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幾年原本應該親密的兩家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往來,凌天甚至都不記得上次見他那個舅舅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現在聽到凌雪突然說他那個舅舅來了,這又怎能不讓凌天感到驚訝呢?

不過,隨即凌天便隱隱猜測到了一些什麼,他那個舅舅的突然造訪肯定與他要成爲附靈師有很大的關係,顯然是已經知曉了前不久拍賣附靈寶物的事情。

想到這裏,凌天的臉色漸漸冷了下來,在他們困難需要幫助的時候把他們當成瘟神一樣躲着,而如今看到了他身上潛在的利益,就主動地找上門來,這樣的親人在凌天看來不要也罷。

但既然都已經回來了,凌天自然不可能再轉身離開,對着凌雪她們告別一聲後,凌天朝着後院他們所住的院落走去。

“妹妹,天兒是隨他師傅去修煉了嗎?應該快回來了吧?”

“嗯,上午我就派人去通知他了,這會兒應該快回來了。”

“那天兒和琳兒的事情妹妹覺得如何?說起來這還是咱們早就約定好的事情。”

“是啊!一晃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不過我還是想要問問天兒的意思,畢竟他和琳兒兩個人也就只見過幾面而已。”

“對,對,應該讓他們先相處一段時間。”

……

剛走進院落向正堂走了沒多久,凌天便聽到了從裏面傳來的談話聲,說話的兩個人正是他的母親趙凝姍和他的舅舅趙虎。

“天兒,你回來啦!”

很快,趙凝姍就看到了已經走到門口的凌天,微笑着說道。

“嗯。”

朝着趙凝姍輕輕點頭走進正堂,凌天的目光很快就移到了趙凝姍旁邊所坐的趙虎身上。

趙虎的樣貌和他的名字倒是很相配,身材頗爲壯碩,一雙濃眉大眼如同虎目一般,無論是樣貌還是身上所散發出的氣勢,都讓人有種心生懼怕的感覺。

“舅舅好!”

雖然猜測到趙虎所來的目的後,凌天對於原本就沒有好感的趙虎,甚至都產生了一些厭惡,但是他同時也知道母親是一個念舊情的人,更何況是趙凝姍孃家的人,如果凌天表現的太過於絕情的話,趙凝姍的心裏肯定會很不好受,因此,爲了趙凝姍凌天還是躬身向趙虎問了一聲好。

“好!好!好!”

趙虎大笑着連說了三聲好,隨後說道:“這幾年因爲家族裏的一些事情一直都沒有抽空來看你們,沒想到幾年不見天兒你都長成小夥子了,而且竟然還成爲了一名附靈師,今後肯定前途無量啊!”

“只是運氣好而已。”

微笑着對趙虎說了一句,隨後凌天扭頭向趙凝姍問道:“娘,你派人找我回來有什麼事情啊?”

“這件事還是由我來說吧。”趙凝姍正準備要開口,趙虎就搶先一步說道。

對此,趙凝姍也沒有什麼意見,輕輕點了點頭然後示意凌天坐下。

而在凌天坐下之後,趙虎開口說道:“舅舅這次過來是爲了當初的一個約定,天兒,你應該還記得琳兒吧?”

“嗯,琳兒表妹我當然記得。”

凌天輕輕點了點頭,趙琳兒是趙虎的女兒,年紀也只比他要小三個月,凌天曾經見過幾次自然是記得,不過,對於趙虎所說的約定卻是感到非常的好奇,不用多說,這個約定肯定是他父親還在的時候和趙虎之間訂下的約定。

見到凌天點頭後,趙虎繼續說道:“當初在你母親懷着你、琳兒母親也懷着琳兒的時候,爲了親上加親我和你父親曾經訂下一個約定,如果你和琳兒都是男孩的話就結拜成爲兄弟,都是女孩的話就結拜成爲姐妹,而如果是一男一女的話,就讓你們結爲夫妻。

現在算算十五年的時間過去了,再過三年你們都就成年了,所以舅舅我想先爲你們舉行一個訂婚,等到成年之後再正式舉行婚禮。”

“訂,訂婚?”

聽到趙虎的講述,凌天真的可謂是目瞪口呆,因爲他以前從來都沒有聽他父母說過還有這個約定,這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突然了。

“嘖嘖,指腹爲婚啊!有趣有趣。”

而莫邪在聽到這話後,也在玉佩中大笑着說道:“不過,如果他女兒長成他這個樣子的話,我看你小子還是現在就死了算了。”

“娘,還有這樣的約定?我怎麼不知道啊?”

現在凌天自然沒心情去理會莫邪,直接選擇無視莫邪的話,扭頭向趙凝姍問道。

“確實是有這個約定。”

趙凝姍輕輕點頭說道:“以前你的年紀還小,所以就沒有跟你說,後來你父親去世後,也就……” 「找死。」

一股氣勢從秦羽觴身上放出,直接把胡輝震了開來。

「怎麼回事?」

「他好像沒有出手。」

原本人們以為秦羽觴會被胡輝打敗,但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秦羽觴竟然動都沒有動只是釋放出一種氣勢,就把胡輝震飛到百里開外。

胡輝胸骨斷裂了好幾根,血液當中夾雜著內臟吐了出來。

「他……他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如此恐怖?胡輝可是靈海境高手啊。」

「他竟然連胡輝都敢打,膽子真大啊。」

「他是哪個大教的弟子弟子吧。」

「你……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裡是我們胡家的地盤,我要你不得好死,張發,給我殺了他。」胡輝顫顫巍巍的站起身,眼睛裡面全部都是怨毒,恨不得吃了秦羽觴。

一名老者緩步走來,秦羽觴冷笑一聲,淡淡的說道:「靈海境九級也敢出來,簡直是找死,真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你……好啊,就算我是靈海境九級斬殺你也足夠了,我今天就替你長輩教訓一下你,我倒想看看你一個剛剛突破丹元境的小子怎麼個囂張法。」張發大怒,從來沒有人敢這樣羞辱於他,在他看來,一個丹元境的小子竟然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簡直是狂妄至極。

「就算是丹元境也照樣斬殺你這隻老狗。」秦羽觴平常的說道,根本沒把張發放在眼裡,他本來已經都突破到了半聖境界,但是他一直在壓制自己的境界,不想過早的暴露出來。

旁邊的胖子一看無奈的搖了搖頭,秦羽觴的手段他太熟悉了,不要說區區一個靈海境,就算是半聖境的強者來了,也同樣要死在秦羽觴的手中。

胖道士直接對秦羽觴無語了,這小子明明是半聖境強者,竟然把自己偽裝成丹元境,這簡直是不要臉啊。

張發拳頭之上匯聚了強大的力量,發出耀眼的白光,口中大喝一聲,朝著秦羽觴打來。

兩隻如同山嶽般大小的拳頭朝著秦羽觴砸來,秦羽觴理也不理。

秦羽觴冷哼一聲,一口真氣匯聚在口中,直接喝道:「滾。」

一種無形的壓力朝著張發碾壓而去,張發胸口發悶,只感覺到氣血倒流,億萬鈞的力量朝自己壓來。

天旋地轉,頭腦當中嗡的一聲,只感到自己的身體輕如鴻羽,飄了出去。

「砰。」

城牆直接被張發撞到,最後狠狠的撞在了一座山脈之上,整座山脈轟然倒塌。

張發氣若遊絲,全身的骨骼全部斷裂,還剩下最後一絲氣在那裡苟延殘喘。

一喝之力竟然恐怖如斯。

「噝。」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看著秦羽觴的眼神明顯和先前不同,眼神當中全部都是畏懼之色。

胡輝直接坐在地上,身體發抖,如同篩糠,他的臉色非常的難堪,真想一頭撞死算了,怎麼會惹上這樣一位爺,他現在非常的後悔,要是讓他再選一次的話他絕對選擇遠遠地繞開秦羽觴。

張發如同一隻死狗一般被秦羽觴從山脈當中提了出來,隨便甩在地上。

「你……你不是……不是丹元境,咳咳,你,咳咳,你是半聖。」張發斷斷斷續續的說道。

張發麵如死灰,他怎麼都不相信眼前這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人是一個半聖級別的存在。

旁邊的人徹底震驚了,半聖級別的存在,難怪會如此恐怖,但是,眼前的這名年輕人的年紀看上去不過是二十四五歲,怎麼可能是半聖級別的強者?

所有人都怪異的看著秦羽觴,怪異當中全部都是恐懼之色。

胖道士和方寒相視無語,戒靈和陣靈已經藏在了空間戒指當中。

秦羽觴神色冷漠的朝著胡輝走過去,看也沒看張發一眼,張發神色當中全部都是恐懼,在半聖級別的存在面前,他大氣都不敢出。

秦羽觴彈出一道神虹,張發直接爆成了血霧。

「你……你要幹什麼,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胡輝已經被恐懼佔據,他的精神已經崩潰了。

「殺你?你不是要殺死我嗎?」秦羽觴淡淡的笑著說道,看他那人畜無害的樣子,沒有人能把他和半聖級別的強者聯繫起來。

但是秦羽觴的那副表情在胡輝看來卻是恐怖至極,就像是一頭野獸在盯著自己的獵物一般。

「你不能殺我,我是胡家的長子,你殺了我你也逃不掉。」胡輝現在把自己的身份作為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希望秦羽觴能夠放了他。

「目前為止,在你們胡家我只認識兩個人,至於你,你叫胡輝是吧,我殺不殺你呢?」秦羽觴猶豫的說道,似乎很難下定決心,似乎在忌憚什麼。

「對對對,我就是胡輝,只要你放過我,我一定會感激你的大德,只要我成為了家主,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胡輝趕緊說道,既然對方和他們家族有相識的人,那麼就好辦了。

「可是我有一個朋友也想成為家主,這件事很難為我啊。」秦羽觴似乎有點動心了。

互惠像是抓住了一線生機似的說道:「我是胡家的長子,家主之位自然由我來繼承,你放心,我絕對會好好報答你的。」

胖子一陣冷笑,胖道士不解,他覺得秦羽觴已經動心了。

胖子冷笑著說道:「如果他這麼快就動心了的話那他就不會叫秦羽觴了,他可是有仇必報,更何況,胡琴兒還是他的妞。」

胖道士這時候才明悟了,他頓時對秦羽觴無語了,要殺就直接殺了吧,何必這般啰嗦呢?

秦羽觴想了一會問道:「那麼我問你一個問題,只要你老實回答我,你的條件我可以考慮一下。」

胡輝大喜,只要對方接受那就說明他有希望了,他的頭點得跟小雞一樣說道:「請講請講,只要我知道的我絕對不會隱瞞你。」

秦羽觴點了點頭,問道:「你既然想要當家主,那麼你背後有誰在支持你呢?你可別說你是一個光桿司令。」

「當然不是。」這句話一出口胡輝就後悔了,他這是才知道對方想套他的話,但是已經說出口了,立即又改口說道:「你問這些幹什麼?」他的神色之中已經有了警惕之色。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我值不值得幫你?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的勝算大不大?你可不要忘了,你現在還在我的手裡呢,我還沒答應放你走呢。」秦羽觴玩味兒的說道。

胡輝看了周圍的人一眼,然後對秦羽觴傳音道:「我們家族的那些長老們已經全部被我控制了,他們都會幫我的,再過半個月我就會成為法定繼承人,這件事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你現在放了我多你來說最好不過。」

秦羽觴明悟的哦了一聲,然後又問道:「你們胡家總共有八個長老,我也都知道,太上長老有三個,擁有著決定權,老祖有一位,你說有一半的人支持你,難道說太上長和老祖都同意了?」

胡輝一驚,沒想到對方知道的這麼清楚,要知道現在知道他們老祖的人可是不下兩手之數,知道胡家決定權在誰手裡的也不下二十人,這人竟然知道的如此清楚。

看著胡輝震驚的神色,秦羽觴又說道:「你別擔心我只是想知道勝算有多少而已。」

胡輝說道:「太上長老之中清風長老和黑河長老都支持我,只有金華長老我不知道他什麼意思,長老中的話大長老、二長老、四長老、六長老、七長老都會全力支持我的,你應該清楚,這些人只要支持我的話,那我的身份就已經坐定了。」

秦羽觴心中冷笑一聲,罵了胡輝一聲傻逼,但是臉上並不顯山露水,像是醒悟了的哦了一聲又問道:「那老祖的意思呢?」

胡輝搖了搖頭說道:「老祖他不會管這些事的,不過他最喜歡那個賤*貨,就是應為有老祖在所以我才有點擔心。」

秦羽觴這時候全然明白了,看來胡琴兒想要坐上家主之位的話也並不容易。

秦羽觴搖了搖頭說道:「既然你說了這麼多我就放你走吧。」

胡輝大喜過望,一溜煙就不見了。

「你為什麼放走他?」胖子這時候反倒看不清秦羽觴了。

秦羽觴笑了笑說道:「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皮的時候,局勢現在對我們不利,走,進去再說。」

先前那名長老這時候徹底震驚了,對秦羽觴三人的態度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他都不知道該怎樣來招待這幾位爺了,半聖級別的強者啊,雖然或他也見過,但是從來沒有如此近距離的接近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