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一刻,他下意識的從前面的鏡子看到鏡子中的葉清音看起來並不怎麼開心。

葉清音猶豫了一下,滿以為這通電話會被掛掉。

只是這個時候的手機還是一直在作響,墨北辰聽著聲音,「誰啊。」

葉清音聽到他的詢問,然後突然抬頭,「哦,是他,衛威斯,」她不知道衛威斯這個時候打電話來做什麼。

「接吧,」墨北辰知道葉清音心裡有一道坎,可是他不想讓葉清音失去了應該擁有的父愛。

葉清音朝著墨北辰點點頭,「嗯,我知道了,」她整理好了情緒之後,就劃開接聽鍵。

這個時候,葉清音莫名的感到緊張,「喂,」

衛威斯以為,葉清音不會接聽自己的電話,可是眼下,當他聽了葉清音的聲音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是有多思念自己的女兒。

「清音,是我,我在你們別墅外面。」他不知道葉清音和墨北辰去哪裡了,所以他只能在這個地方等著。

葉清音張了張嘴,想要告訴他,不懂早一點打電話過來嗎。

可是現在,她覺得自己這麼說實在是有點不合理。

「抱歉,我們不在家。」她最後吐了一口氣,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沒有原諒衛威斯,可是面對自己這個父親,她還是有點害怕。

豆豆疑惑的看著葉清音,「媽咪,我們到啦。」

豆豆遠遠就看到落地窗里的客人,墨北辰停好了車,順便幫自己的女人打開車門。

葉清音下車了之後,聽到來了衛威斯告訴自己,他想要和自己談一談。 墨北辰這個時候也不催著葉清音,「你先打著,我先帶孩子去點菜,豆豆餓了。」

葉清音點點頭,然後讓墨北辰趕緊去,現在根本不需要還繼續管著自己。

豆豆看著墨北辰的模樣,其實他也想要等葉清音,可是他實在是太餓了。感到

墨北辰帶著豆豆離開,葉清音冷得哆嗦,「抱歉,我覺得我沒有什麼能夠和您談的,如果您已經把之前的事情查清楚了,可是告訴我。」

她現在還是不能夠容忍衛威斯,就算是當時他把孩子弄錯了,可是對於這個父親,居然布了那麼大的局,她還是感到害怕。

衛威斯知道自己的女兒直到現在還在生自己的氣,可是他現在只想著自己能夠得到女兒的諒解。

所以他不遠千里來到這裡,最後,兩個人硬是沒有說任何話。

最後葉清音看著眼前的餐廳,「你您要是沒有吃東西,過來一起吃把,我把地址發給你。」清音說完了之後就給衛威斯發了自己的位置。

狼情脈脈 墨北辰剛點完菜,沒想到葉清音這裡快就聊完了,「那麼快就聊完了?」

他隨口一問,可是葉清音心裡想到自己擅自做的決定。

「我給他發了我們的地址,你不會生氣吧?」她也是一時心軟,只是這個時候,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把自己的地址告訴衛威斯。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小心謹慎的模樣,「那就多叫點菜,怎麼說他都是我岳父,我怎麼可能會不喜歡他的到來。」

葉清音聽到墨北辰所說的岳父這兩個字,她一愣,可是她苦笑的搖著頭。

「我讓他來,只是出於一時的心軟,但是,對我來說,他還不是我父親。」

清音知道娜莎也是受害人,所以,現在的娜莎怎麼樣了,她現在是不是會不會因為自己有血緣關係的父親知道了這些事情之後,對娜莎很殘忍。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臉上的認真,他知道她這是在說什麼。

「好了,沒事,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他也不擔心衛威斯會對葉清音做出什麼,現在的他要贖罪還來不及。

豆豆看著自己的父母,「爹地,媽咪,你們在說什麼呀?」

豆豆現在特別的好奇,他怎麼有點聽不懂呢。

墨北辰看著他眼裡的懵懂,「嗯,沒有什麼,你啊,就管著吃東西就好了。」

豆豆還想要繼續再問,這個時候,服務員已經開始上菜了。

「媽咪,吃菜,」豆豆這個時候很乖,還給葉清音加了菜。

這個時候,葉清音看著他的模樣,眼裡一股寵溺,「嗯,謝謝豆豆,來媽咪也幫你夾一塊。」

這個的豆豆吃得特別的開心,因為自己的肚子實在是太餓了。

墨北辰這個時候也知道自己兒子太餓了,所以他也就沒有繼續和豆豆再繼續的說下去。

這個時候,豆豆看起來,特別的可愛,葉清音這個時候,時不時看向外面,也不知道衛威斯會不會來。

墨北辰看著她一直心不在焉的模樣,「先吃東西吧,其他的事情待會在說。」

他知道現在的葉清音也許聽不進自己的話可是他還是希望她可以好好的。 葉清音知道墨北辰說得也對,只是這個時候,她自己也難知道墨北辰這是什麼意思。

所以,她現在也知道自己不能夠操之過急了,所以現在的她不能再繼續想別的了。

「嗯,吃吧。」她朝著墨北辰點點頭,讓他放心自己。

只是這個時候的墨北辰看著她的模樣,自己也知道這是怎麼了,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了。

現在的她開始把這裡的一切開始的把這些的事情,開始專註的吃起飯來。

不一會,衛威斯真的來了,墨北辰跟他招手,然後看了一眼葉清音「他來了。」

葉清音本來在喝湯,這個時候聽不清楚墨北辰所說的話。

「你說什麼?」她奇怪的看著墨北辰,只是這個時候衛威斯因為墨北辰的打招呼,他已經開始逐漸的向他走近。

「清音,」衛威斯來到了他們的飯桌前,其實他現在也開始有些難以捉摸著葉清音對自己的態度。

只是她肯讓他來和她一起吃飯,他現在心情好了一點。

墨北辰往裡坐了坐,「您坐吧,」墨北辰對於這個岳父,他心裏面還是挺尊重他的。

豆豆對於出現的人,他一開始驚訝,然後尖叫,「爹地,他是壞人。」

豆豆已經想起來了,之前他做了一個噩夢,夢裡,自己的媽咪被抓走了。

墨北辰看著兒子突然情緒激動,「沒事,豆豆,他不是壞人,他是你的,你的外公。」

豆豆這個時候看著葉清音,爹地說,這個人他的外公,那他就是自己媽咪的爸爸。

可是,他還是覺得不對,所以他疑惑的看著葉清音,「媽咪,這真的是外公嗎?」

他真的有點不太相信,葉清音本來想要反駁,可是如果現在說不是,以後自己要是再想要糾正過來,也不知道豆豆會不會說她騙人。

所以她只能默認的點點頭,這個時候衛威斯注意到了這個孩子,他記得上次的事情,他確實和這個孩子見了一面。

只不過當時他到了的時候,這個孩子已經暈倒過去了。

所以,現在他也不知道直接是否應該鄭重的道歉。

葉清音看著他們的情況,其實她心裡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要怎麼說。

墨北辰看著突然僵硬下來的局面,「服務員,添一副碗筷。」

衛威斯想要拒絕,可是他擔心自己的拒絕會讓葉清音不高興。

葉清音雖然偶爾和衛威斯對上眼可是父女兩完全沒有說話。

豆豆看著眼前安靜的情況,「媽咪,豆豆想去洗手間。」

他剛剛喝了很多湯,現在急著要去廁所了。

葉清音急忙放下筷子,「來,媽咪帶你去洗手間。」

豆豆特別聽話的由著葉清音牽著自己的手,然後小短腿和葉清音一起離開。

衛威斯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很有感觸,「她確實是一個很好的母親。」雖然他這個作為父親,很失敗,可是現在的他,看起來特別的好笑。

墨北辰點點頭,葉清音確實是一個很好的母親,她幾乎把豆豆當做了自己的孩子。

「您想要做一位好父親,也很簡單。」 衛威斯也知道自己的存在讓大家特別的適應,只是他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自己這個時候心裏面還是覺得自己應該好好的珍惜這一次的機會。

「她不會原諒我的。」按照衛威斯的想法來說,他覺得自己的女兒脾氣多少還是有點像自己的。

墨北辰沒有說話,因為對於他來說,多一個人疼愛自己的女人也沒有什麼不好。

只是這個人傷害過自己的女人,所以他現在才知道自己內心的想法,眼前是自己的岳父,他自己也沒有辦法說什麼。

葉清音帶著豆豆來到洗手間,「豆豆,你先進去,媽咪在外面等你。」

豆豆點點頭,「知道啦,媽咪。」今天的豆豆特別的聽話,整個人看起來都很開心。

只是這個時候,她在想著自己對自己的父親,該是一個怎麼樣的態度。

豆豆出來了之後,葉清音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自己的養父。

清音隨即一開口,這個時候她本能的想喊一句爸,可是看到了葉於偉滄桑的臉上,他還是沒叫出口。

豆豆一直盯著葉於偉看,可是也一直也沒有說話。

最後還是葉於偉開了口,「清音,你也來這裡吃飯,今天大年初二,怎麼沒有見你回家。」

葉於偉知道自己在對待葉清清的事情上,還是有點偏心了。

可是,葉清音始終姓葉,是他的女兒,以前他對這個女兒最好了。

葉清音聽到養父提到了回家,她眼圈微紅,「改天吧,今天帶孩子出去玩,」

葉於偉看向葉清音牽著的小男孩,「這是豆豆,豆豆,還記得外公嗎?」

豆豆聽到外公兩個字就疑惑了,剛剛爹地還在叫他喊著那位陌生人叫外公,現在也有一個外公。

豆豆懵然了,「媽咪,為什麼豆豆有兩個外公啊。」

葉於偉聽到豆豆的問話,隨後看向葉清音,「清音,這是怎麼回事,兩個外公,難道你,你找到了你的親生父親。」

葉於偉這麼多年照顧著葉清音,其實沒有和她提過關於她父親的事情,而且他對她的父親也沒有任何的了解。

清音也不知道該不該和葉於偉提到這件事。

只是她現在覺得要是把這件事說了,之後大家見到很尷尬。

「嗯,找到了。」清音最後還是沒有隱瞞下去,對於她來說,現在真的沒有心思再去處理這些事情。

葉於偉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女兒,「是,是怎麼找到的?」

葉清音愣了愣,沒有預交到葉於偉會這麼問。

葉於偉也知道了自己這樣問有點不妥,可是既然話已經說出口了,他也沒有辦法撤回來了。

葉清音看了一眼豆豆,「無意中發現的,他們還在等我,我們先回去了,」

葉於偉看著自己亭亭玉立的女兒,他朝著葉清音的後背說,「清音,我知道在清清的事情上是我不對,可是你要是還認我,我就還是你爸。」

葉清音空的一隻手握緊了雙拳頭,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待下去,否則自己沒有辦法能夠安安心心面對。

她現在就想著能夠了這些事情能夠處理好了。 葉清音帶著豆豆來到回來了之後,墨北辰發現她臉色不太對勁,現在的她看起來的,只是這個想著能夠比較影響自己。

這個時候,她就想著能夠把這件事,她看著墨北辰,她看著墨北辰,不知道該怎麼說。

葉清音看著他,心裏面就想著他,現在就想著,「沒事,就是遇到了一個熟人,聊了一下。」

墨北辰還想要不要繼續問下去,這個時候她就想著,自己還要不要待下去。

現在就想著就想著自己能夠把這些就想著,她現在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衛威斯看著她的模樣,也不知道就不知道她這是怎麼了。

豆豆還要繼續吃東西,現在就想著能夠多吃一點,墨北辰看著葉清音臉色的煞白。

墨北辰看著她的模樣,他就想要過去看看,現在她就想著自己能夠早一點離開。

晚上,墨北辰帶著葉清音一起離開了,衛威斯還想要繼續和葉清音聊一聊,可是看得出來,她看起來有點累了。

所以,這個時候他就想著他能夠回去了,他看著她離去。

這個就想著,我現在想要很難不難,現在就想著,她還是想要離開,她看著他能不能看著能夠。

現在就想著,她們現在就想著,現在就想著,現在就想著現在就想著。

墨北辰在車上,這個時候,他就想著只要自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去。

墨北辰這個時候,現在她現在也不知道,現在就想著能夠把自己的事情。

「你今天遇到了誰,你看起來很不對勁。」

這個現在她就想著自己能夠把自己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說。

她現在也不知道,她現在就想著自己就想著,她就想著,她現在就想著自己沒有辦法,自己真的沒有辦法說清楚了。

墨北辰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問,只是這個時候,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葉清音看著他,「我今天遇到我的養父,他知道了,」墨北辰看著她,「沒事,他知道了也沒有什麼關係。」

現在的他,就想著自己能夠把這些事情,他就想著,能夠把這些事情說清楚了。

葉清音這個時候,她就知道,就想著,「我沒事,現在的我,真的,就是能夠和豆豆一起在家就好了。」

墨北辰這個時候看著她,知道她這個時候已經平靜下來了,他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她想要都是自己能夠好好的這件事做好了。

墨北辰來到了家裡之後,現在的他看起來特別的勞累,今天和豆豆玩得太久了,以至於現在他不得不表現得有點疲憊了。

葉清音看著他的模樣,心警告也不知道該怎麼想,她自己也覺得他現在這個樣子,估計是有點累了。

「你先去洗澡吧,這裡有我,我來抱著豆豆就好了,你就先上去吧,」葉清音安靜的說,其實今天真的是難為了墨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