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了,劉伯陽嘆了口氣,苦笑道:「你說你這是何必呢?其實莎姐都已經告訴我了,你知不知道你的想法其實很傻?陳月笙不是馬俊笙,你也不要想著把他們兩個混為一談,如果你想憑你一個人的力量就把㊣(5)陳月笙搞垮,那你就打錯算盤了!」

胡蝶驚愣道:「你說什麼?莎莎已經全部告訴你了?」她氣的跺跺腳,「她怎麼可以這樣?!我還特別囑咐她不準向你說出來!你剛回來她就把我賣了?」

劉伯陽淡淡道:「你還怪她!她難道不是為了你好?胡蝶,我發現你有時候做事很精明,而有時候卻又天真的像小女孩兒,你真以為你用這種倒貼的美人計就能征服陳月笙?你小看他還是高估你自己?莎姐是因為勸你勸不住,不得已才把這一切告訴我的!」

胡蝶一聽劉伯陽的話中隱隱有瞧不起她的意思,惱怒道:「誰說的?天下男人沒有不好色的!就連你也不例外,不是嗎?我就不信陳月笙是一條不偷腥的貓,只要他是個男人,就總有讓我得逞的機會!好吧,既然莎莎把所有的一切全都告訴了你,那我也就不瞞你了,楊青帝,我就是要向你爭一口氣,我要讓你知道,我比你手下任何人都強!你一直不肯重用我,那我就證明給你看!」

劉伯陽哭笑不得道:「你怎麼證明?就用這種荒唐的美人計?你就不怕到頭來你竹籃打水一場空,還白白被陳月笙糟蹋了身子?」

胡蝶又羞又怒,執拗道:「不用你管!楊青帝你果然還是很瞧不起我!我終於知道你一直忽視我的原因了,你不相信我是嗎?那咱們就打個賭,你看我能不能把陳月笙征服!」 求支持,求包養,求各種砸!

——————————————

「楊姨!」蘇沐笑道。

「是小蘇啊,我聽老聶說你要過來,你還果真來了,來,快點進來吧!」楊婕宜笑著招呼道。

「好咧!」

蘇沐說著便讓周正跟著進去,其餘正在離開的人瞧著眼前的一幕,都不由暗暗的羨慕蘇沐。這傢伙受寵的程度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強,只要聶越在邢唐一天,相信他的地位便沒有誰能夠撼動。

而這時的周正也算是真正見識到蘇沐的能力。

客廳中聶越坐在沙發上,手中拿著一張報紙,剛剛送走鄭雪梅,想著能夠消停會,沒想到一抬頭便瞧見了蘇沐兩人。要是換做別人的話,聶越或許會皺眉,但因為蘇沐早就打過招呼,因此他面帶笑容的說道:「你呀,來就來吧,還帶那麼多東西過來。」

「聶書記…」

「這裡又不是辦公室,咱們現在又沒有在工作,你就像是喊你楊姨那樣,喊我聶叔吧。」聶越笑著打斷蘇沐,隨意說出的這句話,聽在周正的耳里,心裡猛地一哆嗦。

乖乖,聶越竟然讓蘇沐喊他叔,兩人的關係到底親密到一種什麼樣的地步。都說蘇沐是聶越的嫡系,現在看來傳言果然是真的。

「那我就喊聶叔了,聶叔,這些都是黑山鎮的土特產,是筍尖茶和幾條娃娃魚,沒有別的東西,你就別給我往外扔了。」蘇沐笑道。

「你小子!」聶越心情愉快的掃向周正,「這位想必應該就是周正同志了吧?」

周正早就在等待這個機會,聽到聶越的問話,立馬道:「聶書記,我就是周正,龍井鎮的鎮黨委副書記。這次跟著蘇書記過來,就是為了給您拜個早年。」

早就得到蘇沐指點的周正,倒是沒有拿著什麼禮物,反正有著自己拿過來的年貨,相信聶越也知道這其中是怎麼回事。

「同喜同喜,周正同志還真是有心了。」聶越說道。

比起和蘇沐說話時的隨和,聶越和周正說話時,語氣間明顯帶出一種高高在上的距離感。怎麼說他都是縣委書記,正處級幹部,你周正不過是一個科級的,能讓你進這個家門便算是不錯,還想著渴求別的,最好別想。

「聶叔,今晚我就在這裡打牙祭了,我先過去幫幫楊姨。周哥,你在這裡陪聶叔說說話。」蘇沐見機離開客廳,將機會留給兩人。

「小滑頭!」

聶越心底暗暗道,對蘇沐的識趣很為讚賞,就算自己想要將影響力向鄉鎮擴展,有著蘇沐在場,還是會感到有些彆扭。現在蘇沐一離開,很多話便能說。

「周正同志,來,咱們到書房聊聊。」

「是,聶書記!」

沒有人知道兩人在書房中到底說了些什麼,但時間卻很短,差不多就是一刻鐘左右的事情。只不過等到周正從書房走出來離開的時候,臉上那種按捺不住的笑容卻是讓所有人都明白,這傢伙算是靠上了一艘大船。

周正壓根就沒敢想著在聶越家裡吃飯,他可不像是蘇沐,能夠進入聶越的法眼,這次過來對他而言便已經是賺到。

吃飯的時候,聶越笑著說道:「蘇沐,明天是大年初一,你在家裡過吧,等到大年初二的時候,和我一起去市裡拜拜年。」

「明白!」蘇沐點頭道。

「來,咱們喝點。」…,

這頓飯吃的很為可口,蘇沐從聶越家裡出來后,也就是晚上七點鐘,他拒絕了聶越想要安排車送他回去的舉動,走到大街上剛想著給徐炎打個電話讓他弄輛車過來。誰想到,周正竟然從陰影處出來。

「老弟,上車!」周正笑著說道。

「周哥,你怎麼還在縣城裡面,不是說你走了嗎?」蘇沐有些意外。

「你周哥是那種沒有義氣的人嗎?咱們既然是一起來的,當然要一起回去。不然的話這麼冷的天,在這樣的時候,哪裡還有多餘的車。來吧,我送你回蘇庄,省的到時候伯父伯母擔心。」周正笑道。

「好咧!」

這一路兩人隨便的聊著天,很快便來到蘇庄,等到蘇沐就要走的時候,周正突然低聲道:「老弟,這次的事多謝了。」

「聶書記怎麼說的?」蘇沐點著一根煙緩緩問道。

「龍井鎮一把手。」周正低聲道。

「行了,既然這樣那差不多就成了,龍井鎮的一把手據我所知快要到點了,有聶書記支持,你未必沒有機會。回家吧,這個年能夠好好過了。」蘇沐笑道。

「老爹,什麼話也不說了,以後看行動!」周正說道。

蘇沐目送著周正離開,對聶越的安排他倒是沒有多少疑惑,龍井鎮在邢唐*縣怎麼說都算得上是排在前幾位的。這樣的地方,聶越沒有道理不抓在手中。周正這人還是有能力的,不然的話,也不能夠隱忍這麼多年。

蘇沐知道自己打出去的這張牌,成功的亮開,以後能不能繼續發威,就要看到時候周正能不能抓住龍井鎮。

呼!

蘇沐使勁的搖搖頭,將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全都拋在腦後,瞧著眼前的院子,呼吸著空氣中的年味,嘴角露出舒心的笑容。

過年了!

自從當初離家開始求學,蘇沐便真的沒有多少時間陪在父母的身邊,如今有著這樣的機會,他是加倍珍惜。和以前相比,今年這個年,蘇沐過的很為充實。就在春節聯歡晚會開始的時候,他的手機便沒有怎麼停過。

黑山鎮的人,巨人集團的,周氏集團的,科技生態園的…差不多隻要能夠和蘇沐拉上關係,知道他手機號的,全都一窩蜂的打過來電話拜年。這其中像是很多縣直機關的頭頭,如果不是自報家門的話,蘇沐是絕對不知道對方是誰。

當然作為下屬,蘇沐打出去的拜年電話也有不少,基本上是縣委常委的多,其中有兩個分別是打給李樂民和李興華的。

只是就在蘇沐剛剛和周瓷膩歪完,還沒有來及歇息下,手機再次響起。他原本是不想接這個電話的,但一看號碼卻立馬接下。還沒有等到蘇沐開口,手機那邊便傳來一陣悲催的喊叫聲。

「兄弟啊,救命啊!

鄭牧故意做出來的這種慘樣,絲毫沒有撩撥起蘇沐的好奇,他淡然道:「救你?你有什麼好救的!我的鄭大總裁!」

「別寒磣我了,和你比起來,我這點錢都不夠你塞牙縫的。行了,別說那麼多廢話,我是真的有事找你幫忙。」鄭牧急聲道。

「有話就說,有屁快放!」和鄭牧說話,蘇沐那是向來不講究什麼,怎麼痛快怎麼來。沒辦法,誰讓兩人的關係擺在那裡。

以前大學同窗,如今商場的合作者,這個合作者雖然因為蘇沐的身份,註定他沒有可能涉足商業圈,但卻並不妨礙他以另外的方式進行「合作」。有這兩層關係在,蘇沐想怎麼說便怎麼說。…,

「兄弟,這事真的一言難盡,不過你只要知道一點便成,那便是我老爸想要見你。」鄭牧隨口說出的這話,當場便讓蘇沐腦海轟然一響。

怎麼個意思?鄭牧他爸要見自己?要知道鄭牧他爸是誰,那可是江南省的省委書記鄭問知。別說是現在這樣的年關,哪怕是平常他也是沒有機會見到的。

「鄭牧,你給我說到底是怎麼回事?」蘇沐沉聲道:「鄭書記見我做什麼?」

「是真的,事關重大,關係到兄弟的幸福前途,你就過來一趟吧。明天到盛京,到了給我電話,我去接你。」鄭牧說道。

「好!」蘇沐沒有再猶豫,鄭牧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他不去也不成了。只是掛掉電話后,他仍然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要知道鄭牧,葉惜和李樂天,三人組合如今在紈絝衙內圈中那可是風頭鼎盛。說提起這三人,沒有不羨慕,沒有不伸出大拇指頭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三人實在是太能夠折騰。短短半年不到的時間,硬是發展成為一家大投資公司。

春秋拍賣場的起家,奠定了三人的從商基礎。而接下來這三人竟然沒有像是那些紈絝似的,將目標圈定國內,繼續發財。他們像是不屑於藉助家族福蔭似的,硬生生帶著一筆資金,向著海外進軍。憑藉著葉惜的商業頭腦,硬是殺出一條血路,成功在美國紮根立足。

在國內說起盛世騰龍或許沒有多少人知道,但在國外一提起這個名字,那可是會有著很多人為之驚嘆的。盛世騰龍從崛起那天起,便沒有他們不涉足的行業,只要是有利潤可圖,他們都絕對不會放過。

最初的古董研究買賣,隨後的奢侈品製造,礦山開採…半年的時間,盛世騰龍便以雄厚的本錢,在國外打下一個根深蒂固的巨無霸集團。

而對於這些,蘇沐是知道的。

儘管蘇沐沒有辦法親身涉足其中,但說到輔助經營,市場運作以及戰略投資,他的眼光和建議都是獨到的。再說別忘記擁有著官榜這個大殺器,蘇沐在這半年內不單單是在邢唐,在江南附近的省市內也進行了撿漏淘寶。

這些個古董玉石經過春秋拍賣場拍賣得到的資金,全都交給葉惜支配。不然的話,盛世騰龍就算再厲害,又從哪裡能夠得到這麼雄厚的財力。

難不成說是因為…

蘇沐突然想到一個可能,如果真是這個原因,自己才會被鄭問知召見的話,那局面未必會太糟。

「省委書記!嘖嘖,沒想到我竟然會在年關和這樣的人見面,真不知道這到底是幸運還是倒霉!」蘇沐自言自語道。 胡蝶這次的想法確實很天真,她隻身一人離開g市投奔陳月笙,其實就是想利用她自己的美貌來誘惑陳月笙而已。z國自古以來就有「紅顏禍水」的說法,史上最著名的狐狸精妲己,褒姒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而胡蝶自從加入戰魂堂以來,一直沒什麼立功表現,相反,很多時候她都像個累贅一樣被排斥在外,她是個很要強的人,即便劉伯陽什麼都不說,她也覺得十分的氣憤和過意不去。好歹也在戰魂堂十幾個堂主中佔有一席,看著其他堂主都擰成一股繩、各司其職,為了幫派的發展壯大而努力,就她一個人整天無所事事怎麼行?

於是她就暗下決心,豁出去了,想故技重施,利用自己的美色接近陳月笙,既然她以前能把馬俊笙禍害的家破人亡,讓龍幫分崩離析,那麼現在沒理由搞不定陳月笙!

在她看來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一樣的,沒有一個不貪花不好色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胡蝶開始變的很在意劉伯陽的處境和想法,前兩天幫派里出現了那麼多的事,她一開始和劉伯陽一樣,都認定是陳月笙乾的,而以劉伯陽如今的勢力,好像還不是陳月笙的對手!如果她能施展手段把陳月笙征服,把夜市長的勢力全部搞垮,那麼豈不是幫了劉伯陽最大的忙、立下其任何堂主都比不了的大功?

正是基於這樣的想法,她才義無返顧的瞞著大家來到了n市。

可她卻沒想到劉伯陽竟然第三天就找到了這裡!

——

看著胡蝶的天真執拗,劉伯陽很是哭笑不得:「你不要犯傻了行不行?就算你能被陳月笙看上,那又怎麼樣?你以為他會像馬俊笙那樣為了你而疏忽了他的江山?你不要傻了!」

「不試試怎麼知道?楊青帝你不要勸我了!我已經說了,我認定的事是不會輕易回頭的!」胡蝶冷冷道。

劉伯陽氣的不行,他以前怎麼就沒發現胡蝶有這種不撞南牆不回頭的脾氣?苦勸道:「胡蝶,你能別再固執了,聽我一言吧,我今天就是專程來接你回去的!你一個人留在n市,會有危險你知道嗎?我和其他兄弟們,真的都很擔心你,能不能跟我回去?」

胡蝶看著劉伯陽這苦口婆心的樣子,心裡忽然湧上一股感動,別看她也曾經得到過男人的寵幸,可又有幾個人能像劉伯陽這樣由衷的關心她?她強忍住泛紅的眼圈兒,淡淡道:「楊青帝,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已經說過了,我今天不會跟你走!我已經見過陳月笙了,他對我印象還不錯,這就證明我還有機會!如果你不來打擾我,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接近他的!」

「你怎麼就是……」

「好了!不要說了,現在天色已晚,我應該請你吃頓飯的,可我不想讓陳月笙的眼線發現,那我就不留你了。你不用擔心我,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劉伯陽萬萬沒想到,胡蝶竟然對他下了逐客令!

劉伯陽這次是真的意外了,沒想到自己親自來接她「回家」,她都不肯回去!可自己難道還能把她捆起來強行帶回去不成?

「胡蝶你……唉!!你真是個祖宗,我服你了!」劉伯陽氣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了,抓狂似的抓了抓頭髮。

正當兩人僵持不下時,忽然樓下虎子打來了電話:「陽哥,出事兒了!你先趕緊下來吧!」

劉伯陽大怒道:「又出什麼事兒了?」心裡那叫一個窩火啊,怎麼最近如此的不消停?麻煩事還真是接踵而來啊!

虎子一聽劉伯陽語氣暴躁,驚道:「陽哥,你咋了?跟胡蝶說啥了?她不同意回去?」

劉伯陽看了胡蝶一眼,皺眉道:「你先別管這事兒,出什麼事兒了?快說!」

「老萬被人襲擊了!」

「什麼?」

「是真的!我也是剛接到二哥的消息。老萬在k市搜集鄔塔被殺的證據,回來的路上遭遇了一伙人襲擊,也是動用了炸彈!不過老萬早有防備,沒被對方炸死,可那群人狡猾的很,一看炸不死老萬,果斷就撤退,老萬殺了幾個人,卻沒能抓到活口,可氣可恨!」虎子恨恨道!

「是不是也是j國人乾的?發動襲擊的也是忍者?」劉伯陽問。

「怪就怪在這裡!跟咱們不一樣,老萬遭遇的純粹是z國人的襲擊!他反殺的那幾個傢伙,全都是咱們z國人!陽哥你說這事兒怪不怪?咱們今天下午一直在陳月笙這裡,那傢伙根本就沒有派人偷襲老萬的可能!但又不是j國人乾的,你說那會是誰呢?」

這事兒確實蹊蹺,不是陳月笙乾的,也不是夜市長乾的,如此說來,是另有其人了?!

偷襲老萬的手段與波爺、鄔塔被害的方式如此相似,難道自己確實錯怪了陳月笙?他對此根本不知情,是那群神秘人下了黑手,一連誅殺了自己三位堂主和數千人手?!

艹他媽的!試問當下整個s省,除了陳月笙和j國人,還有誰敢跟自己對著來?又是哪裡多出來的這第四方勢力?

劉伯陽心裡這個怒啊!那群王八蛋真夠陰險,把自己耍的團團亂轉,一偷到機會就抽冷子對付自己,他們千萬別讓自己查出他們的身份,不然非滅他九族不可!

「等著,我馬上就下去!」

劉伯陽掛了電話,胡蝶一直留心看著劉伯陽的變化,試探性問道:「怎麼了,又出什麼事了?」

劉伯陽看著她道:「你到底跟不跟我回去?」

胡蝶搖搖頭道:「不!」

「你啊你!我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了!胡蝶,你主意真大,你就氣死我吧!行你不想回去是吧?我現在卻要走了,家裡有事等著我解決。」劉伯陽頗為惋惜的嘆了口氣,把手中的飲料放回桌子上,最後對著胡蝶道:「你自己在這邊千萬要當心,如果出了什麼麻煩,一定要給我打電話!你既然要接近陳月笙,我就不留下人暗中保護你了,那樣反倒會引起他的戒心!你記住一句話,我和全幫上下的兄弟們,隨時盼著你回來!」

看著劉伯陽決絕的出了門,胡蝶心頭忽然有著一絲悵然若失,劉伯陽最終都沒告訴她「家裡」出了什麼事,可看他那神色匆匆的樣子,胡蝶忽然開始反替劉伯陽擔心起來!

——

劉伯陽離開了玲瓏賓館,徑直走回公路對面的一輛路虎車上,此時n是華燈初上,夜幕已經降臨了。

但是家裡事態緊急,劉伯陽連今晚留在n市住一晚的時間都沒有,必須徹夜趕回去。

高震飛老貓虎子看著劉伯陽一個人回來,狐疑問道:「陽哥,胡蝶呢?怎麼沒跟你一起下來?」

劉伯陽深深嘆了口氣:「我把話都說盡了,她硬是不願跟我走,我也沒辦法了㊣(6)。不過我後來想想,讓她留在這裡也好,胡蝶的本事我還是很清楚的,雖然讓她勾引陳月笙存在一定風險,但她會保障自己的安全,讓她分散一下陳月笙的注意力也好。」

「我現在心思已經不在n市了,大飛,路上買點東西吃,我們現在就回去。我忽然想到這一連串的事情,有一個人有著重大幕後黑手的嫌疑,等我回去從長計議!」

ps:對天發誓我三章全是下午更新的,後台卡的跟煞筆一樣,竟然沒給我通過!我艹了!望兄弟們海涵!!! 求支持,求包養,求各種砸!

——————————————

「楊姨!」蘇沐笑道。

「是小蘇啊,我聽老聶說你要過來,你還果真來了,來,快點進來吧!」楊婕宜笑著招呼道。

「好咧!」

蘇沐說著便讓周正跟著進去,其餘正在離開的人瞧著眼前的一幕,都不由暗暗的羨慕蘇沐。這傢伙受寵的程度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強,只要聶越在邢唐一天,相信他的地位便沒有誰能夠撼動。

而這時的周正也算是真正見識到蘇沐的能力。

客廳中聶越坐在沙發上,手中拿著一張報紙,剛剛送走鄭雪梅,想著能夠消停會,沒想到一抬頭便瞧見了蘇沐兩人。要是換做別人的話,聶越或許會皺眉,但因為蘇沐早就打過招呼,因此他面帶笑容的說道:「你呀,來就來吧,還帶那麼多東西過來。」

「聶書記…」

「這裡又不是辦公室,咱們現在又沒有在工作,你就像是喊你楊姨那樣,喊我聶叔吧。」聶越笑著打斷蘇沐,隨意說出的這句話,聽在周正的耳里,心裡猛地一哆嗦。

乖乖,聶越竟然讓蘇沐喊他叔,兩人的關係到底親密到一種什麼樣的地步。都說蘇沐是聶越的嫡系,現在看來傳言果然是真的。

「那我就喊聶叔了,聶叔,這些都是黑山鎮的土特產,是筍尖茶和幾條娃娃魚,沒有別的東西,你就別給我往外扔了。」蘇沐笑道。

「你小子!」聶越心情愉快的掃向周正,「這位想必應該就是周正同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