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出這個問題,就是要討論解決這個問題,並且付之行動,這才符合事實就是的觀點,而不是只動動嘴就好的,爛俗之事。

龍興會利用法律漏洞販賣人口,並且推行色情和博彩行業的發展,讓眾多的無辜女性和孩提受到了迫害,而法律並沒有相應的保護措施,如果只是立法禁色情,禁博彩,對於已經收到迫害的人不聞不問,此種救法飲鴆止渴。

況且,溫緹郡的立法院如果有那麼容易將這項法律定好並且遵守,龍鬚公也不會每天焦頭爛額了,更加不輪到長羽楓這個局外人來考慮。

就陰謀論來說,其中的利益牽扯不說大了,就是一路順到某個家族或者是立法官員的錢財,估計也不是什麼難事。

有人相信這個世界非黑即白嗎?

當然有。

那麼這個世界是非黑即白的嗎?

顯然不是。

但是很多人將這種非黑即白的理論當做話術來談論,一下子就帽子扣到不同利益者的頭上,然後群起而擊之。

長羽楓……很可笑的是,他是個局外人。

他只能和洛肯有私仇……

並且不是金錢利益的那種私仇,而是家人被傷害,或者是琳兒被傷害之後,他去報仇的……那種俠客精神一樣的報仇?

這簡直是,局外人之中的局外人,才能夠理解的一種……特別好笑的方式……

這個世界真的需要俠客……因為很多人都在被壓迫……但是這個世界的俠客又只能報私仇……因為他們根本就不在別人的利益分配體系中……

當所有的俠客都只是憑一腔熱血而行動,他們的出發點……一定是模糊的,那種人人平等的話術就派上了用場……可是人人平等的話術根本就經不起推敲。

當俠客置身於利益分配體系中時,他真的能夠以個人名義分到利益嗎?他就是憑藉劫富濟貧而獲得俠客名號啊……

所有人都怕他的一腔熱血了……因為世界已經沒有了最為強大的壓迫者……世界真的日月換新天了,那……

誰來成為一個新的壓迫者?或者說,收拾剩下的爛攤子……比如,爛攤子留下來的財富和資源……

第一個俠客是……

洛肯?

第二個俠客……

是長羽楓嗎?

第三個俠客,會是你嗎?。 巍巍目前住在褚宅,不僅是因為褚老夫人她們捨不得讓他搬去褚臨沉那邊,也因為孩子在褚宅,照看起來更方便。而且,莫老師的家教課也都是在褚宅上的。

褚臨沉剛把孩子送到,明叔便一臉焦急地走了過來。

「阿沉少爺,您可算回來。」

「出什麼事了?」

褚臨沉說話的同時,單手抱着巍巍,大步往前走。

明叔跟在後頭,嘆聲說道:「是老爺在國外的案子出了問題,夫人懷疑有人藉助國外勢力,暗中打壓,所以氣不過,想要親自去處理這件事,把老爺接回來。」

聞言,褚臨沉俊眉一皺,轉身把巍巍交給了衛何,快步朝大廳走去。

柳唯露正在跟老夫人說去國外的事情,老夫人苦口婆心地勸說她:「別衝動,這事兒等阿沉回來商量……」

話音未落,褚臨沉人未至聲音先傳了進來:

「媽,你身體才剛好,暫時留在國內好好休養身體,雲希的婚禮還需要你坐鎮主持。」

柳唯露訝異地朝他看去。

一秒記住https://m.net

宋瑾容則是喜道:「阿沉你回來了!」

「嗯,奶奶。」褚臨沉跟宋瑾容打了個招呼,又轉向柳唯露,繼續說道:「爸爸的那個案子顯然是被人算計了,對方利用國外的法律強行把他扣留下來,一定還有其他目的。這一趟,我替你去,保證把爸爸安全接回來。」

柳唯露面色露出一絲擔憂,「臨沉,你?」

「我是褚氏的掌權人,這種事情我出面是理所應當的。」褚臨沉說道。

一個「掌權人」的身份,讓柳唯露不好在說什麼,只能默默點頭。

宋瑾容卻欣慰地笑了笑,叮囑道:「阿沉啊,你去帶你爸回來,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好。」

因為時差的關係,此事不宜遲。

褚臨沉當即就讓衛何幫自己安排了今晚出國的行程。

「爸爸,你什麼時候能回來啊?」巍巍不舍地抱着他的腿。

「放心吧,爸爸只是暫時離開幾天,你這些天要是無聊,就去找你媽咪,知道嗎?」褚臨沉捏了捏小傢伙臉頰上的軟肉,溫聲說道。

「嗯吶!」巍巍乖巧地點頭,鬆開了他的腿,和宋瑾容等人一起,目送褚臨沉離去。

次日。

秦舒早早起床,收拾整齊。

溫梨昨天接了個訂單,熬夜畫圖到大半夜,這會兒還在補覺。

秦舒和前兩天一樣,沒有驚動她,只默默在廚房給她留了早餐,便出門去了。

今天是她正式在褚氏上班的第一天。

昨晚深夜收到褚臨沉發來的一條短訊,說他要去國外一趟,預計好幾天才能回來。

秦舒就挺迷惑的,她又不關心他的行程,他跟她說這些做什麼?

何況,想起他昨天跟王藝琳在一起的畫面,她心裏就莫名有些憋悶。

索性假裝沒看到,一個字也懶得回他。

卻沒想到,早上她剛走進公司大廳里,衛何便迎面而來,揚聲跟她打了句招呼:

「秦小姐,褚少他這幾天出國去了,讓我跟您說一聲。」

他話音一落,這下可好,大廳里來來往往的褚氏員工,目光都落在了秦舒身上。 「總感覺有什麼大事要發生……」靈見很慌,紫山太詭異了,他本以為最多就是帝陵,可現在看來絕不止那麼簡單。

「轟!」

就在靈見警惕之時,前方那接連莫名天際的瀑布打開,如同窗帘被掀起,露出了其後隱匿的紫色石壁。

「那是……」靈見看向那裡,有一塊石頭脫離了紫色的石壁,閃爍著五彩的光芒飛了出來。

這是被玄鳥引動所致嗎?

可是為什麼,它這般做是有什麼目的,難不成那塊石頭就是紫山的終極秘密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隨後會發生的事情,是好還是壞。

「啾啾。」

玄鳥抬起爪子,輕輕一點,剎那間那塊石頭就照耀出了璀璨的光輝,彷彿透明了一般,能清晰地看到其內的景緻。

那似乎是一枚蛋,如同最美的玉石一般,其上烙印著各種圖案,神秘莫測。

此外更有清晰的烙印投影在虛空中,引動瀑布共鳴,分化出近乎液化的靈氣沒入其中。

「活的?」靈見吃驚,看那石頭的痕迹,絕對有著漫長的歷史了,沒有神源的包裹,其內的東西就算逆天,也得化為化石。

可是現實是,那枚蛋不僅沒有成為化石,反而生命波動無比強大。

難道特別的石頭也有著神源的功效?

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解釋,不然的話就太過逆天了。

隨著玄鳥不斷輕點,那枚蛋透發出的氣機越發玄秘,有無窮道紋閃爍,激射出了各種光彩,瑞華無盡。

「嗡~」

到了最後,那枚蛋上的所有圖案與紋絡都彷彿復活了,全部投影在了虛空中,散發出絕強的波動。

「不會真活了吧?」靈見不解地看向玄鳥,它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很想詢問個究竟。

可惜在那枚蛋完全復甦之後,它就又回到了老神在在的狀態,彷彿天下間的事與它無干,不再關注。

「狗子,你出陰招偷襲,不講武德,敢不敢正面跟我打一架!」

那枚蛋突兀出聲,同時強烈的神能波動也在剎那爆發,似乎其內生命的時間被凍結在了戰鬥中,如今一切都被解除,再現了出來。

只是讓靈見奇怪的是,那個生命說的話並非人族語,也不是當今東荒的通用語,本該聽不懂才對,可是他卻能完全了解,這是什麼情況。

「嗯,狗子呢,這是哪裡?」

下一刻,似乎察覺到了身處的環境,那枚蛋狐疑了。

隨後那枚蛋中的生命在將包裹的外殼盡數吸收后,破開了石頭的封印,降落在了瀑布落下形成的水澤中,很是茫然。

「女孩子?」靈見吃驚,那枚蛋中的生命稱得上風華絕世,其容貌足讓天下許多女人嫉妒,身形無可挑剔,近乎完美。

只是,從方才的聲音可以聽出,那應該是個男人,跟那枚蛋中出現的生命不符。

「我男的!」那枚蛋中的生命聽覺非常敏銳,捕捉到了靈見的驚語,不過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也同樣驚呼,「誰在那!?」

「呃……」靈見呆愣,這著實有些衝擊他的世界觀,男的竟然也能長的如此風華絕世。

縱然是華雲飛,那也是男性的陰柔之美,並不會讓人在第一眼就覺得是女子。

可是那枚蛋中的生命,若是不說話的話,站在那裡給人的感覺就是女孩子,即便威猛霸氣,也是那種颯爽之感。

「你是狗子,你不是說死也不化形的嗎?」那枚蛋中生命循著聲音望向了靈見,可能是他剛蘇醒的原因,並沒有一下子分辨出虛實。

下一刻,他帶著怒氣沖了過來,如同神明之子降世一般,每一步落下都與天地相合,有一種莫名的道韻。

「狗子,我勸你別用這招了,這招你也不知道用了多少次了,你當我還會上當嗎!」那枚蛋中的生命直接出手,於虛無間演繹山河,抬手就是一座莫名大山鎮壓而下。

「我這是替誰背鍋了?」靈見雖然深知那蛋中生命體是男子,但當看到那張臉以及身形,總會給人女子的錯覺。

「咚!」

那枚蛋中的生命很強,按外表年齡來說,絕對是同代人之最,可跟他曾見過的那些大能相比。

不過縱然如此,在面對黃金長槍垂落的光幕面前,他的攻伐毫無懸念地被破,鎮壓而至的大山頃刻間化為了純粹的能量四溢。

「狗子,你敢不敢跟我正面打一架,每次都動用求來的兵器,上上次是一枚鈴鐺,上次是一座小鍾,這次倒是換了個口味,你還有沒有臉皮!」那枚蛋中的生命似乎吃過不少的虧,在看到自己的攻伐被輕而易舉地破解后,氣不過了。

「鏘!」

不過他顯然也有應對之法,只見一柄純色大刀橫空,垂落下億萬縷光輝,彷彿每一縷都能壓碎大山,其重量堪比萬物母氣。

「停,等會,你有沒有懷疑過你是認錯人了。」靈見不想給人背鍋,也不想莫名其妙地打一架,畢竟那枚蛋中生命沒有殺意。

當然最主要的是,他能被封印在這裡,怕是跟那三位古之帝者有關,而玄鳥又特別喚醒了他,顯然是有意為之。

「放你狗子的屁,這是我家,有我父親的封印,外人難進,你騙鬼去吧!」那枚蛋中生命說著就欲持著那柄刀殺下,「今日就算是叔來了,我也要把你這狗子扒下一層皮!」

「我說停停!」靈見無奈,看來他背鍋的對象似乎和那蛋中生命有不小的恩怨,雖不至於生死向相,但只要打不死就沒大問題。

「嗡~」

黃金長槍震動,像是剖開了九天十地,在混沌瀰漫間,有一顆又一顆縮小的大星浮現,緩慢轉動,鎮壓了一切。

「這是……」那蛋中生命大驚,竭力催動手中的刀,擋在身前。

「當!」

一種神秘的氣機自刀中出現,貫通霄漢的光芒突破了紫山石壁的封鎖,令整片山體內的一切都清晰可見。

若非有黃金長槍的壓制,這種刀機絕對能擊穿蒼穹,將紫山捅出個窟窿,甚至是徹底潰滅。

「你不是狗子,叔的道絕非如此,你求不來這樣的兵器!」那枚蛋中的生命獃獃發愣,不過很快他就轉變了態度,殺機四溢,「你是誰,敢褻瀆大伯,甚至闖入古皇山,你走不了了,這裡將是你的葬地!不對,你沒資格葬在這裡,那就直接揚了!」

「刷!」

瞬息間,紫山內部有莫名的氣機浮現,所有的溶洞洞府都出現了大量道紋,彼此相連、相通,形成了絕世大陣。

緊接著,這片區域也震動了起來,有驚世仙光浮現,封困了四方上下,隱隱有壓制黃金長槍的威勢流轉。

。 嘭嘭!

雷家大門轟隆隆陣響,怎奈大門固若金湯,門外鬧事的中毒者,根本無法破門而入。

但就算這樣,門后的納蘭詩雨、小青、鐵墨、花雲毅四人也不敢掉以輕心。

鐵墨發牢騷,對雷凌心存很大的嫉妒與不滿,是因為他們師父劍青,竟然讓他們留下全聽雷凌的吩咐,

這不,竟然讓他們當上了看門狗,他自然氣不過。

花雲毅聽的不耐煩,惱怒的他火冒三丈,雙目赤紅,面露猙獰的樣子,嚇的鐵墨急忙閉口。

一旁的納蘭詩雨、小青兩人也是頭皮發麻,花雲毅的可怕她們親眼目睹過,就算他們三人聯手,也不是花雲毅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