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知道,從高級世界回到低階世界。如果只是跨越一個世界,那麼還好。可像是墨九卿和鳳九黎這樣,橫跨五個世界。無時無刻都在被天道壓制監視。

哪怕有一點觸怒天道規則的地方,立馬會受到反噬。甚至天劫懲罰。

就比如墨九卿殺了上陽城花家的花白羽。受到反噬,嚇了月千歡一條。再比如源境里,斬天道破禁制,那轟動滄淵的一劍。

墨九卿抱住月千歡,沒骨頭似的把頭磕在月千歡肩膀上。他說:「歡歡忘了,我是來找神花的。」

他不僅找著了神花,還找到了月千歡這朵花!此花非彼花,是他媳婦這一點跑不掉。

「嗯,想起來了。對了,你不是給我解釋命盤嗎?怎麼說了一堆,還沒有到正題上去。」

「每一個世界都有一個墨家。他們雖然擁有這個姓氏,卻不過是一群走狗奴才。他們充當我們的眼睛,與正道武師那群人平分這個世界。」

墨九卿眸光一閃,星圖瞬間變成一個羅盤一樣的東西。

墨九卿說:「這就是命盤。是我族先輩們的絕學。每一個世界的墨家,他們的性命都被命盤所控制。只要抹去命盤上一個星點,就是墨家一條性命。」

「厲害了。這樣說,不管墨家怎麼作妖。哪怕有二心,也最終無法逃脫你們的控制!」

「沒錯。數百年來,我們給予他們榮耀和富貴。自然也能隨時收回來了。」

「就不怕命盤落到別人手裡嗎?」

墨九卿笑了笑,似乎極為不屑。他抓著月千歡的手,十指緊扣。「唯有我族血脈,才能激活命盤。不過歡歡不一樣。」

「嗯?」

「歡歡是我墨九卿的妻,也是命盤承認的女主人。也可以使用。」

「去去去。我還沒嫁給你呢!」月千歡瞪了墨九卿一眼。正想說什麼,忽然神情一頓。月千歡抬頭看向窗外,「有情況。」 不僅月千歡他們。其他人也發現了不對勁。紛紛走出靈船,站在甲板上眯著眼睛看過去。

遠處天邊昏黃色烏雲密集一遍。飛沙走石,像是沙塵暴。可這裡還是森林山川地帶,哪兒來的沙塵暴?

南宮無拿著望遠鏡看了半響,一臉迷茫。「奇怪了。這地方哪兒來的沙塵暴,見鬼了吧!」

「給我看看。」妖妖將望眼鏡拿過去。

盯著看了幾眼。妖妖面色陰沉,「是沙塵暴。我聽說墨家禁地逃出來一隻大鵬鳥,指不定這就是他搞的鬼。南宮無你趕緊的,咱們必須得掉頭或者藏起來。」

「墨家關押的妖族,都是五階武君以上實力的。 你跑不過我吧 憑咱們對付不了。」

「好好。你們還愣著幹什麼,趕緊掉頭躲起來啊!」南宮無立馬扭頭命令侍衛。

月千歡:「來不及了。」

「千公子!千公子怎麼來不及了?那沙塵暴離我們還很遠啊。要躲開並不難。」

「你看看腳底下。」

靈船飛在半空中。聞言,眾人立馬趴在欄杆上往下面瞧。這一看,所以人目瞪口呆,紛紛倒吸口氣。

腳下森林一遍狼藉。破碎的靈船碎片大小不一。距離遠看不清楚,但乍一看鐵定至少有五艘靈船栽在這兒。而且看靈船破損的程度,就在這幾天被毀了。

南宮無瞪大眼,「這,這是……」

「我們落進狐族的幻境里了。先前一定是幻象,這裡把我們引到中間了才現身。」

「答對了。」聽到月千歡略帶讚揚的聲音。

妖妖歡喜激動的扭頭。然而看見月千歡身後寸步不離的墨九卿,瞬間噘嘴妒忌的瞪著墨九卿。

問她就不怕墨九卿的實力嗎?怕什麼。為了真愛,就應該奮不顧身!

「那可怎麼辦?一個狐族,一個大鵬鳥。我們走到這兒來了才發現,那兩個妖族實力一定很強。咱們完蛋了!」

南宮無苦著臉,心疼的拽著手裡一張玉簡。「你們說,我用千里符令給大哥傳令還來得及嗎?」

「我去!南宮大少,你手裡有千里符令怎麼不早點用?」

「千里符令十萬靈石一枚。這麼貴,本少肉疼!」

「南宮無你腦子有毒吧。命重要,還是靈石重要?拿來,趕緊拿來發求救信號。」妖妖終於把千里符令搶過來。

神念烙印下求救信息。妖妖當即將千里符令飛出去。然而撞上靈船附近的一層半透明薄膜,千里符令居然碎掉了!

妖妖急了:「南宮無你還有嗎?拿來,快點。我們再試試!」

月千歡挑眉,「看來我們被包圍了。那些沙塵暴估計就在我們周圍不遠,如果胡亂開船撞進去。嘖,靈船四分五裂,我們也成別人盤中餐。」

「千公子別怕!我妖妖一定會保護你的!」

「……」月千歡笑容僵硬。她扭頭看向墨九卿,眼神詢問:她看起來需要別人保護?

別人用不著。有我就夠了~~

墨九卿俯首在月千歡耳邊低語:「呵~狐妖七階,大鵬鳥六階。歡歡選好了嗎?」

「我向來是討厭狐狸精的,狐臭太騷。」月千歡勾唇,笑意冰冷殘忍。 阿狗上一秒剛說我們可能已經進入了地獄之門的地界,而下一秒那消失的衝鋒號號聲突然再次響了起來。

這號角聲,正是從前面不遠處的地方傳來的!一聽到這號角聲,我和阿狗當即激動了起來,二話不說,拔腿就朝那號角聲追了上去。

這峽谷越來越寬闊,就在前面五十米處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道很急的彎。

但因為被山體遮擋著,看不清楚山體背後的情況。阿狗的聽覺很敏感,一直追著這斷斷續續的號角聲跑,只感覺離那號角聲越來越近。

等我們追到那急彎時,突然就感覺那號角聲好像就在我們前方。可奇怪的是,手電筒光射出去很遠,並沒有發現那些陰兵的跡象!

阿狗不知道發現了啥異常,突然停了下來,小聲道:「九哥,這衝鋒號的號角聲,應該就是在我們附近。可奇了怪了,這附近完全是連個鬼影都沒有!是不是……我耳朵出現了幻覺?」

阿狗說到最後,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眉頭一皺,咬牙道:「阿狗,你不是出現了幻覺!那聲音的確就在附近!我在想,他們是不是進入了周圍的山洞?不然的話,我們不可能找不到他們!」

在我說話時,我也還在仔細聽那衝鋒號的號角聲。時有時無,斷斷續續的在我們周圍回蕩著。

阿狗此時的臉色很嚴肅,也沒說話,點了點頭,我們就繼續往峽谷深處走!越走這峽谷的面積越寬闊,彷彿是進入了無邊無際的露天戈壁灘上,根本不像是走在狹窄的山谷中!

兩側的山丘越來越遠,只能看到山頂上覆蓋的白雪。地面上的水草也越來越茂盛,左側的地方,更是出現了一條清澈的小溪。

手電筒的光一照過去,小溪的水面上頓時波光粼粼!不得不說,這個地方的環境很美,山水相連,地勢平坦,感覺像是徜徉在天高地闊的大草原上一樣!

可只要看到地上那些散落的骸骨,又會覺得走進了詭異恐怖的萬葬坑。

繼續往前走了二十來米的樣子,那衝鋒號的號角聲突然變弱了不少。在前面開路的阿狗也停了下來,把頭偏向了左側的地方,很認真的側耳傾聽,但臉上的表情卻是很複雜,眉頭一皺,說:「九哥,這聲音好像就在我們的左側!可他娘的邪門了,我們追了這麼遠的距離,偏偏只能聽到這詭異的號角聲,卻是連個陰兵的影子都看不到!」

別說阿狗心裡鬱悶,我心裡也是又鬱悶又著急。明明感覺那些陰兵就在我們附近,可就好像生活在兩個世界一樣!只能聽到他們的聲音,看不到他們的人影。

我下意識的用手電筒掃了一下左側的地方,手電筒光射出去的距離很遠,幾乎已經射到了山丘的山壁上。可周圍卻是空蕩蕩的,只能聽到那詭異的號角聲,完全是連個鬼影也看不到!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滲人了!

一想到依依還有那些弟子的三魂七魄在他們手上,我心裡就急的不行。要是天亮之前無法把他們的三魂七魄帶回去,到時候就算大羅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他們!

到底是這地方的磁場出了問題?還是這地方真的有強大的結界?

「等會兒!結界,難道是單獨形成的空間?」一想到結界問題,我才猛然想到了這一點!

阿狗聽我這麼一呢喃,也是想通了這一點,猛的拍了一下腦門,自嘲的笑道:「真是太過緊張了,連最簡單的道理也沒想明白!」

「我也是剛想到這一點!」我無奈的笑了笑,說:「如果真的是有單獨的空間,那這個地方就一定有結界。像太乙真人的神墓一樣,絕對都是出自高人之手!」

「嗯!」阿狗慎重的點了點頭,隨即分析了起來,「九哥,這地方的結界肯定很隱蔽。如果我猜的沒錯,是這無形的結界開闢出了另一處空間!那些陰兵就活在另一處空間里,我們追了這麼遠的距離,始終沒有任何的發現!會不會,這地方的結界只對魂魄有作用?」

阿狗這麼一說,倒是提醒了我。他說的沒錯,應該是某種強大的結界把這地方又分離出了一處空間!而這分離出來的空間,剛好是為魂魄鬼魂提供的。

不然的話,也不至於我們追了這麼久,還是沒有任何的發現。

但我此時也聯想到了之前的一點疑惑,就是為什麼地獄之門會有進無出?人畜一夜之間全部死亡!

難不成,這一切的秘密,都和這另一處空間有關係?

「九哥,現在怎麼辦?就算我們知道了是空間問題,可要怎麼進入另一處空間?」我還在沉思中,阿狗突然開口問道。

他一問,我才回過神來,咬了咬牙,說:「阿狗,空間問題只是我們的猜測而已,也不知猜對沒有!不過,想要證明我們之前的猜測,其實也很簡單!只要我們魂魄離體,就能直到真假!阿狗,你幫我守著肉身!」

「九哥,不行!」阿狗搖了搖頭,說:「來之前林大哥就叮囑過,不管你去哪兒,我都得跟著你,千萬不能讓你出事!這地方沒有外人,最多也就是孤魂野鬼!等我擺下陣法,隨你一起進去!」

也不知道為啥,我認識的這群兄弟,個個固執的像頭牛一樣。也沒等我答覆,阿狗就開始拿著五帝錢在地上擺起了太極八卦圖!

阿狗的手法很熟練,不一會兒就擺好了陣法!還沒等我勸他,他就已經盤膝坐了下來。點燃三炷香插在了陣法的東南方位后,這才沖我笑道:「九哥,來吧,一起去!」

我無奈的笑了笑,知道勸他沒用,只得盤膝坐進了太極八卦圖的陣法中!魂魄離體,最害怕的就是孤魂野鬼會上我們的肉身。

阿狗擺下的這太極八卦圖,剛好可以阻止孤魂野鬼上身!也就是說,只要不是有人故意破壞我們的肉身,那我們自然是安全的。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們兩人才會意的點了點頭,跟著翻手結印,嘴裡也同時念著出魂咒的咒語!待咒語念完,瞬間感覺身體輕盈了不少,如同要漂浮起來了一樣。

等我睜開眼的剎那,我的魂魄就離開了我的肉身。我就站在我的肉身旁邊,看著我的肉身盤膝而坐,雙手還保持著掐訣的手勢。

「九哥,你看!」我正盯著我的肉身看,阿狗突然大喊了一聲。他這麼一喊,著著實實嚇了我一跳!我現在是魂魄的狀態,受不得驚嚇,也是第一次體驗了什麼叫真正的驚魂未定。

我瞪了他一眼,阿狗尷尬的笑了笑,「九哥,不好意思,我忘記咱們現在是魂魄的狀態了!」

在阿狗解釋之時,我便慢慢看向了我身後的情況。這一看,我當場就愣在了原地,硬是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因為我眼前不遠處出現的場景,實在是太詭異了!大概有五十米左右的距離,好像被一層無形的屏障分割成了兩個世界。

我這邊是黑的伸手不見五指的深夜,而另一邊卻好像是剛剛入夜一般。原本是一片平坦的戈壁灘,此時竟然變成了一座大雪覆蓋的雪山。

雪山很高,也很陡峭險峻,周圍隨處可見懸崖峭壁!而在這座冰山的山腳下,起碼有好幾百人。看他們的穿著打扮,有的是工人,有的是軍人,還有一些是普通村民。

但奇怪的是,他們的穿著打扮,並不是屬於這個年代的,好像是五六十年代的穿著打扮!

再一看他們的陣仗,有的好像在搞地質勘察,有的好像在設計路線圖,乾的很是熱火朝天,個個精神抖擻。

起初我並沒有看出來,但仔細一看,這才看明白了,他們好像是在開山修路!

我還在觀察,阿狗忽然小聲的說了起來,「九哥,這應該是當年修建青藏鐵路的場面!不管是修建青藏鐵路還是公路,可真是死了不少人。都說長城是用鮮血築起來的,而這青藏鐵路卻是用白骨堆起來的!我曾經去過幾次西藏,也走的是青藏線。可在我的印象里,青藏線並沒有從這地方過!」

阿狗的記憶自然不用懷疑,幾乎有過目不忘的本事!我也能確定眼睛的場景,的確是在修路,雖然不知是在修鐵路還是在修公路。

可奇怪的是,阿狗說青藏線沒有從這地方過!難不成,這一幕和地獄之門的秘密有關係? 南宮無和妖妖還在嘗試用千里符令傳訊救命。聞言,兩人聽的滿頭霧水。

南宮無問:「千公子,你在說什麼?什麼狐狸精?不過狐臭的確挺臭,又騷的。」

暗地裡,瑟縮神情驚恐害怕的人。握緊了拳頭,眼睛里閃過惡毒和憤怒。他躲藏在侍衛人群里,偷偷的往後退。

拈葉飛花,金葉子破空飛出。

月千歡冷眸抬頭,「大老遠就聞到狐臭了,你還想躲去哪兒?」

「咻!」

「啊!」痛叫慘呼聲。

眾人紛紛扭頭看去。只見一個侍衛打扮的中年男人被金葉子劃破了臉,與人血迥異的鮮血流出來。驚的眾人倒吸口氣,紛紛後退。

能幻化人形,千變萬化的。是狐妖!

狐妖捂著她的臉,驚恐憤怒不已的尖叫。「臭男人,你居然弄傷了我的臉!我殺了你!」

表情猙獰扭曲,三條狐狸尾巴從衣服後面探出來。狐妖張牙舞爪撲向月千歡。

妖妖大喝:「千公子我來保護你!」

「讓開。」

冷戾的風,裹著妖妖把她丟到了邊上。妖妖還在呆愣間,南宮無衝上去苦口婆心的勸說。

南宮無:「妖妖你這是鬼迷心竅了嗎?千公子什麼實力,還用你保護啊?」

「我……」

「等等!本少怎麼才想起。這船上有千公子和墨公子啊。有他們在,咱們怕什麼狐妖和大鵬鳥!」

妖妖還是一臉擔心。「可是妖族狡猾詭詐。千公子會吃虧的,不行。我必須要去幫她!」

「咻!」一道劍影霹來。

空間崩裂,時空亂流在妖妖面前三寸卷過。可怕猙獰的力量,嚇得妖妖身體僵硬,一動不敢動。

她扭頭瞪向墨九卿,無比憤怒。「你幹什麼!」

「阻攔歡歡者,殺。」

妖妖被墨九卿眼神震懾住。好可怕的眼神!

冰冷無情,沒有任何一絲的情緒存在。冷漠瞥了她一眼,恍若在看一個死人一般。妖妖全身的血液都被凍僵了。

墨九卿實力可怕,是妖妖不敢想的。南宮無偷偷拉了拉她,「妖妖。」

「我,我只是想幫千公子。」

「可是千公子好像不需要咱們幫忙。」南宮無伸手指了指天空中。

狐妖被月千歡識破偽裝。一劍逼得狐妖急吼吼跳出靈船去。妖妖和南宮無說話的功夫。狐妖一條尾巴被斬下。發出凄厲憤怒的吼叫。

狐妖雙眼赤紅。她惡狠狠瞪著月千歡,顯露出真面目。狐族女子都長得妖媚無雙,只是此刻猙獰的眉眼全然破壞了那張妖媚的臉。

「幽光月!你居然有幽光月。你還能識破我的幻術,你是誰?」

狐妖死死瞪著月千歡,無比妒忌,又恐慌忌憚。

她妒忌月千歡驚人的美色,連她狐族引以為傲的姿色在月千歡面前,一根頭髮絲都比不上。又恐慌忌憚月千歡的實力。

但很快,狐妖臉上露出貪婪淫邪的目光。只要她吃了月千歡!

吃了她。還有這船上的所有人,就能功力大增。逃脫墨家的追捕。到時候天下之大,還怕什麼墨家?

狐妖厲嘯一聲,撲向月千歡…… 狐妖渾身都是可以攻擊的利器。張嘴吐出能讓人陷入幻境陷阱的霧氣,雙手利爪比彎刀更鋒利。尾巴如長鞭,從四面八方偷襲月千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