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此時此刻,方飛揚並不介意好好懲戒一番這幫人。

這幫人想要與方飛揚新帳舊賬一起算算,方飛揚何嘗不也是這樣想的。

方飛揚轉身對季雲意說:“兄弟,酒醒了沒?呆會你坐進車裏,有些人就是骨頭癢,三天不捱打,他能上房揭瓦…我想看看這些傢伙數學成績怎麼樣,要和我怎麼算賬。”

面對**裸的威脅,方飛揚毫不在意,對方既然想要他的胳膊和大腿,那就要看看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身邊的季雲意喝了半瓶礦泉水,酒意早已經醒了七七八八。他一看X6裏又冒出來兩個面色不善的傢伙,其中一個眼鏡男更是瞋目切齒,滿臉的猙獰惡狠狠的盯着方飛揚。

季雲意笑了,先是揉了揉太陽穴,又拍了拍方飛揚的肩膀,搖了搖頭說道:“我去,一幫小痞子,和他們在這裏浪費口舌,沒意義的…叫保全把他們轟出去就得了,別弄髒了自己的手…”

“說什麼呢,小子,識相的趕緊一邊呆着去,別一會動起手來,誤傷了你。!你還真以爲這地方是你家開得啊,說叫保全來,就能叫保全來啊?…”那個叫何明的打在頭陣,嘴裏不甘示弱的回頂了一句。

何明說這話,聶哥和成哥也向前逼近兩步,把方飛揚和季雲意圍在了中央,摩拳擦掌的樣子正欲動手。

季雲意麪不改色,冷哼一聲,“叫誰小子呢?沒捱過打是吧…”

“你娘勒個逼的,老子就是叫你…”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

何明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五個手指印。

對方三人顯然沒有想到兩個“鄉巴佬”,在兩對三處於劣勢的情況下還敢先動手打人,於是張牙舞爪的展開回擊。

季雲意這一巴掌立即點燃了戰鬥的信號。

這個叫何明的嘴裏吼叫着撲向季雲意,被二公子輕鬆的躲過,伸手就掐着對方的脖子,反手又甩了一巴掌,一邊打着嘴裏還批評教育着,“沒教養的東西,讓你說髒話,一點品行都沒有。”

方飛揚知道季家是形意拳的傳承世家,這二公子又長得人高馬大的,結實魁梧,即使家族拳法沒有練到家,對付對方這樣的角色應該不成問題。

確認二公子打架不會吃虧,方飛揚也放下心來。

聶哥吃過方飛揚的虧,一個人不敢上,打了一個眼色給自己的幫手。兩個人“齊心合力”照着方飛揚要害部位就痛下狠手。

方飛揚的嘴角揚起一道弧度,心道:“來得好!”

最強小農民 他腳步輕挪,側身先是避開了成哥的一記重踹,然後眼疾手快,一把握住聶哥揮舞過來的拳頭。

方飛揚手腕翻轉,順勢扣住他的小臂關節,就這麼一擰一抖。

“咔擦”一聲,緊接着就是聶哥殺豬般的哀嚎聲。

聶哥的右臂已然脫臼。

而作爲幫手的成哥,剛纔一記不中,被方飛揚輕鬆避開,怒火更甚,企圖再次攻擊,務必給這小子點厲害嚐嚐。

卻不曾料想,僅僅一個照面,和他同時圍攻的聶文明就悽慘的蹲在地上,右邊的胳膊軟弱無力的掛在那裏,臉上佈滿的痛苦的表情。

再一看那邊的跟班何明,早就雙手捂着臉,哆哆嗦嗦的窩在一旁,兩個臉頰紅腫的像泡過水的饅頭一樣。

成哥頓時心中一寒,原先那點爲兄弟兩肋插刀的怒火立即消逝的無影無蹤。

“哎,朋友,朋友,一場誤會啊,我和這兩人並不熟悉,這事和我沒關係啊…”

方飛揚鄙夷的目光掃這位成哥一眼,也不和他廢話,徑直來到季雲意麪前。

“雲意,你沒事吧?”

季二公子興猶未盡的撇了撇嘴,回道:“瞧不起人了是吧,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嗎?”

季雲意說着話,面色不善的打量着最後那位成哥,這幫人中就只有他還好端端的站在這裏,這有點說不過去啊!

成哥被二公子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裏發虛,情不自禁的避開了他的目光。

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會所裏巡邏的保全人員很快趕到了現場。

一直蹲在地上哭喪哀嚎的聶哥到此時還不死心,那張因爲疼痛、暴怒、不甘心而扭曲的臉望着方飛揚,嘴裏高喊道:“保全,你們這是什麼會所,客人的人身安全都不能受到保護,我是你們的會員,這個人把我打成這樣,我要你們把他抓起來…”

被季二公子掌摑滿臉紅腫的何明也彷彿看見了希望,口齒不清的“伸冤”道,“就是,還高級會所呢,一羣‘鄉巴佬’也能進來,還搗亂打人,你們要給個說法,叫你們老闆出來…”

那個萎靡不正的成哥估計是屬變色龍的,變臉異常迅速,此刻也是振振有詞的說道:“我也是這裏的會員,我可以作證,這兩個人在這裏行兇打人,我們都是受害者,你們還不趕快把他們抓起來。”

成哥還煞有其事的抽出一張會員卡,那是一張最低級的白銀卡。

季雲意和方飛揚同時笑了。

這幫傢伙真是太可愛了,自作孽還惡人先告狀。

關鍵這幫人還口口聲聲的要見會所老闆,殊不知二老闆正站在他們面前。

季雲意大手一揮,像趕蒼蠅一般說道:“好了,鬧劇到此結束,把這三個人轟出去,以後再也不允許踏入朗庭國際半步。”

“哈哈哈,真好笑,你以爲這會所是你家開的啊,還來命令保全……”

成哥的得意洋洋的話還沒有說完,瞬間整個臉都僵硬在那裏。

因爲他看見身穿黑色西裝的保全人員一言不發的衝到他面前,架起他的肩膀就往外拖。不光是他,何明和聶文明也被孔武有力的保全人員一人架一個,拖着就走。

“有沒有搞錯啊,我是你們的會員…”

“以後不再是了…把他們的會員卡全部收繳上來,當場銷燬,另外再叫兩個兄弟過來,把這輛X6給我擡起來,扔出去。”

季雲意氣勢十足的命令着手下精英干將。

“明白,老闆!”

開玩笑,這座朗庭會所裏有哪一個員工不認識季二公子。聞聲趕來的這些保全人員也許尚未搞明白這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換做一般的當事人在這裏發生糾紛,他們肯定是要先調查清楚,再做出處理的。

但是此刻此景,他們根本不需要知道事情的緣由,只要服從命令就行。

季雲意最後用戲謔的眼神與這三個人逐一交流了一下,“忘記告訴你們了,這個會所確實是我家開的……” 冬天的自然中最吸引人的,最獨特的,最有代表性的,最可愛的還是非雪莫屬。

2009年,江南的蘇城進入冬天比較早。

這兩天,這座城市的上空還飄落下第一場雪。

雪的潔白晶瑩,玲瓏剔透和奇妙無窮讓方飛揚很享受這種風姿十足的世界。

但是享受歸享受,這段時間方老闆也是馬不停蹄的忙個不停。因爲屬於他個人的古玩店就要開張了。

這些天,他忙着去***門辦理特種經營許可證,又去工商部門辦理營業執照,再去稅務部門辦理稅務登記。

一邊忙着,當然也是開心的笑着。

集寶軒古玩店那邊“停業整修”也處理的差不多了。

王樹斌親自約方飛揚出來,把店裏所有貨物的清單也交給了方飛揚,胖掌櫃姚通整理的十分詳細,清單上不僅有進貨的價格,日期,經辦人,還有預計銷售的價格,以及備註。包括幾塊價值不菲的古瓷、玉器,均是列的清清楚楚的,給人一目瞭然的感覺。 方飛揚雖然不是財務出身,看着這幾張清爽的清單,對姚通的辦事的能力和人品,也是比較滿意,當初王樹斌讓姚通盤點過店裏剩餘商品的總值,賬目顯示貨物價值在650萬元左右,現在看清單上所列的,總價是578萬,比他說的要少了一些,應該是在這期間,店裏又處理掉一些。

加上集寶軒已經墊付的商鋪房租150萬,方飛揚一共要支付給王樹斌728萬。

仔細閱讀了王樹斌準備的兩份合同,方飛揚將合同裏各項條款逐字逐句的默唸了一遍,一切與原先商量的完全一致。兩人分別簽字和蓋了指紋之後,方飛揚當場用網銀給王樹斌轉賬了728萬。

從這一刻起,這家店鋪已經算是方飛揚的產業了。 事情辦完之後,方飛揚笑容滿面的收起了屬於自己的那份合同。

王樹斌遞給了方飛揚一串鑰匙,說道:“這是鋪子裏裏外外的鑰匙,這把樓上保險櫃鑰匙,密碼除了我就是老姚知道,回頭你要更換一下…店裏的監控系統也比較久遠了,是時候換新的了…”

王樹斌的後半句話一語雙關,既說明了鋪子裏的設施陳舊,又暗指了長江後浪推前浪,方飛揚註定是要揚帆起航的。

方飛揚微微一笑,說道:“謝謝王總了,回頭我也會徵求幾位前輩的意見,將商鋪重現裝修一下。”

方飛揚另一層的意思則是表達了,在行業裏你們這些前輩的經驗是無可代替了,他更是要多多求教。

……

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古玩市場裏的一些老熟客發現了百年老字號“集寶軒”的招牌已經悄然的從店面的門楣上取了下來。

取而代之的是一張紅紙告示,上面寫着“店面裝修,即將開業”。

這些藏家、玩客才猜想到這家鋪子很可能是另換東家了。

外面大門緊閉,裏面卻有一位年輕的方老闆在佈置工作。

“二樓的屋頂裝修以天花爲主,天花以木條相交成方格形,上面覆木板,然後再施以彩畫…地面上鋪木地板只是色彩最好以深色沉穩爲主,因爲中式傢俱色彩一般都比較深,這樣整個居室色彩才能諧調…”

“知道了,方先生…請問還有什麼需要修改的?”一位裝修中年設計師手捧圖紙初稿,緊緊跟在方飛揚身後。

“這個貴賓區的門窗改成拱門,鏤空裝飾,材料由我來提供…我會找人從拆遷的老宅裏購得一些古傢俱的木材,你請木匠師傅翻新一下。”

方飛揚心中的店鋪主要是爲了襯托古玩的物以稀爲貴、濃厚的歷史底蘊和價值連城的珍貴。華夏風格常給人以歷史延續和地域文脈的感受,它使室內環境突出了民族文化淵源的形象特徵。

所以方飛揚偏愛民族風,在店鋪裝修中使用了大量的木質結構。

“好的,方先生,請問一樓的設計效果你還滿意嗎?”

“一樓的風格可以大氣豪華一點…走,我們到樓下再看看…”

兩人來到了樓下,繼續商量着裝修細節。

設計師從他自身的專業角度出來,也提出了不少合理有用的意見。

正說着,店面打開了。

裝修期間有能力走進鋪子的肯定是自己人。

原來是胖掌櫃姚通回來了,回來的同時後面還跟着兩個送貨工人。

“老闆,你訂製的LDK防盜保險櫃回來了,我叫他們擡到樓上吧?”

姚通搓了搓冰冷的雙手,剛從外面回來氣溫還是比較冷的。前兩天下了一場雪,現在室外正是化雪時期。正所謂下雪不冷,化雪冷。

“老姚,我和你說過很多次了,你直接叫我小方就行,或者叫我飛揚,別叫我老闆,這樣太見外了…”

姚通憨厚的一笑,“嘿,那太沒規矩了,你確實是這裏的老闆嘛…”

方飛揚很無奈的搖了搖頭,不管他怎麼勸說,這位胖掌櫃還是堅持“方老闆”這個稱謂。他只得希望以後兩人相處久了,姚通能隨意一些,不要這麼拘謹。

這次叫姚掌櫃從著名的保險櫃製造商LDK定做的一款高性能放倒保險櫃回來是有原因的。

集寶軒原先的那個保險箱確實比較陳舊了,而且體積較小,平時營業的時候用來放一些現金的。這種老式的保險櫃也許質量方面依舊過硬,但是方飛揚擔心力氣稍大的竊賊可以抱着它逃竄,拿回家慢慢砸。

從LDK公司定製的是一款B-XF660中型的保險櫃。材料採用高強度實心鋼,櫃體厚6mm,櫃門厚10mm,櫃門櫃體一次性衝壓成型。美國UL標準密碼鎖,外加指紋驗證雙重保護。自帶防破壞重鎖機構,配合專利門閂雙重保護保險櫃,內部絨毯裝飾,內置擱板,使存儲空間變化多端,正好合適存放各種貴重的古董古玩。

方飛揚決定在裝修的時候把它鑲嵌在牆面裏。平時用來存放貴重的古玉、擺件以及一些體積較小但是價值連城的傳世精品。

大件的東西,比如明清傢俱這些,雖然動則上百萬,不過由於它體積巨大,一般的竊賊似乎空有心,而帶不走。那些巴掌大的古玉和傳世重器卻是重點保護對象,這玩意隨手就能裝進口袋裏。

姚通也告訴這邊古玩市場裏面就設有派出所,到了夜裏都會有保安和警察巡邏的,最近幾年幾乎沒有聽過有入門撬鎖的事件。

然而方飛揚認爲小心一點總是沒錯。真正的高手竊賊不是幾個保安和巡邏警察可以發現的。他們的手段更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

師傅的密室還曾經被國外的盜賊光顧過呢,隱門的雷音石在那一次也差點流失掉。

方飛揚繼續把這款高性能保險櫃的安裝要求和安裝位置告訴了設計師,還讓設計師做一個隱形遮擋設計,把保險櫃的位置給暗藏起來。 室內裝修是一件比較繁瑣的細緻活,店鋪裝修更是如此。

裝修效果的好與壞直接關係好顧客購物的心情,同樣的商品陳列在不同的環境中,給顧客產生的印象是不同的。說白了,裝修也是一種產品包裝。

古玩商鋪面對的消費羣體不僅僅是懂行的收藏家,也有大量的外地遊客,普通市民,他們專業知識有限,談不上有多少鑑定經驗,更多的是圖個新鮮和好奇。一個好的購物環境很大程度上能增添人們的購物慾望,容易促成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