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動翅膀,上官拓跋就在天地間消失。

看到這御空速度趙信都不禁挑眉,這速度怕是已經堪比一個金仙巔峰全力御空的速度。

看來,上官拓跋背後的那翅膀很是不凡。

待到上官拓跋的氣息徹底消失。

識海內劍靈和靈兒出現在趙信的左右,看著上官拓跋離去的方向。

「劍主,此人真的可信么?」

「這人來路不明,我覺得要不要讓百曉生查一下她?」靈兒也在旁低語。

他們對上官拓跋還是沒有那麼信任。

或者說——

他們已經習慣性的懷疑任何人。

人心叵測。

趙信不是說沒有敵人,廖化那種人就是個陰險之輩,在暗中的他手段層出不窮,他們是真的替趙信擔心。

「不用。」

面對劍靈和靈兒的懷疑,趙信微微搖頭。

「百曉生那裡對血色之地的了解也是一知半解,既然上官拓跋沾上了血色之地,那麼他的身份必然是神秘的。若非如此,以六御的身份不可能不去調查他,此時的他說不定都應該是在仙域的天牢之中。咱們現在就算是問了,其實也沒有意義。」

「到底還是太冒險了一些。」

劍靈低語。

這種直接將性命都交付在他人的手上,如果對趙信說這番話的人是李道義、周沐言,這些人劍靈一句話都不會多說。

他們都是趙信生死與共的戰友。

值得相信!

信賴,是一點點建立而成的,像趙信現在這種,就是只有幾面之緣,就全然信賴對方。

劍靈絕對太過草率。

「咱們沒的選。」卻不想,趙信突然發出一聲低嘆,「現在唯一一個能夠讓我去到血色之地的唯有他一人,咱們不信他還能信誰,何況,我覺得他說的不是假話,值得信賴。」

趙信都已經這樣說。

劍靈和靈兒自然不會再多做懷疑。

他們絕對相信趙信的判斷,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到時候反正還有咱們。」靈兒抿了下嘴唇低語,「主人失去意識,咱們還在,到時候如果真有任何意外,咱們倆可以保證主人的安全。」

「嗯!」

劍靈沉沉的應了一聲,目光銳利。

面對他們倆的這番對話,趙信倒是並沒有說什麼。

沒用!

他估計——

到時候如果真的失去意識,劍靈和靈兒也會跟著他的意識陷入沉睡。

血色之地。

既然能夠做到這麼多年都不被任何人發覺。

足以證明其實力。

總不可能,這幾千年間去往血色之地的人中就沒有能夠擁有器靈和妖靈的人存在吧。

不說旁人,

就玉帝他選擇了推演,就肯定也有做過以法外化身前往血色之地的舉動。

然而,他依舊不知道血色之地的位置。

故而劍靈和靈兒幫不上他。

反正現在骰子已經扔了出去,趙信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就沒有理由再去後悔。

再說,他確實是相信上官拓跋。

「趙航,希望你安然無恙。」趙信目光一凝,「等著我去把你帶出那片泥潭,你姐……還在家裡等著你呢!」

日夜交替。

時間恍若白駒過隙。

好似眨眼間,黎明就已劃破長空,驅逐黑夜為蓬萊帶來光明。

趙信就站在這雲間。

面朝著上官拓跋離去的方向,靜靜的等待。

虛擬屏幕中——

青璃的消息已經發了十幾條。

看著上面的內容,趙信沉默了良久最終選擇了給出答覆。

趙信:ヾ(^?^)?

這個顏表情就代表一切順利。

消息發出。

青璃那面瞬間就發來了回復。

青璃:???

青璃:你在這跟我賣什麼可愛呢,你跑哪兒去了,怎麼一夜都沒有回來,家裡人都要擔心死了。

趙信:我好的很。

趙信:就是我在研究著該如何解決趙航的事情,給耽擱了,你跟家裡人說一聲不用太過擔心,我都能解決。

青璃:趙航的事有眉目了?

趙信:嗯!

趙信:我已經知道了他的位置,等我將他帶回來就行了。

青璃:危險么?

趙信:不!

卻不想,他這消息剛發出去青璃就回來一個表情。

青璃:(¬_¬)

青璃:別跟我撒謊了,你什麼人我還能不知道么,肯定很危險吧?

趙信:……

青璃:我知道了,不會跟衾馨姐他們說的,你應該有把握吧。

趙信:把握十足。

此時,坐在凡域住宅客廳中的青璃,眼中儘是無語。

把握十足?

這話要是從別人嘴裡說出來還值得相信,從趙信口中說出來那就是不靠譜。

十足,怕是一成把握都算多了。

青璃:我知道勸不住你,就希望你能夠照顧好自己,家裡我會替你安撫,可是你千萬別出意外了。

青璃:你還欠我個橘六九沒還給我。

趙信:放心,橘六九那面的事兒我也沒有眉目,用不了多久,我一定讓他完完整整的站在你面前。

青璃:我信你。

青璃:對了,還有個事兒,我覺得需要跟你說一下。

消息發出后,青璃就看了一眼桌上的信。

拍照。

拍攝結束,青璃就將圖片發了過去。

青璃:【圖片】

青璃:魔族戰國派人了咱們這,聽說是受戰王之意,給你送來一封信,上面還標註了要你親自打開。

青璃:我們都沒碰。

收到消息的趙信將圖片點開,上面赫然是寫著『趙信親啟』這四個字。

戰國。

也就是埃米爾的信。

趙信:這信你們不用管,放好即可。我現在沒有辦法回凡域,等我將事情處理好了再去處理這件事。

趙信:如果戰國再派人來此,就說我不在。

青璃:好。

呼!!!

遠處虛空,破空之聲呼嘯而來。

趙信抬頭望去。

就看到上官拓跋的身影呼嘯而至。

看到是他,

趙信頓時面色一變,發去消息。

趙信:不說了,等我回來。

青璃:萬事小心。

趙信:放心,一切有我!

從聊天框中退出,趙信就將虛擬屏幕拽到一旁,面朝著上官拓跋的方向等待著他的到來。

「師尊!」

隔著幾百米,上官拓跋就一臉笑容的高呼。

待到他來到趙信面前時,還在不停的喘著氣,看上去很趕的樣子。

「怎麼樣?」趙信緊鎖著眉眼凝聲追問,上官拓跋突然咧嘴一笑,「您覺得呢,我都回來了,還能怎麼樣,自然是……搞定!」。我心意已決,爺爺不告訴我,那我就自己去找出牢所老巢的位置。

實力不夠,那我就儘快的去提升自己。

按照爺爺所說,雲采兒現在是不會出現意外,那誰能保證蜚會不會放棄她。

我站起身對着在場的所有人鞠了一躬,之後看向曹仁東。

……

《控魂》第二百一十七章去閩水 回到府上,第二文才沒有立刻去見父親。

這個時候他已經喜歡上,一步步來。

而不是着急。

着急會壞事的。

葉寒於是教他到底應該怎麼說,怎麼做。

就是那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尤其是叮囑道:「千萬別說你們中途遇到暗殺什麼的,你就興高采烈的講述你的所言所聞。原因以後再解釋,現在時間不多。哪怕你爹暗示你講出來,你都別講。然後你假裝給所有人都帶了東西,只不過東西太多,運不過來,回頭我讓孟雄大哥隨便挑選幾件,運過來就行。」

「好,我明白了!」

於是在這個時候,第二文才才去見自己的父親第二有才。

果然跟葉寒說的一樣,第二文才首先是從樣貌上,就讓做父親的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