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金蠶族的先祖與我的祖母,我的祖母本是護殿神獸,而金蠶族的先祖是護域魔獸。因爲神殿裏的時間比外界要慢上很多,因此護殿神獸到我這一代,也只是第三代而已。我的祖母雖然是護殿神獸,但是卻可以自由出行於神殿,就在二萬六千年前,一名身有龍族血脈的男子誤入了神域,被我祖母發現,便想將之斬殺,只是這男子修爲實在是太強大了,我祖母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可是當時那男子並沒有殺掉我的祖母,相反卻是愛上了她,後來隨着時間慢慢的過去,我祖母最終也接受了那人。”白袍人說道。

“那人是神階不成?”沈中玉問道,能夠被虛無子大神用來作護殿神獸,修爲想必也不低。要知道護域魔獸的實力當時都達到了宇階巔峯。

“不是,那人也是宇階巔峯,但是卻是無限接近神階的存在,因爲上古大戰之後,天地靈氣消失,再也沒有人能夠達到神階。而另外十三名神階高手根本就沒有現過世。”白袍人說道。

“原來如此。”沈中玉彷彿是若有所悟:“爲什麼魔界之人會將神域當作凶地?”沈中玉不解的問道。

“哼,以前神域並沒有三色神霧,因此每千年開啓一次的神殿在開啓的時候,便會有大量的魔族高手前來,打算進入神殿,不過除了我們護殿獸之外,便只有天命之人能夠進入,因此那些人在接近神殿之時,神殿就會自動的發動攻擊。一件超越了聖階的法器,攻擊力自然不是那些宇階的高手能夠抵抗得住的,再加上護域獸,因此那些前來之人,根本就沒有一人能活着離開過。因此此地纔會被稱作凶地。後來爲了不讓魔界的人再打此地的主意,我的父親用祕法,從九天之上引來了三色神霧,然後發動了神域的守護大陣。從此以後,就在也沒有人能夠找到神殿的中心位置。而魔界之人再尋找了幾次都找不到神殿之後,也放棄了來此地尋找機緣的念頭。”白袍男子說道。

“你們確定我進入神殿不會有任何危險存在?”沈中玉問道,這個問題纔是沈中玉最關心的問題,如今櫻空家的一衆精英弟子還在沈中玉的伽藍界之中,如果出現了危險,那麼櫻空家便真的從此在魔界除名了。沈中玉並不認識在共家強勢之下,櫻空家除了伽藍界中的弟子之外還會有別的人活下來。

“是的,我們確定。”白袍人說道。

“既然如此,我那就去試試。”確定沒有了危險,沈中玉也有些心動了,先不說神殿本身就是一件寶物,只是神殿裏邊那些寶物,就已經很讓沈中玉心動了。一名修者,有一件強大的法器,便會讓其本身的戰鬥之力成倍增長,櫻空家想要在魔界強勢崛起,就得讓這些精英弟子整體的戰鬥力進行全面的提升,而自己想要找到武神二道沒落的原因,也需要強大的實力,因此,當聽說虛無子是一名煉器宗師之後,沈中玉便有了進入神殿的想法。

見到宛中玉答應前往神殿,白袍人與金蠶王也露出了笑容,只要沈中玉將神殿練化,那麼這裏的封印就會破除,到時他們也就恢復了自由之身了。

在白袍人與金蠶王的帶領之下,沈中玉來到了神殿之前。

此時的神殿散發出道道金光,直衝天際,一股磅礴的氣勢襲來,就連沈中玉都感覺到一股無法抗拒的感覺。還好這股氣勢並沒有殺伐之氣,否則沈中玉根本不會懷疑自己在這股磅礴的氣勢之下會被直接壓成粉塵。

白袍人打出一串手印,一道金光突然將沈中玉裹住,傳入了神殿之中。

進入了神殿,沈中玉才發現,這裏邊根本不是房間,而是一個世界,一件件強大的法寶懸浮在這片天地之間。那許久沒有見到過的光點,在此地居然密密麻麻的佈滿了整個空間。

“天地元氣!”沈中玉早就知道這些光點是天地元氣,因此在看到如此之多的天地元氣之後,心中也是一陣大喜,連忙招出了伽藍界,開始吸收這些天地元氣,沈中玉自己也開始盤坐在了地上,吸收起這裏的天地元氣。

不過就在沈中玉剛運行起九變玄功的時候,餘空塵突然出現在了沈中玉的身邊。

“師父?你破開封印了?”沈中玉不解的問道,要知道就在幾天前,沈中玉與伽藍界中的衆人也嘗試着去攻擊伽藍界中的封印,可是卻根本沒有用。

“這裏很詭異,伽藍界裏的封印居然會失效。”餘空塵皺着眉頭說道。

“當然會失效,因爲這裏是我虛無子的世界。”突然,一名金衣男子出現在二人面前:“藥王,別來無恙啊!”

“虛無子!想不到你還活着。”餘空塵笑道說道。

“你錯了,我早在三萬年前就已經死了,你此時所看到的不過是我三萬年前的一段影像罷了。”虛無子說道。

“時空傳音,想不到你居然掌握了法則。”餘空塵對着虛無子的虛影說道。

“等你真正自由的時候,你也會掌握法則的,解開那個陰謀,全靠你們十三個了。”虛影說道。

沈中玉根本就不明白餘空塵與虛無子在說什麼,只能在一旁傻傻的聽着。不過當靠無子說到十三之時,沈中玉總算明白了,原來三萬年前那十三名神階高手,居然有自己的師父。

“你放心,我既然能夠僥倖活了下來,一定不負諸位所託。”餘空塵說道。

“在這神殿之中,有我的修練感悟,還有三部頂級功法,《天妖典》《真魔錄》與《大衍術》,另外,我一身的傑作都在此殿之中。

藥王,你這位弟子不簡單啊。”虛無子說道。

“哎,其實一切都還得靠他,我是憑我們幾個老傢伙,根本就解不開那個謎團。我可是聽說你不但收集到了三部頂級功法,而且連《技》《術》《法》三部聖典也在你手中。”餘空塵望了一眼神中玉說道。

“沒錯,那三部聖典也在這裏,只要你練化了神殿,就可以得到。好了,我的時間也不多了,我得去參加大戰了。”虛無子說道。

只見空間突然一變,沈中玉與餘空塵居然出現在了一個戰場之上。無數的修者正在拼命的撕殺,高天之上,二十名高手凌空而立,一道道的空間裂痕出現在他們身邊。雖然衆人都沒有交手,但是沈中玉明白,二十人之間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

這二十人之中,赫然便有虛無子。

影像很逼真,就連沈中玉,在看到這些神階的高手開始發動攻擊的時候,都忍不住後退了數步。

當沈中玉看到這些神階高手穿過了自己的身體,而自己根本就沒有絲的傷害之時,他才反應過來,原來這一切都是虛無子大神用大神通跨越時空傳送過來的。

“神階,這就是神階的破壞力嗎?”望着那不停的在蹦碎的空間,神中玉不禁說道。

“沒錯,這主是神階高手的破壞力,這種力量已經完全脫離了這個世界,而他們所運用的招式,已經不在是技了,而是術與法。”站在沈中玉身邊的餘空塵說道。

“什麼是技,什麼又是術和支?先前我好像聽師父說起過,難道這些人都修練了聖典不成?”沈中玉不解的問道。這幾個詞他還是第一次聽說起。

“所謂的技,就是像你這樣的低階修者用來攻擊的招式,技的攻擊力不是很強大,只是修爲達到了荒階,主會慢慢的體會出一些強大的攻擊,而這些攻擊便是術,就好像當年我留存伽藍界裏面的那些散手,每一擊都有強大的破壞力。

一量修爲突破了宇階,進入神階,便會領悟一些天道之中的法則,而在法則的面前,一切的技與術都是無用的,當然,爲師現在和你說這些你根本就不會明白,等你看完了這場大戰,我會讓你去領悟虛無子大神的修練心得,或放會讓你的心境有大幅度的提升,到時你自然就會明白朮的含義了。”餘空塵說道。

沈中玉不知道過了多久,大戰的影像終於消失了。幾簇光團懸浮在了虛空之中。

只見餘空塵輕輕一招,這些光團便出現在了沈中玉的面前,居然是六部功法和一塊圓盤。 “這是造化玉盤。”見到圓盤,餘空塵突然說道。

“什麼是造化玉盤?”沈中玉問道、

“這是太古年間的一宗奇寶,裏邊收錄了太古時代數位大能對天道的感悟,沒想到居然會在虛無子大神的手中,這可是好東西啊,對你的心境提升的很大的幫助。”餘空塵慈愛的看着沈中玉,說道。

“如此重寶,我想還是師父你先參悟吧。”沈中玉將造化玉盤遞到了餘空塵面前,說道。

“師父已經超越了神階,這玉盤對我的作用不大,而你現在的修爲只是剛穩定在荒階,對你的作用卻是很大,你先抓緊時間將這玉盤參悟一遍,我想辦法將這神殿給煉化了。”玉空塵說道。

“原來師父比我還貪心啊,居然看上了這座神殿。”沈中玉笑呵呵的說道。

“你說什麼呢。師父只有在這神殿之中才不會受到伽藍界中的封印所困,因此我必需練化這神殿,等什麼時候我真正衝破了鉫藍界的封印,主將這神殿傳於你。”餘空塵說道。他被困了三萬年,好不容易獲得了自由,又豈會這樣輕易放棄,如果能夠將這神殿給煉化,他就不用再被困九十年了。

“弟子和你開個玩笑了,呵呵。”沈中玉說道,然後將造化玉盤抓在了手中,一縷神識透過玉盤,開始感悟起太古大神留下的心德。

見到沈中玉已經開始修練,餘空塵沒有多說什麼,在沈中玉的身邊佈下了一個禁制。餘空塵所領悟的也是時間法則,因此他所佈的禁制乃是一個時間加速的陣法,不但抵消了這裏的時間緩慢,而且此時沈中玉身邊的時間居然是外界的三十倍,餘空塵將那部法之聖典帶走了,餘下的五部法典卻是留在了沈中玉的身邊。

餘空塵愛憐的看了一眼沈中玉,然後徑直向着這片天地的深處走去,不多時,他便找到了一處大殿,這處大殿只是外界神殿的一個縮小版,只有數米大小,餘空塵知道,這便是神殿的殿魂,因此也沒有多想,直接釋放出一縷精血,融入了殿魂之中。

原本這些殿魂還想要反抗,準備飛走。但是餘空塵的修爲擺在那裏,已經超越了大殿的上一任主人虛無子大神,因此只見餘空塵將殿魂瞬間拘到了面前,強行讓其與自己的精血融合在了一起。

修練無歲月,沈中玉並不知道過了多久,當他查來之時,發現自己的心境居然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而靈魂力量也因爲心境的提升,進了足足一階。

“看來要想提升魂力,最好的能量還是天地靈氣啊。”沈中玉看了一眼這片天地中的天地靈氣,笑着說道。

《天妖典》《真魔錄》《大衍術》突然,沈中玉看到了餘空塵留在自己身邊的幾部法典。

“這些功法我能修練嗎?”沈中玉心中暗道,他早聽金蠶王說過,天命之人是習得九道極術之人,而如今自己只是修得了道、武、藥、機關四道,而真魔錄是魔族的修練功法,沈中玉並不會懷疑自己能夠修練,但是這天妖典可是九族的修練支訣啊,自己一個人類也能修練?

“試一試就知道了,就算不能修練,對自己孔子不會有什麼壞處。”想到這裏,沈中玉直接將三部功法拘到了自己的面前,開始觀看起來。

可能是因爲自己的心境提升了很多,沈中玉發現在觀看這些聖典的時候,居然一看就明白了。若是換作是其他人,還 一定能夠看得懂這些內容,因爲這些聖典的內容都是用上古文字撰寫的,而沈中玉在爲接受過餘空塵的傳承,因此才能夠看懂。要知道,餘空塵可是貨真價實的上古大能啊。

沈中玉將真魔錄放在了雙膝之上,開始按照真魔錄上的行功之法,開始修練起來。

讓沈中玉大喜的是,沒用多久,他居然感覺到了體內開始產生了一絲黑色的真氣,這是真魔之氣,感受着這絲真氣中所蘊含的能量,沈中玉明白,自己已經達到了第一重,用魔修的修練等級來說,自己已經鑄成了魔體。

沈中玉並沒有停下來,之前沈中玉曾經修練過紫氣訣,一次性達到了與九變玄功平齊的境界他很想看看這一次自己能不能也達到這種地步。

神殿之中的天地元氣很是濃郁,沈中玉根本就不用擔心能量的問題,足足過了兩年半的時間 ,沈中玉才停止了行功,此時他居然發現自己體內已經結成了魔嬰。

荒階,自己居然達到了荒階,雖然這一次比以前修練紫氣訣的時間慢了很多,但是神中玉還是很滿足了。

《大衍術》魂修聖典,一直以來,沈中玉都沒有找到可以修練靈魂的功法,如今在這裏尋得了一部,還是頂級的聖典,沈中玉又豈會放棄。只是稍微的調息了一下之後,沈中玉便開始修練起大衍術。

時間又過去了一年,沈中玉終於完全掌握了大衍術。

只見沈中玉的魂嬰突然出現在他的頭頂之上,小手微動,一個手印便打了出來。轟,不遠處的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隻大手,瞬間將地面探馬得凹了下去,一股土浪向四周擴散開來。

“魂族的攻擊果然變態,根本就防不勝防啊。”望着自己隨便一擊便有如此之大的破壞力,沈中玉高興的說道。

將天妖典抓在了手中,沈中玉心中很是忐忑,他不知道自己作爲一名人類,是不是真的能夠修練這妖族聖典。

天妖典上並同有文字記載,而是一些圖案,望着這些圖案,沈中玉不解的皺了皺眉頭,因爲這些圖案上邊都是一些奇怪的動作,而且還是以人類的形態做出來的,真不明白這部功法明明就是人類修練的祕法,爲什麼會叫做天妖典。

沈中玉開始照着這些圖案,做起一個個古怪的動作,饒是他如今已經達達到了荒階,做起這些動作都十分的吃力,花了足足一天的時間,宛中玉才完全掌握了一個動作。而自己的體內,居然出現了一絲灰色的真氣。

見到自己能夠修練這部功法,沈中玉便有了接着修練下去的動力,所謂技多不壓身,這多修練出來的功法,也可以成爲自己的一種保命手段,這畢竟是一個強者爲尊的世界,就算自己是天道庇佑之人,但也不是不會被人殺死,要知道當年在魔界,共家就沒有把自己這個天道庇佑之人給放在心上,他們不也一樣追殺自己,將自己逼進了落神域嗎。

想這裏,沈中玉不禁有些想要幹感謝洪家,若非他們的追殺,自己又怎麼能有這一番的奇遇呢。

就這樣,時間又過去了兩年,沈中玉的體內再一次多出了一個妖嬰,而這妖嬰居然不是人形,而是一隻千足猿身虎面的傢伙,每一隻足都似牛蹄,每一隻足下都有一絲淡紫色的火焰。

雖然沈中玉體內的魔嬰頭上生角,但也是爲類的身形,可是望着這妖嬰,沈中玉真有一些哭笑不得,這完全就是一個四 像啊。

此時沈中玉體內的三個元嬰居然呈三角之形圍坐在本原丹珠的旁邊,將本源丹珠給護在了中間,一道三色的光暈不停的向着本源丹珠之中傳送。

這是怎麼回事,望着自己體同的異像,沈中玉實在有些搞不明白。算了,還是等師父練化了神殿之後,再去問問師父吧。沈中玉想道。

將三部功法都收到了自己的戒指之中,沈中玉才望高那餘下的兩團光團。

《術》《技》,這是兩部關於招式的聖典,沈中玉雖然此時已經是荒階,但是在參悟術的時候,依然顯得十分的吃力,只能悟出一些簡單的術。不過在參悟技的時候,沈中玉便顯得很輕鬆。

看來自己的修爲還是不行啊。將《術》收起來之後,沈中玉嘆了一口氣,說道。

“前輩,沈公子都已經進入神殿兩個月了,怎麼還不出來?再過一個月,神殿就要關閉了。”金蠶族中,金蠶王對着身邊的白袍人問道。

“不用擔心,他的身邊有一位高手,應該不會有事的。”白袍人若無其事的說道。

“高手?他的護衛不是一直在族中嗎?什麼時候還有另一名高手?”金蠶王不解的問道。自己是宇階巔峯的魔獸,就算是白袍人在沈中玉的身邊,他也能夠發現,可是他並同有發現沈中玉的身邊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他身邊的高手不簡單啊,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上古時期那十三人當中的一位。”白袍人說道。

“什麼,神階?”金蠶王大驚,沒想到沈中玉的身邊居然還有此等高手,可是就算是神階,也不可能活過三萬年啊。金蠶王並不懷疑白袍人的話,因爲白袍男子的本體乃是神獸一族的白澤,具有預言的能力,他們能看透天機,因此對於白袍男子的話,他根本就不會有一絲的懷疑。

“是的,正是一名神階高手,若非我的天賦技能能夠識破天機,也根本發現不了那名神階高手的存在,那名神階高手原本是被封印在了一個內天地之中,不過當沈中玉進入了神殿之後,那內天地中的封印就失效了,因此那神階高手纔出現,而我作爲護殿神獸,與神殿有着一絲聯繫,就在那名神階高手出現之後,我與神殿的聯繫突然就斷了,若非神階的高手,根本不可能切斷我與神殿的聯繫,因此我在想,沈中玉身邊那人不但是神階,而且有可能已經超越了神階,修爲還在上古時候的虛無大神之上。”白澤說道。

“超越神階!”金蠶王傻眼了,那又會是什麼樣的存在?神階難道不是最高了嗎?

“其實修練永遠沒有止境,神階並非就是終級,就好像洪階之上有宙階,宙階之上有宇階一樣,雖然自太古以來,從來沒有人突破神階,但是有很多大神都在懷疑,神階之上還有更高的等階。而我白澤一族自遠古以來便是一脈單傳,這些東西都是一代一代傳承下來了,因此我纔會知道的比你多那麼一點點。”白澤說道。其實白澤一族能夠看破天機,自然清楚天道之下,神階並非就是頂階,只不過因爲從來沒有人突破神階,世人才會以爲神階便是頂階而已。

又過了一個月,而沈中玉在神殿之中,又過了三年,終於將技上面的招式完全掌握,此時的餘空塵也出現在了沈中玉的身邊,二人寒暄了一下之後,神中玉便出了神殿,來到了金蠶族中。

因爲神殿已經被餘空塵練化,因此神域的禁制自然便消失了,那些三色神霧也被餘空塵收入了神殿之中。

也是時候離開了:“沈中玉說道。” “師父,你煉化了神殿?”神中玉看到餘空塵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身邊,問道。這三年來,沈中玉不停的參悟技上面的記載,雖然修爲沒有怎麼提升,但是沈中玉卻是知道,自己的戰鬥力卻是提升了數倍。要知道《技》上面所收錄的招式無一不是強大的招式。不管是哪一種兵器的招式,或者是肉身的攻擊,這上面都有收錄,三年來沈中玉並沒有關閉,而是在不停的演練,因此沈中玉在第一時間便發現了餘空塵的到來。

“嗯,練化了,這神殿不愧是煉器大師的畢生傑作爲,就連我,居然都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纔將之練化。”餘空塵說道。

“什麼,三個月?不是過去了九年時間了嗎?”沈中玉不解的說道,雖然他在閉關,但是所花掉的時間他卻也記得清清楚楚,除了自己感悟造化玉盤的時候不知道外界的時間流逝之外,他修練幾大功法所花去的時間他可是清楚的記得。

“沒錯,是三個月,只不爲師當日看到你在感悟玉盤,以你的修爲,想要在短時間內感悟到玉盤中的東西根本就不可能,因此我纔在你的身邊佈下了一個時間加速陣法,所以你會感覺到過去了九年時間。不過看到你如今的成績,爲師很滿意。外邊的人都在等你,你快出去吧。”餘空塵說道。

“原來如此,師父,如今你已經脫困,不和我一起出去嗎?”沈中玉問道。

“爲師還不能離開神殿,其實爲師現在根本同有脫困,只要一離開,便會被再次困入到伽藍界之中,如今神殿已經被我練化,雖然我不能出去,但是可以讓我儘快的衝破封印。”餘空塵說道。

“那我是不是不能將伽藍界帶出神殿?”沈中玉問道。

“當然可以,伽藍內界與外界可以分離開來,我會將這裏邊的於地靈氣全部引入你的伽藍外界,還有這三色神霧,我也會引入伽藍外界,至於這裏邊的法器,劫器品階以下的我都可以給你,不過劫器之上的法器,眼下你的實力根本不夠,因此等到你有足夠的實力能夠保護好這些劫器之後,我會交給你的。”餘空塵說道。

“可是師父,你交這神殿之中的天地靈氣與三色神霧全部引入了伽藍外界,那你怎麼辦?”沈中玉問道,雖然餘空塵已經達到了神階之上,但是也需要能量來修練啊。

“師父想要衝破封印,就不能讓封印有機會吸收到能量,否則我衝破封印就會難上很多,因此,我纔會將這裏邊的天地靈氣與三色神霧引入伽藍界,這樣也對伽藍界中的那修櫻空家弟子有很大的幫助,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們的整體實力又會上長很多。

如今神域已經沒有了三色神霧,許多魔界的高手又在打神域的主意了,我會辦法困住他們,你速速出去通知金蠶族,讓他們作好應敵的準備。”餘空塵說道。然後只見餘空塵大手一抓,原本被沈中玉煉化的本源丹珠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充斥在神殿之中的天地靈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着七色本源丹珠之中涌去。

凝!突然,只見神殿中突然涌現出大量的三色神霧,被餘空塵打拘入了伽藍界。

伽藍界中的櫻空家精英弟子突然感覺到自己的修爲正在上漲,只不過幾個呼吸之間,便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點,突破到了他們心境所能駕馭的極限。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