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揚的戰意爆發。

“好。”

宋子陽答應一聲,隨手摸出來一顆靈丹服下。

運轉功法。

識海靈湖之中的陰陽之力,在飛快的回覆。

一刻鐘後,三個人到了近前。

爲首之人,正是青州州牧,苗吳劍。

在他身後的是齊天飛與莊老秦。

這一切的幕後黑手,全都到了近前。

“呼!”

宋子陽長長的吁了口氣,站起身來,望向了他們三人。

“果然是你。”

他輕聲道。

苗吳劍點了點頭,望着宋子陽,眸子裏流露出來神異的光芒,“真是沒有想到,短短的時間裏,你竟然就已經成長到了現在這個地步,當真是……苦難令人成長啊!”

宋子陽如今明面上的修爲,就已經到了搬山巔峯,神魂強度更是可以和御風五重左右的修士相媲美。

“我只問一句,我師父是不是死在了你的手中?九宮派是不是被你們覆滅?”

宋子陽一字一句的喝道。

“螻蟻而已,順手而爲之!”苗吳劍哂笑一聲,淡然道。

在他的眼裏,修爲最高者不過是搬山境而已的九宮派,確實不過是螻蟻一般,若非是對於尋龍探穴之術還有一套,恐怕是連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宋子陽臉上現出了一絲悲憤,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那麼,爲了一己之私慾,你們覆滅五城百萬千萬人,就真的能夠下得去手?”

“你們連這個都已經知道了?看來,那白禮讚對你很是信任啊!”

苗吳劍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口中說道,“不過你不覺得你這話太幼稚了嗎?一將功成萬骨枯,他們能夠成爲我走向魔神之路的墊腳石,是他們的榮幸!”

他臉上現出了狂熱的神色,冷笑一聲道:“包括你們也一樣,同樣會成爲我通向魔神之路的墊腳石!”

“你真的以爲,就憑你們三個,能夠斬殺我們兩人?”

楚一刀懶洋洋的將霸刀斬邪,抗在了肩膀上,道,“你們這三個一腳都邁進棺材的老傢伙,還敢大言不慚,這是可笑!”

“楚一刀,我調查過你的身份,荊楚王朝楚皇的女兒,楚驪歌!”

苗吳劍望向了楚一刀,臉上露出謹慎的神色,道,“你現在離開,我可以不殺你,如非必要,暫時我還真的不想和楚皇作對!”

“楚驪歌?”

宋子陽第一次聽到楚一刀的真正的名字,別說,還挺好聽,不過這名字小女人了些,怪不得她會不喜歡,給自己改名爲“一刀”!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身爲武者,從皇城出來的那一刻,我就做好了戰死的準備,豈有臨陣脫胎之理?”

楚一刀沒有否認,而是認真的道。

“殺了你簡單……你是看上了這個小子了吧?”

“我可以再給你一個機會,讓這小子將空間至寶蘇幕遮交出來,我放你們離去!”

“怎麼樣?”

他猶豫了片刻,忽的又開口道。

楚皇的強大,他是知曉的,別說現在的自己,即便是再修煉十年,恐怕面對楚皇,依舊是被秒殺。

甚至,若是拿不到混沌原石的話,他覺得自己永遠都沒有跟楚皇對敵的資格。

荊楚王朝內五境強者無數,自己一個墜入魔道的陰陽術士,又能夠算的了什麼?

“呵呵,放我們離去?”

“你夠格嗎?”

宋子陽忽的厲聲喝道。

他的神色,無比的狂傲。

隨後,他的手,猛地揚起,手心之中那紫色的火焰印記,驟然爆發,九霄神罡淨雷瓶現出形體,一道粗大的閃電,自瓶口中向外猛然噴薄而出。

轟!

這閃電,足有水桶粗細,向着三人,鋪天蓋地而來。

澤城之外,有雷澤,烏雲雷霆終年不散,在如今神魂境界到達三境之時,終於可以抗住那雷電傷害了。

在修煉之後,他第一時間便前往雷澤將雷霆收集到九霄神罡淨雷瓶所能夠承受的極限。

這一擊飛出,即便是四境修士,都難以承受!

而三人之中修爲最高的苗吳劍,不過是御風七重而已,此刻又沒有轉化魔軀。

“什麼?!”

“你怎麼可能不念誦法咒,便能夠釋放神雷?!”

“嗯,連引雷瓶都不出現,便可施展神雷祕術,怎麼會?!”

苗吳劍、齊天飛、莊老秦齊聲驚叫。

這情況,完全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然後,他們拼命的想要躲避。

可是,雙方的距離太近了,近在咫尺。

這是爲了防止楚一刀和宋子陽逃走,沒有想到卻作繭自縛!

轟轟轟!

巨大的閃電,帶着一往無前之勢,瘋狂的傾瀉出去,將這大地都犁出來一道數百丈長的鴻溝。

而三人,在這閃電之下,齊齊灰飛煙滅。

神隱會的會長,青州州牧苗吳劍,幕後的黑手,就這樣覆滅在了九霄神罡淨雷瓶之下。

這一刻,楚一刀也愣住了。

她已經準備好了接下來的苦戰,甚至做好了戰死的打算。

但是,這三人就這麼輕易的被滅殺了,簡單的不可置信!

“呼……”

施展完九霄神罡淨雷瓶之後,宋子陽幾乎快要虛脫了,陰陽之力都已經耗盡,身體晃了晃,將要摔倒之際,被楚一刀給扶住了。

“就這麼結束了?”

“還沒有,那九天十地天誅地滅大陣,即將運行,還等着我們去破壞。而且,還有許多魔物肆虐。”

“那就走吧!”

“我走不動了,歇息片刻。”

“好。”

“楚爺……”

“嗯?”

“楚驪歌這個名字,很好聽!”

“是嗎?”

“嗯。”

“啪!”

宋子陽被一巴掌,拍入了泥土中。

(龍脈天師,第一部完) 一個明媚的豔陽天,一個9歲的小男孩問村長爺爺,“爺爺,你說這個大陸什麼職業最好呀?”村長說“當然是高高在上的法師了,成爲一名法師會讓人敬仰、尊重的”。小男孩說“我也要當一名法師,這樣就可以保護爺爺了”。說完自己就跑掉了。

小男孩叫王皓陽,是一個孤兒,是村長在野外撿到的。皓陽從小和村長相依爲命。皓陽想我一定要成爲一名魔法師。

這片大陸叫做魔月大陸,魔法是這片大陸的象徵。每個國家都建有魔法學校供那些天賦秉異的孩子們學習,爲國家的未來做出貢獻。

這片大陸的魔法等級分爲:魔法學徒、見習魔法師、初級魔法師、中級魔法師、高級魔法師、魔導師、大魔導師、聖魔導師、法聖、法神和傳說中的封號魔法師。而魔法又分爲風、水、火、土、木、冰、雷、光明、黑暗、空間和邪惡的詛咒魔法、亡靈魔法。每一系的魔法又有高低之分,從初級魔法到禁咒。

想成爲一名魔法師,要看你的精神力和元素親和力,有的人由於這二者中的一個原因可能就永遠不能成爲一名魔法師。可見魔法師也是得天獨厚的象徵。可萬事都有變數,有人天生就是魔法師,可以感應多個元素,成爲多系魔法師,這些人又是少之又少。

皓陽就爲了成爲一名魔法師而努力着。3年過去了,皓陽的個子長高了,皮膚白淨,一頭的藍色頭髮披在肩膀,他對村長爺爺說:“爺爺,今天是天月魔法學院來進行測試的日子吧,爺爺,帶我去吧,我想成爲一名魔法師”。爺爺說:“好 ,爺爺帶你去”。

在村子的廣場中央,有兩名老者坐在椅子上,一名金色頭髮的老者說:“你們好,我是天月魔法學校的主任,我叫凱特,今天由我和火系主任來進行測驗,內容很簡單,就兩項內容,精神力和元素親和力。每一個孩子把手放在這個寶石上,我們就可以進行篩選,好了,現在開始了”。火系主任說:“凱老頭,你真囉嗦,好了好了,趕緊開始吧”。

一個接一個的孩子上去進行測驗,可是20個過去了,沒有一個達到了要求,兩位老者有點沮喪,“下一個”,一個有着紅色頭髮的小女孩走了過去,皓陽一看,竟然是慕雪。女孩子的名字雖然聽着文靜,可是瞭解她的人都知道,她可是村子裏的小霸王。

“喂,可以開始了嗎”?“可以的孩子”,凱特說。慕雪把手放到寶石上,一瞬間,寶石發出耀眼的紅光,火系主任火融說:“恩,不錯,這個孩子我要定了。孩子,和我學習怎麼樣,我們火系走的可是攻擊路線,你的體質和你對元素的親和力都不錯,做我的弟子如何”?慕雪偏着頭說:“我考慮考慮”。火融當時就暴走了,可沒辦法,遇到一個親和力過關的弟子,他也只好放下臉皮說:“別考慮了,來火繫有很多好玩的,來了就不後悔的,來吧”。慕雪說:“那好吧,如果不好玩我就把你拆了”。火融頓時無語,可還是隻能陪着笑臉,心裏說“你等着,到了學院還由的了你”。“下一個”,“到”,一道響亮帶着稚嫩童音的回答響起。“魔法師爺爺,你好,我可以測驗嗎”?“當然可以”,皓陽的態度和禮貌讓兩位老者頓生好感。皓陽的手剛一碰到寶石,一道耀眼的金光照亮廣場,凱特就心裏一震,好強大的元素親和力呀。可是這句話剛說完,又是一道光亮照射出來了,不過卻是和光明相對立的黑暗元素,凱特和火融吃驚了,多種元素共存的現象不是沒有見過,可是對立的想象是第一次看見,二人頓時說不出話來,只能相互瞪眼。

“魔法師爺爺,可以了嗎”?一道聲音將二人驚醒,“可以了,可以了孩子”,二人坐回椅子,在一起討論這個問題,這是二人第一次見到這種狀況,可是不知道怎麼解決。在一段時間過後,凱特站立起來說:“我宣佈,此次進入天月魔法學校學習的是慕雪和王皓陽”!皓陽一下子抱住爺爺說:“爺爺,我可以成爲一名魔法師了,我可以保護你了”。“好了,今天測驗到此結束,你們二人回家好好準備一下,明天我們來接你們”。“是”!兩個孩子都表現出興奮的神情。

夜晚,皓陽坐在院子中看着星空,一道聲音響起:“怎麼還不睡覺呀,孩子”?“原來是魔法師爺爺,嘿嘿,有點高興,所以就睡不着啦,爺爺你不是也沒有睡嗎”?“皓陽,爺爺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爺爺問好了,只要我知道的一定會告訴爺爺的”。凱特說:“爺爺問你,你從小身體有過什麼不舒服的現象嗎”?“沒有呀,爺爺,我沒有覺得不舒服”。凱特說:“皓陽,你知道嗎,你是兩種元素共存體質,可是凱特爺爺確不高興,因爲你的元素是光明與和黑暗,這是兩種對立的元素,根本不可能共存一體,就像水與火不能相融一樣,光明與黑暗也不能,可你今年都12歲了,但是一點事也沒有,所以爺爺有點好奇”,“爺爺,我真的不知道原因,可能我比較特殊吧,嘿嘿”。“但願吧,孩子,等你到了學院,我找院長給你看看吧,總不能把你給毀了,孩子。好了,孩子,早點去睡吧,明天就要出發了”。“知道了,凱特爺爺,你也早點休息吧,我睡覺了,爺爺,晚安”,說完向凱特揮揮手道別,就往屋子走。“唉,一個好孩子,怎麼回事光明與黑暗共存呢,要趕快回去問問院長大人,不能把孩子毀了”。說完凱特也走了,只是他沒有注意到門後面一道身影探了出來,說道:謝謝你,凱特爺爺,我相信我可以活下去的,因爲我要保護我的爺爺”。小拳頭一握,朝着屋子裏走去。 第二天的早晨,全村的人都來到了村口,目的只是爲了來送送村子裏的兩個入選的孩子,慕雪和王皓陽。“皓陽,到了那邊要聽話,和朋友們友好相處,不要打架,知道嗎”?“知道了,爺爺,你就放心吧,我會努力學習的”。一道粗狂的聲音響起”丫頭,到了那邊好好學習,別給老子丟人,聽到了沒有,讓我知道你沒有好好學習,看老子不打死你。皓陽,慕雪那丫頭就麻煩你多幫幫忙照顧一下吧,別讓她惹禍,你爺爺你就放心吧,我們大家會好好照顧他的。丫頭,到學校多聽皓陽的話,知道嗎?聽見了沒有?”“知道了,真夠囉嗦的,火融老師,到時候你要教我厲害的魔法,這樣我就不怕我爸爸囉嗦了,皓陽,你放心,到了學校誰敢欺負你,我幫你揍他”,“爺爺,你要多多保重身體,叔叔阿姨,麻煩你們了”,說完皓陽朝着村子裏的人鞠了一躬,對凱特說:“凱特爺爺,我們可以走了吧?”,“可以了,走吧。自由之風呀,請讓我掌握你的速度吧,飛行術!”瞬間四人就騰空而去了。空中皓陽問凱特:“凱特爺爺,這是什麼魔法呀,好棒呀。”“這是風系中級魔法,飛行術。藉由風元素的力量,讓我們騰空飛行。”“好神奇的魔法呀,真棒。”幾個小時過後,眼前出現了一座繁華的城市,凱特說:“到了,這裏就是天月帝國,我們學院就是由天月帝國皇室支持的,而我們畢業的學生大部分都會爲帝國服務,所以我們才能抵禦外來的侵犯,知道嗎”?“哦,知道了”,兩人一起發出了聲音。“走吧,進城了,別傻愣着了。”“大人,你們回來了。”守門的衛兵恭敬地說道。“恩,帝國最近可好?” 權少的暖妻 “回大人的話,一切正常。”“行了,我知道了,你們繼續守衛吧。”“是!”

二人好奇的看着凱特,皓陽說:“凱特爺爺,他們怎麼那麼恭敬呀”?“忘了告訴你們了,我和火融也是宮廷的大魔導師,保護皇室的安全,知道嗎”?“哦哦”,“好了,走吧,帶你們去學院吧”。

一路上,二人左看看右看看,對什麼都好奇。走了半個小時,來到了一座宏偉的建築,建築的牆上是各系魔法的顏色,往裏走去,每一面牆上都是各系魔法的元素精靈王,非常壯觀。二人一進去就四處觀望,凱特和火融看到這個場景,回想起他們當年剛進學院時的情境和現在好像好像。“這兩個小傢伙是誰呀,是剛招的新生吧,來來來,讓我好好看看”。一道輕柔的聲音響起,慕雪和皓陽回頭一看,一位身着藍色華麗長袍的少婦走過來。少婦看上去有4、50歲吧,可是臉上一點也看不出歲月的痕跡,皮膚光滑,一頭藍色長髮直達腰部。火融說:“喂,老太婆,放心,這兩個孩子可沒有水系的,別妄想了”。少婦面色一變,暴怒道:“火老頭,嘴巴乾淨點,誰是老太婆,你再說我就讓你試試寒冰水魄的滋味!!!”。火融一聽到寒冰水魄一下子老實了,走到慕雪身邊,小聲說:“記住了,以後我們的敵人就是水系那些傢伙,你可一定要給我爭氣,聽見了嗎。只要你能打贏水系的人,老師什麼都交給你”。“好,就這麼說定了,我一定會打贏他們的,你就放心吧”。“凱特,我帶慕雪去火系報道了,皓陽就交給你了”。說完帶着慕雪就走了。“凱特,這孩子是誰呀,長得真是俊俏呀,不仔細看我還以爲是女孩子呢,小傢伙,告訴我你叫什麼呀”,“老師,我叫王皓陽”,“恩,好名字,老師是水系的主任,我叫韓水月,你可以叫我水月主任。記住,別和那個火老頭學壞了,行了,凱特,我先走了。”說轉身就走了。“皓陽,你別見怪哈,他們就是這樣,一見面就吵,這也和他們自身的元素有關,畢竟水火不融嘛。行了,我帶你去找院長吧,要儘快解決你的問題,不然我可不敢讓你修煉”。“恩,知道了,凱特爺爺”。“行了,以後就叫我老師吧,私下再叫我爺爺”。“恩,知道了,老師”。

一路上,好多學生對皓陽好奇,因爲他們沒見過凱特主任這樣對一個學生。來到了3樓“咚咚咚”,“請進”,門開了,裏面正做着一位身着黑色長袍的老者,“院長,我回來了”,“恩,回來就好,一路還好吧”?說話的正是天月魔法學院的院長,人稱“暗魔”的暗系法聖,加迪斯。“恩,這一路上還好,對了院長,這就是我傳信回來的,擁有光明與黑暗元素結合體的王皓陽”。“見過院長”,“哦,就是這個孩子,來,你過來,讓我看一看你的情況”。皓陽剛一過去,一圈黑色屏障直接將3人包裹起來,片刻後,屏障打開,加迪斯說:“光明與黑暗平衡體質,多少年了,終於出現了,孩子,在你沒有絕對的力量前,不要告訴任何人你的體質,好嗎”?“恩,知道了,院長大人”,“行了,以後你就叫我老師吧,你的暗系魔法以後由我直接傳授,光系魔法由凱特傳授。行了,凱特,你去帶皓陽報道吧”。“恩,知道了,院長,皓陽,走吧,帶你去報道”。“老師再見”,皓陽恭敬地向加迪斯鞠了一躬後隨凱特報道去了。

加迪斯看着窗外王皓陽的身影,自言自語的說道:“看來古籍上的預言是真的,真的會有一個光與暗共存的孩子出現,那場天地大戰將會再次開啓嗎,千年前的那次大戰可謂驚天動地,所有種族放下以往的偏見,共同對抗那個邪惡的種族,邪皇族。許多的神明犧牲自己,對抗邪皇族,最後神明大人法祖拼死將邪皇封印,但也留下了預言“千年後,光與暗降臨大地,邪皇封印鬆動將至,光暗覺醒,大陸同心,光暗之子斬殺邪皇,光明重撒大地”,希望吧,希望這個孩子真的是預言之子吧”。 “怎麼樣,皓陽,感覺學院怎麼樣?”“恩,老師,真的很棒。”“走吧,我帶你去報名處吧,來,快跟上。”凱特拉着皓陽的手,帶他去報名點登記。

“皓陽,記住,這個世界,一切都以實力爲尊。只要有了實力,任何人都會對你尊敬,包括皇帝在內,你要是想保護你所珍惜的人,那就一定要努力修煉哦,知道了嗎?”“恩,知道了,老師,我會努力的。”

兩人來到了學院中心的報名處,“雷文,來,給這個孩子登記吧。”“知道了,凱特主任。孩子,你叫什麼名字,修煉什麼魔法?”這個名叫雷文的問道。“老師,我叫王皓陽,12歲,修煉…”“咳咳,他修煉光明魔法。”凱特打斷好陽的話,替皓陽回答了問題。“怪不得呢,是凱特主任帶來的人呢,原來是修煉光明魔法的呀,和凱特主任好好修煉吧。”“恩,我會的,老師。”“來,拿你的房間鑰匙,宿舍3樓320室。記住,要和同學好好相處,行了,快去入住吧。”“恩,老師再見。”

“皓陽,你先去宿舍吧,記住,明早9點來找我,我開始教你魔法的知識。”說完凱特就走了。皓陽來到宿舍後,剛一進去,看到宿舍裏還有3人,皓陽向他們打招呼:“你們好,我叫王皓陽,很高興和你們做舍友。”一個個子較高的男孩子站了起來,走到皓陽跟前說:“你好,我叫林飛,年齡和你一樣,我修煉土系魔法,金色頭髮的叫韓青,修煉風系魔法,這個壯壯的叫做亞特,修煉雷系魔法,對了,你修煉什麼系呀?”“哦,我修煉黑暗系魔法。”然後來到自己的牀位上坐下。

林飛來到皓陽跟前坐下說:“既然我們四個是一間宿舍的,乾脆我們做兄弟吧。”“好呀好呀,我覺得可以。”說話的正是亞特。“行,我也同意,你呢,皓陽?”韓青問道。“可以呀,我也想和你們做朋友呢。”“行,那就這麼定了。”林飛說道。兄弟四人,林飛是大哥,亞特是二哥,韓青老三,我們的皓陽生日最小,自然就是最小的。“行了,既然都是兄弟了,那麼今天我們一起出去吃個飯吧,我請客。”說話的是林飛。“好呀,我們一起走吧。”韓青搶着說。亞特拉着皓陽說:“走,皓陽,今晚咱們就打土豪,老大可有錢了,不吃白不吃。”皓陽沒辦法,只能被亞特拽着走了,可是心裏很高興,因爲他交到了自己來學校的第一批朋友,他可能還不知道,這3個朋友,將會是他一輩子的兄弟。

四人來到街上,亞特說:“老大,咱們吃什麼呀,你可要請我們吃好的。”“行了,亞特,你看看你,都這麼 胖了,還吃。”“老大,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這是肌肉,不信你看我的手臂,多麼強壯。”說完還把袖子挽了起來,該大家看。韓青說:“真強壯,我都想吃一口了,哈哈哈。”亞特頓時無語了。“行了行了,不鬧了,皓陽,你想吃什麼?”“我也不知道,大哥,聽你的,什麼都可以。”“行,那就我做主了,咱們去滿嘴香。”“好呀,老大,我早就想去了,快走吧。”皓陽問韓青“三哥,滿嘴香是什麼呀名字好奇怪呀?”韓青拉住皓陽的手,邊走邊說:“滿嘴香是整個天月帝國最好的酒店,哪裏的飯菜是最好吃的。與這樣一句話,來了滿嘴香,吃了一口不想走,吃了兩口停不住。”“哇,還有這麼好吃的地方呀,要是能把爺爺帶來就好了,爺爺還沒來過呢,我一定要好好努力,讓爺爺也能來這裏吃。”皓陽心裏說道。

四人來到門口,門口接待的趕緊迎了過來說:“四位真是幸運,我們就剩下最後一桌了,快裏面請。”“走吧,皓陽。”林飛說。就在他們剛要踏進去的時候,又來了幾個人,一個衣着華麗,看其模樣高貴,器宇軒昂的樣子,就知道一定是有不曉得身份。“今天本小爺成功的進入天月魔法學院學習,我請你們來滿嘴香吃飯。給我來一個包間。”“這位公子,本店桌子和包間已經滿了,真的不好意思。”接待滿臉歉意的說道。“我去你的,你們聽見我家少爺說了嗎,來個包間,你信不信我叫少爺把你這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