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神奧地區的神話傳說,隨着帕路奇犽的每一次呼吸,空間都會變得更加穩定,雖然帶着一種濃濃的宗教色彩,但是也由此可以看出對方的位格之高。

所以面對這種空間破碎的情況,對方出現也是很符合常理的。

但是,讓藍天安疑惑的是,難道對於這個號稱是空間之神的神奇寶貝來說,也無法阻止空間的崩碎嗎?

神奇寶貝世界是它們創造出來的,按理來說,能夠更早地預料到空間崩塌才是!

藍天安本能地感受到了一絲的不對勁,這些事情,是原著之中都沒有的,從未提到過什麼空間塌陷之類的劇情。

所以說,這個世界,似乎和自己記憶之中的那個世界有些不一樣了!這個被創造出來的世界,到底怎麼了?

藍天安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雖然除了大木博士,自己並沒有和人類世界接觸的打算,但是劇情對於自己來說,就是一個較為完整的時間表,而現在,這張時間表,似乎有點不對勁了~

……

帕路奇犽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就好像一個無情的空間修復機器一樣,匆匆忙忙地將空間填補完整,就徑直地離去。

對方雖然發現了藍天安的存在,但是目光卻沒有在他的身上停留過哪怕是一絲。

「……」

不愧是大佬,位格之高,令人驚嘆。

面對帕路奇犽的無視,藍天安渾不在意。

畢竟對於這種接近創世級別的神獸來說,能夠看的上的,也就只有超過它,或者說和它同級別的神奇寶貝。

所以在它的眼中,自己就算是表現地再過於異常,也無濟於事,除非某一天,自己也成為了神獸,並且和它站在了同一高度,或許還會令它高看一眼吧~

不過……

自己的目標不就是成為帕路奇犽,甚至是超過阿爾宙斯嗎?

藍天安哂然一笑,突然想到了什麼。話說,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半年的時間了,但是在這半年的時間內,先後看見了鳳王,時拉比,帕路奇犽三種傳說中的神獸。

自己的這種運氣,簡直是堪比傻智那個傢伙了,甚至目前比他還要更加逆天,因為有一個時拉比還是自己名義上的親屬。

這合理嗎?話說回來,神奇寶貝世界的這些神靈真的有這麼容易見到嗎?

要知道,不管是人類,還是說神奇寶貝,大多數連接觸神獸或者幻獸的機會都沒有,而自己卻在短時間內就接觸到了三隻。

藍天安的臉色有些變化,按照自己的那隻時拉比的說法,據說是它管理的森林出現了什麼問題,而這次事情和帕路奇犽的出現,讓藍天安不由自主地散發思維。

時拉比的離去,和空間的坍塌,是否有什麼關聯呢?

……

「為什麼,空間又塌陷了一處!」

在一個巨大的世界之中,一顆巨樹高聳入雲,宛若神話傳說中的通天建木一般,而此時,卻有一大群綠色的小精靈圍在巨樹之下,其中還夾雜着一兩隻粉紅色的身影。

但它們此時都抬頭仰望着一顆翠綠色的珠子,其上又是投映出一處空間塌陷的畫面。

在眾多時拉比喧鬧聲中,一個看上去帶着些許威嚴的時拉比飛到寶珠面前,神情嚴肅。

「在過去短短的幾個月時間中,我們所守護的森林接二連三地出現問題,每一次都伴隨着空間節點的崩碎,很可惜的是,我們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問題所在。」

「但是不管怎麼樣,我們時拉比一族都是森林的守護者,我們必須將所有的力量團結起來,勢必要找到空間崩塌的根源所在!」

眾多時拉比漸漸安靜下來,抬頭看着長老,眼中帶着某種堅定的神色。

長老回過頭去,深深地凝視了一眼背後的那顆翠綠色寶珠,「堵上時拉比一族的榮譽,哪怕是會失去幻獸的位格,也在所不惜……」

隨着眾多時拉比的散去,長老時拉比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同時還帶着一絲無法化解的憂慮與痛苦,「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

空間崩塌,空間節點崩碎,這對於整個世界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希望那位大人能夠儘快找出原因吧!」

時拉比長老有些無奈,時拉比一族只有穿梭時空的能力,所以對於空間修復,甚至是創造空間節點完全沒有辦法。

這個時候,也只能看看,那位古老的存在是否能夠將其修復,畢竟,這個世界都是被其,及其另一位偉大的存在所創造出來的~

……

帕路奇犽來得也快,去得也快,從空間崩塌到空間修復,前後不過一兩分鐘,藍天安還完全沒有回過神來,為什麼空間會突然崩碎開來。

而且原本的那隻想要被自己收復的卡蒂狗家族,蹤跡也消失不見,掉入到空間裂縫之中,想要再次活下去,估計是不大可能。

這不得不說,實在是有些遺憾。

面對這種突如其來的災難,藍天安更是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而空間之龍帕路奇犽肆意遨遊於虛空的身影,更是讓他羨慕不已。

【ps】:有時間就更,不太監~

7017k 聞言,老闆的臉色也沉了下來:「我們這裏售賣的衣服、布料、設計、都是牌子貨,而且價格也算是親民了,消費也不過萬。你該不會付不起錢吧?」

眼前這個少年看起來也不過二十多歲的樣子,身上沒一件名牌貨,這一身看起來更像是外面幾十塊的地攤貨。

要是讓老闆知道王辰這外套里鑲嵌了無價的十命深淵貓毛,不曉得會不會嚇暈過去。

很快小九兒從試衣間里出來,這下不止王辰,連老闆也看傻了眼。

眼前的女孩身材嬌小玲瓏,明眸皓齒,一雙靈動的寶石一般的俏目撲閃撲閃的漾著水光,光導纖維一般的銀色青絲隨意地披散在腦後,修長纖細的脖頸上拴著一個蔚藍色的頸圈,頸圈上掛着一個嬰兒拳頭大小的紫金色吊鈴。

裸露的半邊圓潤香肩和精緻的鎖骨彷彿會發光一般,透著健康的粉嫩。

青色的連衣裙將小貓妖玲瓏的身材勾勒得淋漓盡致,裙擺下是一雙晶瑩剔透的小腿,腳上踩着學生黨常穿的高筒帆布小白鞋,鞋帶打着兩個好看的蝴蝶結。

現在已經不能用禍國殃民,紅顏禍水這些成語來形容眼前的女孩的美了,她彷彿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小精靈,可愛又俏皮,穿着接地氣,驚艷又耐看。

王辰先是被驚艷到,然後就開始害怕了。

穿成這模樣,他怎麼敢把這小傢伙帶出去,要不是隱去了耳朵,估計多了那兩隻貓耳朵的點綴會更加招人惦記吧!

而且單單是這樣子就不曉得會被多少人覬覦了,周圍有幾個男人已經對小九兒露出貪婪的神色。

老闆也反映了過來,連忙道:「這樣吧小夥子,讓你女朋友穿着這件衣服在我店裏當一天模特展示,我就把這衣服送給你們,如何?」

他也看得出小九兒的臉是純天然的,沒有任何整過容的痕迹,而且從不化妝,皮膚膚質好的不像樣,從頭到腳都透著令人舒適的純凈氣息。

這個女孩身上的氣場柔和,但這柔和的外殼下彷彿隱藏着一把絕世寶劍,內斂的鋒芒讓她無法被人看透。

「不必了,刷卡支付。」雖然是對老闆說話,但王辰的視線從未離開過自己的小貓,目光灼熱而不加掩飾。

周圍也有幾道和王辰不遑多讓的灼熱目光盯着自己,別人的目光都讓小九兒感覺很不舒服,但王辰的目光卻看着她心頭亂撞。

支付完,王辰連忙道:「咳咳,九兒你快去換回來。」

小九兒就在等這句話,一溜煙鑽進了更衣間,穿着自己的衣服出來了。

看着這對男女離去的身影,老闆喃喃道:「果然不簡單啊,這個女孩的男人也不簡單,現在的幾千塊錢可比以前值錢多了,刷起卡來居然沒有一絲心疼。」

從剛才出來開始,小九兒的神情似乎變得有些落寞,王辰明知故問:「怎麼了?九兒不開心嗎?是不喜歡那件衣服嗎?」

「嗯……」小九兒把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不是,我很喜歡,那件裙子我也喜歡,可是小辰,這會不會給你帶來困擾啊?」

「不會。」王辰笑得很淡然,很灑脫,小九兒能感覺到他身上的愉悅,「你喜歡就好,本來就是給你穿的,在意別人的目光幹嘛?誰讓我家小貓的臉本就漂亮得不像話呢。」

說着,他還上手捏了捏小九兒略帶嬰兒肥的臉蛋,嗯,又軟又嫩。

他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口。

「誰敢對你有那種齷齪的想法,我會挖掉他的眼珠。」

「咦惹,我怎麼發現現在你胡話張口就來呢?」小九兒表面有些嫌棄地扁了扁嘴,但心裏還是很爽的,小手一翻,王辰手上的購物袋被她收進了虛空戒指。

至於剛才王辰為什麼會問唐崇榮要黑曜石,小九兒也沒有多問,她相信她的男孩很有可能會給她帶來一個驚喜。

王辰找了一家大排檔吃飯,以小九兒的飯量,那種高級餐廳里的那些指甲屎大小的食物根本不夠她塞牙縫的,而且這一人一貓都不怎麼注重禮儀,反正不是斯文人和斯文貓。

這下那個大排檔的老闆可樂不思蜀了,今天他店裏的食物全被這對顏值超高的男女吃乾淨了,不但賺了錢還能提早收攤。

「老闆,埋單。」這種平民消費有一點很實惠,就是不管你再怎麼吃,價格也不會高得太離譜,只花了九百多。

「嗝~」小九兒打了個飽嗝,摸著自己微凸的小肚皮,一臉滿足。

夜幕降臨,王辰一頭黑線地捏著小九兒的後頸肉,沒好氣道:「真是的,幹嘛吃那麼多啊?小心腸胃消化不良!」

「小辰你……嗝兒…別怕!」小九兒原本平坦的腹部,此刻像懷了五個多月似的,王辰陪着她在路邊走路消食,「我可是合體境的大妖,我只要願意,肚肚裏絕對沒食物了!」

說着,她真動了力量,微弱的妖氣猶如催化劑一般,小九兒的肚子立刻癟了下去,但結果就是——

她又餓了!

「想吃東西到家再吃吧,咱們得去一個地方。」王辰也沒有拐彎抹角,拉起小九兒晶瑩的小玉爪就騰空而起,飛往遠方。

路上的幾位行人不由得為之砸舌:「好快的速度,好高深的修為!」

進入全民修鍊時代之後,一些賣靈石靈藥的商家也出現了不少,但大多數都是一些普通的東西,頂多能築基,起不了什麼作用。

現在可是武王多如狗,武皇遍地走的那種情況,金丹元嬰已經是世俗界的頂級戰力了,由此可見,在無人引導的情況下結金丹是多麼困難。

朝先海岸。

王辰讓小天幫忙傳送過來,因為有百分百準確的坐標,所以小天能夠進行空間剪切。

「哇,這裏到處都是淤泥,老哥你給的位置靠譜嗎?」小天有些嫌棄的蹭掉自己新鞋子上的泥沙,這可是他剛剛買的。

他一破開空間就迫不及待的想看海,結果就踩了一腳的泥。

王辰帶着小九兒跟在小天身後,這附近沒有礁石,船不用擔心有觸礁的危險,但同時這裏也遠離城市。

附近方圓百里一片荒蕪,不但沒有人煙,連植被都沒有。

黑色的海連接着黑色的天空,海面猶如鏡面一般平靜。

王辰拍了拍小天的腦袋,笑道:「放心,按照石黑圭吾給我的情報,海皇宗今晚絕對會在這裏偷渡進國。這裏直連太平洋又人煙稀少,還沒有礁石,地理位置佔盡了優勢,他們一定會走這裏的。」

「小辰推理的好有道理啊!」作為最愛王辰的人兼頭號小迷妹,小九兒自然是毫不吝嗇的誇獎。

「嘁,辣眼睛。」小天化為一道紫光進入王辰體內,最後道,「我封閉感知睡覺了,這個空間傳送3個小時后才能繼續用,又當了一回工具人,別忘了給我找老婆,否則小爺罷工給你看。」

「好的好的好的。」王辰笑眯眯地回應,他有那個自信,絕對能夠找到一位女兒身的器靈!

「小辰,有船來了。」小九兒的眼睛即使沒有月光,但她的夜視能力也不是蓋的,寶石一般美麗的俏目散發着慘灰色的幽光,在黑夜中卻不醒目。

王辰也趕緊貓變,發現距離海岸大約七八公里的地方出現了十幾個螞蟻大小的黑點。

王辰苦笑一聲,道:「自愧不如啊,九兒的視力比獵鷹還強。」

「嘿嘿。」小九兒有些不好意思地吐出小舌頭,在王辰伸手扯她舌頭之前縮回去。

王辰沒扯到她的舌頭,鬱悶的收起嬉皮笑臉的表情,從儲物空間里拿出一個幽藍色的炮筒,正是之前在地下城裏沈厲河製造的那六把槍組成了紅外追蹤導彈。

「九兒,咱們到海上去,直接在水上解決。」王辰一手將小九兒抱起來,一手拿着發射器,運轉靈力朝那十幾艘船影飛去。

在戰術方面小九兒會聽從王辰的一切安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