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儲物戒指裡面的屬於四位封號斗羅的衣服,還有臭襪子什麼的全部給扔到了他們的身前。

然後林辰就把他們手上的禁魂鎖給打開了。

滿臉不爽的說道:「拿著你們的破東西都給我滾吧,本來還說你們能夠擁有什麼好東西,結果連魂骨都沒有一塊。」

四人一臉驚恐的看著林辰道:「你…….你是從哪兒弄來的我們的東西?」

地上的衣服還有很多東西,都是他們在武魂殿和自己的小金窩裡面使用的。

而現在居然全部都到自己眼前來了。

林辰嫌棄的看著地上的東西,不耐煩的說道:「趕快的收著東西滾,特別是菊月關,沒想到你一個男人有這麼多的女裝,你惡不噁心啊。「

四人身上都是擁有儲物魂導器的,不過空間不大,在系統那兒一百兌換點都兌換不到,所以系統沒有回收。

不一會兒,四人就把地上面的東西給瓜分完畢了。

林辰微微的鬆了一口氣,太辣眼睛了,特別是屬於菊月關的東西,令人作嘔。

看著收拾完東西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的四位封號斗羅,林辰說道:「走啊,你們四個還呆在這兒幹嘛,還想要我留著你們吃一頓晚飯啊。」

聽到林辰的訓斥,四人的身體不由得一抖,然後直接朝著武魂城的方向掠去了。

雖然他們身上還有不少的傷勢,但是禁魂鎖被打開以後,他們吸收的魂力正在慢慢的恢復著身體的損傷。

千仞雪有點兒擔心的看著林辰道:「林辰,你現在放他們回去,如果他們去我母親那兒告狀的話,我母親很有可能再派人來對付你。」

千仞雪現在還是不太想讓林辰出事情的,畢竟林辰和她還有交易。

林辰笑了笑道:「沒事兒,明天我們到武魂城了他們都還不一定到。」

這林辰可沒有說假話,林辰打算明天一早就使用直升飛機朝著武魂城進發,直升機的速度可是比封號斗羅的速度都還要快。

而林辰也不擔心剛才放走的四位封號斗羅會連夜的趕路。

要知道四人身上的傷勢都沒有恢復,一會兒肯定會中途停下來恢復,然後明天一早再出發,到時候自己的直升機就比他們快了。

千仞雪嘆了口氣,沒有說話,林辰太過神秘了,她不想林辰和武魂殿之間有什麼衝突。

林辰打了一個哈欠,看著眾人說道:「都別忙活了,趕快回去睡覺吧,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

說完林辰就和兮兮三女鑽進了一個屬於他們四人的小帳篷。

而剩下的人也跟著散去,今天發生的事情讓他們漲了不少見識。 笑了笑,月千歡回抱住墨九卿。一路走來,許多事情都變了。唯一不變的,只有墨九卿對她的愛。

同樣,她對墨九卿的愛也沒有變過。只是,不可避免的心底多了霽華和幽若兩人。

嘴角彎彎,月千歡開口:「走吧。再不回去,就要錯過幽若的壽宴了。到時候小心大家找你算賬。」

幽若的生日,可是大事。

要是因為墨九卿錯過了,相信墨九卿的爹娘,她的爹娘還有師尊他們都不會放過墨九卿的。

頓了一下,月千歡戲謔補充一句。「我也會生氣的~~」

「歡歡。」墨九卿無奈嘆氣。

他妖冶狹長的鳳眸中,滿滿對月千歡的縱容和無奈。不情不願,但還是要回去參加壽宴。

我成了二周目BOSS 月千歡起身將墨九卿拽起來,「走吧。 腹黑寶寶:媽咪還很純 回去也不過我們一念之間,沒有那麼難的。」

「走吧。」

一步邁出,空間撕裂,漫天星辰顛倒變幻。

第二步,月千歡和墨九卿已經回到了月域中。

抬頭看去,只見月域熱鬧繁榮,人人都在為幽若的生日做準備。還有無數的客人前來,參加壽宴。

月千歡辨別了一下,開口:「幽若傳完消息,應該去哥哥和雲夜那裡了。」

「要過去嗎?」

「嗯,去看看。」

他們來到月瀾星和雲夜的住處,那是青山之上幾重宮殿。

月千歡他們找到了月瀾星,卻沒有看到幽若和雲夜。見他們回來,月瀾星揶揄:「終於捨得從二人世界里出來了?」

「咳咳,哥,幽若呢?」月千歡乾咳聲轉移話題。

月瀾星攤手,表情也有些困惑和不樂意。他說:「幽若一來就拉走了雲夜,說要說什麼悄悄話。還不許我偷聽,總感覺不是什麼好事。」

聞言,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

幽若可不像霽華那麼沉穩聽話,她鬼機靈主意多。

月千歡摸摸下巴,「我去找幽若看看。」

說完,月千歡去找幽若,留下墨九卿和月瀾星。墨九卿沒有跟上去,他斜睨月瀾星。

看到月瀾星臉上的困惑和無奈,墨九卿開口:「你和雲夜現在怎麼樣?」

「我們?挺好的。」

一切都結束,再沒有阻礙能阻止他們在一起。就連月江離和明芊芊,對此也是贊同和支持的。

他們一起晨起練劍,一起午後下棋,一起遊歷山河,一起閉關打坐。

這樣的日子,已經是月瀾星最渴望希冀的,他再無別的要求。

墨九卿聽著,莫名有點羨慕了。沒有電燈泡搗亂,多美好~~還好他堅定了不會再要孩子,不然電燈泡再多一兩個,他都會被醋給淹死了。

這時,月瀾星又悄悄對他說:「我們倒是沒什麼,反倒是鳳尊和琴尊,有貓膩!」

「哦?」

「他們在一起了。」月瀾星揶揄開口。

墨九卿挑了挑眉,平靜點頭。鳳九黎和卿風雅在一起不算什麼,遲早的事。他對此唯有祝福罷了。

墨九卿現在更關心的是,歡歡還沒找到幽若和雲夜嗎?

找到了!

月千歡站在假山後,她目光溫柔看著幽若在雲夜耳邊嘀嘀咕咕。 幽若雲夜耳邊嘀咕「雲夜叔叔和舅舅舉辦場婚禮呀」

「吧」雲夜聲音冷冷耳垂卻紅

乾咳聲雲夜別視線幽若居和婚禮

幽若愛歪疑惑雲夜「什師祖和琴尊師祖打算舉辦婚禮什雲夜叔叔和舅舅」

「什」雲夜震驚

假山月千歡震驚

師尊和琴尊舉辦婚禮她怎知什候事

月千歡問幽若她停打算繼續聽聽幽若什

幽若本正經點她告訴雲夜她和鳳黎商量吧她幫忙謀策劃幫鳳黎和卿雅舉辦婚禮幽若才和舅舅

什舉辦婚禮呢

雖家知婚禮必少啊

幽若又「和哥哥商量給娘親和爹爹補場婚禮哥哥當初娘親和爹爹婚點順利給搗亂傷害爹爹」

雲夜明幽若意思

扯扯嘴角奈幽若「幽若場婚禮辦」

「止呢定哥哥舉辦」

「霽華」月千歡忍住走她幽若高興蹦躂張撲進月千歡懷

湊臉幽若親親月千歡滿足她低親親

幽若揚笑臉「娘親幽若啊」

「娘親」

摸摸幽若腦袋月千歡又朝雲夜點點

隨月千歡嚴肅問幽若霽華舉辦婚禮什情況她怎覺她和墨卿趟回變

幽若狡黠笑笑將蒼煙找霽華事告訴月千歡和雲夜

聞言月千歡扶額她奈幽若「幽若代表霽華娶蒼煙婚姻事全憑己做主插」

「……」幽若噘嘴

她家幸福啊

雖她她月千歡肚經再麻煩家應該幸福

月千歡抱住幽若親口「幽若快樂快樂啊今壽宴」

「嗯幽若直快樂」幽若聽頓咧嘴笑

牽幽若月千歡向雲夜「走吧墨卿和哥哥應該等急」

「」

回和同月域殿

月江離明芊芊巫靈清墨衍……兒又鳳黎和卿雅站月千歡眉眼彎彎

幽若錯婚禮該辦辦

讓她幫忙吧

月千歡抬和墨卿視眼兩目光交匯墨卿明月千歡意思勾唇點點

家婚禮該補歡歡盛婚禮

家走「幽若日快樂」 斗羅大陸。

一大早,林辰就從帳篷裡面鑽了出來。

林辰笑了笑,然後走到了一大片空地上面,把自己的直升飛機給拿了出來。

伸了一個懶腰,林辰開始烤著自己的烤串,他得給三女補一下身子。

「嗯,好香啊…..烤串烤的不錯。」

就在林辰的烤串快要烤熟的時候,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林辰回頭,只看見一個優雅的貴婦走了過來。

貴婦沒有矜持,只是很自來熟的在烤架上面拿了一串烤串。

然後輕輕的放在嘴裡面咬了一口。

吃了一下,那個貴婦還不由得點評了一下。「五千年份的風魂虎身上最為鮮嫩的一塊肉做成的烤串,味道不錯。「

林辰笑了笑道:」這位姐姐,你是迷路了嗎?不應該啊,這兒是官道,你不會迷路才對啊。」

聽到林辰的調侃,貴婦笑了笑,然後說道:「好久沒有遇到你這麼有趣的年輕人了。難怪以雪兒的脾氣會和你組隊參加比賽。 豪門竊愛:鎖心冷傲妻

林辰一愣,然後頓時明白了過來,看著眼前的貴婦問道:「這位美女姐姐你是比比東嗎?早就聽說武魂殿的教皇比比東長得非常的漂亮,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沒錯,從剛才貴婦的話語來看她應該就是現任武魂殿教皇比比東了。

旋風百草2:心之萌 只不過林辰沒有想到她長得還挺不錯的,看來千仞雪是完美的繼承了她的基因,特別是比比東渾身散發著一種成熟的味道,特別的迷人。

比比東笑了笑,然後看著林辰道:「你的小嘴兒真甜,難怪雪兒會被你的花言巧語迷惑住。「

林辰搖了搖頭,「姐姐,你說話可得有憑證啊,什麼叫做千仞雪被我的花言巧語給迷惑住了,說話要有證據。要不然我告你誹謗了。」

比比東搖了搖頭,看著林辰道:「想不到你還是一個小滑頭,雪兒的性格高冷,不易近人,現在居然答應和你一起參加比賽,就連天斗帝國的任務都給放棄了,你說要不是花言巧語,她怎麼可能會這麼做。」

「姐姐,我還花言巧語呢,我女朋友現在都能夠鬥地主了,誰還會去招惹千仞雪啊,難不成我還要湊齊一桌麻將不成。」天天鬥地主已經夠可怕的了,到時候要是湊齊一桌麻將就更加不用說了。

比比東沒有聽懂林辰的話的意思,畢竟鬥地主,麻將之類的東西她都沒有接觸過。

就在這時候,千仞雪從她的帳篷裡面走了出來,因為昨晚她和四位封號斗羅在一個帳篷,導致帳篷被她的太陽真火給少了,所以她只能夠重新搭建一個小巧的帳篷來過夜。

而小帳篷不好的地方就是空間不夠大,林辰烤串的味道已經籠罩了她的整個帳篷,導致她醒的很早。

看到林辰,千仞雪走了過去,當看到林辰身邊的比比東的時候。

千仞雪先是一愣,然後回過神來問道:「母親,你怎麼來了。」

說著她走到了林辰的身邊,一臉戒備的看著比比東道:「你不會是來對付林辰的吧?」

林辰只看見比比東早已沒有了和自己交談的時候的和諧,而是一臉嚴肅的看著千仞雪道:「我做什麼事情還不用你來管,還有就是我聽說這次你放棄了天斗帝國的任務,打算和一個毛頭小子一起參加比賽,你太讓我失望了。「

林辰不由得不感嘆一下,這女人都是戲精啊。

誰能夠想到剛才還一臉平易近人的比比東轉眼之間又成了一個威嚴無比的女王。

只看見千仞雪沒有說話,只是在一旁委屈的站著,眼裡已經含著不少的淚珠。

看到這一幕林辰搖了搖頭,這娘女兩個就喜歡打冷戰。

比比東呢可以說不喜歡千仞雪,但是人家好歹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