;曉雨也懂,所以她笑了。

這一切都被周為民看在眼裡,眼中的笑意越來越濃,當曉雨前段時間回到天京,與自己談要去華夏財政部時,自己還以為她和小軍之間的感情出了問題,本不想讓從小嬌寵的女兒步入官場,但她的一句話打動了自己,「要配得上小軍,您的女兒不要做男人背後的花瓶!」

而就在剛剛,兩人之間發生的一切,讓周為民很是欣慰,一切都沒有變,只是孩子們都長大了。

小軍坐到沙發上,掏出香煙,對著周為民示意了一下。他搖了搖頭,小軍自顧自的點燃。

「這東西對身體不好。」周為民對於這東西,還是儘可能的抵制,作為軍人,良好的身體機能是最主要的。

「呵呵,這東西對於我,沒有任何的作用!」小軍毫不在意,小小地尼古丁。就想侵襲自己的身體,那是不可能的。

「本來以為你把那些人弄出來是一步臭棋,誰知道,反倒成了一步好棋。那幫小子本來就是希望有這樣的一個身份,現在挺好。即不影響你對局內的控制,也安撫了這幫小子。」兩人之間也不需要隱瞞和客套,周為民直奔主題。

「本不想頻繁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下,我才跑到xg,本以為龍一等人能把軍安局暫時的撐起來,哎!」小軍嘆了口氣。

「我和愛國,包括首長都明白你的意圖。委屈你了小軍!」周為民一直為自己當初決定把女兒嫁給小軍這個決定而欣喜,他真地不像一個僅僅20歲的孩子,考慮事情真的很周道。前段時間,他的風頭真的太勁了,離開眾人地視線,也是為了父親和哥哥爭取一個好的環境,否則,一家三個冉冉升起的巨星,左愛國還好說,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大軍也還好,有首長秘書的根底,只要不出大錯,前面的路也很寬。

只是這小軍的光芒太盛了,完全違背了常規,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恐慌,害怕左愛國和大軍同樣是這樣地變態。對他們的發展很不利。小軍這麼做,考慮的很全面。就連首長知道了,也頻頻點頭稱讚這孩子地七竅玲瓏心。

「本來我也無意仕途,只是趕鴨子上架罷了,我爸和我哥怎麼樣,以後對他們,有什麼樣的安排?」

「你的這個人情送的正是時候,這段時間也正在討論軍隊高級指揮班人員的去處,愛國這次畢業的話,應該是回來,我的副手,這是我們爭取的最理想結果,問題應該不大,畢竟有你這麼大個人情送出去,反對地人會少很多。至於大軍,現在還不好說,不過有可能下去,去下面做個副縣長怎麼樣?」

談論正事的時候,無論是誰,都無法把小軍當成一個晚輩,都是同等位置討論,已經成為了習慣,此時關於左愛國和大軍的事情,周為民現在是代表這個整體與小軍談話,也想聽聽他的意見。

小軍眯起眼睛,腦中的思維高速旋轉,父親當天京軍區的副司令,確實是最好的結果,按照目前地趨勢發展,周伯伯這個司令用不了幾年,就會在進一步,達到軍人地極限,父親理所當然會接過他的位置,至於哥哥

「老爸地事情我沒意見,最好的結果了,至於我哥,我認為還是不要下去,最好在d爺爺的身邊多鍛煉幾年,性子在磨沉穩一些再下去。」抬起頭,小軍正容說道。

周為民點了點頭,小軍的意見跟首長的意見大同小異。本想問問軍安局的事情,可想到首長不允許任何人干涉軍安局的話,就忍住沒有開口,正式的話題告一段落。

「別抽了,吃飯!」曉雨換了一身居家的衣服,從小軍的身後一把搶過他手中的香煙,按在煙灰缸中熄滅,拉著他的胳膊起來。

其實飯早就做好了,只是看到父親和愛人一直在討論正事,曉雨和兩位母親才沒有出來,看到他們結束談話,曉雨才跑出來。

「香,真香,這個地三鮮肯定是周伯母做的,好吃,這個湯肯定是老媽燉的,美味,不過這個紅燒肉就不怎麼樣了,生澀難咽,又膩人!」 仙子請自重 小軍端著晚飯,一邊揮舞著筷子,一邊不停的誇讚兩位母親。

「哼!難吃你別吃!」曉雨一把端過盤子,放到父親的身邊:「老爸,你不是一直想吃我做的紅燒肉嗎?你吃!」

看著小軍吃的那麼香的模樣,聽著孩子的誇讚,看著小兩口之間的嬉鬧,兩位母親的笑容一直掛在臉上。

「我的曉雨做出來的紅燒肉怎麼會難吃呢,那可是世間最美味的食物!」小軍討好的話一出,曉雨微微撅著的小嘴頓時散開,把盤子端到小軍的面前,拚命的往他的碗中夾。

那邊周為民剛剛舉起筷子準備夾一塊女兒孝敬的紅燒肉,盤子就被端走了,苦笑著搖了搖頭,筷子轉彎。

「老周,當父親可沒有丈夫重要啊,呵呵!」周母看到丈夫吃癟,難得今天小軍和曉雨都回來,心中高興,就調侃了他一句。

一句話,引得在場幾人大笑不止,周為民更是裝出一副養女無用的姿態,不住的搖頭。曉雨挪了下椅子,坐到周為民的身邊,拉著他的胳膊撒嬌:「老爸

「呵呵,我們大秘書的手藝,我這個老頭子,哪裡嘗得到哦!」周為民颳了一下女兒的鼻子。

一頓飯,讓大家重新感覺到了其樂融融的家庭氣氛,忙碌的工作讓這兩個家庭已經很久沒有超過4個人一起吃飯了,尤其沒有小軍這幾個小輩,兩位母親已經很久沒這麼高興的吃上一頓飯了。

曉雨的2樓,就是她自己的天下,周為民夫婦住在樓下,回到自己的房間,曉雨撲到了愛人的懷中。

「老公,上午霜兒告訴我你回來了,人家一下午都沒有心思工作了,總是出錯,害得被說了好幾回,晚上還加了個小班才能回來。」

抱著曉雨坐到床邊,小軍寵溺捏了捏她的鼻子,責怪的說道:「我還沒收拾你呢,誰叫你自作主張的去華夏財政部工作,給自己弄得跟女強人似的,每天是不是都工作到很晚?」

「哪有很晚,煙兒那才叫晚呢,每天不到後半夜幾乎都不睡覺,老公,不要責怪我們好嗎?我們就是想找點事情做,希望有一天能幫幫你!」曉雨把頭埋在小軍的懷中,低聲的說道。

「哎,何必呢?快快樂樂的生活不好嗎?」小軍緊了緊抱著她的雙手,嘆著氣說道。

「老公曉雨小手慢慢往下摸索,直到

「臭丫頭,跟你說正事呢,不要勾火啊!」小軍皺了下眉頭,伸手拉住了曉雨的已經探到那裡的小手。

「不嘛!」曉雨揚起頭,咬住了愛人的耳垂,伸出小舌,輕輕撥動。

此時的小軍哪還有心思在詢問曉雨工作的事情,把她撲到身下,雙手開始解著她的衣扣。

曉雨背著小軍偷偷的露出一個勝利的笑容,自己可不想第一個被老公逼問私自拿主意的事情,對付色老公,這個方法果真是最有效的。

不過片刻,曉雨的情慾也被小軍的雙手打開。

天雷勾動地火,屋中頓時春意無限,嬌喘的聲音此起彼伏,良久良久,直到深夜,才在曉雨不斷告饒的聲音中落下帷幕。 周天浩完全不會想到,他的關於春山市商業布局規劃的報告,宋功倫的手裡,已經有了傳真件。他更加想不到的是,國家計委的負責人,也在宋功倫的家裡,看到了這份材料。至於說另外的一份材料,蔡裴琳獨自收起來了。

蔡裴琳給宋功倫打電話的時候,充分讚譽了周天浩的能力,同時以試探的語氣說了,準備調周天浩到市委辦公室工作,宋功倫對此表示了感謝。

蔡裴琳之所以隱藏周天浩另外的一份材料,是因為時機不合適,省里的主要領導,認識不同,如果將周天浩的這份材料曝光出去,估計會有大麻煩的。但蔡裴琳是贊成周天浩觀點的,嚴格說,打動蔡裴琳的,重點還是在這份材料。

蔡裴琳考慮到了,周天浩在招商辦,想要發揮大的作用,沒有多大的可能性,這樣的人才,最終還是要到下面去鍛煉的,真正建功立業的機會,是在掌握權力之後,從部門出去的幹部,到基層的相對少一些,機會也沒有那麼多,在黨委部門就有著很大的不同了,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練,很快就可以到基層去的。

蔡裴琳正在考慮,是不是迅速將周天浩調到市委辦工作的時候,宋功倫打來了電話。他和宋功倫的聯繫,不算是很多,周天浩分配工作的時候,宋功倫沒有打電話詢問,蔡裴琳也沒有專門說,只到周天浩分配到了招商辦,蔡裴琳才打了一次電話,最近一段時間,兩人的聯繫多了一些了,主要還是周天浩的表現不錯。

「蔡書記,天浩的報告,我送給相關部門的領導看過了,反映還是不錯的,計委已經準備在沿海部分地區,推廣這樣的觀點了,立足於城市的規劃,結合本地的實際情況,劃定商業區和生活區,感謝你提供的材料啊。」

「宋教授,可不要這麼說,這是小周寫出來的材料,他是你的學生,得益於你的培養,剛剛參加工作,就能夠有這樣的眼光,確實不簡單的。」

「對了,有件事情,我想專門說一下的,春山市明年的計劃項目,可以提前運作一下,上面有傾斜的意思,關鍵是要找好項目,材料裡面反映的商業規劃區的意圖,可以好好把握一下,這些都涉及到城市改建的,屬於基礎設施建設的範疇,比如說道路等的改造,當然了,我對項目的具體操作事宜,不是很熟悉,只是說一說,舉個例子。」

蔡裴琳的心竟然撲通撲通跳了,上面傾斜的意思,他是清楚的,要知道,項目上,國家計委稍微傾斜一下,戴帽子給春山市下達項目計劃了,那就是不少的錢啊,這樣的投資,不管是沿海,還是內地,都是拚命爭取的。

至於說這樣的大事情,為什麼是宋功倫說出來的,完全可以理解,這是不公開的操作方式,國家計委的項目,或者說工作對象,針對每一個省市,很少直接面對市州,直接到下面了,在程序上是不合適的,但國家計委完全可以在操作的過程中,關照某一個地方,這方面,不少的革命老區,是受到特殊關照的。

蔡裴琳明白,這是周天浩的功勞,宋功倫已經在前面說了,上面注意到了商業區域劃分的問題,這是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推行的辦法,對城市建設管理,包括經濟的發展,都會起到重大的作用的。

掛了電話之後,蔡裴琳稍微思考了一下,叫市委秘書長馬文凱進入了他的辦公室,這個時候,蔡裴琳不會耽誤了,他已經決定,將周天浩調到市委辦來工作,畢竟,在市委辦工作,周天浩能夠了解到全市的基本情況,視野更加的開闊一些,在招商辦工作,難以知曉春山市的全面情況。機關的管理,是馬文凱直接負責的,調動一名幹部到市委辦工作,不需要蔡裴琳出面來辦理。

劉萬勇再次到了春山市。

周天浩接到電話之後,迅速到了火車站,這一次,劉萬勇依舊沒有通知任何人,甚至沒有帶著其他人。周天浩雖然有了手機,也有了尋呼機,但一直都沒有在單位上使用,手機還是稀罕物,也是高檔消費品,按照周天浩的實力,暫時用不起手機,如果貿然使用了,會引發諸多的議論。

接到了劉萬勇,按照劉萬勇的提議,兩人直接到了周天浩的寢室。

進入了寢室,劉萬勇仔細看了看裡面的環境。

「老弟啊,想不到你還如此的艱苦樸素啊,電視機都沒有,每天晚上幹什麼啊,天氣這麼熱,寢室里沒有空調,也辛虧你身體好。」

「劉老闆,我可不敢和你比較啊,依照我的工資水平,哪裡買得起電視劇啊,就更不要說空調了,我就是不吃不喝,也需要幾年的時間啊。」

「哈哈,也是,我們是合作夥伴了,我總是想到你有錢了,是大老闆了。」

劉萬勇徑直在藤椅上面坐下了,從隨身攜帶的皮包裡面,拿出來了幾份材料。

「老弟,上次說到的協議,我已經擬好了,你看一看,沒有問題,就在上面簽字,我會在京城做好公證的,到時候我們一人一份,關於股東的事情,我仔細考慮過了,我們商議的辦法,是行不通的,我不管毛曉莉和你是什麼關係,就算她是你的老婆,也不能夠讓她出面來簽署協議,這裡面存在問題的。生意場上,一切都要求是清清楚楚的,我們之間直接簽署協議,是最直接的辦法。」

劉萬勇稍微喘了一口氣。

「我不是不相信毛曉莉,可時間長了,有些事情,就不好說了,公司的股東暫時只有我一個人,所有的情況,協議上面都說好了,我本來想著在春山市公證的,但是有些不合適,所以,還是回去公證。」

周天浩笑了笑。

「劉大哥,一切都聽你的安排。」

「好了,你先看看協議,有沒有什麼不合適的地方,這件事情,是大事情,必須要馬上辦好的,公司的相關情況,小張都給你彙報了,你出的主意,的確是很不錯的。我這次來,一方面是落實我們之間的協議,另外就是落實銀行貸款的事宜,還要專門感謝蔡書記、汪市長等領導,手續很順利啊,拿著手續,就可以直接到銀行辦理貸款了。」

「劉大哥,有關貸款期間的開支,要計算到成本裡面去的,我知道,這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不能忽略了。」

劉萬勇看了看周天浩。

「老弟,你是不是做過生意啊,怎麼什麼情況都知道啊。」

「哪裡啊,我就是想到了,各方面都需要開支的,好了,你坐一會,我看看協議,簽字之後,我們找地方去吃飯。」

「協議簽字之後,我就要到賓館去了,吃飯就算了,以後有的是時間,小張和毛曉莉都在賓館等著我,時間很急,施工隊已經來了,開始清理爛池田,搞好基腳建設了,蔡書記和汪市長都要求了,要舉辦正式的開工儀式,定下的時間是下個月1號,眼看著只有幾天的時間了,我這次呆的時間,要長一些,開工儀式儀式之後,才會離開的。」

周天浩很快看完了協議,本來,他準備不看協議,就在上面簽字的,他完全相信劉萬勇,但這樣做,顯得太不成熟,生意場上,辦正事的時候,大家都是很注意的。

「劉大哥,協議我都看了,沒有意見。」

周天浩簽字之後,劉萬勇拿起了協議,放進了皮包裡面,同時拿出來了一封信。

「老弟,這是宋教授寫給你的,我就不打擾你了。」

劉萬勇恢復了風風火火的作風,不要周天浩送他,自己就離開了。

周天浩關好門,拆開了信封。

薄薄的兩張材料紙,內容不是很多,周天浩很快看完了。

抑制不住興奮,周天浩站起來,在寢室裡面走來走去,宋功倫在信裡面,告訴了周天浩,蔡裴琳已經下定決定,將他調到市委辦工作了,初步預計,是出任綜合科副科長。

這是天大的好消息,周天浩做的所有努力,都看見了成效,重生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他開啟了生意之路,和劉萬勇的合作,預示著自己今後,不用為錢財傷神了,而且,劉萬勇的意圖是明顯的,經營超市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還有更多的規劃。

分配到了招商辦工作,本來是頗具挫折的一步棋,但通過自身的努力,得到了蔡裴琳的重視,馬上就要到市委辦去工作了,這一次到市委辦工作,和直接分配到市委辦,有著很大的不同,自己實實在在做出來了成績,而且提出來了價值不菲的建議,蔡裴琳已經見識了自己的能力,到市委辦去工作,環境會好很多的。

周天浩禁不住雙手合十,默默的禱告了,希望今後的道路,都是如此的順利,挫折是少不了的,能夠成功的化解,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清晨,曉雨從睡夢中醒來,抬眼望著身邊的愛人,不禁吐了吐舌頭,皺了皺鼻子,一隻手撐起身子,看著他熟睡的模樣發獃。

自己和煙兒的決定雖說是受到了小影的影響,可心中又何嘗不是那麼想的呢?看得出來,他很不高興,但是內心的出發點肯定是不忍心看到自己和煙兒太累,不過,嘻嘻,還好沒有讓他開口,否則肯定是一番責怪自己幾人自作主張的行為。

想到昨夜裡自己瘋狂的表現,曉雨不自居的臉頰緋紅,直到現在,身子還一丁點的力氣都沒有。

「不要以為事情就矇混過去了,今天算賬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