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劉俊之做了補救。

他只是撤去了遮天手。

但是要讓劉俊之向袞州王道歉,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逍遙帝君的後人,有著自己的驕傲。

同樣他們,不是自己錯的事情,絕不會道歉。

更何況石家,是乾坤夫人的弟子。

如果按這個輩分來說的話,這個袞洲王屬於以下犯上。

本身就是他的不對,自己為什麼要道歉呢?

「他是你的長輩,就只是現在是,作為你的夫婿,從你這邊論的話,我算是以下犯上,不過。好像乾坤夫人,是石寧遠的師父。而我,稱乾坤夫人為師父,也就是說我和石寧遠平輩。大家給我評評理,這袞洲王是不是以下犯上。」

劉俊之這話一出,眾人紛紛驚訝地說不出話來,袞洲王的臉色更是十分的難看。 袞洲王發現自己十分的小心。但是還忘了一件事情,就是乾坤夫人。

正因為忘了這件事情,所以他才敢對劉俊之出手。

但是卻沒有想到,一個武宗竟然能碾壓武聖。

這也太天方夜譚了吧。

而且是十分的離譜,已經超越了常人的思維。

以及神武大陸千百年來的規矩,超越四重以上的戰鬥稱為越級之戰。

但是現在的這種狀況是,跨越了四個階段。

跨越了武王,武皇和武帝,以及武聖。

並且將他治服,而且僅僅是一招。

到底劉俊之的天賦妖孽到什麼程度,才能出現現在的狀況。

以武宗的實力,完美的壓制住武生二重實力的自己。

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而且袞洲王自己都不敢相信,相信這個事實。

但是事實擺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他整個人,被生生的拍在地上。

而且動彈不得。

這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可是它偏偏就發生了。

而且劉俊之的那一番話,讓他發現自己遺漏的問題。

這個問題十分的重要,那就是以下犯上。

如果按石寧這邊論的話。

他確實算的是劉俊之的長輩。

雖然剛才自己做得不對,可是劉俊之也不該一掌將它拍在地上。

這個明顯是以下犯上,由不得他說些什麼。

可是按照自古以來的風俗是:出嫁從夫。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乾坤夫人這檔子事。

他還是劉俊之的長輩。

但是呢。

乾坤夫人在那裡。

就不能以他這邊來算了。

是按照劉俊之這邊來算。

就是說袞洲王現在自己,才是真正的以下犯上。

對於前輩不敬。

對劉俊之不敬。

所以現在,要道歉的人是自己。

而且還在任憑劉俊之處置。

因為他的輩分太高大了。

與石寧遠互稱師兄弟,哪怕石家這位先祖,已經作古了很久。

但是劉俊之的輩分擺在那裡,也容不得他放肆。

算了,袞洲王沒想到,自己倚老賣老多年。

今天竟栽了個大跟頭,而且這個跟頭是他自找的。

不分青紅皂白,就像劉俊之動手。

至於出現了現在這種狀況,自己竟然沒有考驗出劉俊之,到底它的底線在哪裡?

緋聞NO1:大叔,官宣了 而且糊裡糊塗的被劉俊之拍在地上,那一掌夠狠夠穩夠准。

而且速度十分的快,等自己看見巨掌的時候。

卻早已經,早已經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況且那個巨掌已經到了眼前,但是兗州王知道,劉俊之當時並沒有動。

手上也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所以讓袞洲王很難判斷出來。

就這樣,等他再反應過來之時,在做抵擋。

已經晚了,而且是十分的晚了。

於是袞州王就被拍在了地上。

當時袞洲王就在想,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

已經沒了。

但是他沒有想到,他遇到了更嚴重的後果。

就是自己竟然站不起來,被生生的拍在了地上。

這得多丟面子,而且現場還有這麼多人。

現在可好了,自己這張老臉也沒處放了。

被一個武宗打敗。

可是現在。這已經不是重點。

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自己竟然以下犯上。

這可是十分嚴重的事情。

袞洲王現在知道自己只有一條路要走。

那就是道歉。

而且這個道歉必須是負荊請罪。

可是現在,讓他哪裡去找那麼多荊條。

既然荊條沒有,那只有用自己的另一隻腿代替,袞洲王雙膝跪倒。

但是卻被一雙無形的大手,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所撐住。

左心右愛 使袞洲王跪不下去。

「怎麼說呢?我十分的不喜歡你,也不太喜歡你們石家的那個家主,不過看在石家大長老的面子上。我就不和你計較了。」劉俊之冷冷的說道。

現在是袞洲王以下犯上。

並不是他自己以下犯上。

所以有些事情就好說了。

從內心來說,劉俊之不喜歡石家大長老石淚這兩位兄弟。

只是單純的不喜歡,也說不上是什麼原因。

反正劉俊之就是不喜歡他們兩個。

相反劉俊之對石淚的感官還不錯。

一寵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只不過他不能讓,不能讓袞洲王跪下。

畢竟這麼多人看著呢,與情與理他都得給人皇一點面子。

其實在剛才動手之際,劉俊之就已經認出了天霜雪。

只不過是通過畫像認識的這個人。

因為天霜雪,這個傢伙。

在辭退人皇寶座之後,成為了盛寶閣長老團的一員。

而且作為盛寶閣的高層。劉俊之將這些人的畫像一一翻了一遍。

所以記得很清楚。

而這個袞洲王,正好是天霜雪在位之時,所封的十三天侯之一。

所以要給人皇面子,給天霜雪面子。

不過最重要的原因是,這個袞洲王畢竟是石寧的長輩。

如果做得太過的話,會傷了石寧的心。

而且也會,也會引起石昊天等人的反感。

這石家三兄弟,姐夫妹夫的叫個不停。

讓劉俊之很是開懷。

他們現在的關係十分融洽,如果因為這件事情,導致他們的關係破裂,那就得不償失啦。

畢竟那三個人有可能都是真命天子,劉俊之可不想一不小心,一不小心,站在他們的對立面,成為真命天子的踏腳石,那可就不好玩啦。

雖然按理來說劉俊之並不懼怕他們之間的任何人。

但是他也不想遭到真命天子的惦記,畢竟他們和自己一樣,一樣,都擁有主角的光環。

所以如果站在對立面,收服那肯定是做不到的,難免最後會玉石俱焚。

如果這樣的話,那真是得不償失。

平白無故給自己樹立出一個敵人。而且這個敵人還曾經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親人。

如果袞洲王真的跪下了,那讓石寧情何以堪。

畢竟不管怎麼說,袞洲王是石寧的長輩。石寧的二爺爺。

做得太過的話,會影響到石寧和石家子弟的關係。

劉俊之說不喜歡袞洲王,也傳達了另一個信息,這個信息就是,如果有下一次的話,那麼誰的情面都救不了你。

「我說,妞,你笑一個吧。我可是挨了你一巴掌,現在臉上還火辣辣的。」劉俊之逗了逗自己的未婚妻,逗了逗石寧。

這丫頭說哭就哭,那可不是什麼好現象。

劉俊之可不喜歡淚美人。 劉俊之所喜歡的女人。

不一定要很漂亮,但一定要善良。

但是動不動就哭的淚美人兒,劉俊之可是十分的不喜歡。

他也不希望,希望自己的老婆變成淚美人。

「我錯過了什麼嗎?」莫無雙悠悠轉醒,看著面前的情況問道。

當時她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什麼以下犯上。

所以才有此一問。

聽到她的話后,石寧突然破涕而笑,石寧現在覺得自己已經很沒理啦,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劉俊之,幸虧莫無雙及時的醒來,她可以轉移話題,來緩解心中的那份愧疚。

因為她現在不敢,不敢直面,面對劉俊之。

面對自己的老公。

而且剛才還甩了劉俊之一巴掌。

打了老公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