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長,族人們……我爲你報仇!!!”

“殺!………報仇!!!”

“殺……該死的魔頭!!!”

………………

……

暴怒,癲狂,仇恨,怨恨,……

在所用人中,都只有這些負面情緒。

他們是無家可歸遊子,因爲魔頭毀了他們的家,他們原本美滿的世界,都被突如其來的惡魔,毀滅一空。

家沒有了……妻子愛人沒有了……父母親朋沒有了……族人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

有的只有……無盡的癲狂,與瘋狂的復仇之心!

“死吧!——魔頭!!”

無盡的身影,奮不顧身燃燒一切,生命,靈魂,身體,血液,只爲報仇!

“嘭!!!”

肉體**轟鳴,雖然響亮,威力不下於***,核武器級別,但卻沒有傷到魔化的夢邪命一毫,別說傷了,就是頭髮都沒有動一下。

“殺!!!”

雖然沒有用,但被仇恨掩蓋理智的所有人,一往無前,視死如歸,爭相沖峯!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一顆顆核武器級別肉體**,雖然一顆難以奏效,但當量變引起質變時,威力可見一斑!

“嘭———咔嚓!!!”

千千萬萬的肉體核武器,瞬間同時爆炸,原本就快破滅的世界,更加傷上加傷,空間片片崩潰。

無盡的塵埃充斥整過世界。

“吼————!”憤怒的魔嚎。

原本平靜的魔化夢邪命,渾身魔紋環繞,臉頰紫晶之血,隨着臉落下。

猙獰的魔愷,絲絲裂紋展開,無盡的魔氣泄露升空。

“魔行諸天!!!”

魔化夢邪命,雙手抱天,無盡魔氣鎖鏈騰空,手臂粗壯的黑色鎖鏈,突破破滅的世界,向諸天億萬萬界而去。

“咔嚓……聽聽!!”

實質的魔鏈,似虛幻,似真是,勾勒無盡魔道之力,引動諸天天地大道。

三千虛幻的天柱,忽然天地的骨架,忽然顯現,諸天億萬萬界,無邊猛然一變。

“那是什麼?”

望着虛幻的三千天柱,那朗朗而出的聲音,讓無盡的強者有窺視到天地奧祕之感。

不知不覺之間,大量的強者猛然突破。

還有天資聰慧之輩,進入頓悟之中。

“天地大道,三千大道,一種表現形態!道無形無質,卻也有形有質,形態在心中,你認爲道是生命,‘它’就是生命,你認爲是兵器,‘它’就是兵器,………”

“道之無爲,卻運轉天地,道是何物,只用你知……”

“道,是道理……呵呵,是也不是,你認爲‘它’是,‘它’就是!”

天地三千大道,包含諸天無盡修煉道路,可以說修煉就是,明悟理解天地大道,在三千之中,總會找到契合你的一條。

三千天柱中,一魔氣天柱,爆發無盡魔氣,這時諸天億萬萬界,無盡魔鏈,光芒一亮。

恍若龍蛇盤旋纏繞魔氣天柱,魔鏈攀爬天柱,慢慢融入天柱之中。

“吼——————!”一聲爽快魔嚎。

魔化的夢邪命,暢快的仰天大吼。

忽然之間,無盡的魔道之力,逆流回來。

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

天地萬物震動魔音,石頭,枯枝,空氣,空間,血雲………

諸天億萬萬界,都‘魔’之一字,瘋狂咆哮,綻放璀璨光芒。

諸天萬靈,那原本隱藏深處魔性,猛然爆發,在魔字魔音的勾引下,諸天萬靈都用入魔的傾向。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一口逆血,奔涌。

血紅眼睛,血絲纏繞,猙獰的面孔,青筋鼓動。

“可…惡!………吼!!!”

這魔音對於魔族,或者修煉魔道的人,方爲絕世機遇,對於其他人卻是煉獄煎熬。

“聖魔?……行道!”

一位位諸天的巔峯強者,望着天地的三千天柱,已經那無盡的魔音,即使他們都有傾聽的衝動。

但是他們瞭解期中的危險。

壓住心裏的衝動。

每一位巔峯強者,在登臨聖天王之時,都有一次機會,就是……行道!

一聖天王那完美無缺的大道,連接天地本源大道,始自己的道,融入天地大道之中,從此力量無邊無際,只要諸天存在,力量就無窮無盡!

“新生的…聖魔!終於完整了嗎?現在應該不會癲狂了!” 當暴戾爲平靜,瘋狂成就癲狂,無盡的魔王之息,權傾天下。

魔紋環繞的夢邪命,雖然依然身在魔中,但卻異常平靜,原本如果只是空有力量的武夫的話,現在的魔之天王,賦予的智慧。

當夢邪命的魔之大道,與天地魔道融爲一體時,無盡的天王道力,強化魔軀。

無盡的魔紋完美夢幻,環繞夢邪命身體上,隨着時間魔紋黯淡,隱喻肌膚之中。

眼睛睜開。

“轟隆!!!!!!”

無盡的魔威盪漾激射,頓時那不堪負重的破滅世界,完全崩潰。

魔化的夢邪命召喚出原本夢邪命的王座,一步步踏上階梯,靠近王座,王座猛然黑化,原本的力量,轉變爲恐怖的魔之力量。

夢邪命座在王座上,虛幻的王格,與王座忽然遙相呼應。

老者都在奇妙轉變,那固定命格的王格,由虛幻變爲現實,王座也猛然想甦醒的兇獸,展現威能。

“王………這就是王嗎?”魔化的夢邪命,伸手觸摸那種感覺。

一切都在掌控中的權力,衆生生死一念間。

這種感覺好…奇特!…很美妙!

——我喜歡!

現在的夢邪命,雖然依然在魔中,墮落於魔淵,但卻有絕對的理智與智慧,就好像剝離一切情感,轉變冰冷機械掌控。

他是魔,一切都以自己的渴求爲行爲,沒有道理,沒有規則……

當夢邪命完全接受王座時,一股恆古的力量,憑空降臨王座,那股力量奇妙玄幻,恍若恆古不變,無邊無際。

賦予核心的王座,現在才名副其實。

諸天都任由王座的持有者,無盡調遣穿梭。

然則在夢邪命座上王座時,一雙雙古老眼睛,驚訝,驚歎,還有殺意!

“新生的至尊天王,這怎麼看可能!纔多少時間?竟然成就天王之位,這不可能……不可能!!!”

在所用的目光都投向夢邪命,那諸天的至尊始界,一方疆域徒然奇妙轉變,無盡的天威盪漾激射。

無盡的黃雲橫空,漫天玄黃之氣幻龍,飄飛,無盡神獸幻影騰飛。

“嘭……………………………!”

一聲虛空炸雷,卻諸天同響,諸天強者駭然一慌,心裏突然鬱悶堵塞,好像萬斤大石,壓在胸口。

怎麼了,我心怎麼會沉悶?

心血來潮,危機降臨!……是什麼危機?

諸天又怎麼了?可惡!!!

………………………

………

猛然異變,用預言能力的強者,都有不好的預感,好像有什麼絕世大敵甦醒了,那出自靈魂的顫抖,害怕,這讓他們驚異。

“天道歸來!!!!!!!”

聽到這聲音,諸天所有的強者,瞳孔驚駭一睜,那被封印的遠古記憶,猛然鬆動,一片片悽慘的記憶碎片,飛射。

天道的氣息,讓他們出自靈魂顫抖,驚恐充滿意識,那封印的遠古恐懼,降臨了!

“這是天道的氣息……‘它’歸來了!誰…誰——打開了封印!!!!”

“混賬!天道封印的守護者……在哪裏!!!!”

…………………

…………

瘋狂了,驚慌了。

那些至遠古活在現在的老怪物們,都一臉恐懼。

這不由讓他們想到遠古時期,他們在天道之下的生活,對於天道的恐懼,深入骨髓,作爲遠古的強者之一。

他們都是隻是螻蟻,遠古聖人手中的棋子,天道利用的杯具。

“完了…‘它’回來了……回來了!……完了!!”一位古老怪物,喃喃自語,滿眼無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