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仗著自己敏捷的身手,縱身向後退了幾步,避開摩蘇爾的第一波攻擊,然後加持了敏捷術,迅速和摩蘇爾拉開了距離。

接著他召喚出了一個火元素,凶神惡煞般的擋住了摩蘇爾的沖勢。

手裡沒有了彎刀,摩蘇爾一時間竟然無法將這擋路的火焰惡魔砍成兩段,神聖其拉迅捷狂舞,嚓嚓兩聲將火元素的雙手砍了下來。

但這段寶貴的時間已經被查爾斯牢牢把握住,一記雷擊術已經出手,當頭向摩蘇爾的頭頂直擊而下!

閃電滋滋作響,摩蘇爾頓時覺得頭皮發麻,大喝一聲,狂化技能已經發動,身形驟然間變大了一圈,皮膚硬得彷彿披上了一層盔甲!

那道閃電直接擊中了摩蘇爾的頭頂,滋滋作響的能量盡數傾注下來,摩蘇爾只覺得頭暈腦眩,一陣劇痛從腦門貫注下來,渾身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這一刻他的頭髮已經被能量全部燒光,腦門上的頭皮已經發黑,看上去竟像是被燒焦了一般。

摩蘇爾下意識一聲慘呼,面前的火元素卻呼的一聲撲了上來,眼看就要和他正面相撞!

摩蘇爾反應極快,瞬間恢復了理智,只見他雙腳頓地,縱身躍起,從兩米多高的火元素頭頂一個空翻,穩穩地落在查爾斯的面前。

身形剛剛立穩,摩蘇爾的短劍舞出了一團劍花,再次發動了攻擊。

查爾斯的火龍咆哮魔法已經吟唱結束,手勢一動,筆直迎了上去。

摩蘇爾已經吃過這個魔法的苦頭,知道這個威力奇大的魔法還能進行跟蹤,不敢大意,向側面滑出一步,避開了火龍的正面攻擊,然後發動了野蠻衝撞,身體拖著一道殘影直接撞向面前四五米處的查爾斯!

果然那道火龍轉了一個彎,向他的后心追蹤而至,早有準備的摩蘇爾驟然高高躍起,火龍擦著他的腳底飛過,射向一邊的岩壁,轟得一聲爆開,頓時照亮了整個地底深淵。

岩壁上排列著許多大小不一的洞穴,搖曳的火光照射下,洞穴里似乎有某種生物在蠢蠢欲動!

查爾斯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摩蘇爾身上,口中咒語迅速涌動著,又是一個火球術向剛剛落地的摩蘇爾射了過去!

但摩蘇爾卻驟然一聲狂吼,手裡神聖其拉向下一記直劈,噔噔噔大步向前,根本無視這個蘊含龐沛能量的火球!

神聖其拉毫無懸念地將火球劈開兩半,火球擦著摩蘇爾的身體兩側飛過,隨後爆開,摩蘇爾的身子被強大的氣浪向前推出,已經踉踉蹌蹌地接近到了查爾斯的面前!

查爾斯正要施放出瞬移術避開,卻驚訝地發現,摩蘇爾的短劍目標卻不是自己,而是刺向他的身後!

吱!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響了起來,那是某種生物瀕死的尖叫聲。

摩蘇爾與查爾斯擦身而過,一劍刺中了他身後的一頭通體慘白,如同猿猴般大小的怪物,那怪物不停地掙扎著,發出吱吱的慘叫,神聖其拉的劍身冒出一縷縷的輕煙,很快就結束了它的生命,一小團靈魂之火緩緩向查爾斯飄了過去。

查爾斯的視線迅速轉到了身後,駭然發現,已經有十多頭一模一樣的怪物送岩壁的洞穴中無聲無息地飛縱而下,抓向了自己的後背!

這些怪物的頭部本該是眼睛的部位詭異地長著一個肉瘤,鼻孔出奇的大,下面的嘴巴張大到了極限,露出滿口尖利的碎牙!

怪物全身上下慘白色的皮膚看不到有毛髮的樣子,一雙明顯不成比例長度的上肢似乎沒有關節,竟然可以向任何方向扭動,上面長著的手掌彷彿鳥爪般的粗糙堅硬,一根根利爪長達十多公分!

它們的行動力迅捷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粗壯有力的下肢在岩壁上重重一蹬,箭一般地向查爾斯射了過來!

好在查爾斯臨戰經驗算得上豐富,突變之下,已經加持了一個神聖護盾,行者法杖一記橫掃,呯的一聲擊中了沖在最前面的一頭怪物。

那頭怪物慘叫一聲,張口噴出一蓬液體,被法杖重重掃到了一邊,跌落在地不住抽搐著。

那一蓬液體卻已經噴到了查爾斯的神聖護盾上,彷彿遇上了無形的屏障,緩緩順著護盾外緣流了下來,地面上頓時滋滋作響,泛起泡沫,一股難聞的味道撲鼻而來,顯然這種液體的毒性相當劇烈。

摩蘇爾這一刻已經抽回了神聖其拉,和查爾斯背靠背站著,小心翼翼地防備著面前的怪物們。

「謝了!」查爾斯頭也不回,直視前方,他已經發現前方也有十多頭怪物四肢著地緩緩爬了過來,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兩人鐵通般的圍在當中。

「你救過我,現在兩清了!」摩蘇爾面無表情地說道,又是一劍橫掃,將撲上來的一頭怪獸斬成了兩截。

「好!等殺光這些怪物,我們再好好鬥一斗!」查爾斯手勢不停,一記記的火矢連續不斷發出,向前方的怪物射過去。

遺憾的是,那些怪物雖然沒有眼睛,但感知能力卻是非常敏銳,這一波四五個火矢,只有一個擊中,那頭倒霉的怪物發出了令人牙酸的尖叫,掙扎了幾下,倒地不動了。

查爾斯先前召喚出的火元素失去了雙手,攻擊力大打折扣,緩慢移動的身體根本就無法攻擊到那些猴子一般敏捷的怪物,看來已經指望不上了。

查爾斯給摩蘇爾也加持了一個護盾,以免他受到那些怪物口中的液體的噴射,但看起來,液體的射程極其有限,大約只能噴出兩米左右的距離,所以暫時還構不成威脅。

只是查爾斯發現了一個不妙的情況,有幾頭怪物已經發現暈倒在一邊的克里斯蒂娜,正躡手躡腳地向她走了過去! 查爾斯和摩蘇爾被幾十隻怪物團團圍著,雖然吃到苦頭的怪物們暫時不敢進攻,但兩人也不敢輕舉妄動,只是背靠著背,警惕地戒備著。

那幾頭怪物已經快要接近克里斯蒂娜的身邊,查爾斯幾乎已經看得到它們口裡流出了粘稠的口水。

急切之下,他突然發出了一個火球術,向怪物們射過去。

可惜火球術的速度比火矢還要慢一些,那些怪物吱吱叫著,敏捷地躲開了這記魔法攻擊,火球在不遠處轟的一聲爆開,石壁上的灰塵被震得瑟瑟而下。

怪物們重新聚攏過來,張牙舞爪地撲向克里斯蒂娜。

但這一刻克里斯蒂娜的身體卻直挺挺地豎了起來,火焰照射之下,她竟然是雙腳凌空而起,懸浮在離地二十公分的空中,一頭長發無風自起,雙眼變成了詭異的金色!

這一刻的克里斯蒂娜,彷彿真的有如噩夢中的魔女!

黑氣不住從她身上散發出來,克里斯蒂娜咯咯狂笑著,突然,整個空間彷彿震動了一下,一股無形的衝擊波以克里斯蒂娜的身體為圓心猛地散發開來,已經快要接近她身體的幾頭怪物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被衝擊波狠狠地向後拋出,翻了幾個跟頭,趴在地上就像一坨無骨之肉,只是嘴裡的一股黃色液體緩緩流出,顯然已經被震得連骨骼帶內臟都已經徹底粉碎!

克里斯蒂娜腳不沾地,緩緩向查爾斯這邊飄了過來,身上的黑氣繚繞著,卻小心翼翼地避開查爾斯和摩蘇爾。

她所到之處,那些怪物彷彿遇到了剋星一般,尖叫著後退,一瞬間,又紛紛爬回到了岩壁上的洞穴內,再也不敢露頭。

克里斯蒂娜這才輕輕落到地上,黑氣一一收斂,倒卷回她的身體,這一刻,她的眼睛又恢復成原先那清澈靈動的黑色眼珠。

「查爾斯大人,謝謝你的火球術,想不到你竟然還肯出手救我,難道就不怕以後我會殺了你?」克里斯蒂娜微笑地望著查爾斯說道。

「原來你早就醒了!」查爾斯這下心裡清楚,克里斯蒂娜無非是在裝暈而已,看來這個魔女的目的很陰險,想要藉助摩蘇爾或者這些怪物之力來除掉自己,那麼她就可以擺脫靈魂契約的束縛了!

「哦,剛醒不久,幸好趕上了這英雄救美的一幕,查爾斯大人,您真是憐香惜玉呢!」克里斯蒂娜眨眨眼睛,聽不出來這話可信程度到底有幾分。

「好吧,現在最要緊的是如何從這個該死的大洞裡面出去!」查爾斯仰起頭,望著那高達百米的洞口,皺起了眉頭。

摩蘇爾瓮聲瓮氣說道:「本來我們可以攀登上去,這些岩壁並不光滑,但是……」

查爾斯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萬一攀爬到一半,那些怪物從洞穴里衝出來襲擊他們,那可真是災難了。

「真是煩人……」查爾斯重重敲擊著自己的腦門,蹲了下來。

「別那麼沮喪!我們先四周查看一下,萬一有條光明大道擺在這裡等著我們呢?」克里斯蒂娜倒是一點都不擔心的樣子,施施然地繞著岩壁開始巡視了起來。

在漆黑的環境中,身為暗黑一族的克里斯蒂娜視力顯然要比查爾斯他們好得多,很快就發現了岩壁的一側有一條並不引人注目的通道。

「過來瞧瞧!」克里斯蒂娜招呼道:「這裡有一條通道。」

查爾斯和摩蘇爾的眼神對視了一下,說道:「我們之間的戰鬥,還是暫時放一放吧,找到出路再說。」

摩蘇爾點了點頭,那些噁心的怪物也讓他覺得非常不舒服,要不是查爾斯的護盾,剛才那些怪物噴出的那種毒液,足夠他洗個澡了。

暫時合作吧!摩蘇爾心裡想著。

於是兩個人一起向克里斯蒂娜那邊走了過去。

看著眼前那條深邃的通道,大約兩米多高,一米多寬,前方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到,只是有一種乾燥的空氣撲面而來,看上去彷彿非常幽深的樣子。

「要進去嗎?」摩蘇爾遲疑地問道。

查爾斯點了點頭說道:「看來也只有進去試試運氣了。」

克里斯蒂娜從空間戒指里掏出了一堆的東西,翻檢了幾下,扔給兩人每人一個水晶瓶子,然後念了一個咒語,水晶瓶放射著淡淡的光芒,照亮了眼前的通道。

接著她又取出了一柄長劍遞給摩蘇爾:「拿著吧,總比短劍順手。」

摩蘇爾疑惑地看著她,這個野蠻人顯然是沒有見過空間戒指,只覺得這種戒指實在是太神奇了,居然可以容納這麼多的東西!

他接過那柄精品級的長劍,試了試分量,比起自己用慣的彎刀還是稍微輕了點,但長度還算差強人意,總算是能夠用來砍劈的武器了,摩蘇爾將神聖其拉還給了查爾斯,看得出來,這一刻臉上的表情微微有點不舍,看來對於這柄極品短劍,雖然相處了僅僅半天時間,還是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先進去。」他瓮聲瓮氣地說道,然後微微低頭,一手持劍一手舉著那個水晶瓶,進入了面前的通道。

這條通道看上去應該是人工開鑿而成,平直地走了幾步,地勢開始漸漸向上,乾燥的空氣迎面吹來,查爾斯判斷出這條通道應該不是死路,那麼一直走到底,或許就能找到一條出路。

摩蘇爾小心翼翼的探索著前行,身後的查爾斯和克里斯蒂娜不時交替著為他加持護盾,防止前方突然出現的敵人進行襲擊,但一直走出了十多分鐘,卻始終沒有遇到預料之中的怪物。

或許那些猿猴一般的怪物對魔女克里斯蒂娜已經產生了深深的畏懼,再也不敢前來送死了。

繼續前行了幾分鐘,通道前方終於亮了起來,三人小心翼翼地走出了通道的盡頭,來到一個廣闊的空間。

這個空間地上也是由沙礫鋪成,但看上去地勢卻甚是平整,不像真正的沙漠那樣起伏有致,更像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沙灘。

頭頂有光線柔和地灑下來,查爾斯疑惑地抬頭望去,發現頭頂上幾十米高的頂上,竟然也全是沙子!

但那些沙子彷彿被某種魔法凝固了起來,沒有一粒往下落,那些光線就星星點點地均勻鑲嵌在這些沙子里,比地面上滿月時的亮度還要高一些!

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前方几百米處,出現了一片櫛比鱗次的建築物!

難道說,這廣闊無邊的沙海之下,竟然還有一座地下城?!

三人瞪大了眼睛相互望著,想要從對方的臉上找到一些答案,遺憾的是,沒有人知道這神秘的地下城究竟是什麼。

就連對沙漠了如指掌的摩蘇爾看上去也是一副茫然的樣子。

除了微微的風聲,整個地下城一片死寂,靜謐得能夠聽得到彼此的心跳聲!

半晌,臉色蒼白的查爾斯才張了張嘴問道:「這裡,不會還有人居住吧?」

克里斯蒂娜緩緩地搖頭,她也不明白這裡究竟會有些什麼,但本能地覺得這個地下城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存在,而且明顯有一種敵意,看上去並不歡迎他們這些不速之客。

「我們…還是回去吧,這裡讓我感覺太不舒服了。」克里斯蒂娜的臉色看上去比查爾斯還要蒼白。

能夠讓這名嗜血的十四級魔女也感到害怕的地方,看來一定隱藏著某個強大神秘的存在,查爾斯也決定不再前行,打消了冒險的念頭。

畢竟,找個安全的角落再熬過十幾天,他的空間穿梭神術就能施放,根本不必冒著生命危險去尋找一條也許根本不存在的出路。

摩蘇爾微微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克里斯蒂娜的感覺,面對這未知的危險,他還是寧願回到原地去攀爬那百米高的岩壁。

所以三人主意已定,打算從來時的通道返回,但等他們轉過身以後,才發現身後的那條通道,竟然不見了!

剛才他們從通道里出來以後,只是走出了幾步路而已,但這一刻,他們的身後卻什麼都沒有!

沒有通道,沒有石壁,只有眼前數百米外的建築物,簡直和他們剛才看到的幾乎一模一樣!

「通道不見了!」查爾斯不禁用手揉了揉眼睛,難以置信地望著前方的空氣:「難道是……幻覺?」

「不!真的消失了。」克里斯蒂娜語調也開始微微顫抖,她急速向前沖了幾步,卻沒有遇到一點障礙:「不是障眼法,也不是幻覺,我們……被困在這個地下城了!」

摩蘇爾倒是最冷靜的一個,反正他早就抱著必死的心態,也許三個人靜靜地死在這座地下城裡,也算是不錯的歸宿。

所以他看著面前的這兩個人,臉色反而從最初的茫然、震驚變得平靜,突然沒有了敵意,終究還是要死在一起,這也許是真神奧達的指引吧,讓這兩個害死他手下的人和他同歸於盡。

「往建築物那邊走!看看究竟有些什麼鬼東西!」查爾斯向前一指,當先邁步走了過去。

克里斯蒂娜遲疑了一下,終於也跟了上去,摩蘇爾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

查爾斯回過頭來,對著他大聲吼道:「就算是要死,也好歹死個明明白白行不行?」

聽到這話,摩蘇爾終於提起了一點興趣,戰死總比等死強! 地下城到處都被柔和的光線照耀著,已經無法精準地判斷時間,查爾斯和兩名同床異夢的同伴,向前方影影綽綽的那一片建築物慢慢走了過去。

地下城的地面平整得簡直像是一個超大的廣場,那些建築物就錯落有致地分佈在廣場的四周,看上去似乎都是一些民房。

毫無例外的是,這些民房沒有一點有人居住的樣子,雖然排列整齊,頗具規模,但卻了無生氣。

查爾斯小心翼翼地接近了一所民房,輕輕地推開房門,那房門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年,但在這乾燥的地下城裡,卻是絲毫都看不出腐朽的樣子,完好如初,吱呀一聲,緩緩開了起來。

室內的光線比外面暗淡多了,查爾斯掏出水晶瓶,戒備地觀察著,這間民房面積不小,有廚房和客廳,還有卧室,裡面的陳設一應俱全,都鋪上了厚厚的一層沙塵,看起來已經有不少年頭了,床上鋪著的一層動物絨毛織成的被褥,摺疊得整整齊齊,像是一家人早上起來收拾停當出門去了,從此就再也沒有回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