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恩沒有辦法,只好換了一個方法,問向老『外魔人』道:「或者你教教我怎麼啟動那輛列車就行了。我學東西很快的。」

他想自己學開列車,這樣就能追上女『外魔人』奧森艾瑪所搭乘的列車。

「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我老海格羅就幫你一次吧。」老『外魔人』海格羅背著手自言自語道:「還真是懷念我的老夥計啊。」

「那好。老人家一言為定!我現在就去把列車給你弄出來。」

旁邊的兩位『外魔人』都非常的吃驚,接下來就看到施恩解下了他背後的笈,然後做了一下熱身運動。「噗」的一聲就跳入了茫茫海水之中。

「主人,主人,你自己要小心啊!」從笈裡面跳出來的小豬,沖著水面喊道。

「嗯?一頭豬型的『外魔獸人』,還真的是稀奇啊。」老『外魔人』海格羅看著從笈裡面跳出來的小豬,好奇道。

「幹什麼,豬又怎麼樣?哼,我就算是一頭豬,也能很好地發揮我作為豬的作用。」小豬支起身子來,前面兩隻蹄子揮舞道。

「好好好,既然你們都這麼有鬥志,那我就陪你們去一趟香江島吧!哈哈哈!」老『外魔人』海格羅大笑了起來。

「海格羅,你這樣隨隨便便就把劣質列車重新啟動,難道就不怕集團怪罪下來嗎?」『外魔人』工作人員急忙勸阻老『外魔人』海格羅道。

「怪罪什麼,集團都多久沒下來我們這兒過了,快去準備好東西,等會兒我要啟動列車送那位少年去香江島。」老『外魔人』海格羅看了身邊的兩『外魔人』一眼,交代道。

「什麼?準備好東西,海格羅你真的要開那輛劣質列車?你就這麼確定那個人能把藏在裡面的列車運送到那段三百米外的軌道上?你開玩笑吧你?」

『外魔人』此時一臉『你在來玩笑』的表情看著老『外魔人』海格羅。

他才不相信那位少年真有那麼大本事,深入這滿是海水的車站裡面,把一輛重達萬萬斤重的列車推幾百米外的軌道上,這簡直就是痴人說夢話。

「你不信,那你看看水面上的黑影是什麼。」老『外魔人』海格羅一指車站出口的方向。

另外兩位『外魔人』順著老『外魔人』海格羅的手指望過去,只見有一個大黑影正在海底下一點一點地順著海上的軌道。往三百米外,並未被海水淹蓋住的軌道之上而去。

「這這這是….」兩位『外魔人』不敢置信。

這真的是太驚人了,那個少年還真的成功了。

重達萬萬斤重的劣質列車,而且在水底會受到極大的助力,沒想到在這樣的難度之下,那位少年真的能夠憑著一己之力就把劣質列車推行了三百多米。

「這大明朝少年也太恐怖了吧。」『外魔人』工作人員如此說道。

「快去準備燃料,真是懷念啊,那列車的汽笛聲,便是我早已逝去的青春啊!」老『外魔人』海格羅滿懷感慨地嘆息到。

「好吧,海格羅,既然你想報答這少年的救命之恩,那我們也過來給你打下手吧。」同樣是被施恩救了一命的那位『外魔人』如此說道。

「我也幫你忙好了。反正我也只是這車站的臨時工,他們集團就算怪罪下來,也最多就把我開除了而已。」另一位的『外魔人』也是同樣如此說道。

「你們倆。就別裝了,是不是也想回一趟香江島,那就走吧。正好車站被海水漫入,肯定是要連休好幾天假的。」老『外魔人』海格羅敲了兩年輕『外魔人』的腦瓜。

差不多時,施恩已然將那輛劣質列車推至海上軌道之上了。

「主人已經把列車弄出來了。大爺,接下來就該你出手了吧。」小豬對著身後的老『外魔人』海格羅說道。

「那就行動吧。」一行三位『外魔人』加上一頭豬,佩戴著四五箱列車燃料。還有一大批食物,坐著一橡皮艇開始往列車那邊前行而去。

「老人家,我沒有食言。列車已經幫你推到這軌道上來了,接下來就看你的了。」施恩這一趟『老漢推火車』,可是把他給累的。腰都有點直不起來了。

不過,一切都不是問題。

「沒問題,接下來就看我老海格羅的吧。」老『外魔人』海格羅錘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自信地說道。

「那就麻煩你了,還有你們,都麻煩了。我就先在車廂裡面休息一下,有什麼問題再叫醒我吧。」

施恩決定在這列車行駛的時間裡,好好的睡一覺休息休息。

「行,你去休息吧,有什麼我會派人通知你的。」老『外魔人』海格羅拍了拍施恩的肩膀,說道。

施恩便到了後車廂。把自己的笈給重新組裝成一張竹床來。

然後舒舒服服地給躺在了竹床之上,閉目養神一會兒。

隨著一聲汽笛聲的鳴響,老『外魔人』海格羅站了起來。對著身邊的兩年輕『外魔人』大聲喊道:「我們出發了!」

然而,這個時候,一個海浪從旁邊打了過來。瞬間就要淹沒前面的軌道。

「怎麼辦?怎麼辦?海格羅,這是不是所謂的出身未捷身先死啊?」

「還說這些胡話幹什麼,海格羅全速前進啊!快啊。不然就憑這劣質列車,很快就會被海浪給打翻了的。」

兩年輕『外魔人』趕緊催促著老『外魔人』海格羅。

看著越來越近的海浪襲來,海格羅全速開動這輛年老的海上列車。

而這個時候,施恩也才剛剛躺下竹床,卻是被這兩位年輕『外魔人』的大呼小叫給吵醒了過來。

他睜開眼睛一看,便是看到了窗外那巨大的海浪。

隨手拔出了腰間的木劍,運行真元力在劍身之上,隨即跳到了車廂頂上,直接發力使出了一記劍招。

巨大的劍氣一下子竟是將這巨浪給斬斷。

被斬斷的巨浪。由十米高被斷成了五米,五米高的巨浪之力並不能將萬萬斤重的列車給打翻。

「呼!!」

五米高的巨浪打濕了列車,施恩身上也被打濕了。

解決完這個小麻煩之後。施恩便回到了車廂內,返回竹床之上再度閉目養神。 第六節車廂內,一群大明朝的士兵在不停的搜找入侵者。

更有甚者是用佩刀將車廂內的所有座椅都給劃破,似乎是有人懷疑這入侵者能躲在裡面一樣。

「軍長大人,這麼狹小的空間怎麼可能有地方讓入侵者躲藏的。」一士兵對著身後的軍長大人報告到。

那是一個長得骨瘦如柴,就跟剛從墳墓里爬出的披著人皮骷髏一樣的怪人,他的門牙還缺了一顆,看起來既滑稽又可怕。

這時候,車廂門響起了一聲敲門聲。

「咚咚。」

突兀的敲門聲,頓時吸引住了車廂內所有人的注意來。

不多時。車廂門被從外面打開來。

「喲,各位,吃了么?」徐增壽站在車廂門那裡。對著車廂裡面的士兵們打了聲招呼。

隨即,車廂門又被關上了。

裡面的士兵們先是一愣,隨即大驚道:「入侵者。入侵者在那裡!!」

大批士兵接到了入侵者在第六節車廂,紛紛往這邊的車廂湧入。

然而,車廂大門卻是緊閉不開,無論這群士兵怎麼推,怎麼用兵器砍就是打不開這道車廂門。

「開門,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了!」

「快開門!」

「大家快到這邊來,在第六車廂發現入侵者了,快來快來!」

「快去通知『外魔』族那邊,讓他們過來幫忙,他們不是有逃犯被救走了嗎,讓他們也來出出力!」

「現在在海上,他們無處可逃,謹慎點抓住他們!」

忽的,大批『外魔獸人』也往這第六車廂趕來。

他們也接到了消息,急匆匆過來看到這麼多人居然被一道門給阻礙了。

立馬掏出了一支手槍來,大聲喊道:「喂,大家讓開!」

「砰砰砰!!!」

連開了三槍,車廂門頓時出現了三個窟窿洞來。

那名『外魔獸人』還想繼續開槍,卻是被同伴給阻止了,「不要亂開槍,主人說過要抓活的,你要是亂開槍把逃犯打死了怎麼辦?咱們可擔不起這個責任來!」

「可惡!」持槍『外魔獸人』很不甘心。

「讓開一點。」骷髏男軍長一臉無表情地開聲說道。

一步步走向了車廂門,士兵們立即分開兩邊,讓出了一條道來。

大概有十步距離的時候。骷髏男軍長抽出了他的長刀來。

虛空用長刀畫了一個『口』字出來,一聲暴喝:「口字虛空斬!」

一道口字型藍光迅猛地擊中了車廂門,瞬間就將車廂門給整個切割出來。

車廂門應聲而飛,所有人當即都抽出自己的兵器來,準備迎戰入侵者。

可是,當他們看清楚車廂外的光景時,卻是發現那外面是一個人影也沒有。

「嗯?難道他們都爬上了車頂去了么?」骷顱男軍長疑惑道,但他沒有絲毫的停留,便來到車廂門外,腳下一蹬便來到了車頂。

果然,在車頂上方發現了三名入侵者還有那位『外魔』族的逃犯。

一伙人正站在第四節車廂的頂端。

他們要幹什麼?難道…

骷顱男軍長意識到了不妙,立馬對著車廂內的眾人喊道:「全員離開。返回第四節車廂,這是個圈套,快!!」

而這邊。他直接來到車廂頂端,全速朝著第四節車廂跑去。

他已經意識到了自己上了對方的當了。

然而,已經太遲了。

站在第四節車廂的頂端。徐增壽蹭了蹭身邊的項恭,開口道:「接下來就看你的咯,項僉事。」

項恭沒有回話。直接抽出了他的精鋼寶刀,簡簡單單對著下面的車廂就是一刀揮去。

瞬間,巨大的劍芒斬斷了連接第四和第五車廂之間的鐵鉤和鐵鏈。

「混蛋!!」

骷顱男軍長大怒。直接揮動他的長刀想要阻止這一切。

可惜,項恭可不止只有一把精鋼寶刀,另一隻手的綉春刀也是同時揮去。以真元力依附刀身,一刀揮出擋住了來自骷顱男軍長的長刀攻擊。

此時,第六和第五節車廂的士兵和『外魔獸人』們還在發愣。

「軍長剛剛說的什麼。你聽清楚沒有?」

「我聽清了一點點,好像說要我們返回,說這是個圈套。」

「那就回去吧。」

站在最前面的兩名士兵一回頭。發現後面滿滿的都是人頭和獸頭。

不知何時,這第六節車廂早已擠滿了人。

「都回去,讓後面的人回去前面的車廂。快,這是個圈套,全通知後面的人回去。」

一個傳著一個,到了最後面的那位『外魔獸人』的時候,他直接打開了第五節車廂的門,結果卻是發現車廂外早已是一片汪洋。而連接他們車廂的主列車卻是早已沒有了蹤影。

「分…分離啦!!」

車廂被分離了!

骷髏男軍長手持長刀從車頂上跳了下來,直接踏著漫過軌道的海水徑直地朝前方奔跑。

他這是準備追上前面的列車啊!

站在第四節車廂頂上的徐增壽揮了揮手,朝著被拋棄在半道的那兩節車廂的敵人高聲喊道:「你們可千萬要小心吶。不要讓海浪給捲走了喲!」

隨後一轉頭,對著身邊的項恭說道:「那傢伙也夠鍥而不捨的,萬一被他追上來的話。這個人就交給你搞定咯。」

「可是我說徐鎮撫使,我們雖然這樣做能一下子減少五十多條雜魚,不過這樣的話。我們的援軍追來的話,不是也會無可避免的碰到他們的么?」申猴有些疑惑的問道。

「隨便,就五十多條雜魚,耽擱他們不了太長時間的。」徐增壽卻是非常所以然地開口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人算不如天算,再者說了,你沒看到後面烏雲密布的,像是要變天的樣子,給我們的時間真的不是很多。所以只能用這樣的方法來減少雜魚,主攻他們的主力了。」

「我明白了,那趕緊下去救人吧!「申猴手持棍棒跳了下去。踢開了擋住這道車廂門的重物,直接打開了門來。

結果,卻是有一怒髮衝冠的士兵沖了出來,但是因為申猴忽然間開門的緣故,對方由於慣性竟然就這麼『撲通』一聲掉進了海裡面。

申猴看著在海面上呼叫的士兵,搖了搖頭,說道:「這可不關我的事,我只是開了下門,你就自己沖了出來的。」

「可惡,你們給我記住,我一定會將你們繩之以法的!」那名士兵也真是冤枉,他發現了後面兩節車廂脫離的情況,便想要打開車廂門看個清楚。

可奈何車廂門之前被申猴他們用東西給頂住了打不開,他便想利用自身的衝撞來頂開門,結果就這麼誤打誤撞的掉進了海裡面。 「喲,這第四節車廂里居然還有雜魚。」

進入第四節車廂后,申猴發現這裡面居然還有十幾個雜魚在。

他手持棍棒,直接對著朝他衝過來的那個『外魔獸人』就是一個棍棒橫掃,直接掃中了那個『外魔獸人』的下顎。

然後就是一連貫『塔牌』效應,一個接著一個受到這名被掃飛的『外魔獸人』的波及,一個個地被擊飛了出去。

「你們走啊!我能應付!」

看著已經消失在車廂頂上的項恭和徐增壽,申猴一陣無語。

這也太沒有合作精神了吧。

不過,好在那位女『外魔人』留了下來,還對他鼓勵道:「小弟弟加油哦!」

臉一紅,大受鼓勵的申猴邊用棍棒橫掃,一邊將雜魚們都引到車廂門這邊來,然後他改用了攻擊手法,不再用棍棒橫掃了,而是採用棍棒挑擊,將一個個衝上來的雜魚,給挑到了汪洋之中去。

他可是為了清空這一節車廂,好讓這位女『外魔人』可以安全的呆在這裡面等他們三人凱旋歸來。

「你這個猴子小鬼別猖狂,看我牛古力怎麼打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