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定了老兩口這裡,其他的事情就簡單多了。只要願意給錢,不管是要修多大多豪華的墳墓,都沒有一點點的問題。

他現在也不是缺錢的人,雖然買回程卷花了不少,可也還有好幾千萬,給張福和小蝶修個大點的婚房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看著任務列表上『廢物的崛起』上面那可憐的兩個進度,楊一凡暗嘆一聲,靈魂火符的道路任重而道遠啊。

隨後楊一凡便開始了他漫長的尋鬼生涯,也幸好是在池岳,他偶爾還能回次家,去找梵澤澹卿卿我我一下,不然這還真是一個無聊的任務。

不是說任務有多難做,心愿有多完成。大多數鬼的心愿都很簡單,比如叫楊一凡幫忙殺掉仇人,或者去代替他們報恩之類的。心愿雖然簡單,但有靈智的鬼真的太難找了,而且就算是找到了,人家也願意說出願望,楊一凡還不一定能辦得到!

比如說就有一個厲鬼他的願望是毀滅世界,讓整個地球變成鬼魂的國度。楊一凡哪有哪個能力幫它實現這個願望,而且就算他有那個能力,也不可能這樣做啊!

還有的鬼想讓楊一凡代替他為父母養老送終,可他的父母才三十來歲,楊一凡哪有那麼多時間是服侍人家三四十年,然後再幫它們送終啊。

一切的一切,造成了楊一凡這個任務進度奇慢。從接到任務到現在都快兩個月了,除了最開始張福和小蝶那兩個,他也只又完成了兩個而已,還差完成最後一個鬼魂心愿,他就能學習靈魂火符了。

可就是這最後一個,楊一凡都大半個月了,依舊沒有完成。無論他在池岳如何搜尋,那些鬼魂就像消失了一樣,一點蹤跡都看不到。

這兩個月里楊一凡還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沒事的時候就自言自語,看上去就像個神經病一樣。其實他這是在和身上附著的鬼魂交流,既然其他的鬼找不到,那就合理利用身邊的資源,一樣能夠完成任務。

可楊一凡想的還是太簡單了,因為這鬼無論楊一凡怎麼說怎麼逗,兩個月來沒有一次理過他。

不過楊一凡也不是沒有收穫,因為他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這鬼一定就是曾經川藏路上搭過他車的那個女孩子。

雖然這女鬼從來沒有回應過楊一凡,但有一次楊一凡自言自語講葷段子的時候,他隱約聽到了一個女孩銀鈴般的輕唾聲。。。

「我說美女啊,你說我們都朝夕相處這麼久了,你怎麼就不理我哎?」

女鬼照例沒有回應楊一凡,只是有著一股波動一閃而逝。

「養只小貓小狗養久了都能生出感情,你為什麼就這麼絕情,都不願意出來看我一看,難道是因為嫌我不夠帥的嗎?」

楊一凡可憐兮兮的說道,然而依然沒有卵用。

「你說我們在一張床上睡了這麼久,我們算不算同居?我解決個人問題的時候,你有沒有在旁邊偷窺?」

見女鬼仍然沒有動靜,楊一凡心中有些失望,不過他也沒有太過在意,因為這兩個月來這樣的事情每天都會發生,他都已經習慣女鬼的不回應了,今天也只是例行調教一下而已。

https://tw.95zongcai.com/zc/55944/ 「呸!誰和你睡一張床啊?還有什麼叫解決個人問題?」

一個有些羞惱的女聲突兀的響起,嚇了毫無準備的楊一凡一跳。

居然回應了?!楊一凡一聽見這句回答,頓時有些喜出望外。他就怕這女鬼不說話,只要她願意開口了,那事情就簡單多了!

「怎麼沒睡一張床啊,我們可是每分每秒都在一起的,睡覺當然也不會例外啊。我可跟你說啊,我陪女朋友都沒陪你這樣勤快呢!至於解決個人問題,嘿嘿,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你懂的。」

女鬼的回應聲中顯得有些糊塗,顯然沒怎麼聽明白楊一凡話中的意思。

「什麼我懂得?我什麼都不懂啊!還有就是你睡覺難道不脫衣服的嗎?你脫下來的衣服是放在床上的嗎?既然沒有那又何來的睡一張床呢?至於陪我比陪自己的女朋友時間長。。。有本事叫你女朋友變成鬼,讓她附在你身上?」

楊一凡的臉頓時一黑,特么就算那樣能滿足情人之間的誓言,每分每秒都膩在一起,可楊一凡不願意這樣做啊!而且相信不光是楊一凡,正常人都不可以這樣做啊!

「咳咳,這個還是算了吧。那個,其實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什麼問題?是問有有什麼心愿嗎?」

女鬼的聲音顯得有些疑惑,這段時間楊一凡尋找鬼魂,然後幫它們完成心愿它都看在眼中。她跟在楊一凡的身邊這麼久了,其實楊一凡的好多秘密對她而言都不是什麼秘密了,而這也是楊一凡覺得必須收服她的原因之一。

「額,不是那個,那件事等會兒再說,我有另外一個問題想問問你。」

貼心萌寶荒唐爹 楊一凡搓搓手,嘿嘿的笑了幾聲。如果現在有個鏡子在他面前,他一定會發現自己此時的表情有一點。。。萎縮。

「你知道寧采臣嗎?你們鬼到底能不能和人啪怕帕啊,如果能啪的話那到底又是怎麼操作的?」

這個問題其實之前楊一凡就想問問小蝶的,不過他去相親的時候是睡著入夢的情況,和小蝶的觸碰之間並無障礙。後來帶著小蝶和張福相親了,楊一凡也不好意思再問人家老婆這個問題了。

人與鬼不可能就只是在夢裡啪吧,它們之間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接觸辦法,楊一凡對這個問題很是好奇。。。

「呸!大色狼,我不想理你了!」

女鬼羞惱的唾了一口,楊一凡都能從她的聲音中猜到她那紅暈遍布的臉龐,額,前提是她有臉的話。

「別嘛!你就告訴我一下嘛,我真的很好奇哎,滿足下好奇心行不?」

「不行!」

女鬼堅決的回答,這樣的問題她怎麼好意思和楊一凡討論?那些東西光是想想,都能讓她羞紅了臉龐。 女鬼這一次的聲音中,不光有了羞怯,還有了氣惱。楊一凡明白應該適可而止了,人家女孩子臉皮薄,自己要是一直去撩撥,恐怕會真的不理自己了。到時候完成不了任務,楊一凡哭都沒地方哭去了。

「好吧,不行就不行,那你能不能現身讓我看一看?」

楊一凡的問題讓女鬼一下子警惕了起來。

「你想要幹什麼?我可跟你說啊,你別打我的主意,我可不是聶小倩!我的名字叫柯甯。」

額。。。

楊一凡一陣無語,他知道自己之前的話讓柯甯給誤會了,她沒準還以為自己準備效仿寧采臣,來一場轟轟烈烈的人鬼戀,實驗一下人與鬼到底是怎麼啪怕帕的。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啊!我們應該之前見過面的吧,你就是搭過我車的那個女孩子對不對?在我遇到危險的時候,你還提醒過我來著。」

「哼,那又怎麼樣,有些人啊,就是不懂報恩,這年頭好人沒好報啊!」

柯甯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感慨了一聲,然後默然陷入了沉寂。

楊一凡當然不願意柯甯就這麼潛水了,他還等著柯甯現身,然後讓系統檢測一下她的資質叻。

「怎麼沒有好報啊,這好報就和惡報一樣,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啊!我那個時候不是不知道誰提醒我的嗎,現在既然知道是你了,我當然得好好的感謝你了啊。這樣吧,你現身出來,我先給你鞠個躬,給你一個感謝的擁抱,然後你想去哪裡、玩什麼,我都陪你去就算是你的謝禮行不?或者,給你燒輛車子、房子、手機什麼的?」

「擁抱就算了,我又沒有去陰間,車子房子什麼的要來也沒什麼用。現身也算了吧,我長得丑,怕把你給嚇著。」

柯甯警惕性很高,顯然是防著楊一凡,擔心他利用擁抱感謝的由頭趁機占自己便宜。

「真的有陰間嗎?燒給你們鬼的東西在現實不能用的嗎?至於你長得丑?呵呵,你就別忽悠了我,我可是看見過你的面容的,嘖嘖,那可是相當的漂亮啊!」

說道這裡楊一凡就回憶起了那個夜晚,一個瓜子臉柳葉眉,長腿細腰粉臀的美女坐進自己的車裡。。。

「你那個時候看到的,可不是我的真正面容,那只是我幻化出來給你看。既然是幻化的,我自然要變的漂亮一些嘛。」

柯甯呵呵笑道,至於楊一凡前面的兩個問題,不知道她是有意或者無意,直接給岔開沒有回答了。

「不是真正的面容?不過那也沒有什麼關係啊,我想和你這個人交朋友,沖的又不是你長得漂亮!」

楊一凡的語氣義正言辭,不知道的人也許聽了這話,還真的以為他這話是發自肺腑的叻。

「你。。。真的想要看嗎?」

柯甯的語氣忽然變得有些顫抖,短短的幾個字里,卻包含了期待畏懼自卑等等的情緒。

「當然要看了啊,不看我跟你磨嘰幹嘛。你放心,就算你真正的面容真的很醜,我也不會怎麼樣的。」

楊一凡輕聲安慰柯甯,他心中有種預感,或許自己當初看到的,真的不是她的真容。

「。。。好吧。。。」

柯甯輕輕的應了一聲,然後楊一凡就看見他腰帶上一直戴著的小玩偶忽然開始放光,然後那股他一直在尋找的熟悉波動驟然散發開來。

楊一凡一看到這個小玩偶頓時恍然大悟,當初自己沒能把大黃蜂裝進包裹,就想把車退給二手車行,見車上這小玩偶還挺有眼緣的,就準備留下來做個紀念。也正是自己把玩偶取了下來,隨身佩戴在自己身上,後來大黃蜂才能夠被自己收進包裹的吧。

不同於張福小蝶他們所散發的黑色光芒,柯甯綻放出來的光芒居然是金色的,一點都沒有黑色的那種陰暗的感覺,反而是楊一凡在柯甯光芒的照耀下,心中忽然平靜祥和了不少。

金光砰然炸碎,變成無數細小光點在楊一凡頭頂飛舞旋轉,飛了幾圈之後光電像是得到了什麼命令,在楊一凡的前方懸停了下來,然後開始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柯甯的身體。

光點從柯甯白皙如玉的腳掌開始,一點點的向上組合蔓延。大長腿粉臀細腰豐ru一點點的出現在楊一凡的面前,楊一凡看著這熟悉的身材,心中開始泛起了嘀咕。

這不就和之前看到的柯甯一樣嗎,要知道以自己的記憶力,對她的特徵可是記得很清楚的,絕對不可能出現認錯的情況。

是柯甯之前在逗我,還是說她這次出現,依然是幻化了的?楊一凡不得而知,只能看著光點繼續向上,慢慢的勾勒出柯甯的面容輪廓。

光點組合的速度很快,一分鐘不到柯甯的面容就組合完成了。但是在看到柯甯面容的剎那,楊一凡怔住了。

並不是因為面前的柯甯長得太過漂亮,楊一凡一看之下就失了神。而是柯甯的那張臉。。。真的真的很恐怖。

就像恐怖電影里一樣,此時的柯甯赫然只有半個腦袋!一隻眼睛一個鼻孔半張嘴巴,其他的部分就像是被什麼重物擠壓,全部都塌陷到他的腦袋裡面去了。

以楊一凡的眼神,甚至還能看見被擠扁的半邊腦袋處,還有著殷虹鮮血在流淌,白色的腦花緩緩蠕動。

楊一凡心中一陣膩歪,就算是自己說了不介意,美女你也不能這麼坑我吧?

「那什麼,你能把腦袋裡面的腦花收收嗎,我看它都快要掉出來了。」

「嚇著了吧?我就說很醜很嚇人的,叫你不看了你還不聽,現在知道了吧。」

說著柯甯的光點就開始消散,就想要重新回到玩偶裡面。

「別啊!誰說我嚇著了啊?我只是讓你把那些血腥的地方屏蔽虛化一下而已。」

柯甯停止了消散,重新恢復了之前的模樣。

「我這邊已經虛化了,是你自己開了天眼,無論我怎麼掩飾,你看到的都將是最真實的我,也就是我死去后變成鬼的樣子。」

楊一凡一陣無語,弄到最後這鍋還得自己背。不過自己也殺了不少人了,比這還噁心的場景都見了不少,又怎麼可能被柯甯給嚇到。再說就現在這個情況,就算是被嚇到了,也必須說沒嚇到啊!不然妹子可就跑了,自己還沒檢測的叻。

「系統,幫我檢測面前這靈魂體的資質。」 「叮,檢測中。。。」

楊一凡嘴裡和柯甯東拉西扯增加好感度,腦海中卻在期待這檢測的結果。從他看到柯甯的時候,就有一種感覺。說不清楚這種感覺產生的緣由,楊一凡莫名的覺得柯甯有些不一樣,卻又說不出來到底哪裡有不一樣。

所以他才會對柯甯報以很強烈的期待,會是什麼樣子的資質?

黃級應該可以直接排除,玄?地?或者直接就是天了?!

至於天之上的資質,楊一凡是想都不敢去想,因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會爆發出那麼逆天的運氣。

「叮,檢測失敗,建議宿主進行深度檢測。」

在聽到檢測失敗的時候楊一凡不驚反喜,因為如果是普通的資質,系統怎麼可能檢測不出來?現在出了檢測失敗的提示,那麼柯甯的資質一定是有什麼古怪的地方了。

楊一凡現在可不管這古怪到底是好是壞,在他看來,只要有不一樣的地方就有希望。

想到這裡楊一凡連忙在系統中急切的喊道。

「那就深度檢測,立刻馬上。」

「深度檢測執行中,檢測費用1000軟妹幣。」

聽到這個提示,楊一凡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就檢測個資質而已,就要1000?這系統怕不是窮瘋了吧!

有心中止深度檢測,但話剛到了嘴邊,又被楊一凡咽了下去。

算了,不就1000麽,上次看到一本書上還寫著,一個不懂怎麼花錢的人永遠學不會賺錢叻,反正包裹里還有幾千萬,等到用完了大不了自己再去干一票大的。

說是這麼說,想也強迫自己這麼想,可為什麼楊一凡依舊感覺自己的心在淌血?

幸好,深度檢測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讓楊一凡心痛的感覺稍緩。同時楊一凡也有些感嘆,花了錢充了值就是不一樣,看來某迅說的不充值怎麼能變強也是有道理的啊!

「叮,檢測結束,目標資質為無級別。」

無級別?楊一凡一下子就傻眼了,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花了1000怎麼就檢測出了這個結果。要知道連小蝶都是黃級資質啊,怎麼自己看好的柯甯卻沒有一點資質?

想到這裡楊一凡不禁看了柯甯一眼,這女孩子不提她那張有些駭人的臉,如果她還是個人的話,能有無數的宅男為了她那火辣的身材度過無數手酸的夜晚。

除了身材,更加出眾的是柯甯的氣質。就如同一株空谷幽蘭,時刻都處於寧靜祥和之中,彷彿什麼事情都不能讓她動容一般。

而且這種氣質還有一種強烈的感染力,只要呆在她的身邊,你就會不知不覺間被她感染。就算前一秒還在為了生活瑣事煩心,下一秒可能就放下煩惱綻放開心的笑顏了。

那麼試問這樣一個優秀的女鬼,又怎麼可能一點資質都沒有?

「系統你是不是中病毒了啊,你這檢測結果一定有問題,她怎麼可能沒有資質啊!」

系統空間里充斥著楊一凡難以置信的咆哮聲,他根本就難以接受這個結果。

「沒有什麼病毒能夠入侵本系統,本系統的任何一個檢測結果都不可能有任何的問題。」

頓了頓,彷彿是為了掉楊一凡的胃口,又好像是報復楊一凡之前對它的置疑,就在楊一凡就要忍不住爆發的時候,系統才緩緩的說道。

「而且本系統從來都沒有說過,這個檢測標本沒有資質。」

嗯?

系統的回答就像是一道驚雷,瞬間劃破楊一凡的腦海,留下一片漣漪久久不能平復。

難道是自己理解錯了?系統所說的無級別並不是沒有資質的意思,而且另外一種相反的情況。

自己語文成績難么好,怎麼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把系統的意思都給理解錯的。楊一凡心中一陣懊惱,不過對於這件事情,楊一凡寧願自己腦袋打鐵理解錯了。

「那系統你解釋一下,這個無級別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系統並沒有立即回答楊一凡的問題,怎麼自顧自的說道。

「宿主你的運氣還真是不錯,居然能夠找到這麼好的一個靈魂體。」

好?而且是連繫統都誇讚的好。楊一凡頓時有些喜出望外了,就連看著柯甯的目光,都像是在觀賞一件稀世珍寶一般。

「宿主有沒有聽說過地藏王菩薩,就是發下大宏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那個。世人皆言好人沒好報,所以這位菩薩曾經還發過一個小宏願,那就是只要有人能夠堅持十世都做好人,那麼這個人就能夠立地成佛!當然了,這裡的佛並不是指如來那種法力無邊的佛,但也不容小覷了。」

「而你面前這個靈魂體,她則是八世好人,而切這一世也是為了救下即將被醉酒司機裝死的三個小孩,才被轎車撞破腦袋而死。如果她現在願意去投胎轉世,那麼她就是一個九世好人了,只要再堅持做一世好人,就能夠立地成佛了!」

立地成佛?

楊一凡有些傻眼了,這個說法他倒是聽說過,可是真的有這回事嗎。那不是老實人被欺負后,自我安慰用的嗎?

如果十世好人就能成佛的話,這麼多年來,佛國都快人口過剩裝不下了吧?

然而這卻是楊一凡有些想當然了,他以為不過是做十世好人而已,能有什麼難得。他卻沒有想到,那不是做事件好人而已,而是要做整整十輩子的好人啊!

一個人做好事不難,就連喪盡天良殺人盈野的大惡魔,在某些之下也會有內心脆弱的時候,有意無意之下也可能作下好事。

做好事不難,難的是做一輩子好事。而且立地成佛的要求可不是一輩子,而是整整十輩子啊!更為重要的是,每重活一次,那可是要上奈何橋的,一碗孟婆湯是不喝也得喝。

在喝下孟婆湯之後,前世記憶皆消,自然就不可能懷著功利心去做一個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