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時分,就穿上了火紅的小春衫。

低開領的內搭,綳的個起伏有致。

一條黑超短,套著黑網絲·襪,長腿筆直。

再配上恨天高的高跟鞋,行走間,風情款款。

滿臉的傲氣。

畢竟,來往的人們,都看着她是開大勞的漂亮女郎。

又漂亮,又性·感,能不吸睛?

只不過,高小玲看到宋三喜在一樓大廳,也是眉頭一皺。

巧了!

這個敗家子也在這裏!

行吧!

她嘴角一抹淺淺的冷笑,拽步過來。

「喲,這不是那誰嗎?我的好鄰居呀!」

宋三喜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懶得鳥她。

這種女人,說冤家路窄,都算是高看她了。

宋三喜心裏,壓根兒沒當她是冤家,因為瞧不起。

他一點都不在乎,直接朝後廚走去。

然而,沒想到,高小玲走過來,攔住了他。

手裏的精緻LV包,一晃,香檳色在燈光下,一片晃眼的光暈。

宋三喜脖子微微後仰,目光斜視,疑惑的表情。

並不說話。

不想,和這種女人講話而已。

高小玲一仰頭,心口都顫了下,「怎麼?裝不認識我了?」

宋三喜點點頭,「嗯,不認識,請問你是誰?」

「宋三喜!!!」

高小玲氣的尖叫,跺腳。

但宋三喜淡哼一聲,繞行。

「你站住!!姐今天晚上要請你吃飯!」

高小玲再次跺腳,尖叫。

宋三喜頭也不回,腳下不停,直去后廚。

我要去給蘇有容弄頓好吃的,卵你沒空!

請我吃飯?

得了吧,誰知道你安的什麼心呢?

高小玲這時候真是感覺丟人。

居然,她穿的這麼風情靚麗,主動請吃飯,都不行?

她,也是狠。

朝着宋三喜的背影,直接跪了下來。

「宋三喜,對不起!以前,是我錯了!」

「我不應該那麼對待甜甜!」

「我,心裏很愧疚!」 羅斯見蘭心送了自己一個大禮,看着蘭心真誠的眼神,突然拉着她的手:「蘭心,你跟我來。」

蘭心不明白怎麼了,但腳步一直跟着羅斯。來到羅斯充滿書香味的房子,只見羅斯轉了轉角落一個不起眼的花盆,一道隱蔽的小門就打開了。

蘭心覺得很新奇,正打算好好去打量這機關。

羅斯卻對她說:「跟我來,我讓你看看我的收藏」。蘭心見羅斯拿過一盞燈,隨着她走進密室。

這裏面不算大,卻擺着不少奇珍異寶。有看上去很精美的寶劍,有看上去很有歷史泛黃的書卷,也有一些寶石之類的.

「隨便挑一個吧,我們家族的傳統就是禮尚往來,你送我珍貴的機甲,我也還你一件珍寶。」羅斯大方地說。

蘭心見她都這麼說了,也就很乾脆的在這裏瀏覽這些寶藏。自己雖然見識不多,也知道這裏面肯定都是價值很高的珍寶。

正猶豫不決,忽然眼光掃到一個透明袋子裏裝着一顆顆金黃的玉米粒,蘭心好奇地問:「羅斯,你這裏怎麼還有玉米?這還算珍寶嗎?」

羅斯看到這個,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回答道:「這是我和媽媽去農場視察,一個農婦送我的。說是她們那最好的大玉米種子。我就隨手放這了,額,的確不算是珍寶,讓你見笑了。」

「大玉米?我好像之前在你這吃過,挺好吃的。」蘭心想到,自己來天龍國六年了,似乎沒見過這裏有賣玉米的,突然意識到這是個好東西。

「那我就要它了。你走了我就吃不上我愛吃的玉米了。還不如拿點種子,自己種著吃。」蘭心拿起這個大玉米種子,眼前似乎已經浮現出一大片金黃的玉米地。

「蘭心,你確定要這個?這個是我這裏面最不值錢的一個了。」羅斯不可置信的說。

「嗯,就它了。」蘭心確定了,「我覺得這是最好的回禮了。」

羅斯見她這樣堅定,就同意了。

因為太晚了,羅斯就留蘭心睡下了。而第二天一大早,蘭心也就早早出門了,而羅斯她們也收拾行裝,準備離開了。

今天是武學院武比決賽,表現優秀的可以得到額外獎勵,而表現優秀的淘汰者會有機會繼續留在學院。

蘭心來到比賽場地,早早的等待着。

這次,蘭心運氣不是很好,抽中了第一號,要第一個上場。

她的對手就是那個實力很強的紅衣女孩。蘭心也很明白雙方的差距,但她也沒打算直接放棄。

武比開始了,蘭心聽到了場下同學們都在竊竊私語,心裏更加沒底氣。

這次她還是先發制人,一把長劍攻擊了過去,那紅衣女孩似乎並不把這個小不點放在眼裏。

隨意的長槍一挑,就輕鬆地把蘭心的劍擋住。感受到胳膊被震得發麻,蘭心只好轉變策略,不再和紅衣女孩硬碰硬。

仗着自己身形輕快,一直快速移動,也不和對手正面交鋒。

紅衣女孩性格急躁,見一直打不到,有些惱怒。她也加快了速度,長槍舞的快了起來。

蘭心也被她逼得有些上了頭,竟然拿起一股狠勁,開始正面和對手剛了起來。可是沒有挺過幾個回合,蘭心就後勁不足,手下也慢了起來。

蘭心經過大量劇烈運動后,身上滲出了汗水,散發出淡淡的花香,她自己聞慣了,倒從來不自知。

對面的紅衣女孩聞到這淡淡的花香,卻暗叫一聲不好。自己對花香過敏,對手怎麼會知道呢?

紅衣女孩頓時打算速戰速決,下手更加狠利。對手的強度一般情況下也會影響到你個人,蘭心也再次被激起了女尊國女子特有的狠勁。

兩人越戰越勇,突然,兩人的兵器交鋒在一起,發出碰的一聲響。蘭心那把普通的長劍竟然斷了,斷劍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蘭心對這把普通的長劍平時就很愛惜,幾乎每天都擦拭的乾乾淨淨的,沒想到這會兒竟然斷了。

蘭心正在發獃,對手卻抓住了時機,猛地把長槍一掃,那地上的斷劍竟然朝蘭心飛了過來。

蘭心連忙躲閃,仍舊被斷劍蹭到了後背,刺去了一大塊皮,鮮血流了出來。

蘭心以前也受過傷,以前在蘭家學宮練舞蹈,一遍一遍練習,自己受傷過,老師體罰過。

但今天卻覺得後背格外疼,她一下子癱坐在地上。大量強度后的她一下子虛弱了起來,本來年紀就小。

這時她突然想起了懷中的竹笛,拿出來吹起來魏陵交自己的亂心咒。

悠揚的笛聲響了起來,紅衣女孩本被花香影響,正是心神不寧的時候,加上這亂心咒,竟然變得狂暴起來,連自己的長槍都扔了。

眼見對手無意識的亂轉,失去了攻擊的能力,蘭心打起精神,爬了起來,用槍柄把她戳了下去。

教官們見此情景都議論紛紛,但最後還是在蘭心快到支撐不住的時候,宣佈了蘭心獲勝。

蘭心很高興地領到了自己的名次獎勵,一枚助兒童洗髓的洗髓丹。蘭心也沒有猶豫,一口就吞了下去。

這時候,教官突然站起來對其他教官說:「蘭心是我的得意門生,她受傷了,我去給處理下,我先告辭了!」

教官走了過來一把扶住了蘭心虛弱的身體:「來,我抱你去上藥。」蘭心也沒有力氣拒絕,只能任由她抱着,整個人昏昏沉沉的。

蘭心一聞到教官宿舍那難聞的氣味,女子汗味,發霉的食物味道,就醒了。見教官把她放在髒亂的床上,蘭心掙扎着想要爬起來:「別動,我給你上藥。」

蘭心也覺得背後很疼痛,就沒有亂動,閉着眼睛感應着洗髓丹的藥力也在丹田慢慢發酵。

蘭心感覺到教官給自己傷口抹了葯,冰冰涼涼的,感覺很舒服,不禁開口說:「謝謝教官。」

「謝什麼?你今天的表現真讓人驚喜。」教官說着,用手撫摸著蘭心傷口附近的光滑皮膚。

「啊。」蘭心忽然叫了聲。

「怎麼了,碰疼了你么?這傷口很嚴重,我給你抹點葯。」

蘭心看不到教官的表情,心裏在糾結怎麼脫身。

「蘭心,你知道你為什麼會贏么?」教官突然問。

「我用了音攻。」蘭心想當然的回答,兒童的聲音很清脆。

「因為你的對手名字叫做雲虹,她對花粉過敏,聞不得花香。而你是受過蘭家鎖香秘術的,劇烈運動后,汗水裏混合著花香。

受傷了,連血液里都是花香。說實話,你的亂心咒並不怎麼樣,也不足以讓雲虹亂心。」教官說着湊近了蘭心的後背,陶醉的聞了起來。

蘭心突然覺得很噁心,渾身開始發顫,她強忍着,故作開心地回答:「原來是這樣啊,那我運氣可真好。」

「蘭心,你的亂心咒可真是亂了我的心。」教官突然深情的說「我不會虧待你的,以後在學院裏,我會罩住你的。」

如果不是蘭心身體里是成年人的靈魂,這會還真的被她打動了。平時對自己那麼照顧,這會在最虛弱的時候,又對自己這麼好,缺愛的孩子總是最容易被感動。

但經歷過情愛之事的蘭心,看過不知道多少新聞的的蘭心,很明顯知道教官的險惡用心。

蘭心感動的大哭起來:「教官,你對我真好。我從小就沒有娘親,從來沒有人教過我武術,給我講過道理,從來沒有過。你對我太好了!」

「放心,以後有什麼需要就來找我,我絕對會幫你。」教官拍拍胸脯保證。

「我餓了!」蘭心可憐巴巴地說「從早上到現在還沒吃過東西。」

「我去給你拿。」教官轉身去拿來了早上吃剩下的雞肉。蘭心也毫不嫌棄,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教官幫她拿來了一碗水。

蘭心開心地吃起來,就像一隻餓極了的可愛小狗,看起來那麼溫順可愛。教官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她額前的劉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