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聽說傳聞,聖界能煉化妖獸爲自己戰鬥,果真是名不虛傳”,伊天助冷冷說道。

“你就不要讓你的小狗再做無謂的犧牲了,留着他們兩個給你收屍不是正好嗎?”,召聖看似語重心長的說道。

“你們高興的都太早了,讓你們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護國神犬”,伊天助說忘,將兩個拳頭大的黑球拋向空中,兩個護國神犬空中一躍將兩個黑球咬住,吞進肚子裏。

護國神犬吞下黑球之後,渾身魔煙繚繞,整個身體足足變大數倍,竟然超過雲獸的大小,雙眼閃耀着紅色的兇光,身上的氣勢足足提升的無數倍。

“嗷~嗷~”兩聲吼叫猶如驚雷一般。

“現在你們滿意了吧”,召聖側目望向雲獸和重明鳥。

“嗯,有意思,那我們上吧”,重明那鳥說道。

四道巨大的身影碰撞在空中,天空震動,星光閃耀,一場妖獸的戰鬥來開了帷幕。

“哼,老夫懶也得和你浪費時間,直接將你送入地獄好了”,伊天助冷冷說道,身上的氣勢慢慢展開,身後出現一個巨大的蠍子靈壓,紅色的巨蠍一出頓時有一種陰陽逆轉,世界毀滅的氣息。

“新月赤蠍,果真名不虛傳”,召聖冷冷笑道。

“難道你也知道老夫的名號”,伊天助有些意外,沒有想到召聖剛剛進城不長的時間就知道自己“新月赤蠍”的名號,他已經好久都不用這個稱呼了。

“你以爲只有你才知道先下手爲強?”,召聖搖搖頭笑道。

“不管你知道什麼,也不管你之前是什麼人,很快你將變成一個死人”,伊天助冷冷說道。

“猩紅毒針”

伊天助突然身形一變,身後的巨蠍尾巴快速擡起,紅光一閃,無數猩紅毒針激射而出,此招式的速度非常的迅速、利落,速度遠遠超過了瞬移的速度,事前毫無徵兆的發射,沒有準備的召聖根本不可能逃脫它的攻擊範圍。 召聖自然知道蠍毒之擊的厲害,奈何攻擊速度太快,想要躲避已經是不可能。

“開,冰封魔境”

一股藍色之氣,以召聖爲中心迅速展開,如寒冰、如萬刀,只要是藍色之氣覆蓋的範圍,一切的速度都滿了下來。

猩紅毒針穿進冰封魔境範圍,速度減緩了很多,召聖趁此機會,真力一動,用出疾風百變的功法,迅速躍起,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開來。

但是還是感覺腿部微微一痛,有一根毒針射中了自己。

召聖低頭一看,只見一個紅色的毒針刺透了靈鑽聖衣,刺入自己的右腿之中。

召聖大喝一聲,真力全開,“噗”的一聲,毒刺被逼了出來,飛出十幾米落在地上。

“呵呵,沒用的,就算你把毒針逼出來,毒也會留在你的體內,很快你就要完蛋了”,伊天助陰陰的笑道。

“我倒是不這樣認爲”,召聖微微笑道:“別忘了我可是煉丹師”。

召聖向前移動一步,暗暗叫苦,右腿已經有些麻痹,顯然是毒性已經發作,沒有想到這蠍毒如此厲害,趕緊祭出百毒散吞了下去,這百毒散在中毒後服用效果無法發揮到極致,召聖也不知道能不能抵住這猩紅毒針之毒。

召聖面不改色的慢慢落到地面之上,緩緩走向伊天助,每走一步,身上的氣勢更勝一籌。

伊天助一驚,眉頭緊皺,暗想:“難道這傢伙真的無懼我的猩紅毒針之毒,這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一般碰上毒針就無法動彈分毫”。

伊天助心裏有些驚恐,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走來的召聖。

“出來,冰霜妖龍”,召聖大喝一聲,冰霜妖龍轟然而起,直入雲霄,一股不可阻擋的霸氣籠罩着整個大地。

“哼,還是那條小龍,老夫見識過來,不過如此”,伊天助雖然嘴上好不在意,但是已經是心生恐懼。

“轟”

冰霜巨龍盤旋於天空,大嘴一張,妖獸彈如雨點一樣密集的成片飛落。

霸婚首席:甜妻不好惹 “咚”

“咚”

“咚”

無數的爆炸連成一片,猶如宇宙大爆炸一般翻天覆地,在伊天助爲中心的數千米範圍內持續着。

硝煙散去,只見爆炸的範圍已經形成了一個大坑,坑裏的趴着着一隻巨蠍,已經被要獸彈炸的遍體鱗傷。

蠍子肚子緩緩開啓,伊天助鑽了出來,一臉狼狽。

“魔蠍毒霸”

伊天助惱羞成怒,大吼一聲,巨大的蠍尾迅速生長,猶如鎖鏈一般向召聖飛了過來。

“吼~~”

冰霜巨龍,一個俯衝,巨大的雙爪抓住蠍尾,用力一扯,將蠍尾撤成兩截。

無數的黑色毒水從蠍尾裏汩汩冒出,散發着腥臭的味道。

“也讓你嚐嚐蠍毒的味道”,召聖微微笑道。

真力一動,一道藍色之光打在斷掉的蠍尾上,蠍尾被拋向空中,無數的黑色毒水灑出,猶如下雨一般向伊天助飛灑過來。

伊天助心裏一驚,真力一動剛要逃離,突然所有的動作都不聽使喚了,無法動彈分毫,兩眼發直,驚恐的看着飛灑而來的蠍毒。

WWW✿ тt kдn✿ Сo

原來就在這一瞬,召聖打開了天眼,利用魅惑之眼控制了伊天助的行動。

“啊~~”

一聲慘烈的叫聲,無數的毒液散落在伊天助大的身上,碰到毒液的衣服和皮膚都迅速潰爛,茲茲作響,冒出燒焦的刺鼻氣味。

召聖收回魅惑之眼,冷冷的看着伊天助痛苦的在地上翻來滾去。

其實召聖右腿早已麻木,根本無法動彈,只是強撐到現在,利用冰霜妖龍戰鬥,如果伊天助早些採用近身戰,召聖肯定沒有勝算,但是召聖知道,像伊天助這樣的老狐狸是不會冒險採用近身戰的。

召聖鬆了一口氣,回頭望了一眼伊娜,伊娜正在含情脈脈的望着自己,兩眼相對,又是無限的溫柔,現在兩人算的上是共患生死的結髮夫妻了。

伊娜微微一笑,正要向召聖走來。

“別過來”,召聖突然喊停,因爲他看到伊天助又再次的站了起來。

此時的伊天助已經被蠍毒腐蝕的不像人樣,面部的肉皮都已腐蝕殆盡,骷髏摟在了外面,只有一隻眼睛,沒有眼瞼的包裹,眼睛顯得格外的大,猶如牛眼一般大小。沒有嘴脣,兩排白森森的牙齒裸露在外面,甚是滲人。

“敢將老夫弄成這副模樣,我讓你死的更慘”,伊天助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無數的魔煙從伊天助體內冒出,緊接着伊天助的身體發成快速的變化,身體被無數的角質層覆蓋,猶如披上了厚厚的甲殼。

“獸化~”,召聖暗道不好,沒有想到伊天助竟然保存了力量,而自己現在行動又不便,好在有冰霜妖龍在。

獸化完畢的伊天助猶如一個身披鎧甲的大猩猩一般,猙獰的面部卻沒有改變,召聖每看一樣都覺得想吐。

伊天助意識一動,祭出一顆妖力丹吞進嘴裏,力量瞬間提升了數倍。

召聖暗暗叫苦,那妖力丹是自己前不久剛剛送給伊天助的,現在卻要自食其果了。

“死吧~~”

伊天助狂吼一聲,震動山河,全身氣焰展開,身體快速旋轉,猶如一個巨大的陀螺,空中無數靈氣匯聚。

這是伊天助集聚全身之力的一擊,自然是非同小可,奈何行動受限的召聖只能被動防守。

召聖意識一動,將大地之盾拿在手中,防止萬一冰霜妖龍阻止不住伊天助的攻擊,大地之盾還可以作爲自己隨後的屏障。

“呼~~”

伊天助猶如飛落的流星一閃而來,冰霜妖龍根本無法跟上他的速度,召聖無奈,只得快速展開大地之盾防禦。

“砰~”

一聲巨響,召聖卻沒有感覺大地之盾有半分撞擊之感,放眼望去卻不見伊天助的蹤影。

再往遠處望去,只見伊天助已經裝在牆壁之上,半個身子撞成了爛泥,只有那殘缺的頭顱能一席辨認出是他的存在。

這突然的變故讓召聖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到底是誰幹的,是誰有這份本事,能讓大修士的伊天助在一招之下化爲廢泥,召聖的第一反應就是蘇菲,因爲只有她纔有可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然而去沒有看到蘇菲的一絲蹤影,只覺讓召聖感到事有蹊蹺,當即打開天眼,用意識掃描周圍環境,一個陌生的靈壓出現在召聖的意識範圍之內。

“出來吧,何必躲躲藏藏的”,召聖冷冷說道。

白光一閃,一個青衣少年出現在召聖面前,衣和發都飄飄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飄拂,襯着懸在半空中的身影,直似神明降世,他的肌膚上隱隱有光澤流動,細長的眼睛裏閃動着一千種琉璃的光芒,容貌如畫,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這種容貌,這種風儀,根本就已經超越了一切人類的美麗。

“不愧是新月第一大將軍,我用了龜隱術,沒有想到還能發現我的存在,厲害”,青衣少年雙手一拱,客氣的說道。

“你是何人?爲何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又爲何會出手幫我?”,召聖問道。

“你的問題太多了,有緣即能相遇,何必問那麼多爲什麼”,青衣少年灑脫的說道。

“好,我喜歡”,召聖微微笑道,召聖也是一個灑脫之人。

“嗯,我想你不會喜歡上我的,相反你會恨上我,有時候恨比愛更容易讓人刻骨銘心”,青衣少年邪邪的笑道,笑的十分陰險。

只見青衣少年身形一動,消失在召聖面前,速度之快堪比召聖的疾風百變,青衣少年再次出現已經來到伊娜面前。

伊娜看到青衣少年的出現連連後撤,臉上露出不安之感,召聖暗道不好,真力一動,冰霜巨龍俯衝而下,巨大的龍爪向青衣少年抓去。

“砰~”

青衣少年都都沒回,單手一揮,一道真力之牆形成,將巨龍彈了回來。

“你安心的去吧,你對召聖的愛,可以換來他對我的恨,你死的值得”,青衣少年微微一笑,手中折射射出一道精芒,穿透伊娜的胸口。

這突然的變故對召聖來說猶如晴天霹靂,召聖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怒火。

“嘣~~”

一道通天的光柱從召聖身上直入天空,強大的威壓靈方圓數十功力都感到窒息。

召聖一個瞬移向青衣少年斬來,青衣少年一個瞬間躲開。

“不要再浪費時間了,召聖,你妻子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你們好好溫存一下,我就先走了”,青衣少年看似十分憐惜的說道。

召聖趕緊抱住傾倒的伊娜,側目冷冷的看着青衣少年,眼中充滿了殺意。

“我叫聖月青玄,如果想報仇可以到魔月皇宮找我,再會了”,說完,青衣少年消失在空中。

“果然是魔月國的人,我一定要剷平魔月國”,召聖狠狠的說道。

“咳,咳,對不起,召聖,我拖累你了”,伊娜艱難的說道,嘴角流出一股鮮血。

“是我無能,自己的妻子都保護不了”,召聖內疚的說道,輕輕的撫摸着伊娜的臉。

“其實我現在已經很高興了,有生之年能成爲你的妻子,我沒有什麼遺憾了”,伊娜微微笑道。

“我會把你治好的,我是煉丹師”,召聖有些慌亂了,趕緊祭出其星通絡丹往伊娜嘴裏送。 伊娜吃力的抓住召聖的手,搖搖頭:“沒用了,不要浪費了,我還有好多的話想和你說”。

“你說,我聽着呢,我這一輩子都聽着”,召聖含情脈脈的看着伊娜。

“我此刻很幸福,真的很幸福,從來沒有想到過有生之年還能回到新月國,也從來沒有想到過能嫁給你做妻子,現在願望都實現了,也沒有什麼遺憾了”,伊娜露出燦爛的笑容,發自內心的微笑,就如天真爛漫的孩子。

“現在我是你的妻子了,只是無法和你共度未來了,但是我們還有過去,還有永久的記憶,自從我在幻靈聖境看到你第一眼起,我就喜歡上了你,但是那時候我還是以天賜之名,並且還化作男兒身,所以我從來沒有幻想過有一天能嫁給你”。

伊娜思維回到了過去,想到了和召聖的點點滴滴,人們常說一個人臨死的時候想到的事情就是這一輩子最珍惜的經歷,現在伊娜想到的只有召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