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現在雷風很放心,正面根本不怕匡氏集團,就怕他背後出陰招而已。”

求收藏、月票。 等匡氏集團和炎天集團的人走後,林辰冰姐妹趕緊的向張蘭走過去,突然跪下去道:“謝謝阿姨以前對我們的照顧。”

張蘭看自己的兒子沒有反應,心裏鬆了一口氣,她可知道這兩人可是自己兒子的女人,現在跪自己惹得雷風不高興就慘了。

連忙把兩女扶起來道:“這也是我應該做的,你們沒有氣我一年多前把人撤走吧!”

“怎麼會呢?阿姨,你對我們已經很好了。對了,阿姨,你的集團出什麼事了。”林辰雪忽然問道。

“沒什麼,就是集團的資金不夠,出現財務危機了。不過,我想很快就會過去了。”張蘭回答道。

“真的是這樣嗎?那阿姨你爲什麼?”林辰雪沒有再問下去。

但張蘭顯然知道林辰雪是什麼意思,那就是自己爲什麼來這裏找人合作。

“我知道你不能動用軍事的力量,說一說吧,或許我可以幫助你。”雷風說道。

張蘭看了看林辰冰姐妹又看看雷風,嘆息道:“我說,即使我不說你們也應該猜到了。沒錯,京幫和我天華集團過不去的原因就是因爲風兒和辰冰你們兩姐妹。”

“爲什麼?”林辰雪問道。

“是啊!我也知道京幫太子和冰姐和雪姐的瓜葛,但是他要對付也要對付冰姐她們啊!爲什麼會對付你呢?”唐天兒問道。

“因爲劉彬言要得到冰兒和雪兒就必須先剷除障礙。因爲凝姐和她的保護,所以劉彬言利用關係將凝姐調離青海,而京幫就對付天華集團。”雷風冷靜的道。

聽到雷風說她的時候,張蘭的心裏有種疼痛的感覺,她多麼希望雷風能叫她一聲媽。但是,她知道現在不可能的。

林辰雪好像意識到張蘭的情緒低落,手緊緊的握住張蘭的手,好像在告訴她:阿姨,會好起來的。

而這時唐天兒又問道:“爲什麼是一年多前呢?”

“因爲劉彬言需要時間,對,就是時間,我清楚他的那種性格,沒有把握他是不會出手的。”林辰冰冷冷的道。

“冰兒的這個想法不排除,因爲凝姐是龍組的成員,要想調離凝姐不是那麼容易的;而且天華集團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雷風說道。

“嗯,如果這樣聯繫起來的話,那種種的事情就明朗了,而且這件事的源頭就是。”唐天兒沒有說出來。

“好了,這件事就到此結束討論吧!總之不管怎樣這京幫將是我們的敵人,遲早會有一戰的。”雷風冰冷的聲音響起。

衆人知道雷風又想起了自己的養父母之死,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和京幫有關,但是如果不是他們,嗎雷風的養父母也不會出事,所以也不在繼續這個話題。三女也暗暗在心裏決定,自己一定不能成爲風哥的累贅,幫派的戰爭自己幫不上,但是自己可以從經濟上幫他。

畢竟這件事對於林辰冰姐妹來說,是她們給雷風帶來的災難;而對於唐天兒來說,自己的性命是雷風救的,而自己也是雷風和林辰冰姐妹收留的,所以要報恩。

唐天兒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就像上一次自己在一家服裝店做兼職的老闆,就是那個把唐天兒家的住址給周皓和張盛的那個,在唐天兒的逼迫下已經不敢再進入青海了。

進入青海是自取屈辱啊!無論做什麼生意都逃不過虎幫的監視。雖然說唐天兒沒有要他的命,但也要他在青海混不下去,這就是他得罪唐天兒的後果。

“對了,風兒,你知不知道剛纔炎天集團的董事長是誰?”這時張蘭出口了。

“不知道,這些事情我沒有去注意,冰兒他們應該和清楚。”雷風說道。

“嗯,姜妍是炎天集團的董事長,不過,她還有另一個身份。就是國家首長趙天雄的夫人。”林辰雪道。

對於這些,雷風根本就不在意,你是國家的首長又怎樣,我們做生意,難道就一定要和她合作嗎?自己不違法,他也管不到自己。

“就這樣了。”張蘭問道。

“難道還有什麼嗎?”唐天兒反問道。

“當然有,因爲她還是趙靈兒的母親。”張蘭語不驚人的道。

“什麼?”一向淡定的雷風此刻再也淡定不了了,姜妍居然是靈兒的母親,那自己剛纔的表現,雷風想想就知道慘了。現在也終於明白了楊凝爲什麼說自己不可能和靈兒在一起。廢話,那可是國家首長的女兒,自己呢?只是一個平凡的大學生而已。

不過,現在嗎?雷風相信要不了幾年他就能配得上趙靈兒了,但是萬萬沒有想到今天卻把靈兒的母親給得罪了,汗。

看到雷風那懊悔的樣子,張蘭滿是心疼,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把趙靈兒有未婚夫的事情說出來,但是想想還是算了,那樣只會令雷風更加的痛心。

當即道:“風兒,你也不用哀聲嘆嘆氣,我很清楚姜妍的性格,是很要強的人,如果你看在靈兒的身份答應她提出的合作條件,她反而會看不起你。本來我是要提醒你的,但是就是因爲這樣我纔沒有說。”

雷風點點頭,這商業強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

就在雷風等人在包間裏聊天的時候,匡文鑫已經怒氣衝衝的和黃全離開了。

在上飛機的時候,還祕密的在角落裏和黃全講了些話,至於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的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而姜妍對自己來青海的這一趟還是比較滿意的,雖然沒有和雷氏集團合作成功,但是至少知道了自己女兒口中的雷風的樣子。

根本就沒有和自己女兒說的那麼完美,一花心;二無能,什麼事都靠女人。這樣的人能給自己的女兒幸福嗎?

反而自己女兒的未來夫婿匡世傑一表人才,生意精通。而且還是匡氏集團未來的唯一繼承人,最重要的就是喜歡自己的女兒。

這和雷風一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相差十萬八千里。

雷風完完全全沒有想到,就因爲自己的這一番表現,被靈兒的母親看得很扁,這也導致了靈兒和雷風在一起時,她成爲了最大的阻力。 一眨眼之間,三天的時間轉眼即逝,今天是張蘭要離開青海的時候了。

三天時間,對於雷氏集團和天華集團的收益都是巨大的,畢竟對於雷氏集團來說,雖然天華集團現在面對着財務危機,但是它的背景擺在那裏。這對於雷氏集團向外發展提供了一個巨大的便利。

而天華集團就不用說了,這次的到來回去之後,財務危機是沒什麼問題了。因爲是雷風的母親的原因,林辰冰姐妹將自己名下最出名、最厲害的廚師給派了出去,去京城開拓市場,而且還給出了幾種新型的那些廚師沒有掌握的祕方。

而至於神奇服裝,唐天兒這三天是親自督促,三天三夜沒有停過的拼命生產,還把以前的存貨都給了張蘭,而且還派出了專業人員帶着十幾臺製造服裝的機器去北京。

可以說,張蘭這一次是收穫滿滿啊!有雷氏集團給出的這些東西,還怕沒有人和自己親近嗎?要知道雷氏集團這些東西的吸引力是非常巨大的。

無論是天堂美食的食品和是神奇服裝都是讓人瘋狂,只不過地域的限制纔沒有造成很大的影響。自己帶着這些東西回去,財源還不滾滾而來。

但張蘭還不知道的就是,雷風已經通知了在京城潛藏的二十個屬下,虎四十一到虎六十密切關注天華集團,其目的就是保護天華集團的重要職員。

……

雷風的房間中,這時只有雷風和張蘭兩個人。

“風兒,我知道你現在還沒法原諒我,但是我希望你要記住你是什麼身份,不管你願不願意你都是雷家的人。對於你是虎幫幫主的事,你爺爺和你爸爸等人都知道,他們希望你能主動解散虎幫,畢竟這不太好。”張蘭說道。

雷風知道這是爲什麼,自己的家族主要的就是軍人,對於這些社會的混混很是看不起,認爲那很丟臉,盡做偷雞摸狗的事。還有就是怕被人誤會,而影響了雷家在國家的地位。

但是他們卻沒有想到,就是這些偷雞摸狗的混混把天華集團給搞得一點脾氣都沒有。

雷風冷漠的答道:“這件事我自有分寸,你就不用說了,我自有自己的想法。”

想得倒美,要自己放棄自己幾年培養起來的勢力,那是不可能。別人對你雷家怎麼看我管不着,我只知道自己這一勢力是和京幫爭鬥的基礎,是不可能放棄的。再說,我是虎幫的幫主這只是別人在傳的,有什麼證據,難道就不能說,自己和虎幫的虎一關係好一點嗎?

但是這些雷風沒有說出來,他知道這話一出,估計自己母親又要哭了,不然怎麼辦,一方面是自己的丈夫和公公,一方面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自己要怎麼抉擇。

雷風接着道:“這些不說了,你今天就要走了,不如和我說說我是怎麼丟失的吧!”

張蘭沒有想到雷風會這麼問,一下子呆住了,吞吞吐吐不知道怎麼辦?

看到自己的母親不知所措的樣子,顯然是想要隱瞞當年的事,不讓自己知道,這究竟是什麼,不敢讓自己知道。雷風淡淡的道:“如果不想說就算了。”

聽到雷風那平淡的語氣,張蘭急忙的說道:“我說,但是你聽後不要生氣啊!不要想着去尋人報復啊!”

雷風點點頭。

“是這樣的,那個時候是你一週歲的生日。那時我們一家人都很高興,特別是你的爺爺和奶奶,畢竟我們雷家嫡系的人稀少,你這一代除了大你七歲你大伯的兒子外,就沒有了。所以你的出世讓我們整個雷家張燈結綵。”

“但是在你一週歲的這一日事情發生了。”張蘭陷入了沉思。

“那一日,我們全家帶着你去一座山的寺廟裏祈求平安,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成長。就在我們進入寺廟的一剎那,一陣狂風呼呼而來。我們分開了,但我記得那時你是在你表哥雷狂的手裏。”

“狂風停下,出現了十幾個蒙面黑衣人,大戰就此爆發,事後我們就去找你。當我們找到你和雷狂的時候,你知道是在什麼地方,在一出懸崖處。我們衆人拼命的喊雷狂,叫雷狂向我們這邊走來,但是雷狂就好像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靠近懸崖的地方,把手上的你給拋下了懸崖。你知不知道那時我的心隨着你的掉落碎了。”講到這裏張蘭的聲音有點哽咽,眼淚更是不住的隨着臉頰滑下。

而雷風也能感覺得到,她那時生不如死的感覺。

雷風輕輕的擦去她的淚水,輕聲道:“然後呢?”

“這時,我們家族的一個侍衛猛地撲向了懸崖,隨着你而墮落。至於你的堂哥雷狂,在將你拋下懸崖後,不一會兒就暈過去了。”

“後來,我們就加大了警力,對懸崖下進行搜索。而就在三天後,居然有人發現一條瀑布旁有腳印的出現,那時的我欣喜若狂。”

“終於在經過兩天的時間,我們終於確定了你和我們家族那個侍衛活着的信息,因爲我們發現了那個侍衛一路留下的標誌。但是當我們找到那個侍衛的時候,他已經奄奄一息。原因是在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遭到了伏擊,而你不知所蹤。”

“當時的他用盡全身的力氣說了一句話‘我知道小少爺跟着我會有危險,我把他交給了深山裏的一對夫妻撫養’,就這樣他離開了我們。而後,他唯一的女兒被我和你父親所撫養,收爲了義女,改名爲雷雅。”

“於是,我們又有了一線希望,但是我們最後得到的卻是絕望,我們找到那對夫婦的時候,他們已經身死。我那時真的快瘋了,我真的不知道是誰,會對於一個剛剛一週歲的孩子,千方百計的擊殺。”

“後來,在找了三個月後,我們終於放棄了,因爲那座山基本都被我們翻過來了,但還是沒有你的消息。”

“而在三年前當我知道你還活着的時候,你知道我是什麼心情嗎?”張蘭道。

雷風當然知道,自己的兒子消失了那麼多年居然沒有死那是多麼的興奮。

“然後後來的事你知道了,對了在那之後我們調查了你的養父母,原來他們就是當時深山裏那對老夫妻的兒子和媳婦。”張蘭苦笑道。 的確,想當初張蘭等人辛辛苦苦的在懸崖下尋找雷風照了三個月,卻沒有想到雷風已經被人給抱走了。

聽了張蘭所說的話,雷風沉思了一下道:“你是說,有人不想我活着。”

“嗯,我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我們想不明白你一個剛出世沒多久的娃,能對誰有威脅。”張蘭迴應道。

“那照你這麼說,三年多前,我父母的死有可能是我小時候想殺我的人所爲。”雷風問道。

“這不知道,因爲誰也不知道這兇手下手的目的,但還是他的目標是你這是毋庸置疑的。”張蘭回答道。

這時的雷風再次陷入了沉思:我一出身就要幹掉我,那麼說是我的出身觸犯了某些人的利益,會是誰呢?事隔這麼多年,知道我活着,還不需代價的殺我。

雷風現在已經相信三年多前的事不僅僅是劉彬言對自己下手,還有一個隱藏在背後的人。

哼,無論你們是誰最好做好準備,下一次對我下手之時就是你們的末日。想不通敵人是誰雷風不想了,反正現在他的目的還放在青海,以後的事再說。

“對了,那雷狂最後怎麼處理了。”雷風問道,顯然雷風對此很感興趣,這麼小就敢殺人了,還是自己的弟弟。不過,雷風知道雷狂當時那麼小,不可能會動殺機,肯定是被人利用了。

“沒怎麼處理,因爲他醒來時什麼事情都不知道。而且後來根據精神異能者的說法,雷狂他被控制了。不過,再那以後我和你父親就基本沒有跟你大伯一家來往了。”張蘭道。

雷風現在終於知道,張蘭不想告訴自己真相的原因了,那是怕自己和雷狂產生衝突。雖然說,雷狂是被人控制了,但是他還是真真切切的傷了雷風。

現在張蘭他們就和雷狂一家的關係不是很好,如果雷風找上門,這事鬧大了,也不太好過。

雷風對着張蘭笑道:“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事,不過,你放心,我做事自有分寸。像三年多前的事我是不會再讓它發生的。”

張蘭聽後,笑了,她忘記了雷風現在是一個有兒子的人了,做事能魯猛嗎?

……

在一家金碧輝煌的酒樓包間裏三個中年人聚在一起,如果雷風在這裏的話就會知道這三人是誰。都是雷風的敵人,分別青海市市長黃全、青海市大富翁周明、青海市第一幫幫主青龍。

“黃老弟說吧,你把我們叫到這裏是爲了什麼,有什麼大事要商量。”周明問道。

黃全笑嘻嘻的道:“周老哥,不要那麼急啊!我們先享受一下,再說也不遲啊!”

“談完事情在享受吧,要不然我可沒有那心情。”青龍道。

“嗯,那好吧。既然兩位老哥都這麼急,那我就說了,我想問你們兩個想不想對付雷風,讓他死無葬身之地。”黃全說道雷風的時候聲音陰冷異常。

“哦,這麼說,黃老弟,雷風他得罪你了。”周明笑道。而青龍也在一邊期待的等着黃全的回答。

“哼,可以這麼說吧!他媽的給臉不要臉,老子待他如上賓。可他呢,居然和他的幾個女人不給我面子,這口氣我吞不下去。”其實黃全真正的目的還沒有說出來,那就是匡文鑫要黃全想辦法幹掉雷風,使得雷氏集團無主,至於後面怎麼做,就沒有黃全什麼事了。

黃全想來想去就只有和這個青海的大人物聯手了,單憑自己根本是不可能絆倒雷氏集團,就是用陰謀絆倒了,但是虎幫還在啊!那自己怎麼辦,不被虎幫砍去喂狗才怪。

青龍和周明想了想異口同聲道:“好,我們可以和你聯手對付雷風,但是你說說你有什麼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