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他們團團圍着卡繆斯,他們個個也已經疲憊不堪。

“受死吧。”風嵐舉起自己的刀刃,刀傲蒼穹又一次出現在了卡繆斯的上空,就算此刻風嵐心中也滿是仇恨,不僅僅是失去母親的仇恨,似乎包括後來一切的不幸都算在了這份仇恨裏,他要把這份仇恨一下子全都發泄出來。

卡繆斯看着周圍的這些人,他的眼睛裏仍然是那麼平靜,忽然他把手中的冰晶劍朝着地上一插,“我要你們爲所有人陪葬。” 眼看著包廂里的氣氛越來越緊張,重流尊者突然站了出來,沉聲說道:「好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大家繼續拿出東西來交換。」

瘦高修士雖然顯得很不甘心,但也不敢忤逆辛龍城城主的意思,只得再次在座位上坐了下來。

楊恆卻好像根本沒事一般,坐著動都沒動,臉上的表情一直都顯得很冷漠。

不過他一出手就送兩顆八級丹藥的壯舉,使得在場的修士全部都朝他看了過來。

讓他馬上就成為了全場的焦點,直接把戊興尊者的風頭蓋了過去。

雖然中間發生了一點小風波,交換大會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氣氛反而變得更加活躍。

楊恆無意中看到前面的戊興尊者朝著他這邊看了一眼,眼神里也充滿了怨毒。

「我這裡有一本尊級中品的功法。你看看需要嗎?我就換一件尊級中品法寶和一顆七級丹藥!」一個無妄境的修士對楊恆說道。

一本尊級中品的功法,價值都要比一件尊級中品法寶和七級丹藥低。

其他的修士聽了這個修士的交換要求,也都沒說什麼,全朝著楊恆看了過去。似乎都想看看楊恆會不會答應進行交換。

楊恆不等旁邊的藍田尊者說話,直接搖了搖頭,拒絕了對方交換的要求。

他之所以送兩顆丹藥,只是覺得藍田尊者人不錯,可以結交一下。

而現在這個修士明顯就是不懷好意,就算他的尊級中品法寶和七級有多也不會答應對方的要求。

接下來又有幾個修士拿出東西向楊恆提出了交換要求,最終全都被拒絕。

「你有沒有什麼需要的東西?如果有的話可以提出來,說不定我們身上有,正好又不需要,倒是可以拿出來跟你交換一下!」一個碎空境修士對楊恆問道。

楊恆眉頭一蹙,裝作思索了片刻之後,回道:「我也沒什麼特別需要的東西,不過對一些偏門的東西比較感興趣。不過你們現在還是交換其他的東西吧。我看到需要的東西自然會開口的。」

一聽到偏門的東西,立即有修士拿出一些千奇百怪的法寶和功法給楊恆看。

頓時間,整個交換大會就好像為了楊恆一個人進行。

「我這裡有一塊大道碎片,是我從一個拍賣會買過來的。不過研究了很久沒有成果。你看看你需要嗎?如果需要的話,我就換一件尊級上品法寶!」一個至尊境中期修士拿出一塊碎片說道。

楊恆一眼就看出那是一塊掌控大道的碎片,而且體積還不小。

他心裡雖然激動,眉頭卻微微蹙了起來,搖了搖頭,從對手裡把碎片接了過來,回道:「這對我應該沒什麼用。」

就在這個至尊境中期修士失望的時候,楊恆語氣一轉:「如果換一件尊級中品法寶的話,我可以換回去研究一下,你考慮下吧!」

「可以!我當初買它的時候也只是想試試能不能悟透這種大道。既然悟不透的話,留在身上也是浪費,就一件尊級中品法寶吧!」至尊境中期修士立即做出了決定。

楊恆拿出一件法寶正打算跟對方交換的時候,臉色陰沉的戊興尊者突然站了起來,對至尊境中期的修士說道:「你不是要換尊級上品法寶嗎?我跟你換了!」

「這…」至尊境中期修士愣了一下之後笑道:「哈哈,好!果然還是明玉宗的少宗主財大氣粗!」

「我對這塊碎片也比較感興趣,用一件尊級上品法寶換回去研究一下也值得。」戊興尊者大氣說道,立即拿出了一件法寶。

「那我出一件尊級上品法寶加一顆八級的『神元丹』吧!」 氪金魔主 楊恆淡淡說道,同時也把東西拿了出來。

包廂里出現了一陣短暫的死寂之後,馬上就沸騰起來。

有的驚嘆楊恆身上的好東西多,也有的羨慕這個至尊境中期修士的運氣好。更多的是詫異破虛境的楊恆居然敢跟戊興尊者搶東西。

戊興尊者的修為比楊恆高了兩個小境界不說,他明玉宗少宗主的身份,在南州也沒有幾個修士敢惹。

那個至尊境中期修士已經是笑得合不攏嘴,他的手也在空中停了下來,一臉笑意地看著戊興尊者。

「那我就再加一顆八級丹藥吧!」戊興尊者豪氣地說道。

藍田尊者擔心楊恆還要去搶,立即勸道:「這件東西你換回來也不一定有用,我看還是算了吧。要不然得罪了明玉宗的少宗主可不太好。」

楊恆不以為意地搖了搖頭,淡淡說道:「我出一件尊級上品法寶加三顆八級丹藥!」

交換大會突然變成了一個拍賣會,所有修士的興緻也越來越高,都在旁邊等著看好戲。

眾人都以為戊興尊者會再加價的時候,突然聽到他笑道:「這件東西對我可能沒什麼用,我還是不要了。」

楊恆馬上就明白過來,戊興尊者並不是真的想要這塊碎片,只是想放他放點血。

不過這些東西對他來說也算不得什麼,最主要的是能把這塊碎片給換到。

其他的修士也明白了戊興尊者的意思,一個個都同情的看著楊恆,也詫異一個破虛境的修士怎麼會有這麼多好東西。

戊興尊者沒有換到那塊碎片,不惱也不怒,反而得意地朝著楊恆這邊看來。

楊恆瞥了對方一眼,他把那塊碎片換過來之後,又有不少修士拿出一些他用不上的東西給他看,全部被他給拒絕了。

那些修士看到楊恆沒有再交換的意思,明顯變得失望起來,沒有再理會楊恆,開始和其他的修士開始交換。

有了戊興尊者和楊恆那幾次不等值的交易,後面的修士提出交換的要求也開始慢慢高了起來。

沒多久,霧蔚尊者就拿出一株八級的「紫火草」,說道:「我想要用這株靈草換一件尊級上品法寶。」

八級的「紫火草」可以提升修鍊火屬性功法修士的修鍊速度。

雖然有局限性,但是對修鍊火屬性功法的修士來講,價值也算是等同的。

楊恆舉目看去,看到這株靈草有不少修士動心了,但是沒有一個開口說話,根本沒修士拿出法寶來交換。 “你何家排在三重天前五十位!算是在這三重天之中也有一定的號召力與感染力,我來自秦家,這秦家原是二重天的家族,但是在這三重天內並無外交,也無交好的家族!

若我能營救你家族的長老,這報酬便是與我秦家交好,與我秦家來往,如此方可帶動其他的家族一起與我秦家來往,如此我秦家的外交也算是突破了!”白毅看向何力笑道,在白毅眼中這一想法無疑是最完美的。

這何力的家族長老身中寒氣的侵蝕,但是自己就是修煉這寒氣決的,因此這長老體內的寒氣自己完全可以驅除,不僅僅是如此,就算自己與這另外三人捕捉不到這烈焰狂獅,自己也不用擔心。

“原來你是秦家的修士!你可知曉那嵐家在整個三重天都將你們禁錮了,這外交的突破無疑是等於讓我們何家與嵐家作對啊!此事我···我無法做主!!”但是這何力聽到這話,則是再次一驚,看向白毅則是一臉的猶豫。

“什麼?這嵐家居然如此欺人太甚!”聽到這話,白毅則是一臉的憤怒之情,這嵐家不僅向秦家所要了無數珍寶,並且更是封閉了整個秦家的外交,如果整個三重天沒有一個家族願意與秦家修士來往,換而言之,秦家的落寞也最終是時間的問題!

一個家族的是和其龐大,要供養無數修士,更是要擔任一切家族開銷!在這三重天之中若被人孤立,很難存活下去,這下場就是家族毀滅!!

“好你個嵐家!此仇已然結下了!出自二重天,源自三重天的打壓!我可不管你嵐家多麼的強大,在我眼中此仇必報!!”白毅心中想道,再次看向遠處,更加堅定自己一定要解救出這魔域兵團的首領!

只有將這魔域兵團的首領解救出來,那麼自己便可獲得這二重天的一半的資源,以這二重天爲行事根本,再次在這三重天立足,想必沒有一個家族敢再找秦家的麻煩了。

“既然是這樣,那我也不爲難你了!我幫你解救家族長老,我的報酬是五百萬靈石!你若答應,我便出手,否則明日我便獨自離去!

你找的三位修士在我眼中也是敷衍行事罷了,並不會全力協助你,他們有他們的計劃與安排,與你同行,順便賺取一些靈石何樂而不爲呢?

你若同意,我便幫你!!”白毅看向這何力緩緩而道。

“高於這三人十倍的報酬?秦兄你只有靈動境二重天的修爲啊···你如何···”何力看向白毅緩緩而道,也是在不斷的思索。

“好!只要秦兄能營救我家族長老,五百萬靈石就五百萬!!”何力再次說道,對於何力而言並無差別,此事只要將白毅帶回自己的家族,聽家族的安排便可,這五百萬的靈石也是由家族出資!

“一言爲定!”白毅再次說道。

“一言爲定!!”何力點了點頭,看向白毅。

白毅再次走回自己的位置,這三人已然信不過,那麼這尋找烈焰狂獅之事,還要看自己的本事了,白毅緊閉上了雙眼,隨即便運轉起了一身靈力。

“風盾之心網之術!!”白毅心中喝道,釋放了這風盾的神通。

“恩?”剎那間,這三人全部看向白毅,皆是一臉的驚愕與駭然之情。

“此子有些意思,剛剛老朽感到了一絲天地之力的外泄!此子究竟在修行什麼神通?”那馱着背的修士看向白毅,笑了笑道,雙眼之中流露出一股貪婪。

“竟是探測!!”那手拿探測儀的修士,看見自己的探測儀出現了強烈的干擾,再次看向白毅更是一臉的震驚與駭然之情。

“什麼!此子可以探測?必定留下他,爲我們所用!”另一旁,那個一身橫肉的修士看向另外二人說道。

“恩!還是先走出這棗山吧······”

白毅此刻全心全意的在尋找這烈焰狂獅的位置,自己的探測範圍是方圓十公里,因此若是站在原地,緩慢前行定是無法尋找得到,想要尋找這烈焰狂獅必定要擴大搜索的範圍!

考慮到這點,白毅猛然睜開了雙眼,看向遠處便運轉靈力,向着前方疾馳而去,這何力看見白毅狂奔,自己也是連忙隨行,那另外的三人互相對看了一眼,也是連忙緊隨其後。

“餘瑤感知必行制高點!我這一路前行額方圓十里倒是可以先行探測!但還是要前往制高點!畢竟這棗山太大了!”白毅看了看四周,一臉凝重之情。

自己已經明確的事情,那麼自己首先要做的便是幫助這何力尋找到烈焰狂獅,自己再去收服它,隨即再去營救魔域兵團的首領,再次回頭營救這何家長老!因此時間十分緊迫!

“我等一路緊隨此子,若次子真的具備追尋的能力,必定控制!爲我們所用!”那個渾身上下纏着紗布的修士看了看身邊的兩人緩緩而道,此刻對白毅有了濃厚的興趣。

“明白!!”另外二人異口同聲道。

數個時辰之後,白毅來到了山頂,站在山頂上看向山下,則是一片的漆黑,現在是深夜,可以說是萬籟俱靜之刻,縱使這棗山再大,白毅也有辦法。

只見白毅一人端坐山頂之中,介乎於這另外的三人與何力,白毅還是保留了實力,僅僅是展現了靈動境二重天大圓滿的修爲。

伴隨着一身靈力的運轉,白毅便是爆發了靈動境二重天大圓滿的氣息,緊隨其後,這一身靈力沖天而起,白毅將這一身靈力,向着四面八方橫散而去,清晰可見每一條靈脈都如同蛛網一般,向着山下外擴而去。

每一個到靈力達到邊界外擴的極限時,便是不斷分裂,不斷延伸,再次向這山下延伸而去。

“你們還不趕緊凝聚靈力給我!”白毅大聲喝道,白毅沒有暴露自己歸一境的修爲,而是選擇了向這四人求助,這何力聽到這話,沒有絲毫的猶豫,連忙向白毅傳送靈力,而另外的三人則是互相看了一眼,猶豫了一下才一起傳送靈力給白毅。

光光是傳授的靈力而言,這三人的靈力源源不斷,更是無比純厚,這三是的修爲定是歸一境,白毅心中已然有了數!

“這是······”

衆人看見這巨大的靈力形成蛛網,向着山下不斷的外擴,他們看見的只有表面,實則只有白毅知曉,這每一次的外擴都意味着範圍十里的探索,而沒探索過的一處範圍,白毅做了一些記號便不會再次白費靈力再次外擴,而是跳過此處,再次延伸。

“這小子究竟修行的是什麼功法,居然如此詭異,這神通已然超過了一切我所見過的探測類的術法,這小子簡直就是上天送給我的!”

“哈哈哈哈!”這三位修士看向白毅則是連連大笑,神情之中更是一片欣喜與激動之情。

片刻之後,白毅猛然一驚,一臉的震撼之情,白毅已經感測到這烈焰狂獅的位置,但是白毅並不爲此感到興奮,因爲白毅感到這烈焰狂獅竟然是一窩!

換句話說,這棗山之中是一對烈焰狂獅!他們更是在這棗山之中有了幼崽,若是一隻烈焰狂獅倒也罷了,但是兩隻這就有些棘手了,白毅現在表現的修爲是靈動境二重天,並不想在這些修士面前展現自己歸一境二重天的修爲。

畢竟白毅覺得這抓捕烈焰狂獅是小事,對付那另外的三位修士纔是麻煩的事情,剛剛自己施展的神通很顯然這三位修士很是感興趣,白毅有些擔心自己接下去的退路了。

“秦小兄弟,你探測到了什麼?”那全身上下纏着紗布的修士看向白毅,緩緩而道。

“這棗山之中確是有烈焰狂獅,不僅是一隻,更是一對!並且還有了幼崽!這一個烈焰狂獅等於一個歸一境三重天的修士,這兩個就更不好對付了!

更何況他們的幼崽也有這相當於築基境的修爲!若是抓捕一隻,定會激起這兩隻烈焰狂獅的反擊!它們如今是佔山爲王,也無人敢抓捕!就算抓捕成功,也未必認主!”白毅看了看這四人緩緩而道,神情之中多了一些凝重,這事情遠遠超過了自己預期的打算。

“什麼?竟然是一對烈焰狂獅!!”

“哈哈哈哈!就是說這何力可以抓捕一隻,我等也可以擁有一隻嘍?”

“沒錯,這樣的話,我等此行也算是有些收穫了!”

“秦小兄弟那就勞煩你帶路吧!”何力與另外三人看向白毅一臉欣喜道。

聽到這話,白毅的心中多了一股牴觸,若是這烈焰狂獅是獨身一隻,自己會毫不猶豫的去抓捕,並且讓其成爲自己的坐騎,但是如今這烈焰狂獅已是成雙成對,並且對周邊宗門而言,也算安靜!

可是自己即將帶領着這幫烏合之衆去抓捕它,心中多多少少會有些不安與忐忑!自己理虧,人是如此,更何況是這妖獸呢?

猶豫了一下,白毅便向着前方疾馳而去,那何力與另外三人連忙緊隨其後。 卡繆斯的冰晶劍崩解成無數晶凌飛上天空,冰晶在空中爆發出耀眼的光芒。這冰晶劍是塊魔力水晶,卡繆斯長時間把魔力凝聚在裏面,以方便戰鬥的時候隨時取出來使用,因而這裏面聚集了他衆多的魔力,當在萬不得已時,他會直接引爆裏面的魔力產生大爆炸。

注意到異常,夜幽急忙大喊:“他要同歸於盡,大家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