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天不屑道:「就你一個先天二重境界的小子,你覺得有資格說這樣威脅的話嗎?」

聖德老祖哼道:「敢威脅老祖,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老祖的手段。」

虛空開始破碎,時空開始重組,六個方塊形的空間清晰的顯化,正好與**相符,禁錮了于飛四周的空間,開始快速收縮。

「于飛,你能接下這一擊,我就說你有點能耐。」

戰天劍眉一挑,聖德老祖當著自己的面要殺于飛,這顯然是瞧不起自己。

但稍稍一想,戰天還是忍住了,反正于飛也該死,犯不著為了他而浪費精力。

戰天把精力放在百花爭春圖上,開始禁錮這件先天神器,想要直接搶奪。

如此一來,百花門的弟子全都焦慮不安,她們決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于飛死在面前,全都瘋狂的催動百花爭春圖,想要不惜一切營救于飛。

聖德老祖發出的空間擠壓攻擊相當恐怖,那是無可避免的一種攻擊,非生即死,沒有第三種選擇。

空間之術能破滅虛空,斬碎蒼穹,是天地萬物之力的一種高級運用,屬於先天掌控階段,極其的厲害與恐怖。

于飛雖然有不朽之身,但若是天地都破滅了,世上還有什麼可以不朽?

聖德老祖一臉冷酷,天斗星君幸災樂禍,麻衣鬼道眼神炙熱,都巴不得于飛死去,這是避不開的殺戮。

百花門弟子一個個嘶聲怒吼,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呼喚,但卻因為戰天的出手,禁錮了百花爭春圖,抹殺了百花仙子們的一切付出。

于飛眼中閃爍著冷酷,眼底的黑芒化為了混沌,蘊含著開天闢地的景色。

前任來襲,專寵嬌妻 「葬龍絕地,大凶之地,你們真的明白這話的具體含義嗎?」

聖德老祖哼道:「死到臨頭,還裝腔作勢,你以為我們不知道這是葬龍絕地嗎?」

于飛狂笑道:「當死亡降臨,毀滅臨頭,你們覺得這水靈島能否埋葬你們的枯骨?」

質問聲中,收縮的空間已逼近于飛,一切即將結束。

那一刻,聖德老祖一臉不屑,天斗星君與麻衣鬼道都露出了振奮之色,因為于飛終於要死了。

百花園中,所有人都瘋狂了,即便是凌傲雪,眼中也流露出了淚花,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不願看著于飛死在這。

戰天趁機加大了攻擊力度,直接禁錮百花爭春圖,將它朝著自己身邊拉攏。

于飛動彈不得,可是當毀滅臨頭,他的身上湧現出了一股詭異的黑霧,好似混沌初開,禁錮了時空,讓那收縮擠壓的空間束縛之力瞬間停下,時間彷彿都消失了。

那是一種很特殊的感覺,一切被放慢了很多倍,虛空收縮的痕迹清晰顯露出來,看上去怪怪的。

聖德老祖有所察覺,而百花園中的蘇靈月也似乎覺察到了什麼,大聲道:「大家別哭,情況好像有了變化。」

此言一出,花仙子們全都密切關注于飛的情況,果然發現情況有些不對頭。

混沌瀰漫,黑霧轉動,于飛身上湧現出了詭異的景象,竟然產生了反禁錮,將聖德老祖發出了空間擠壓之力給定住了。

下一刻,一股沉睡的力量在瘋狂復甦,釋放出超級恐怖的氣息,好似一頭太古凶獸睜開了眼睛,在俯視這個世界。

于飛眼中閃爍著凌厲的殺戮,一道黑色的光華從他體內飛出,化為了一條彎曲遊走的小黑蛇,森寒冷酷的雙眼透著兇殘與冷漠。

小黑蛇稍稍一動,整個天地都炸開了,所有禁錮的時空全部被瓦解,任何空間禁錮之力十倍反撲,這讓聖德老祖與戰天雙雙驚呼怒吼,口中鮮血飛濺,身體開始冰裂,大有形神俱滅的痕迹。

天斗星君與麻衣鬼道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兩人身軀炸開,四肢全部被炸碎,根本就沒有搞明白這是為什麼?

百花園中,花仙子們被震得東倒西歪,全都嚇呆了。

整個現場,唯一清醒的只有于飛,他心裡明白這是為什麼。

「當死亡臨頭,水靈島上可否葬下你們的枯骨?」

于飛聲音瘋狂而冷酷,透著一種狂暴與憤怒。

這一次要不是被逼上絕路,于飛又怎麼這樣做?

聖德老祖與戰天又驚又怒,全力壓制傷勢,吸納天地萬物之力快速療傷,並朝著于飛看去。

這一看,一切都明白了。

于飛頭上盤旋著一條小黑蛇,此刻正在迅速膨脹變大,很快就化為一條遮天蔽日的巨大黑龍,俯視蒼生,力壓蒼穹。

百花園中,花仙子們看到這一幕,終於有人明白了個中的緣故。

「是黑龍神杖!地靈曾說這是黑龍王,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于飛自從得到黑龍神杖,前後只施展過一次,但卻輕易毀滅了亂世戰天界的兩大先天神兵。

後來,黑龍神杖吞噬了龍珠,從此沉睡不醒,潛伏在於飛的身體之中。

這段時間,黑龍神杖一直在脫變,直到前不久才出現蘇醒的徵兆。

這一次,若不是戰天與聖德老祖將于飛逼到絕路,他也不會動用這個殺手鐧,大絕招,請出這尊黑龍王。

水靈島上,萬物禁錮,連先天神獸都乖乖的退到了湖中,不敢顯露。 胸中有著怒氣的小軍沒有客氣,緊走幾步,在李天瑞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腳踢到了他的肚子上。

「啊!」李天瑞捂著肚子蹲了下來,劇痛侵襲著他的身體,幸好小軍沒想一腳踢死他。

小軍拽著李天瑞的領帶,有如拖死狗一般的拉著他往包房門外走去。

小軍的這一舉動當時驚住了在場的所有人,江清影沒有想到愛人會有如此衝動的表現,心中不免擔心失態的發展,同時也暗暗欣喜,證明自己在他的心中還是有著很重要的位置,為了自己,做出如此舉動。

魏東亮則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現在的局面,一項在大家面前嬉笑相處的小軍有如此暴力的一面,這個青龍集團在sh市可是有著地下皇帝稱號的公司,屬於那種誰都不敢惹的幫派組織,小軍把李天瑞如此的羞辱,真的不知道他的父親青龍集團的董事長李明理如果知道會有怎樣的後果。

跟著李天瑞的這些富家子弟、幫派後代剛開始被小軍的舉動驚呆,隨即也都反應過來,紛紛上前,要阻止小軍的行為。

「你在做什麼,快放開李少!」

小軍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沒有停止的意思,反倒是所有近身的跟班們都受到了小軍的攻擊,對付他們,一隻手,都顯得有些多,一些平日里只知道花天酒地的紈絝子弟,如何能跟小軍這樣強悍的人物交手,有如一個成年人和孩童的差距那麼明顯。

此時飯店大堂的賓客突然聽到「嘭嘭」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個個身影從樓上滾下,一個男子手裡拽著一個表情痛苦的男人在後面跟著走下樓,身後還跟著一些神色之間充滿恐懼和恨意的男子。

在這個sh數的上的特色餐廳,自然不乏一些商場上地人物,當他們看到這些男子的面孔時,心中也大驚。這裡幾乎集合了sh不少帶有商界富豪的下一代和黑幫成員。看著滾下來那些無論是臉上還是身上青腫或是鮮血溢出的紈絝子弟們,尤其是被人拖死狗一般拖下樓的李天瑞時,心頭都是狂震,無法想象,在sh。有人敢做出如此大膽舉動,都感覺到今天將是一個大日子,不少膽小怕事地人紛紛起身離開餐廳,只剩下一些覺得自己可以明哲保身的觀眾,準備看著事態的最終發展。

如此大的動靜自然也驚動了餐廳的老闆,等他出來看到滿地捂著從樓上滾下碰傷的傷口的這些平日里吆五喝六的紈絝子弟,尤其是剛剛被小軍撒開甩到這群人中的李天瑞時,腦門上瞬間被冷汗布滿,這是怎麼了。那個年輕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不想惹禍上身地人還是儘快離開,覺得自己夠資格看下去的請站到一旁。」小軍沖著四周的客人說道,接著又轉頭對著李天瑞說道:「我就坐在這裡等著你出招,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麼樣?放心,剛才只是對你出言不遜的懲罰,我這個人不是很崇尚暴力。既然要玩。那就玩大點,我等著你,千萬不要拿出一些小打小鬧地姿態。」

「滾。」李天瑞神情猙獰,對著跟著自己而來的幾個女孩子喊道,同時眼中怒火燃燒的對著已經搬了把椅子坐下地小軍說道:「無論你是誰,你要知道這裡是sh。你很狂,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聖。來這裡試水。你們也別閑著了,人家等著咱們出招呢。也都給家中打個電話。」

最開始那個被小軍踹出門外地華威集團董事長的兒子,被同伴攙扶下樓,第一個走到大堂的電話旁,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接連幾個黑幫子弟撥通電話,每個人都是寥寥數語,就掛斷電話,每個掛斷電話的人都回頭狠狠的望了小軍一眼,好像要把他此時的模樣深深的記在心底,從沒有受到如此大侮辱地紈絝子弟們怒了,都想看著小軍怎麼死。

「小軍,剛才那幾個都是s地比較有勢力的公司或是黑幫地下一代或是親屬。」魏東亮擔的低頭在小軍耳邊說道。

小軍笑了笑,示意已經嚇得有些不知所措的餐廳老闆過來。

「老闆,給我上一壺茶。」

餐廳老闆沒有想到這個年輕人在這種時刻,還有心思喝茶?轉眼看了看魏東亮,畢竟這個人是他領來的,現在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不知道他怎麼想。

魏東亮心中定了定,小軍拿自己當兄弟,就陪他瘋這一把,無論結局如何,也算自己年輕一回,兄弟嗎,就得共同面對一切問題,絕不能看到困難就退縮,那樣也就不配稱之為兄弟了。

打定主意,對著餐廳老闆說道:「你怕什麼,出事情也不關你的事,順便也給對面的他們也上壺茶,讓他們也順順氣。」說完搬了把椅子,鎮定的做到了小軍身側,和江清影一樣,左右坐在他的身後。

小軍意外的仔細看了魏東亮一眼,沒有說話。

「魏東亮,你好,很好,你是徹底不想在sh呆了,你就不怕連累你全家」李天瑞此時已經整理好身上一切,看到魏東亮的舉動,恨意頗濃的說道。

「哈哈,此時此刻,我魏東亮能站在兄弟的身邊,足矣,至於我的家庭,難道這sh就是你們青龍集團的天下,沒有人能管得了你們?」魏東亮心中打定主意后,人也像是經歷一次蛻變一樣,面對李天瑞,不再是先前的戰戰兢兢,而是從容面對。

江清影也想站起身,去打幾個電話,被小軍攔住,看著愛人輕輕的搖了搖頭,江清影重新坐了下來,面容冰冷的望著眼前的紈絝子弟,冷冷的聲音從口出傳出:「今天所有的人我都記住了,有所動作的人我也都記在心裡,我會還給你們的。」

「他是誰?」李天瑞此時依然沒有猜透眼前之人的身份,在sh怎麼有了這麼一號人物,竟然敢如此跟自己叫板,是個愣頭青還是猛龍過江?

「你不配知道。」江清影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經不能善了了,也只能撕破臉皮了,至於連鎖產生的影響,已經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了。

緊接著,外面撲騰撲騰的腳步聲響起,10多個彪形大漢闖進餐廳,每個人長得有如凶神惡煞般讓人初一見面就會感到恐怖。

「給我打。」最開始那個被小軍一腳踹出門外的華威集團董事長的兒子看到自己家中的打手到來,大喊一聲,吩咐手下人動手教訓小軍。

「是。」

眾人齊喝,紛紛沖向小軍。

小軍站起身,把江清影擋在身後,同樣的迎著來人沖了過去。

右手一檔,一個大漢打來的一拳被小軍擋住,隨即大漢抱住拳頭蹲到地上,只是一檔,拳頭盡碎,為了讓身後的江清影和魏東亮不會受到傷害,小軍力求速戰速決。

「嘭。」一拳打在其中一個大漢的胸膛,只聽哎呦一聲,大漢口吐鮮血,栽倒在地。

接著小軍閃過另外攻擊過來的一腳,回身還了一腳,咔嚓骨裂的聲音響起,有一個大漢抱著小腿栽倒在地。

對付這些稍有訓練,只憑蠻力的打手,小軍沒有費太大的事,一分鐘解決戰鬥,10多個彪形大漢全部被放倒,傷的傷,暈的暈。

小軍撣了撣身上的灰塵,好似經過了短暫的運動一樣,重新回到座位上,望著李天瑞說道:「都告訴你了,不要玩這些小兒科的東西,真的上不了檯面。」

李天瑞正震驚於小軍超強的身後不知所措的時候,餐廳外再次想起更加頻繁的腳步聲,更多的黑衣大漢衝進餐廳。

李天瑞笑了,剛才打電話的紈絝子弟也笑了,手下終於趕到了。

「哈哈,剛才只是開胃菜,現在才是正餐,把這些廢物抬出去,你們給我抓住這小子,使勁收拾,還有身後那小子,不過別傷到我們的江小姐,跟我作對,讓你嘗嘗會有什麼樣的滋味等著你。」

小軍皺了皺眉頭,雖說自己並不怕這些人,可是魏東亮和江清影都屬於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根本無法抵擋這些職業打手。

正在這個時候,餐廳外走進20多人,領頭一人25、6歲的年紀,長得極為陰柔,無論是身體還是面孔,都線條分明,細長的眼睛透著絲絲的精光,長相俊秀。

「住手,他是我請來的客人,李天瑞,你們真的敢動嗎?」陰柔男子剛一開口,在場的所有人表情各不相同。 (一更送上,求訂閱支持。)

戰天與聖德老祖臉上第一次露出了驚恐,修鍊到他們這種境界,那都是極其罕見的存在,從未想過有一天會死在某處。

如今,他們就有這種感覺,這頭黑龍王超級恐怖,已經到達了一種深不可測的地步,眼神洞穿虛空,任何時空禁錮在它面前都沒有效果。

一閃而逝,兩大高手做出了相同選擇,根本顧不上重傷的天斗星君與麻衣鬼道,全力逃亡了。

黑龍王顯得很淡漠,根本不在乎戰天與聖德老祖逃走,它只是輕輕揮動強勁有力的龍爪,直接從虛空中將兩大高手給拘禁出來。

那是一種很詭異的畫面,黑龍王揮出龍爪,整個天地都在縮小,時空開始倒轉,原本逃走的戰天與聖德老祖竟然倒飛回來,就像是時光倒流。

于飛獃獃的看著這一幕,百花園中的花仙子們也都驚呆了。

戰天與聖德老祖可是先天三重境界的高手,精通空間禁錮之術,空間轉移之術,誰想卻被黑龍王給輕易拘禁出來,任你逃到天邊也是枉然。

這等實力驚世駭俗,簡直恐怖到了難以描述的地步。

戰天被拘回之後,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聖德老祖一臉死灰,惶恐的大叫道:「時間法則,先天四重。」

于飛聞言一震,有些難以置信的抬頭看著黑龍王,想不到它竟然擁有先天四重境界。

先天三重屬於掌控階段的初期,主要體現在空間法則上。

先天四重則屬於掌控階段的後期,重點是時間法則。

黑龍王的實力深不可測,目前看來最低都是先天四重境界,甚至更高一些也難說。

于飛看不透黑龍王的底細,但他知道黑龍王一直在脫變。一直在恢復,當年巔峰時期究竟強悍到何種程度,于飛也說不清楚,甚至都不敢胡亂猜測。

戰天臉色驚恐,開始不斷運用空間法則,想要逃離黑龍王的掌控。

聖德老祖驚呼之後,也開始想方設法。他可不會束手待斃。就這樣乖乖服輸。

然而黑龍王的恐怖超乎想象,兩大高手被拘禁在龍爪之中,那兒混沌初開,演化萬物。任何空間法則都沒有效果。

花仙子們看到這一幕,全部都喜極而泣,黑龍王的出現不僅化解了于飛的危機,還反敗為勝,這簡直太好了。

于飛震驚之後迅速清醒,目光掃了一眼重傷的天斗星君與麻衣鬼道,直接朝著他們衝去。

麻衣鬼道傷得極重,幾乎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于飛給吞噬了。

天斗星君本身實力強悍。又有星源鎖鏈在手。雖然身負重傷,但于飛此前也傷得極重,兩人可謂半斤八兩,展開了一場生死搏殺。

星源鎖鏈的防守能力及其強悍,攻擊力也不弱。

于飛催動萬獸神訣。配合百疊神魂斬,一次次打得天斗星君吐血敗退,嘶聲怒吼。

于飛祭出了裂魂槍,施展霸王神槍,迎戰星源鎖鏈,雙方全都是先天二重巔峰境界,在沒有任何干預的情況下,打得天崩地裂,山河破碎,蒼穹悲鳴。

天斗星君很是惱怒,他一向自負,在同境界中無敵手,誰想碰到于飛更妖孽,十招不到就打斷了天斗星君的四肢,在先天二重境界這個層次上,根本無法同於飛相提並論。

這一戰持續了二十招左右,天斗星君最終被于飛斬殺吞噬,星源鎖鏈也落在了于飛手中。

此刻,戰天與聖德老祖還在拚命,但無論如何也逃不脫黑龍王的掌握,兩大絕世高手被逼上了絕路。

最終,戰天與聖德老祖竟然都祭出了一件先天神器,在不惜一切代價的情況下,藉助先天神器之力,終於獲得了一線生機。

兩人逃走了,可代價是極大了,兩件先天神器全都被黑龍王摧毀,這讓百花仙子們大叫可惜,同時也更加清楚了黑龍王的實力有多麼恐怖。

其實那兩件先天神器都只是先天三重境界,屬於先天神器中等級最差的,並不能與百花爭春圖、鳳凰琴相比,不然兩大高手也不會前來搶奪百花爭春圖。

黑龍王看著于飛,于飛也看著黑龍王,彼此四目相對,似乎在交流著什麼。

片刻,黑龍王的身軀開始縮小,化為了一縷黑煙,最終回到了于飛的身體之中。

這一次,整個百花門都遭遇了重創,全都身負重傷,是歷次以來最危險的一次了。

于飛收起百花爭春圖,離開了那個區域,尋找適合療傷之地。

此次戰天與聖德老祖雖然逃走了,可他們也付出了慘重代價,全都負傷極重,估計短時間內是不會出來找麻煩的。

甚至於飛覺得,再次見面,這兩位高手都會退避三舍,不願再和自己硬碰。

七天後,花仙子們的傷勢基本都痊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