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犬夜叉忍下來了。

饑渴而又柔軟的舌頭輕輕的舔舐著少女的,帶有靈力的唾液將少女的傷口潤濕,讓水木臉上情不自禁的出現了舒服的表情。

就算沒有靈力的治療效果,僅僅只是舌頭舔舐,就可以給傷口帶來非常舒服的感覺吧。尤其是其中蘊含的那股熾熱的情感,化作一道道熱流,進入到了她的體內,透過流動的血液,讓她心跳加速,臉泛紅暈,發出可愛的嚶嚀。

然後,隨著傷口的治癒,犬夜叉的舌頭也在慢慢轉移,被他的唾液塗濕的部位從傷口慢慢擴散到其她地方,將水木的塗上了一層亮色。在隱隱的陽光下,顯得異常動人,彷彿一尊精緻的陶瓷人偶一般,完全散發出了世間少有的珍寶的光輝。

犬夜叉跪在水木的身前,饑渴的嘴唇吻遍了她身體的每一個區域。從手背,胳膊,腰圍,後背,還有那張精緻的臉蛋和小巧的。十六七歲的少年嘴唇,比起**歲的小女孩要大了一倍多。所以在親吻嘴唇的時候,犬夜叉直接張開嘴巴,將她的唇瓣一起包裹了進去。用想要將她吞進肚子里的氣勢,撬開了那兩方貝齒,幾乎堵住了水木的整個口腔。

即使跪在水木面前,犬夜叉依然要被少女高了一個腦袋。所以他是以居高臨下的姿勢親吻著少女的嘴唇,深深的吸允著對方的唾液和甜舌,讓少女呼吸困難,差點窒息。

直到感覺到水木緊張的身體慢慢失去了力量,沉浸在少女初吻的犬夜叉才回顧神來,放棄了陷入迷離狀態的水木。將她平坦的放在了鵝卵石上,而兩天的下半邊身體,則浸進清澈的溪流中,讓流水沖洗著兩人的身體。

用手捧著清水,將水木清洗了一遍,洗去了自己留在少女上的唾液后,犬夜叉俯身在少女的,分開了那個緊閉的神秘地帶,來到了那方神聖的領域。

含苞待放的花苞緊緊的閉合著,但是在她還沒有來得及完全綻放,卻已經迎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犬夜叉用手指溫柔的撥弄了幾下,引起了少女一陣,才慢慢的低下頭,張嘴含入了那片美麗的花苞。舌頭一頂,熟練的撬開了那道緊閉的細縫。

楓,籬薇,五月,紫織……

應付的手段和經驗,犬夜叉已經想到豐富了。

「嗯!」

水木全身泛起了一陣粉紅,產生了輕微的顫抖,剛剛才恢復呼吸的也吐出了無比的低吟。

犬夜叉用唾液濡濕著那片細軟,同時盡量擴展通道,為之後的進入做著前戲和準備。

不過,少女還混著奶味的體香真的太了,就像沒有被塵世污染的純潔百合,散發著沁人心碑的幽香,吸允著邪惡之徒去玷污佔有。

慢慢的,水木在低吟的同時,身體的反應也越來越強烈,就像調皮的小孩,扭動著可愛的身體。

應該差不多了!

犬夜叉這樣想著,終於離開了那個徹底濕潤的神聖領地,然後小心翼翼的將水木翻過身,讓她趴在光滑的鵝卵石上。雖然已經做夠了前戲,水木也陷入了迷離的狀態,但是從前面進入的話,她裡面絕對承受不了犬夜叉的巨大。所以這裡只有從後面進入,才能讓犬夜叉不至於太過激動,而傷害到水木的身體。

輕輕的趴在了水木的後背上,犬夜叉盡量抑制著自身的渴望,慢慢靠近了那道細縫的入口。然後,一口氣貫穿了水木的身體。

「嗚嗚……啊啊啊……」

即使陷入迷離的狀態,但被捅破的純潔,還有那個進入身體的巨大物體,還是讓她感覺到了那種身體被撕成兩半的劇痛,讓她驚叫起來。

在水木那無法抑制的痛呼聲中,犬夜叉一邊吸著氣,一邊大力的聳動著腰部,就像打樁一下衝擊著水木可愛的小。因為翠子等人的歸來,而沒有在五月的身上盡興的他,將那份饑渴全部傾瀉在了這具絲毫不遜於五月的小女孩身軀上。紅色和白色的混合液體,隨著犬夜叉的退出飛濺而出,徹底打濕了兩人重合的地方。然後又隨著犬夜叉的進入,在摩擦之間,變成粉色的泡沫。流進了下面的溪流中,然後順流直下。

痛苦漸漸消失的水木感受著那種奇妙的觸感感覺,酸酸麻麻,就像一道道電流,衝擊著她本就混亂的大腦,讓她變得越來越迷茫,漸漸的沉淪在了這種從未有過的感覺之中。

無意識的聲隨著她的口水從嘴裡流出,回蕩在寂靜的森林裡。很快,犬夜叉加快了速度,響亮的啪啪聲淹沒了少女的喘息。

細緻的涓涓細流綿綿不絕的流淌,五月張開細嫩的手指,緊緊的抓住了河灘上的鵝卵石。然後從後面被一雙大手覆蓋,就像重疊在一起一般。不過如果從上方看的話,犬夜叉的身體完全將水木遮住了。即使他在飛快的進出著少女的身體,但是也沒有一絲空隙泄露出來。

只有男人的喘息和女孩的嬌吟。

啪啪的撞擊聲和水聲從稀疏到密集,最後化作一陣風暴。隨後,在一陣男性低沉的嘶吼中。犬夜叉猛的伏在水木的身體上,將達到巔峰的象徵全部傾瀉在了少女的最深處。

早已不堪征伐的水木被這股滾燙的洪流一激,再也忍受不住那種強烈的刺激,兩眼一翻,徹底的趴在了鵝卵石上,昏厥了過去。

發覺少女昏厥,犬夜叉維持著結合的姿勢,讓自己熾熱的種子盡數傾瀉到她體內。好讓其中蘊含的陽剛之氣和磅礴靈力進入水木的體內,改造她的身體,削弱她破身的痛楚。

當然,同時也是享受少女的緊窄和溫潤。

溫柔的將水木翻過身,犬夜叉細細的親吻著少女細膩的。因為這具身體實在是太過嬌小,所以犬夜叉只有將她抱起來,擺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然後低著頭,才勉強可以舔到那兩粒晶瑩剔透的粉色櫻桃,以及那張天真的俏臉。

是上天賜給男人最珍貴的寶物,這句話說的一點都沒錯。

等到犬夜叉將兩人的痕迹收拾乾淨,然後穿好衣服后,桔梗她們也準時的趕到了。除了留在楓之村布置強力結界的奈奈子,其她人全員到齊。

然後,看到了抱著昏睡的水木的犬夜叉。

「咳咳,這個……」

「不用解釋,我們明白!」

代替完全沉默的桔梗,戈薇伸出手掌,制止了犬夜叉的解釋。

「不錯,是我們的錯,不該讓你離開我們的視線,不然這個小女孩也不會遭到你的毒手了!我們明明清楚,只要一不留神,你就會給我們增加一個姐妹!」

對於從最初相遇的那個嚴謹心碎的犬夜叉,變成了現在無法壓抑自身的真正的妖怪,戈薇已經慢慢的認可了這個轉變。畢竟,唯一可以約束那些碎裂的心靈碎片的桔梗,已經選擇了默認,而身為後來者的她們,根本沒有說話的立場。

而等到她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事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

戈薇相信不僅是自己,還有珊瑚,還有翠子,櫻姬……甚至是桔梗,都已經清楚的認識到這一點。不過,現在已經晚了,她們構築的項圈,無法束縛住這隻覺醒了犬神血脈,正在朝著天狗進化,並且還在接受者鳳凰之力改造的犬夜叉。

那不是人類,也不是妖怪,更不是半妖,而是比起這個,更加高級的生命。

生命的本能告訴她們,無法約束這個男人的所有行動。他必須要隨心所欲,自由自在,是這個世界獨一無二的存在,是可以開創時代,同時毀滅世界的存在。

她們唯一存在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用自己的身體,自己的心,自己的愛,去吸引這個男人,讓他繼續逍遙下去,快樂的生活下去。

不然,等他覺得無聊的時候,大概就是這個世界的災難。

桔梗和翠子是最先覺察的,戈薇和珊瑚也從這兩位高傲的巫女卻默認犬夜叉胡作非為,隱約察覺到了這一點,至於其她人,她們只是追隨自己的本心,呆在犬夜叉身邊而已。

大概!

水木很快就被戈薇她們搶走,心虛的犬夜叉只有跟在桔梗她們身後,來到了附近的村莊。

直接來到村長的家,得知犬夜叉從妖怪手裡救了水木的村長,再次懇求他消滅剩下的幾隻妖怪。

看了看天色,犬夜叉低著眼前那個低頭哈腰的村長留下這麼一句話,便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好了,那些什麼妖怪我馬上就可以解決,今晚我們會留在這裡休息。你盡量去準備晚飯吧!」

「犬夜叉,要我們一起去嗎?」

「不用,你們呆在這裡就可以了,區區幾隻不入流的小妖怪,很快就可以解決!」

犬夜叉捲起袖子,輕鬆的晃了晃。

「水木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知道了!」

因為櫻姬留在了村莊,所以無法使用治癒之力治療水木受創的。因此戈薇她們牢牢的將她保護了起來,不讓犬夜叉再碰她。

當然,還有就是向水木的家說明情況。因為已經吃掉他們的女兒了,至少也要做出足夠的補償。

不過,在這個朝不保夕的戰國時代,人類是很難生存的,尤其是女人和小孩。而水木兩者兼備,如果犬夜叉他們可以將水木帶走的話,她的家人反而還要感激他們。不過戈薇她們當然不會這麼做,眾女給水木家留下了足夠的金錢,就當是男方給女方的聘禮了。

等到犬夜叉將村莊周圍方圓十里的妖怪全部消滅得一乾二淨,黃昏已經來到,在夜幕降臨之前,犬夜叉順利的回到了村莊。

因為背著桔梗眾女偷吃了水木的關係,勝利歸來的犬夜叉並沒有得到英雄的待遇,反而被冷落在一邊。幸好給楓之村以及附近露姬新建的城堡布置好強烈的防護結界的奈奈子也追了上來,才讓犬夜叉不至於孤家寡人。 第四百三十三章女**(上)

————

「全是女鬼的村落!?」

犬夜叉撓著腦袋,重複了一遍眼前這位老村民的話。

「這可不是在說謊,昨晚我可是親眼所見,去山裡採藥而迷路的時候,我到處徘徊,打算尋找出路,不知不覺走到了沼澤地。那個時候我看到了,一些女孩們搬著什麼東西走到懸崖,把那個東西扔進沼澤里去了!」

聽出了犬夜叉話了的懷疑,老村民趕緊解釋,將昨晚自己親眼看到的情景重複了一遍。

聽到這裡,犬夜叉他們相互看了一眼,眼中的懷疑更濃了。不過不是對老村民的話,這個時代的人還比較淳樸,不像後世,而且老村民訴說回憶的時候那個表情,也不像是在說謊。

而且,老人之所以說那是女和鬼,恐怕原因就處在那個被扔進沼澤的東西有關。

「難道?」

「不會錯的,我看的十分清楚,被席子卷著的東西,是一具男人的屍體,而且全身的皮都被剝掉了!」

老村民說到這裡,已經完全陷入了昨晚的恐怖回憶,全身搭起了冷戰,抱住了自己的胳膊。

「那不是人類能做得出來的!鬼,一定是那些女鬼們做的!」

「你怎麼看?桔梗!」

犬夜叉扭頭望向身旁的桔梗問道。

桔梗輕輕的搖了搖頭,答道。

「並沒有感覺到四魂之玉的氣息,應該不是四魂之玉碎片的原因!」

「說的也是,如果四魂之玉碎片這麼容易就被找到,奈落也不會想要利用戈薇的眼睛了!」

犬夜叉想想也是,運氣哪有那麼好,而且據赤子所說,現在奈落還差最後一片四魂之玉碎片,就可以將四魂之玉收集完整。到時候,一旦他將四魂之玉徹底污染,就可以獲得無窮無盡的妖力。加上他那具只要有妖力,就擁有都無法死亡的身體,將真正擁有了對抗犬夜叉他們的資本。

戈薇她們也同意犬夜叉的看法,現在還差最後一片四魂之玉碎片,他們必須要搶在奈落之前找到,不然奈落將會變得更難對付。要知道,還有兩個比奈落更難纏的敵人等待他們解決。

第六天魔王,以及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從封印中蘇醒的八歧大蛇。

雖然沒有得到有關奈落和四魂之玉碎片的情報,但是既然有妖怪作祟,他們自然要調查一番。從時間上來看,女**出現的時間,似乎正是白靈山崩潰的時間符合。如果真的有妖怪,可能就是因為奈落的邪氣而蘇醒的。

最後,桔梗結束了和老村民的對話,答應了會去查看女**的真實情況。

「好了,這件事我們已經知道了,我們回去查看的,如果真的有女鬼,一定會把她們消滅乾淨!」

「那就感謝巫女大人了!」

犬夜叉他們告別了老村民,朝著他指示的看到女鬼們的方向前進。

「女鬼嗎?說起來,我們一路消滅了那麼多妖怪,遇上女鬼的,倒是一次都沒有!」

路上,雙手抱著後腦勺的犬夜叉自言自語道。

「不過,此身並沒有在這附近感應到類似的東西,妖氣,邪氣,瘴氣,甚至怨氣。」

翠子的右手輕輕的撈起一陣微風,感受著其中的氣息,平靜的說道。

「但是萬一是真的呢!我們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地方,連奈落都不知道,也許那片四魂之玉碎片所在的地方很奇妙也說不定!」

珊瑚很謹慎,這是她身為一個除妖師的性格所致,絕不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地方。以前她剛剛加入除妖師的時候,有好幾次,都是因為粗心大意,忽略了一些細微的地方,結果導致妖怪逃過一劫,甚至傷害了更多無辜者的性命。

前車之鑒歷歷在目,珊瑚已經不會再犯下以前的那種錯誤了。

「有錯過,不放過嗎?確實,現在已經容不得我們大意了!」

對於珊瑚的細心和謹慎,犬夜叉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正是因為珊瑚那豐富的經驗和謹慎的性格,所以犬夜叉才會一直把她帶在身邊。

而在他心裡,珊瑚也是和戈薇一起,僅排在桔梗之下的女孩。

就在眾人經過老村民說的那條沼澤下方的一條河流的時候,突然,一股邪氣一閃即逝。但是桔梗和翠子都清楚的感覺到了。

「這是……」

「毫無疑問,是邪氣!」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確實清楚的感覺到了。」

桔梗和翠子兩人相互交替了一個眼神,點了點頭,顯然是在認可對方的感覺。

千億影帝,惹不起! 「既然這樣,那就不會錯了!去看看!」

兩位傳承巫女都感覺到了,這自然不是錯覺。犬夜叉率先朝著桔梗和翠子她們感應到邪氣的方向沖了過去,雲母和小玉藻瞬間妖化,載著戈薇她們緊隨其後。

因為櫻姬已經留在了村莊,而昨天才收下的水木也在早上被犬夜叉送回到了楓的村莊,因此現在這隻隊伍中只有犬夜叉,桔梗,翠子,戈薇,珊瑚,奈奈子以及跟上來的菖蒲幾人。雲母和小玉藻也不用像以前那樣,經常保持妖化的狀態。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會載著戈薇和珊瑚還有奈奈子。

桔梗和翠子是用自己的法術飛行,而菖蒲則跟犬夜叉一樣,依靠腳力奔跑跳躍。

很快,犬夜叉就首先感到了一處沼澤地帶,在對面的懸崖,和之前那個老村民說的一模一樣。

「這裡應該就是那個老人說的看到女鬼拋屍的沼澤了吧!」

桔梗落在犬夜叉身邊的一塊岩石上,看著這片寬闊的沼澤,輕輕的掩住了鼻子。沼澤自身散發出來的**氣味並不好聞,尤其是想到裡面還有沉屍,就更讓人覺得噁心了。

「應該是這裡沒錯!」

犬夜叉嗅了嗅空氣中的氣味,雖然已經過了一夜,但是他靈敏的嗅覺還是在沼澤本身散發的**氣味中,聞到了人血的氣味。聯繫到老村民說的男人的皮被剝了下來,很容易就可以猜到血腥味的來源。

只是聞了一下,確認了地方沒有找錯后,犬夜叉就屏住了呼吸,不僅如此,他還抱住了桔梗的身體,攬著那盈盈一握的腰肢跳到了一處高地。

從後面跟上來的菖蒲,還有翠子她們也停了下來。

「這個地方真讓人感到不愉快!」

戈薇從雲母身體跳了下來,看著下面那個顏色灰暗的沼澤,雖然水很清澈,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的淤泥,但是卻沒有一絲生命的跡象,甚至連水草都沒有。

「這個沼澤的水是從上面的支流流下來的,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那個什麼女**,恐怕就是在上游的河邊!」

犬夜叉一邊著桔梗的腰肢,感受著那片滑膩,一邊說道。從剛才抱著桔梗跳上來為止,他的手就一直沒有離開過桔梗。桔梗也沒有反對犬夜叉趁機揩油的舉動,就這麼默認了他的行為。

「那我們去看看吧,天快黑了,如果運氣不錯的話,也許今晚可以在那個女**留宿!」

當然,是在消滅了那些女鬼之後。

抱著桔梗的腰肢,犬夜叉再次跳起,朝著河流的上游躍去。戈薇她們也回到了雲母和小玉藻身上,緊緊的追了上去。很快,就在上游的森林不遠,犬夜叉他們就發現了人類活動的蹤跡。不過並不是上游的主流,而是沼澤的那個突起的懸崖後面的森林盡頭。

在茂密的樹叢中,犬夜叉的目光穿過重重樹葉,看到了隱藏在深處的木質建築的輪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