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趙長天把張月最近幾天的一些表現、言簡意賅的向周小林做了介紹。

「老闆,我明白了,我馬上去處理這件事。稍後就安排人員去昌平鎮調查張月的家庭背景,從明天上午開始,我會安排人盯著張月,看看她和什麼人接觸?」

聽完趙長天的介紹,周小林當即表態、並拿出了處理辦法。

「好,你去安排吧,注意保密。」

趙長天點了點頭,認可了周小林的意見。

周小林急沖沖的離開了,張月的反常表現,讓他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周小林知道,老闆自從上任以來得罪了很多人。

如果說有人想要利用一些手段對老闆進行打擊、報復,周小林並不覺得意外。

對老闆實施打擊報復,從表面上看只有兩種途徑,也就是經濟和作風問題。

關於經濟問題,周小林並不如何擔心,老闆的經濟狀況應該非常好,上任的時候都是開著自己的車來的。

而且,這些日子裡,根據自己對老闆的為人和性格的了解,老闆不大可能會在這方面犯下大的錯誤。

關鍵的是,想要在這方面對縣長實施打擊和報復,難度很大,那不是一廂情願就可以做到的事情。

那麼,剩下的就是作風問題了。

按理說,老闆還沒有結婚,在這一點上也是很難被攻擊的。

但是,很難被攻擊,並不意味著一點可能性也沒有。

張月反常的表現,在周小林心中敲響了警鐘。

周小林聯想到了一種可能、或者說是可怕的猜測,如果他的猜測成為事實的話,一個處理不慎,那將會對老闆造成很大影響。

而自己,從某種程度上講,也是罪魁禍首,畢竟,張月是他親自安排照顧老闆的服務人員。

因此,周小林絕對不會允許他懷疑的那種可能性發生。

走出縣長辦公室的周小林,感覺自己已經進入了戰鬥狀態。

向周小林交代完之後,趙長天感覺自己提著的心放了下來。

經過這段時間的了解,對於周小林這方面處理問題的能力,趙長天還是比較信任的。

暫時把這件事情放下,趙長天繼續投入到了工作當中。作為縣長,他需要關注的工作實在是太多了。

在忙碌的工作中,時間過的飛快,下班的時間到了。

離開縣政府,趙長天沿著熟悉的街道向著住處走去,。

走在路上,情不自禁的,趙長天腦子裡想著的全是關於張月的事情。 第三百一十五章堅決執行

周小林的那些猜想,趙長天自然也能想到,他擔心的是,如果猜想屬實,張月究竟是什麼立場?

對於張月,如果不是有必要,他真的不想傷害到這個帶給他不錯印象的女孩子。

在一路的思緒中,進入院子之後,趙長天看到了張月。

同早晨一樣,張月的目光依然還是不敢或者是不願直視他,而且,趙長天還注意到,張月的眼睛有一些紅腫。

顯然,她剛剛哭過不久。

看著張月這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趙長天在心理嘆了一口氣。

張月原來的性格是比較外向、開朗的,以前,每次趙長天回到住處,這個女孩子都會一臉微笑的主動先打招呼。

經過四十幾天的相處,趙長天已經習慣了張月的這種表現。

但此刻的張月,看起來彷彿比王柔還內向,更是與開朗一點也不沾邊。

雖然她極力的想要表現出一副自己很正常的樣子,但她畢竟還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子,根本就無法掩飾自己的真實情緒。

在吃晚飯的時候,趙長天注意到,張月還是只知道機械的吃飯,對於炒菜連碰都不碰一下。

「張月,你信任我嗎?」

注視著張月,趙長天柔聲問道。

瞬間,張月臉上的表情出現了一抹僵硬。

「縣長,我當然信任您。」

張月低著頭,一邊往小嘴裡扒拉著飯,一邊小聲應道。

明顯的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她只是機械的、下意識的回答趙長天的問話而已。

「張月,一段時間以來,對於你和王柔在工作上的表現,我很滿意。

我認為,你們兩個都是勤勞、善良的女孩子。

在我心理,就把你們當成是妹妹一樣。

我希望,如果你真的遇到了什麼無法解決的困難,就告訴我,我一定會幫你的。」

趙長天誠懇的說道。

趙長天這番言辭懇切的話,明顯起到了一些效果,張月停止了吃飯的動作,眼帘上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

「縣長,你對我很好,可我沒什麼事,真..真的沒什麼事。」

張月的聲音帶上了一絲顫抖。

能想象得出來,她此時的心情應該是比較複雜的。

趙長天搖了搖頭,他不想再問下去了。如果再問,就是在逼迫這個女孩子了,不會起到什麼好的效果。

或許,也有可能自己真的猜錯了,張月的表現失常與他沒什麼關係。

11月5日上午9點,趙長天在城建局局長林樹全等有關領導和人員的陪同下,對曾經被洪水浸泡過的東城區進行了實地考察,也包括大寧河與東城區相鄰的地帶。

這次考察,源於趙長天曾經向城建局下達了重新設計堤防、以及東城區重建規劃的指示。

按照趙長天的要求,在城建局局長林樹全的主持下,集合了眾多人員的智慧和努力,這項工作的初次設計工作已經完成。

在實地考察之前,趙長天已經聽林樹全等相關人員介紹過這兩份設計方案,在總體上,他是認可的。

但涉及到具體的新城規劃,他還有一些重要意見。

此次考察,就是參考著設計圖,通過實地走訪、論證設計方案的可行性,從而為二次設計做好基礎準備工作。

在考察過程中,對於大寧河堤防設計,趙長天很有自知之明,沒有提出什麼修改意見,只是抱著傾聽、了解的態度。

他只是重點強調,在設計上,要抱著寧可多花錢,也要力求重建之後的防洪大堤,能夠達到防禦特大洪水的防洪標準,參考依據就是不久前發生的大洪水。

就東城區重建設計方案,或者說新城規劃,趙長天依據他腦海中所知不多的後世經典的城市建設理論,提出了一些重要的意見。

趙長天所提的意見雖然不多,但令包括林樹全在內的陪同人員大為驚訝、震撼、難以理解。

令他們感覺驚訝的是,趙長天在新城建設上的一些觀點非常具有前瞻性,比如,在排水、交通、公共衛生、環境等城市基礎設施上,趙長天提出的意見已經著眼於幾年、甚至是十幾年之後。

也就是說,趙長天要求新城規劃在基礎設施這一項上,要適用於未來的新城發展,要一次到位。

令他們感覺震撼和難以理解的是,在新城的城區規劃上,趙長天指出,在設計上,要留出一個大型商業中心的用地需求,同時,要兼顧四個小型商業區。

這種構想,在林樹全等人看來,頗有一些不可思議的感覺。

要知道,趙長天所描繪的大型商業中心,是他們連想都不敢想的。在他們看來,即使是在錦市這種大城市,規劃出這樣一個大型商業中心,都有一種不切實際、空中閣樓的感覺。

畢竟,建立大型商業中心,不是嘴上隨便說說、就能夠實現的。那需要吸引眾多大企業、大集團、金融機構的入駐,那需要相匹配的經濟狀況和發展速度。

對於寧縣來說,根本不具備這樣的條件。

甚至,在他們看來,趙長天提出建立的那四個小商業區,也只能勉強規劃出一個。

林樹全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見,他雖然沒有直接說出趙長天想法好高鶩遠,但在言語中卻流露出了這樣的態度。

對此,趙長天給予的回復是,有意見可以,但必須堅決執行。

有一位在城建局工作多年的德高望重的老同志,直言不諱的當面諫言,他表示,如果按照縣長的方案進行二次設計並最終執行,那是不科學、不合理、不符合寧縣實際情況的,是瞎折騰,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這位老同志情緒激動的請縣長仔細考慮、收回指示。

其它的陪同人員,從表情上看,也明顯的站在了老同志那一邊。

趙長天皺著眉頭考慮了片刻,之後,他環顧著十幾位陪同人員,表情鄭重的說道:「同志們,自從我來到寧縣,已經過去了四十幾天,這期間經歷了很多事情。

在剛上任的時候,有人告訴我,說災后重建工作不可能完成,讓我不要瞎折騰了。

你們知道我是怎麼回答的嗎?」

趙長天的這些話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那位面露激憤之色的老同志也放緩了神色、聚精會神的傾聽著。

「我告訴那個人,作為一個官員,作為主政一方的領導幹部,我不想也不需要考慮能否完成重建任務。

擺在我面前的,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我必須要去做,哪怕是砸鍋賣鐵,哪怕是我親自帶領災民們去伐木、制磚,也要想盡一切辦法,讓災民們在冬季到來之前住進溫暖的新家。

同志們,你們應該知道,我做到了,就在前天,所有災民都住進了新房。

我在這裡,向大家說這件事,不是要要向大家表明我的勞苦功高,也不是炫耀我的豐功偉績。

我只想讓大家明白一個道理,作為一個領導者,在開展工作時,首先考慮的,不是能否完成某項工作,而是,是否有去做的決心。

大家都知道,我們寧縣長期以來,就是一個窮縣,無論是與周邊的地區、還是與全省其它地區相比,在經濟發展上,處於嚴重落後的狀態。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還不奮起直追、不具備發展上的超前意識,那我們就會永遠落後。

同志們,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但是,作為一個縣長,我感覺自己肩上的壓力很重、責任重大。

我覺得,既然我在這個位置上,我就要對得起全縣五十幾萬群眾,對得起自己的這頂官帽子。

可要想做到這一點,並不是隨便說說就能行的,那需要實打實的去做事情、去開展工作。」

說到這裡,趙長天的語氣激昂起來。

「在新城建設上,我就是帶著這種決心和意志。我可以向大家交個底,我就是要利用這次新城重建的機會,把我們寧縣打造成一個經濟功能齊全、具有強大吸引力的商業城市。

我知道,要做到這一點,很難,真的很難。

要做到這一點,就要在城市的基礎設施建設上下大功夫、花大力氣、做大投資。

要做到這一點,就要在打造城市的商業氛圍上想辦法、突破舊思維、打破老觀念。

基礎設施和商業氛圍,是一個城市發展的重中之重。我提出的想法,就是在為這兩個目標而服務。」

隨著講述的深入,趙長天已經逐漸的融入了自己的情緒。

聽眾們顯然也深受感染,包括那位老同志在內,都有一種動容的感覺。

「同志們,十四大之後,中央確定了以經濟發展為中心,在這種思想的指引下,全國上下都在發生著日新月異的變化,很多地區都已經遠遠的走在我們前面。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還不知恥而後勇、在思維上轉變觀念、在工作上求奮進,我們就會越來越落後。

我希望,大家都能開拓思維,不要拘泥於一些老觀念,不要被一些落後的思想所束縛。」

在發言的最後,趙長天語重心長的說道。 第三百一十六章掌控大局

趙長天很清楚,他必須要說服眼前這些人,他的想法和意志才能真正得到貫徹和執行。

無論是林樹全,還是那位老同志,,他們的想法基本代表了絕大多數人的想法。

「趙縣長,雖然我還是不太認可您的新城規劃理念,但您的發展思想打動了我,我覺得,您已經把我說服了。」

那位老同志誠懇的說道。

他望著趙長天的目光,已經與剛才截然不同,那是一種融合著尊重與認可的眼神。

這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發表意見之後,其他的人也紛紛點頭。

看到這種情況,趙長天很欣慰,不枉他費了一番唇舌。

可以說,新城建設,在他心目中,其重要性絲毫不下於大力發展物流產業,甚至更為重要一些。

結束考察之後,趙長天回到了辦公室,他估計著周小林應該會來找他。

如趙長天所預料的那樣,周小林片刻後來到了縣長辦公室。

趙長天注意到,周小林的神色看起來頗為興奮,估計應該是發現了有價值的線索。

「老周,看你的樣子,是有所收穫吧?」

招呼周小林坐下后,趙長天有些期待的問道。

「老闆,昨天我派往昌平鎮的人回來了,得到了一條很重要的線索。張月的一個表姑父是馬家鎮黨委***王為濤。

而且,昨天晚上,王為濤回家的時候很晚,他是開著鎮政府的那台吉普車回去的。

基本上可以認定,張月昨天下午四點多見到那個中年男子,正是王為濤。」

周小林難掩興奮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