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加速?

「沒錯,但最最重要的,還是她阻止了那個鳥人的最後一個靈能……」靈晶仆吱吱的叫道。

「那個抹消了她的火焰長劍的……么?」心靈術士皺起眉頭,勉強從記憶中尋找到那幾乎被忽略的一幕。

「那個叫做扭曲現實!那可是一個八級的異能啊魂淡!雖然對於卡特澤耶克算不得什麼……但是對你,她能顯現這個靈能,代表著,代表著……都可以輕易地把你抹殺帶掉十幾遍了!」

有些時候,它是掠過城市的颶風,將風聲的嗚咽之中將恐怖深植與每個人得心中,而有時候,它甚至是突然降臨到敵人頭頂的龍捲風,帶著狂暴的力量撕扯著一切的東西。

……不可否認的是,人類是一種奇妙的生物,他們之中的絕大一部分的感覺都十分的遲緩,反應遲鈍,特別對於靈能,他們幾乎沒有任何感覺。他們自然也不可能利用靈能作為力量,或者將靈能作為主要的武器,更不要說是像靈吸怪,或者吉斯洋基人,厄蘭人那樣,以靈能為基礎,發展處一套讓人目眩的文明。但人類作為一個種族,卻有著極大的不確定性,因為人類之中又很少一部分能夠感受到靈能,並且利用它。

當然,靈能是十分危險的一種力量,人類對於靈能的利用還十分的原始,

就像是牧師,法師,術士都是奧術的掌控者、運用者,但方式有所不同。

法師的方式最為大眾化,經過刻苦的學習,掌握理論,分析研究。模擬構造,藉助魔法書、咒文、施法材料等要素來完成法術,只要掌握了方法,循序漸進,需要的只是對於魔網的感受力,但即使這感受力極為弱小,理論上也並不影響他們的發展,只是進步緩慢,需要付出的努力多到難以想象罷了。

至於說牧師,他們只要付出信仰,神祇自然會給予他們回報,算是最為簡單的一種。

但另外的一種存在則完全依靠天賦,比方說術士或者吟遊詩人,他們同樣也能釋放魔法,藉助的手段卻是血脈,比方說吟遊詩人的超凡能力。藉助音樂歌聲、樂器和舞蹈,吟遊詩人無需魔法書,無需誦咒。同樣也能完美地模擬出各種魔法效果。這與其說是一種「能力」,不如說是一種「天賦」,沒有天賦地人,永遠也不可能做到,但有天賦的人。卻往往不費吹灰之力。

心靈術士,卻與他們不同,

或者應該形容為介於二者之間,它也需要天賦,若是精神力量不足,便無法構造自然地能量,但如果沒有學習過如何對於能量進行塑造,那麼構造出來的能量不要說是應用,連維持也是無能為力。

「渴求力量嗎?但這道路艱難漫長。死亡也伴隨左右,你首先要學會面對恐懼。否則它將擊垮你的信心。」

「因為它們跟血脈繼承無關,純粹是腦子的一種生長變化……人類在這個方面的天賦,很難跟那些怪物……據說已經滅種的厄蘭,美納德人,星界的那些強盜,吉斯洋基和吉斯雷澤,甚至比不上埃克斯芬那樣狡猾的蠻族,或者蠹靈和螳螂人……」

這個他說過了。

「|哦,我有些跑題了,這還不僅僅是表現在深度上……還有廣度,一個法師只要刻苦鑽研,那麼他們至少可以把所有禁止學派以外的法術都抄錄到他的法術書之中,但是即使是最為高深的靈能術士,顯能的種類也不過就是那三四十個而已,所以……

「這個他也說過了!」

「據說每一個喜歡英氣十足的女孩子的男人都是天生的受虐者,不知道你……」

「大多數的代價?」女士微微挑了挑眉,迷人的笑:「你去把柏麗若十七世殺掉的話,我也可以直接把所有的資料,我的,以及艾薩克老師所收集的所有的靈能的資料,都交給你。」

「真的?」

這大方的條件,讓愛德華大喜,只不過隨即,他就發現這個條件並不是聽上去那麼簡單的——

「柏麗若十七世……聽著好像是個皇帝的名字?」

「就是皇帝的名字……帝國現任的皇帝。」

「……這個,這不好笑。」

「本來就不是個笑話。」

「殺了皇帝,是你跟我一起……?」

「你一個人,或者,你自己想辦法招募一支隊伍,這樣,失敗了之後,就不會有人懷疑到我這裡了。」

「我嘞個去……我如果有刺殺帝國皇帝的本事,還有必要想你學習什麼啊?」

愛德華無奈的磨了磨牙齒。

一國之君啊……身邊隱藏的力量,怎麼可能會少?尤其是帝國這種存在了幾近千年的封建國度,即使君權再落魄,兩三個**師什麼的,也至少能夠找得到。

「我可以先將靈能教給你,之後你不就有那個能力了么?」女士仍舊是那一副波瀾不驚的神色,好像談論的,不過是碾死某隻可惡的蟲豸,

「我去……你自己就是個能夠顯現八級異能的心靈術士,而且至少在魔法方面也是造詣不凡吧?你都不行,指望我去?這不是玩笑是什麼呢?」

「你既然有勇氣。以現在的力量跟一個熾天神侍作對,難道就沒有膽量去對付一個皇帝?不管怎麼說,那也不過是一個凡人。難道殺掉他,要比對付一個天界生物還要困難得多?」

「那是……」

「選擇心靈附魔系的傢伙們,通常各個都是些個性冷靜,計算周密,計策至上的傢伙,很少有人會直接跟對方面對面的戰鬥的。」「不過,有的時候,男人真的是不得不戰鬥呢。你能夠戰勝那個星界使徒,倒是並不令我驚訝,雖然使用的方式確實挺精彩的,」

「那是你的事情,如果」

「有一句諺語說的不錯,謊言之中,總包含著一點真實……那麼我就來猜一猜吧,如果你真的,是打斷幹掉這個國家的皇帝的話。」愛德華慢慢抬起頭,用一種有些曖昧的眼神,上下打量著面前的女子:「在偵探這個行業里,有一句老話,尋找事情的受益人。姑且相信,你的要求是真實的好了。國王陛下死了,你會有什麼好處?」

「殺死一個人,實際上不過那麼幾個老套的原因,首先是愛恨情仇……據我所知,這個國家的皇帝,嗯,他那應該是個不折不扣的老傢伙了,他能跟你有什麼仇恨?難道說……小三因愛生恨,謀奪財產這種老套?」

「雖然我是很難理解你說的辭彙……但小傢伙。你最好管住你的嘴巴……」

女子望著愛德華的目光微微一變,便驟然散發出沉重的威壓,那強大的壓迫力穿鑿著某人靈魂上的壁壘,力量之大,讓他的精神大震,差一點不由自主的從軟椅之中滑落,跪倒!

「好吧,以你的力量……我想不出還有什麼原因能夠剋制住你的想法。即使是最為俗套的,要用他的死亡,來換取一場不幸的聯姻就此終結——但是從您和那位陛下的狀態聯繫來看,這似乎並不大合適,雖然我承認這個世界,嗯,是某些地區,您這個歲數已經算是超過了婚姻的年齡,不過,我記得這位皇帝對這個方面不是很有興趣,況且重新冊封一位皇后,需要盯住很大的壓力。」

「就算是那位陛下真的想要,也不會用正大光明的手段來招惹嘲笑,更適合的倒是秘密情人。」

那麼我來大膽的猜測一下吧,需要一個皇帝死亡的原因,也就只有一個也是最有可能的原因,那就是關於子嗣……

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剎那的風情,竟然讓愛德華的腦筋也有有些混亂,頓了頓,他繼續下去

「如果我沒有記錯,這位皇帝陛下的子嗣並不是很多……他也沒有什麼關於私生子的傳聞……好吧,即使是有也沒意義,因為他已經有了兩個兒子了,繼承者的爭奪名正言順,那麼大姐姐你應該是支持其中一方的?」

聯繫到我們上一次的見面……呵呵,您究竟支持的是誰,可能就用不著我來

你的真實之處或者

沒有證據,甚至說沒有根據,全都不過是大膽的猜想而已。 和霸總離婚後我成了萬人迷 不過這玩意兒,對於愛德華來說,錯了也沒有什麼負擔,如果對了一星半點,那麼足以讓對方刮目相看。心中忌憚。

只要能讓他擺脫這種被人掌控的無奈,維持住自己的存在與自由,哪怕是任何代價都可以付出。對胖子來說,現在只是單純的交易,只要能獲得最大的收益與效果,不想再被雷納克挾持的他什麼都不會在乎。

「對現在的我來說,的確有些吸引力,開個價吧?我想在生意方面,惡魔總比神來的大方。」

「我並不想證明什麼。」

看著陳燁那種待價而沽的態度,「玉夜」的表情依舊是冰雪般平靜安寧,只是輕輕伸出了右手撒出了兩團飄乎的光點,直接印入了陳燁的額頭。就像是被人朝腦中扔進了一塊冰塊,陳燁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戰,

然而,心靈異能強大的爆發力是需要高額代價的,那些只能看到戰鬥優勢的傢伙們,總是最先死於精神力的匱乏——濫用力量的人往往會忽視了他們自身力量的極限。所以想要成為一個合格的心靈術士,在使用力量之前,首先得磨練你自身的心智,了解自身,懂得對力量的剋制與謙卑。

心靈異能的施法速度幾乎等同於無,加速的時間感官與恆定的奧術視覺讓大部分法術流向的結構辨識都毫無困難可言,即使是第一流的**師,只要是還在使用普通形式的施法方式,便要注重頌咒,甚至使用材料。由此便很難對他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威脅。

——————————————————————————————————

——————————————————————————————————

——————————————————————————————————

——————————————————— 唔,沒寫完啊……

繼續廢物,不過看來漸漸趕上了?

「與其簡單的殺人,不如被殺還容易一些」.

「什麼?」

「比方說,一次虛假的攻擊,將你所擁護的人也牽涉其中,最好是受到波及,當然,這就要計劃的周密一點兒,甚至可以是在保護那位陛下的時候受的傷,傷勢嘛,看著致命一點兒比較好,藉機會昏迷上一段時間,同病相憐的效果總是不錯這樣一來,便可以由明轉暗,而不受懷疑」

據說一個男人凝視一個漂亮女人十分鐘,健身效果相當於三十分鐘的有氧運動,每天堅持的話可以把心臟病和中風幾率減半,長久以往就能夠延長平均壽命四五年……愛德華本來對此是深信不疑的,只是此刻面對著一些擁有力量的純在時,這個理論總是有那麼一點偏差

所以某人準備人為地稍微修改一下

似乎效果還算不錯……她抬起頭,目光炯炯的樣子,讓美麗的眸子里像是鍍了一層銀輝

「不過這樣一來有個前提……就是要考慮好對手會不會狗急跳牆」欣賞著眼前女子的驚愕,愛德華稍微放鬆了一些,

現在也確實是個不錯的時機,因為金瑾花騎士團已經被派遣出了大半,用於前線的戰鬥,在沒有得勝之前他們只能被困在那裡,然而也正因為如此太安靜了就毫無意義,你如果想要刺殺皇帝而名正言順的得到皇位那麼也等同於給了敵人機會,他們可以通過別的布置來反對你,何況你就有把握,讓我去就不會暴漏你自己?

而要想在長期對戰中取得優勢,就必須掌握大義的名份,要讓人挑不出毛病據我估計他至少還需要三個月的準備,那時才有可能做到他自認為的『有把握』」

你掌握的力量足夠嗎?如果足夠便應該緩緩而行,何必急於登上皇位?如果你掌握的力量不夠……那麼,一次不成功的刺殺,反倒會比成功的加具有威力,因為這個時候敵人會按照常理將視線釘在那些由能力的人身上,而皇帝本身的懷疑可以用來打擊政敵

你有操作民眾的態度嗎?他們對於你擁戴的王子有多少了解多少注意?不要小看這些中下級的貴族還有平民,他們的力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局勢的走向和各個神殿的態度,你手頭上有可以動用的軍隊嗎?他們是否會對於你的命令凜遵不疑?

你得到了多少個貴族的支持?佔據了帝國境內一半的行省數量沒有?他們之中有多少對於你會鼎力支持?有多少只是敷衍了事?但最重要的是,距離較近的這些,軍事實力較強的這些,偏遠而弱勢的就不必理會了

他很清楚,在這個問題上自己的這位師姐其實不過是提出了一個假設而已……皇位迭從來都是牽涉到各方利益的大事,怎麼可能會因為一個簡單的死亡就塵埃落定?何況即使是這個世界上有著諸多可以毀城滅國的強者,這種大事,也不是一個人說了就算的,就算她是主事者,也要平衡一下智囊之類的存在的

對愛德華來說,現在只是單純的交易,只要能獲得最大的收益與效果能夠達成自己的目標,其他的東西都便無所謂——這個皇帝有功還是有過,利民還是害國都跟愛德華沒有任何的關係

這個老傢伙死了,那麼的皇帝便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穩定住各方局勢,少不得要動蕩上很長的時刻,但在大體上,算是給大陸一個安定的局面

至於說那個傢伙死得冤不冤……身為皇帝的特權,本就只能建立在隨時接受各種挑戰的前提上,如果接受不了,那麼死了也怪不得別人

那也是非常困難的,所有這一切都需要時間去布置和調度」

他們傲慢無禮你就謙恭謹慎;他們抵制會議你就積極促成;他們對於國王下達的指示置若罔聞,你就偏偏要做個執行的表率哪怕是看起來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要一絲不芶的遵守讓你的行動被大家看在眼裡,知道你的能力,而不是用暴力去統治那些士兵

想要成為一位皇帝,便要有這樣的能力和氣魄,只是溫文爾雅是不夠的,低調是一件好事情,但如果認為這個時候光憑著低調就可以獲得大眾的喜愛,那麼恐怕最後,也只能被湮沒進歷史的洪流

誰也不可以相信,世界上能夠相信的只有你自己,這就是王者的道路,力量不是依靠他人而得到的,就算是有神祇作為後盾的帝國,最終也要走上覆滅之路

已經被發現的,常見或者有記載的心靈異能,只有兩百五六十個左右,差不多只有法術的四分之一,只不過心靈術士們掌握的靈能與普通術士類似,能夠學習的數目是有限的,除了第一級的靈能能夠學會五個之外,其餘的每個等級只能顯現使用四個靈能,即使能夠顯能九級,最多也不過是掌控了三十七個異能而已,即使有些天賦較高的心靈術士,可以再強行多學會一些,也就是四五個就到了極限,靈活性上高於術士和吟遊詩人一點兒,卻要遠不如隨意準備法術的法師那麼多了

與法術不同,這些出了能力限制的靈能,你可以學習,了解其中的秘密,但卻無法施展他們……只有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段才能再次擴展學習的能力,

而且,這兩百五六十個靈能中其中的一百多個,分屬於六個能系,稱之為所謂的專屬異能每個能系只能從中挑出限於各自的能系使用的部分,通常不到十八個愛德華作為傳心者,可以學習和使用的獨有異能,大多都是扭曲某些感官之類的有關的

當然,靈能的一個靈活性就是有不少的異能可以通過燃燒精神力的方式進行增強力量,擴大影響力,威力,何況其中還有一部分是直接扭曲了空間和時間比方說時間跳躍,火焰重生之類,效果比魔法還要加奇異,愛德華作為傳心者,修鍊到了極處,甚至可以做到跟施術者互換身體以及在對方的精神之中種下一個扭曲的直屬於他的部分,逐漸變換對方的意志最終將之變成自己的分身之類的變態效果……

心靈異能強大的爆發力是需要高額代價的,那些只能看到戰鬥優勢的傢伙們,總是最先死於精神力的匱乏——濫用力量的人往往會忽視了他們自身力量的極限所以想要成為一個合格的心靈術士,在使用力量之前,首先得磨練你自身的心智,了解自身懂得對力量的剋制與謙卑

因此,靈吸怪們通常將魔法稱之為『心靈的拐杖』他們通常會在使用自己的能力之餘,研習魔法,將之作為心靈力量的有效補充……可愛德華雖然掛了一個法師學徒的頭銜,身上的實際能力,不過剛剛接觸到法術的二環,用來輔助自身的加之類還勉強可以使用些,但想要攻擊對手可就有點力所難及、

況且,對於魔網一塌糊塗的感應能力他自己是時間短暫,就別說是說再去冥想學習浪費時間了

心靈異能的施法度幾乎等同於無,加的時間感官與恆定的奧術視覺讓大部分法術流向的結構辨識都毫無困難可言,即使是第一流的**師,只要是還在使用普通形式的施法方式,便要注重頌咒,甚至使用材料由此便很難對他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威脅

表情依舊是冰雪般平靜安寧,只是輕輕伸出了右手撒出了兩團飄乎的光點,直接印入了陳燁的額頭就像是被人朝腦中扔進了一塊冰塊,陳燁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戰,

能力的增長,終於給他帶來了一種奇妙的變化……

只要他集中精神,便可以與視野中的某人對話

其實說穿了,不過是他與靈晶仆交流時,使用的心靈的語言,現在已經可以將之作用在人類身上——幾十尺的範疇之中,都可以無聲無息的與想要通話的人們交談,而且,這種感應並非通過辭彙或者聲音的交流,只要能感受到就能夠明白,因此極為便捷和短暫

事實上,這種力量,甚至可以用來頌唱魔法的語言

「只要好好利用,這在群體戰術之中便會起到一些舉足輕重的作用」愛德華有些得意地想

不同等級的法術就有不同的長短,越高等的就越複雜,而這個世界上那要命的造紙技術卻還沒有產生,記錄的東西都是用動物的皮革或者紙草書,後者只有南方的幾個郡省才能看見,貴的出奇而且保存不易,因此通常的資料也就是抄錄在法術書中,雖然還是很厚但好歹經過了魔法的製造,算是輕便多,但哪怕是這種最厚的法術書也僅足夠抄寫十多個四級靈能……而這樣一本書的厚度卻是足足的兩寸半,也就是六七厘米那麼厚

真是要命

實際上,他本以為這心靈異能只要學會了自己跳出來的就算完事,除了他自己,只要再抄錄上十幾二十個需要用的就夠,可是沒想到,靈晶仆卻建議他全都抄寫下來,告訴他說,其中自有深意以後就會明白

這個傢伙雖然平時說話滿嘴跑火車,可是卻也並非

傳說之中有種法術書名叫博卡布的祝福……擁有差不多一千頁的內容,而且只有巴掌那麼厚,不但可以記錄資料,還能當作法術書來準備法術,實在是居家旅行必備之佳品,只是製作的難度極高,價格昂貴而且還缺貨……實際上在詢問了之後,愛德華才知道那種能夠大量記錄知識的捲軸,也是圖米尼斯的不傳之秘,除了法術學院,其他的地方壓根就沒有

他從那個地下接觸到心靈異能,到目前為止其實還不過兩月時間卻已經勉強觸碰到四級的邊緣,這已經是接近於一個成年靈吸怪幾十年的成長目標據靈晶仆來說,這個度不能說絕後,但也至少是空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