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就是等待了,等待那位龍族前輩找過來。 那位龍族前輩果然找了過來。

同時找過來的還有南宮熙。

南宮熙開著車,還沒到家,就感覺到一股強烈而陌生的龍族氣息,匆匆忙忙地折返了回來。

兩人都是在院子里掃視一圈,最後將目光落在白洛影身上。

白洛影身上的龍族氣息很淡,但是實力到了他們這種程度,仔細感覺的話,還是能感覺得出來的。

南宮熙扶額:「被你們擺了一道。」

他確實注意到了三小隻的存在,知道三小隻可能有些不尋常之處,不過並沒有往龍族方面想。

誰能想到龍族會以狗形態生活,這對高傲的龍族來說,簡直是莫大的恥辱。

那位龍族前輩當然是以人形態過來的,鬚髮斑白,精神健碩。

夜千羽開門見山地道:「前輩,我們是從別的大陸誤入這裡的,可不可以暫時解開禁制,讓我們離開?」

龍族前輩很寬厚,點點頭:「你們沒有破壞這裡的秩序,想走的話,老朽自然不會阻攔。」

夜千羽心下一喜,她猜得一點也沒錯,這位龍族前輩果然沒有為難她和殤。

白洛影見龍族前輩盯著他看,抬起一隻狗爪子,指了指自己額間的黑蓮印記:「老頭,你知道這封印有什麼辦法快點解除嗎?」

他的語氣有點不恭敬,龍族前輩也不生氣:「並無捷徑,什麼時候能量儲存滿了,什麼時候能解除封印。」

對於龍族前輩的到來,白洛影本來有點小期待,這下子直接蔫吧了。

龍族前輩問道:「你們想什麼時候走?」

夜千羽看向北流殤,徵詢他的意見。

北流殤抿著唇:「隨時都能走。」

雖然他想和小羽兒好好溫存幾天,不過有個煩人的南宮熙攪局,還是早走早安心。

龍族前輩點點頭:「能在這裡和你們相見,也是一種緣分,老朽這裡有幾本功法,你們若是缺功法的話,可以來挑一挑。」

這話他是朝夜千羽、北流殤和夜非離三人說的,三人都有份。

說到功法,夜非離的實力其實就來自他修鍊的功法。

修為在流失,也是因為他修鍊的功法。

他修鍊的功法,屬於邪派的那種,而且一旦修鍊就不能更換。

夜非離笑了笑:「不缺,多謝前輩好意。」

龍族前輩深看他一眼,眼底有些不明的意味,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北流殤同樣回了一句:「不缺,多謝前輩好意。」

他本來是缺功法的,取回前世記憶后,就不缺了,帝闌夜修鍊的功法,很適合他,而且是最頂級的靈階功法。

不過,以前初雪修鍊的功法,不算頂級,他就沒拿給夜千羽修鍊,在他看來,只有最頂級的功法才配得上他的小羽兒。

這不,機緣來了。

龍族前輩見夜千羽沒說話,朝外走去:「丫頭,你隨我來。」

夜千羽輕哦了一聲,跟著他朝外走去。

北流殤沒跟上去,對於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輩他還是很放心的。

南宮熙試圖誘哄大寶:「叔叔這裡也有很棒的功法,大寶想不想要?」 大寶眨巴眨巴漆黑清亮的眸子,奶聲奶氣地回了句:「功法是什麼,好吃嗎?」

他不是故意賣萌,而是確實不知道功法是什麼。

爹爹,媽咪,舅舅都沒有教過他。

南宮熙眼角微微抽搐,北流殤則是很滿意地揉了揉自家兒子的小腦袋。

夜千羽跟在龍族前輩身後出去院子后,陡然發現兩側的景物在飛快地後退。

這讓她大感驚訝,明明龍族前輩和她的步伐都不快,為什麼兩側的景物退得這麼快?

數分鐘后,已然穿越大半個華夏,龍族前輩停了下來,夜千羽跟著停了下來。

龍族前輩見她一臉不解,解釋道:「縮地術。」

夜千羽這才恍然大悟,這應該是土系的高階技能吧。

面前是一排茅屋,龍族前輩帶她走進其中一間,看了眼書架向她示意:「挑吧。」

書架上放的不是紙質的書籍,而是一枚又一枚的玉簡。

夜千羽確實缺功法,就不客氣了,她隨手拿起一枚,玉簡上只寫了功法的名字,不過隨著她拿起玉簡的動作,一股信息傳入她腦海中。

信息里包括了功法的等階,以及功法的效果。

她拿起的這一枚,是一部天階功法,效果是加快修鍊速度以及錘鍊銅牆鐵壁之身。

夜千羽扯扯唇,她若是修鍊了這種功法,將自己變得硬邦邦的,殤一定會嫌棄她的。

所以,修鍊不得。

她將手裡的玉簡放下,換了一枚。

功法一共分為四個等階。

普通的人階功法。

珍貴的地階功法。

老婆,寵寵我吧 非常珍貴的天階功法。

以及極其罕有,可遇不可求的靈階功法。

書架上的玉簡,清一色全都是天階功法。

這要是拿到外界,是足以讓世人瘋狂的。

要知道,在洛川大陸佔有一席之地的神機宗,獨門功法也不過是地階的。

殤離開神機宗后,神機宗宗主甚至讓殤不得再修鍊神機宗的獨門功法。

龍族前輩朝夜千羽道:「挑好了嗎?」

夜千羽有些遲疑,有好幾部功法都不錯,她有些難以抉擇。

龍族前輩推開一道小門:「丫頭你再看看這幾部功法。」

門裡面也是書架,不過書架上放著的玉簡只有寥寥幾枚。

夜千羽走過去拿起一枚,感覺到傳入腦海的信息,頓時臉色一變。

竟然是靈階功法!

放下,再拿起一枚,還是靈階功法!

靈階功法極其罕見,可遇不可求,這些……難道都是靈階功法?

「前輩,我真的可以挑選這裡的功法嗎?」夜千羽有些不敢相信。

龍族前輩點點頭:「以後,那臭小子還要你多費心了。」

夜千羽暗忖,那臭小子,是指白洛影嗎?

「小白他還是很省心的。」她實話實說地道。

龍族前輩搖搖頭:「他現在是沒有力量,等他取回力量,怕是就不省心了,那臭小子以前走了歪路,封印他的力量,一則是為了懲罰他,二則是為了磨練他的脾性。」

夜千羽眨眨眼,原來小白也是有故事的?龍族前輩送靈階功法給她,應該是看在小白的面子上吧? 夜千羽沒矯情,繼續挑選起來。

她的修為本就落後,耽擱了三年,更加落後,一部好的功法對於她來說,好比久旱后的甘霖,真的很重要。

每一部功法,都不愧是靈階功法,效果都極其強大,玉簡只有數枚,很快,她將手伸向最後一枚。

龍族前輩本想阻止,不過夜千羽已經拿起來了。

一股信息傳入腦海中。

這部功法叫做烈焰靈訣,同樣是靈階功法。

至於效果,從名字就可以看出來了,除了加快修鍊速度,就是增強火系的威力。

此外,還附帶有一個技能,涅槃!

在受到致命傷時,不會死去,而是會浴火重生!

這個技能,可以說是逆天!

更加逆天的是,這個技能不但能自己用,還能祝福給別人。

受到祝福的那個人受到致命傷時,致命傷會轉嫁到自己身上。

夜千羽本來在猶豫,該選哪一部好,這下子不再猶豫:「前輩,我選這一部。」

龍族前輩微微感到有些訝異:「你能感覺到這玉簡里的信息?」

夜千羽點點頭:「前輩,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

龍族前輩道:「外面的那些玉簡,只要資質達到條件,就能感覺到裡面的信息,這裡面的幾枚玉簡,卻很不一樣。」

夜千羽眨眨眼,資質達到條件才能感覺到裡面的信息?外面的那些玉簡,她全部能感覺到裡面的信息,看來她的資質很不錯。

龍族前輩將夜千羽翻看過的幾枚玉簡歸攏到一處:「這幾枚玉簡,裡面記錄的是龍族的獨門功法,只有龍族以及和龍族有血契的人類能感覺到,同樣,只有龍族以及和龍族有血契的人類能修鍊。」

夜千羽這下子明白了,她將目光落在捏在手裡的玉簡上:「這最後一枚,裡面記錄的該不會是鳳族的獨門功法吧?」

龍族前輩點點頭:「正是,鳳族都是火系,修鍊的都是這部烈焰靈訣,龍族好幾個系,因而有好幾部功法。」

好吧,怪不得火鳳能浴火重生,原來是因為修鍊了烈焰靈訣。

龍族前輩說鳳族都是火系,不過,小黃雞可不止一個火系。

「小……」夜千羽本打算說小黃雞,似乎有點不禮貌,就改口道,「和我契約的那位鳳族,不但有火系,還有空間系。」

龍族前輩微微沉吟:「空間系?這倒是很少見,丫頭你還真是好氣運。」

夜千羽不置可否,事實上,不管是白洛影還是小黃雞,都是娘親安排的,甚至,白洛影本來是娘親安排給殤的,結果被她給契約了。

龍族前輩向夜千羽確認:「你確定要修鍊這部烈焰靈訣?」

修鍊烈焰靈訣后,修為達到玄宗境界,方可激活附加技能涅槃。

涅槃技能說起來逆天,其實也有局限之處。

那就是浴火重生后,會變回小嬰兒,失去所有的修為和記憶,重新修鍊烈焰靈訣,修為達到玄宗境界,記憶可以拿回來,不過失去的修為卻是拿不回來了。 夜千羽點點頭:「確定。」

涅槃技能的局限之處,她已經從感覺到的信息里知道了,不過,失去修為總比送命好。

龍族前輩道:「那好,你把血滴在玉簡上。」

夜千羽咬破手指,一滴殷紅的血珠立時滲了出來。

她將滲出來的那滴血珠滴在手裡的玉簡上,只見一道白光閃過,玉簡慢慢化為齏粉,而烈焰靈訣的修鍊之法逐漸在腦中呈現。

搞定后,夜千羽厚著臉皮道:「前輩能不能再送我兩份天階功法?」

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這樣的機會實在難得,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龍族前輩看著她,似乎是讓她繼續說下去的意思。

夜千羽訕訕道:「我有個徒弟,還是就是……我兒子……」

龍族前輩意外:「你已經收徒弟了?」

夜千羽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以她現在的修為,收徒弟有點太早了,不過,墨小弟硬要拜她為師,她也沒辦法。

龍族前輩道:「那你去挑吧,給你徒弟挑就行了。」

夜千羽還以為,龍族前輩只准她挑一部功法,有點小失落。

不過,就算只挑一部也是賺的,做人不能太貪心,知足才能常樂。

大寶還小,還不到修鍊的時候,那就先搞定墨小弟的功法吧。

是挑攻擊型的功法,還是挑防禦型的功法呢?

無敵師叔祖 夜千羽思來想去,決定挑攻擊型的,畢竟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

墨小弟的玄魂是烈焰劍,於是她挑了一本增強火系威力的。

「多謝前輩的饋贈,我會好好看著小白的。」她無以為報,只能好好看著白洛影,不讓他再走歪路。

龍族前輩微微頷首:「既然南宮小子有收令郎為徒的意願,不妨答應下來。」

夜千羽一愣,沒想到龍族前輩會成為南宮熙的說客。

龍族前輩接著道:「人類可以修鍊的靈階功法,老朽這裡沒有,不過,南宮熙手裡有一部很不錯的靈階功法。」

夜千羽有些猶豫,靈階功法極其罕見,可遇不可求,不過,她實在捨不得和大寶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