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影微張開眼,看到一張模糊的影子。美眸瞬間羞合,被羞答答地銷魂刺激驚得頭皮都麻了。

「是他」?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魔邪晃了晃,從迷幻中驚醒,瞪著大的眼睛。「影子,你醒了」。

靈影子低頭看看伸在衣甲中的手,眼淚都氣了出來。啪!又是一記耳光。

這記打得狠,魔邪急忙抽出手,護住面頰。靈影子抬腳將魔邪踹到地上,風一樣逃出了大殿。

葯祖哈哈大笑的走進殿域。「魔邪少主果然手法高超,正好十日解開了封印」。

魔邪拍著屁股站了起來,臉紅脖子粗的喘著粗氣。沒好眼神的瞪了眼。「承影哪」?

「放心,外面有盎然和水寒」。葯祖走到魔邪面前,笑呵呵的看著魔邪的慫樣。殿內發生了什麼,不用看都能想明白。這不,小傢伙左右臉上一邊一個手印子,承影沒少動怒呀!

「魔邪,我幫了你,你應該幫我了」。

魔邪憋了一肚子火,又沒地方發。「有屁放,別墨跡」。

「好,痛快,送我出城」。

出城,這怎麼能行哪?他也沒有這麼大的本事呀!

葯祖瞄著魔邪火炭臉。「很簡單,送我上魔山」。

去魔山,沒有問題。魔邪知道去魔山的傳送陣。「好」。

葯祖看向魔邪。「有辦法過『魔域刑天』嗎」?

魔邪搖搖頭。「不需要,跟我來」。

葯祖跟著魔邪出了大殿,叫過水寒和盎然。小月硬拉著承影的手,承影低著頭,不敢看魔邪。

魔邪更慌了,巴不得逃出去。唰!唰!在前面一陣飛奔,不多時來到一座大殿。

數只殿老守在門前,看到魔邪驚了下。急忙讓開。「少主」。

「我去魔山」。魔邪沒有停,帶著眾靈者進了大殿。殿內只有一座不大的傳送陣,陣心直指魔山頂峰。 好大的一片空間,黑幽幽的,儘是死亡設計師的黑影,完全看不到盡頭。粗略地算算,絕對是有數萬人的規模的。

相比之下,地球那廂的死亡之間,變得有些太小兒科了些。

由於這邊的時間似乎也是按二十四小時制,若是也按二十四個時區劃分的話,相信除了這個死亡之間外,至少還有另外二十三個之多。如此一來,這許多的死亡設計師,一天下來需要殺掉的艾克斯星人,竟是不下百萬之眾!

一年下來,他們要收割幾億人的生命!

好恐怖的一個數字。

此時的露西婭,自然無心去計算這個。

幾萬人的空間里,毫無聲息、落針可聞!

大家都在開始認真地做著自己的工作。

在門口不遠的隊長專座的某個位置上,他看見了奧斯頓。

奧斯頓自然也遠遠見到了露西婭,連忙迎了上來。

「薇薇安啊!這麼快就過來了么?快去你的位置吧!」順著身旁的這排位置向前方的一個地方指了指。

露西婭點點頭,從兩排水晶桌子的中間過道上向前無聲地飄行著。

每個死亡設計師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此時,每個人都剛開始工作,那麼,空著的那個位置,自然就是薇薇安的。

不久,她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然後,拿出了那張死亡名片牌。

「莫頓。年僅八歲的孩子啊……」

******

艾克斯星。

這是一個體積比地球大上千倍也不止的漂浮的星球。

所謂漂浮的星球,並不是指星球漂浮著。

艾克斯星,也如同地球一般,擁有一顆照亮它的太陽,並恆久地環繞著那個太陽旋轉的。

說它是漂浮的星球,只因為,這個星球上居住的艾克斯星人,他們是漂浮在水面上,甚至是飄浮在空中生存的。

據說,早在很多年之前的時候,這個星球也是擁有大片面積的陸地的。

然而,近幾千年來,隨著科學的進步,全球溫度上升,一座座巨大冰山融化,海平面一年一年的上升,最終,陸地,化為了海底。

幸好,科技並不是白髮展的。艾克斯星的科學家們,早在陸地被完全淹沒之前,便已經開始大面積發展海上建築,並逐漸向空中擴展。

一座座猶如迪士尼樂園般的屋樓,不是漂浮在海面上,便是飄浮在半空中。出行的人們,坐在自動駕駛的飛行私家車內,光一樣的速度,穿行在空中車道上。

此時,已經不分國界的艾克斯星上,海域遼闊的摩爾登市的郊外,一片空曠的海面上,一隻小小的漁船,正載著一家三口人在海上漂行。

八歲的莫頓,頗顯俏皮的灰臉上,露出動人的笑容,他黑色的大眼眨巴了一下,看著自己的父親墨菲。

「爸爸,我可以到海底玩玩嗎?興許,可以找到一些我最愛的寶貝呢!」

墨菲看了妻子艾米一眼,兩人相視一笑,說道:「好啊!莫頓。不過,你要小心一些,碰見大臉魚,你就應該……」

「不要動!」小莫頓大笑著回答道。每次下水前,父親都會提醒一下這一點。

因為全球都覆蓋著水,這個星球上的人們,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靠著水裡的資源存活。漁民、探寶者、採礦工、植物收集員、海怪獵人……各種各樣不同的職業,都在這個海里存在著。

墨菲一家,便是小小的漁民一家。雖然不能像其他有些職業那樣賺大錢,但是能夠自給自足的生活,卻令這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他們是容易知足的艾克斯星小漁民。

這片海域只是一個淺海區,離深海有極遠的距離,普通情況下並沒有什麼危險的海底生物出現。最危險的莫過於他們口中所說的大臉魚。

大臉魚的臉,長得跟艾克斯星人很像,它們在海里時,一旦看見遊動著的艾克斯星人的臉,便會親昵地粘上來。小孩子有時候心慌意亂之下,弄丟了口中的呼吸器,便會容易出意外事故。但是,如果靜止不動的話,大臉魚會覺得很無趣,過不多久便自主離開。

對於莫頓的下水,墨菲與艾米夫妻倆還是很放心的。從三歲的時候,莫頓便已精於游泳技能,他碰見大臉魚后的經驗,甚至比他們當父母的都還要豐富。只要不是潛入深海,碰見那些可怕的海怪的話,還是沒有什麼可以擔心的。

莫頓將一個口哨一般的呼吸器含在了嘴裡,兩隻狸貓般的耳朵自動捲起,沖著父母親做了一個鬼臉,伸展姿勢,跳進了水裡。

艾克斯星人的眼睛,就像一個眼罩,天生便適合在水裡視物,哪怕在深一些的水底,也不影響視覺。這大概是數千年來的水世界生存方式而導致的一種身體進化。

莫頓潛入水底數十米后,遊了一會,來到他的目的地——一座曾經很高很雄偉的遠古建築物的頂樓。

這座建築物,是他六歲的時候發現的,在這裡面,他找到了許多遠古時期的艾克斯星人遺留的小玩意。雖然不值錢,可是,作為現今年僅八歲的孩子來說,那就是他的寶貝。

這個地方,是莫頓最愛來的樂園。

現在,他又一次的到這個樂園裡尋寶來了。

******

戴著死亡眼罩,開啟死亡之眼,看著這個任務目標潛入三四十米以下的海底,露西婭的臉,定定的,沒有一絲笑意。

此刻,要殺這個艾克斯星小孩,可以說是極為簡單的事情,簡單到了唾手可得的程度。

他只需要讓莫頓嘴裡的呼吸器離開他的嘴,便能輕鬆要了他的小命。或者,就算是求麻煩點,讓那建築物崩塌,壓死他也沒什麼難的。再不然,招來一隻海怪,一口吞食了他,也不算多費勁的事。

怪不得奧斯頓說的,她的這個任務目標太好解決。

畢竟,水這個東西,本身就是陸上生物的最大殺手之一,何況目標還只是一個小孩子,殺他豈不比踩死一隻螞蟻還簡單么?

根據死亡設計師的規定,只需讓對方死於意外就可以。淹死,豈不是最常見的意外之一?

露西婭閉上了眼睛,雙手一握拳。

「死神領域——開!」

莫頓嘴裡的呼吸器,莫名其妙地滑出了嘴,隨著海流消失不見。可憐的孩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瞪大了本來已經很大的雙眼。 莫名其妙的,微微張開了嘴,那個口哨形狀的呼吸器,竟從嘴裡滑了出去,繼而隨著海流消失不見!

一隻腳才伸入那座古老建築物的莫頓,突然遭遇到這樣的事,心慌之下,口裡噴出一串水泡。

這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情況,竟然叫他碰上了。

然而,雖然他只是個八歲的孩子,但是五六年的水底經驗,讓他瞬間從驚慌中緩過神來。連忙閉住了自己的呼吸。

他的心裡很清楚,剛剛自己並沒有想要張開嘴的意思,所以,那呼吸器從嘴裡滑出去,是有些不正常的。

這不禁讓他想到了一個傳說。

據說,世上存在著一種神靈,喜歡吸食世人的靈魂,他們最愛在人們最不經意的時刻,偷走他們的生命。

這種神靈,名為死神。

只是,在這個擁有上萬億人口的星球上,每年死亡人口達到近百億,而這其中,縱使有些死亡離奇些的,似乎也從來不受身在這個科技發達到極致的星球的眾多文明人士的重視。

於是,傳說,始終只是傳說,流傳在普通民眾之間,但大家從來也不當真罷了。

只因,與真相擦肩的人,似乎都已死了。

聰明的莫頓,知道自己現在就是這個與真相擦肩的人。

一旦就此死去,那麼,他也不過是這無數年來無數億死於真相之人的一個而已。

年僅八歲的他,正開始感受到生命的美妙,尚未接觸過死亡的陰霾,自然不願意就此死去。

此時,面臨危機的他,睜大了兩隻大黑眼,準備游出建築物,以最快的速度游向水面。他相信,以他的游泳技術,在自己失去知覺之前回到水面,是完全沒有什麼問題的。

然而,窗邊的一束水草,好像知道他要幹什麼一般,竟似動了起來,纏住了他的右腳,就像一隻人手,抓著他,怎麼都不放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生命的光輝,在一點一滴的消失。

小小年紀的莫頓,徹底地明白到,是死神,那傳說中的神靈,找上了他!

******

最簡單的設計,在露西婭的腦海里完成。

若是連那束水草都困不死這個小艾克斯星人,下一步,便是弄塌這座建築物,將他壓死在裡頭。

可是,在這一刻,露西婭的心中,有一種十分揪心的痛。

看著眼前這個名為莫頓的孩子,為了能夠活下去,不斷的掙扎,哪怕,掙扎到最後一秒。

在過去一萬年的死亡設計師生涯里,露西婭的心,從來不曾猶豫過。

死神取人的性命,不是天經地義的事么?

就像電腦前玩著遊戲的人們,殺死裡面成千上萬的遊戲人物,有什麼同情心可有的呢?

可是,十年前去了一遭地球,與何歡等人類一番真實的接觸,又在光明之都內平淡地生活了十年,她的心,變了。

她明白,這個小小的艾克斯星人,是真實存在著的有思想的生靈,他,有什麼理由被她這般冷漠無情間便輕易奪去生命?

若說是實實在在的一場意外,那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可是,這算什麼呢?這分明是一場人為製造的意外,即使這意外設計的再怎麼毫無破綻,始終,它不是真正的意外。

作為死亡設計師的目的,最終不過將這目標人物的靈魂,吸收到這個死亡名片牌當中罷了,然後上交到上一級的死神手裡。這之後的流向,不言而喻。而在設計的過程當中,死亡設計師自己多了一份經驗,多了一些死亡氣息而已。

坦白點說,死神設計人們死亡的理由,無非是為了提高死神自身的力量罷了。僅此而已,什麼萬物生滅,天地法則,或許,僅僅是名為死神的這群人,自己給自己找到了一個最了不起的理由罷了。

「夠了。也許,我已經……不適合再做這種事情了。」

******

莫頓在陷入絕望的深淵的最後那一刻,忽然間,感覺到了水草鬆開,一個掙扎,他離開了建築物!

憑著下意識的念頭,他以最快的速度向著頭頂的亮光處游去,不久之後,大大的後腦破出了水面。

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他的意識也逐漸清晰起來。

他敢確定,是傳說中的死神找上了他。在那種情況下,他已是不可能逃出生天的。在那之前,他的思想里,傳說依然只是傳說。而此刻,他明白到,那傳說已成為了現實。

他只是不明白,死神,在他已經絕望的那一刻,為何放過了他?

大聲的咳嗽著,他終於帶出一片哭聲,大聲呼喊起來。

「爸爸!媽媽!……」

不遠處,漁船上的墨菲與艾米,早已發覺到這邊的不對勁。

墨菲按下駕駛艙內的飛行按鈕,漁船騰空而起,很快飛到莫頓的頭頂,夫妻倆手忙腳亂之下,將兒子救上了漁船。

「天啊!怎麼回事?莫頓!你沒事嗎?」母親看著面色慘白的兒子,驚聲問著。

莫頓無力地搖搖頭,勉強笑了笑,閉上了眼睛。

海面上,旭日東升,霞光萬道,不知為何,卻似夾雜著某種難以言喻的詭異光輝,使得這片天地顯得異常陰冷。

******

看著這一幕情景,露西婭的心稍稍平靜了一些。

然後,她才想起自己的處境。

她顯然已無法再次下手了。可是,身在這個陌生的艾克斯星管理區域,作為一個死亡設計師,無法殺死目標任務,下一步,她該怎麼辦?

或許,她本來可以利用與那個艾維斯隊長的關係,將手裡的任務推給奧斯頓隊長,也完全沒什麼問題。

可是,才被自己保住一命的莫頓,她怎麼忍心將他的小命轉到另一個死神的手裡?要是那樣,與剛剛露西婭自己直接下手,又有什麼不同呢?何況,即使避開了今日的任務,那明天的呢?後天的呢?……

一天又一天的,只要她還無法逃出這個艾克斯星管理區域,她就避免不了往後一次又一次的折騰。

可是,此時的她,到底,該怎麼辦呢? ?「進」。魔邪首先踏入,一閃出現魔池上。

葯祖走出傳送陣,立即看到西巔上的古鏡。「那是『魔天古鏡』」?

魔邪點點頭,帶著眾人向「一線天」走去。從「一線天」下去就可進入城中,再出城已經不是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