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疑惑,悄然而解!

為什麼那滴神血,有著那麼強大的威能,讓他的戰神之魂,提升到了地級五品的地步!

「難怪……」

秦南懂了。

為什麼青龍聖主這三百年來,面對任何陰謀,都沒有出手,就是因為要對他進行磨礪。

因為,他是戰神之魂之主!

「如今,我壽命已至,只能陪你走到這了。」青龍聖主輕聲道:「我希望以後的你,能夠不斷堅定下去,不要懼怕,不要退縮,不要怯戰,哪怕對面毀天滅地,你也能面不改色……」

在這一刻,青龍聖主就像是一個即將死去的老人,對著秦南絮絮叨叨。

「你壽命……已至?」

秦南的心跳,在這個時候,徹底停了下來。

他仔細的看向青龍聖主,果不其然,青龍聖主的生命氣息,已經變得極其虛弱,即將滅亡。

「為什麼你會死?怎樣才能救活你?」

秦南急忙開口,他根本沒有想到這一點。

要知道,青龍聖主乃是戰神的左臂所化,難道他也會死?

「我只是一隻手臂,幻化成人,本來就無法保持多久的人形。」青龍聖主臉色無比平靜,搖了搖頭,道:「我不會真正的死去,我會變成左臂,融入你的體內,陪你征戰天下。」

秦南張了張口,想要開口,只是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只見到青龍聖主,左腿緩緩跪下,跪在這虛空上,抬起頭來,仰視著秦南,那渾濁的眼睛中,不知為何,被淚光充斥。

秦南神情大震,急忙道:「聖主,你——」

青龍聖主一雙眼睛中,緩緩流淌下來了兩道眼淚,聲音沙啞,帶著一絲彷彿來自萬古之前的祈求,道:「吾主,臨死之際,我有一個請求。答應我,這一世,重臨九天之時,不要拋下我,好不好?」

轟!

秦南聽到這句話,看著青龍聖主的眼神,大腦一片空白。

重臨九天……

不要拋下我……

為何……為何……這句話……如此的熟悉……

嗤拉!

青龍聖主的身體,無火自燃,從腳步蔓延至頭頂,所過之處,身形化為了煙灰,隨風飄蕩,直到最後,他整個人不復存在,只剩下了一截左臂,靜靜的懸浮虛空。

ps:今天卡文了,暫且兩更,明天會多更。 第四百八十九章賊心不死

上域,東洲。

問道山作為四大勢力之一,數百年來,風調雨順,繁榮昌盛,沒有任何強者,敢來招惹。

然而,這一日。

轟!

虛空驟然破碎,四大人影從中倒飛而出,將一座座大山,全部撞飛。

剎那之間,無數正在閉關的強者,全部驚動。

「誰?」

「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擅闖問道山!」

「找死!」

一道道人影,帶著滾滾怒火,齊齊降臨而來,可是當他們看清楚這四個身影的時候,立刻呆住了。

「看什麼看?給我滾!」問道老祖站起身來,吐出一口鮮血,大聲吼道。

這些強者們,當下打了一個激靈,儘管心中疑惑無比,也不敢多問,連忙離開。

「這青龍聖主,為何有那麼強大的力量!」

問道老祖神色陰沉至極,剛才那一掌,雖然沒有要了他的性命,但也讓他受到了重創。

「宗主,這件事情有點蹊蹺。第一,青龍聖主乃神物所化,如果他的實力,真有那麼強大的話,為什麼百年之前,他不滅掉我們?第二,青龍聖主為什麼沒有將我們殺死?」問道三老其中一人,迅速開口。

「確實蹊蹺。」問道老祖眼中閃過了絲厲芒,沉思半響,低聲道:「難道青龍聖主施展了某種禁術?」

所謂禁術,指的就是通過燃燒壽命、獻祭靈魂等等方式,換取短暫的強大力量。

死亡大帝擊穿秦南的雷劫,跨空追殺秦南,就燃燒了壽命。

「很有可能。」問道三老點頭道:「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找不出合理的解釋。」

「現在速速傳音另外三大勢力,他們想要的遮天草,還在秦南手中,想必他們能和我們一起合作!」

問道老祖迅速下令,眼神中浮現出來了抹狠戾之色。

他圖謀了青龍聖主數百年時間,耗費了無數的心血和精力,豈能就這樣白白放棄?

至少,要查清楚真相!

這一刻,問道山、萬香樓、焚天古國、商道盟四大勢力的巨頭們,都在暗中派遣強者,例如影子等等,前往下域,查探消息。

與此同時,下域之中。

前去死亡之海觀看的那些散修們,在蘇醒后,回到了各自的宗門,將死神台上,秦南展現地級六品武魂的事情,告知了所有人。

當然,不知道為什麼,死亡大帝的出現、青龍聖主的暴走等等事情,這些散修門,完全沒有了任何印象,好像記憶被憑空抹掉了一樣。

饒是如此,整個下域也都震撼了,因為他們從未想過,地級六品武魂,那將是何等的可怕。

在這震撼之際,下域之中,暗流洶湧,不少修士都是敏銳的察覺到,在下域各大國家、各大宗門之間,明顯多出了一些陌生的強大修士,都在打探著關於死亡之海的消息。

這個時候,下域,紅楓帝國。

在一間客棧內,一名面容精緻的女子,臉色不斷變化,時而猙獰,時而殺氣騰騰。

「該死的江碧蘭,居然還跟我反抗!」死亡大帝佔據的江碧蘭怒罵一聲,自從上次被青龍聖主打斷之後,他重新鑽入了江碧蘭的體內,只不過他隱隱發現,自己對江碧蘭的控制,越來越弱。

「說來也是奇怪,青龍聖主那老傢伙,為什麼會放過我?」

死亡大帝眼中露出了絲狐疑,這個問題,他尋思了許久,都沒有想出答案。

不過,根據他的經驗判斷,青龍聖主不可能具備超越武帝的修為,很有可能就是施展了某種禁制之法,換取了短時間的強大力量。

因為時間太短,青龍聖主來不及殺死他。

「媽的,秦南那具肉身,我絕對要得到……」

死亡大帝暗罵一聲,這個時候,她體內又傳來了一陣劇烈的反抗,那是來自於江碧蘭的靈魂。

「該死,先找到東西,把這個賤人的靈魂煉化再說!」

死亡大帝臉色猙獰起來。

……

……

時間流逝,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

在這半個月裡面,問道山四大勢力派出的人,都沒有找到秦南和青龍聖主的下落,這兩個人就好像憑空蒸發了一樣,消失不見。

「從現在的局勢來看,秦南肯定是躲在了什麼地方,開始進行療傷!而且,那青龍聖主的修為,必定是施展了某種禁術!」

問道老祖冷冷開口。

他這般確定,是因為青龍聖主不會眼睜睜看著青龍聖地落敗,當初也不會讓唐青山等人全部遭受死亡大帝的打擊,也不會讓秦南的雷劫被打碎,現在也不會徹底消失等等。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關鍵時候,青龍聖主眼見自己毫無希望,動用禁術,爆發修為,救下秦南,將所有的一切,都囑託給秦南。

「宗主,我們必須要找到秦南,只有找到秦南,所有的謎題,一切都迎仍而解。」問道三老齊聲開口。

「沒錯,秦南被青龍聖主救下,一身實力,定然會全部恢復,只要恢復了,秦南這等絕世天才,定然會前來上域東洲。」問道老祖眼中露出了一抹凌厲,「絕對不能放任秦南成長下去,我們現在就聯合另外三大勢力,共同通緝!」

問道三老神色也寒冷起來。

他們當時雖然不在現場,但是後來聽說,此子有著地級六品武魂,還引來了三重雷劫,如果現在還得到了青龍聖主那件神物相助,假以時日,必將變的極其可怕。

至於焚天古國、萬香樓、商道盟的巨頭們,接到消息之後,沒有任何猶豫,選擇通緝秦南。

在這一日,一條消息,在東洲內傳開,使得整個東洲,都徹底沸騰。

「這個秦南是誰啊?居然被四大勢力聯手追殺!」

「嘶,你看看這次的獎勵,只要有秦南的下落,就可以成為問道老祖的親傳弟子,還有四件聖道之器!」

「簡直可怕啊!這次的獎勵,實在是太豐盛了!」

「這個秦南,不過地級六品武魂,到底有什麼本事,讓四大勢力如此追殺?」

「哈哈哈,我不管了,正好我的武魂,擅長搜索人,這次我一定要將秦南搜索出來!」

「沒錯,找到這個傢伙,那我就可以飛黃騰達了!」

「……」

無數的修士,看著秦南的畫像,都是蓄勢待發。

也是因此,秦南的名字,比四大勢力之中的絕世天驕,名氣更大,被無數人知曉。 第四百九十章重塑肉身

上域之中的波瀾,與下域之中,毫無瓜葛。

在青龍聖主斬殺了飛揚聖主、各大峰主之後,飛揚聖地也徹底凋零下來,光輝不存。

這也讓無數的下域強者,非常疑惑,昔日的死亡之海一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此時此刻,青龍聖地。

青龍聖地要比飛揚聖地,更為衰敗,十六座山峰,都遭受到了無數的攻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坑坑窪窪,從天空俯瞰而下,讓人有種凄涼感。

這是因為,問道山四大勢力,派強者前來下域調查的時候,這些強者自然搜索了青龍聖地,沒有發現秦南的蹤跡之後,就順手摧毀了青龍聖地。

只不過,讓四大勢力不知道的是,在青龍聖地深處。

一頭古老的巨龍,盤踞而起,隨著呼吸,發出了驚天動地的炸響聲,氣勢恐怖。

這頭巨龍,就是青龍聖地的龍脈,曾經見到過秦南的戰神之魂,感受到了一絲玄機,修為突破到了半聖的地步。

只見,這條巨龍的頭部,一名青年男子,盤膝而坐。

此人,赫然就是四大勢力苦苦搜尋,名動上域東洲、下域的秦南!

呼!

秦南緩緩吐出了口氣,眼神睜了開來。

這半個月之中,他整個人都處於了一種渾渾噩噩的狀態,腦海中不斷回想著「九天」二字,青龍聖主在他面前跪下的場景,還有他從臨水城開始的每一場戰鬥,直到現在,他才徹底蘇醒。

「醒了就好。」

那巨龍睜開眼睛,神色頗為不爽,這半個月內,不知道有多少強者的神識,前來探查青龍聖地,讓它都無法好好休息。

「多謝前輩相助。」

秦南笑了笑,眼神之中,露出了絲堅定。

半個月的彷徨,讓他想明白了許多事情。

昔日龍虎山脈的戰神左瞳,找他找了數千年時光。今日的戰神左臂,幻化成青龍聖主,等待他等了三百年。

這讓秦南敏銳察覺到,戰神身軀的其他部位,是不是也在等待著自己,尋找著自己?

還有許多更關鍵的問題。

戰神,是如何死的?

戰神之魂挑中他,真的只是偶然?

「暫時不想這些了,不過有朝一日,我定然會將這些秘密,全部弄明白。」

秦南喃喃自語,半響之後,他想到了問道老祖等人還有死亡大帝,眼神之中,湧出了一抹冰冷。

按照青龍聖主的說法,他沒有殺死這些人,是留給秦南,讓他自己親手報仇!

「聖主,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秦南深深吸了口氣,從儲物袋之中,將那戰神的左臂拿出。

如今他的身體,早就徹底廢了,如果想要快速修復,恐怕只有依靠戰神左臂。

「融合!」

秦南咬破指尖,滴出了一滴鮮血,落在這戰神左臂上。

轟!

剎那之間,異變驟生。

那戰神左臂上,噴出了一股恐怖的氣息,彷彿是戰神蘇醒,要再度征戰這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