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聯想到自己手持彩雲之劍無敵天下的英姿,歐陽夜樂的雙手掐腰哈哈哈大笑起來。

「夜夜,彩雲之劍威力固然很強大,尤其其內還蘊含九九大圓滿的玄妙,威力怕是無法想像,同樣,煉化起來也絕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再加上還擁有靈性……煉化的難度與其威一樣,無法想像。」

天地之間,任何靈寶,哪怕只是一顆晶石,想要化為己用,都得先將其煉化才行,而煉化的難度,正如寒冬所說的那樣,越是強大的靈寶,煉化的難度就越高,如若修為不夠,元神不夠,心神不夠的話,煉化的時候甚至可能還會遭到反噬,自古以來強行煉化,灰飛煙滅的更是多不勝數。

「嘻嘻!不怕……」歐陽夜似乎並不在意這些,興奮的說道:「我自有辦法!」

歐陽夜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就要把彩雲之劍煉化,省的夜長夢多,而寒冬則勸她在先冷靜冷靜。

煉化靈寶,需要心靜。

現在歐陽夜的內心別說平靜,簡直是心潮起伏,這是煉化大忌。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煉化什麼靈寶,都得先對這件靈寶有所了解才是,這樣煉化起來才更加得心應手,也不至於亂了分寸,如若盲目煉化的話,很容易遭到反噬。 是夜。

古清風一個人騎著老馬在山間小徑上慢悠悠的溜達著,時而掏出歐陽夜那顆遠古時代的大自然原石瞧瞧。

他原本只是想逗逗小丫頭,也沒想著要換點什麼東西,讓他沒想到的是,這顆原石還真非比尋常,確切的說是原石裡面那一道神秘力量非同一般。

那是一道封印,而且還是一道極其強大又蘊含重重玄妙的封印,名為偷天藏龍印,是一道神通封印,也是一道古老的邪惡封印,同時更是一道被明令禁止的封印。

當今天下知道偷天藏龍印的人絕對不多,甚至能看出這是一道封印的人也沒有幾個。

印象中這玩意兒是用來封印罪惡之靈,從而瞞天過海試圖躲避各種劫難的。

古清風也頗為好奇這道偷天藏龍印裡面究竟會封印著什麼東西,琢磨著找個機會打開瞧瞧。

畢竟是偷天藏龍印,縱然是他也無法一時半會兒就能打開,況且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還一無所知,萬一真封印著什麼可怕的罪惡之靈,到時候又是一件麻煩事兒。

我曾嫁給你 當然。

他此次出來的目的也並不是想打開這顆原石裡面的偷天藏龍印,而是另有原因。

是因一道莫名其妙的神識。

自從不久之前涅槃重生之後,他就發現有一道神秘的神識時不時的在探查自己。

剛開始的時候也沒太注意,因為那一道神識若隱若現,若有若無,而且一閃即逝。

隨後的幾天里也依舊如此。

古清風試著捕捉過,也試著追擊過,奈何,每一次都以失敗告終,那一道神識實在太過飄忽,讓他根本無法捕捉,亦無法追擊。

他的心神浩瀚無邊,神識更是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只要他想,一念直上九天,一念瞬入九幽,也非什麼難事兒,閉上眼,這方世界的風吹草動都能知道的清清楚楚。

然。

那道神秘的神識,他卻無法捕捉。

甚至當對方的神識消失之後,他連感應都感應不到。

像這種情況,古清風還從未遇見過。

也不知對方是誰。

又有什麼目的。

當他前往星月大域的幾天里,那道神識再也沒有出現過,可就在剛才,那道神識又出現了,而且這次不再若隱若現,也不再若有若無,更不在飄忽不定。

讓古清風感到無比詫異的是,即便如此,他依舊感應不到對方的神識,哪怕知道這道神識在清清楚楚的探查自己,依舊無法感應到其存在。

難不成對方一念之間,可以無視空間壁壘,不再世界法則之內?

不!

即便對方不在這方世界,古清風也能感應到。

以他的本事,任何存在,只要在天地之內,他都能感應得到。

那麼唯獨這道神識……

嗯?

古清風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琢磨著對方難不成已然跳出了天地?

這不太可能吧!

跳出天地,脫離天地法則的束縛,這是很多高手夢寐以求的事情,只是古往今來,誰又能真正跳出去?至少,古清風不知道,也沒有聽說過有誰跳出過天地。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若對方沒有跳出天地的話,為何自己感應不到他的神識呢?

不知。

古清風實在有些想不通。

他就那麼騎著老馬,慢悠悠的溜達著,那道神秘的神識緊緊的鎖定著他,而且原本若隱若現的神識,似乎變得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凝聚。

突然!

古清風心神一沉,臉上的慵懶瞬間消失,換之出現的是肅然,是孤傲,是霸絕,亦是睥睨。

因為他感應到了殺機。

確切的說,不是感應到。

面對那道神秘的神識,他什麼也感應不到。

之所以察覺到殺機,是他五百年來打打殺殺磨練出來的一種感知,一種對殺機的特殊感知。

古清風將原石收入囊中,又從馬上跳下來,拍了拍老馬的屁股,老馬慢悠悠的吃起草來,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身影瞬間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是在九霄雲外的虛空之中。

雲霄中。

雷音鳴動,閃電霹靂。

雷音似那震懾靈魂的雷音,閃電是足以讓任何肉身都灰飛煙滅的閃電。

轟隆隆!咔嚓!

雷音閃電炸裂開來,伴隨著滾滾天威,仿若在向蒼生宣告著這裡是禁區,天之禁區,是人靈不得闖入的禁區。

黑暗中。

古清風佇立在雲霄之上,任由天雷轟鳴,任由閃電霹靂,也任由罡風撕裂,他巍然不動,如頂天立地的孤峰又如蔑視天地的傲劍,如霸絕天地的嗜血魔神,也如睥睨天地的不敗戰神。

霎時!

一道驚天動地的雷電聲炸響開來,蒼天而顫,大地而抖。

那是一道似黑似白,尤為渾濁的閃電,一道閃電霹靂而下,仿若蘊含無窮的力量。

轟隆隆!咔嚓!

兩道!三道!四道,十道,百道,千道……萬道……

一時間,漫天的驚雷,漫天的炸響!

漫天的渾濁之力,毀滅著諸般一切!

那真的是毀滅,毀天滅地!

這一刻,蒼天在塌陷,大地在崩裂,如末日,更如浩劫。

古清風依舊佇立在雲霄之中,沒有動,因為他知道此時此刻的末日浩劫並非真的末日浩劫,蒼天也並未真的塌陷,大地也並未真的崩裂,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種精神威勢。

是大精神威勢。

只是古清風從未遇見過如此可怕的大精神威勢,他能清晰的感覺到,這大精神威勢之中只有兩個字,那就是毀滅,毀天滅地,毀滅萬物。

大精神威勢不是一種攻擊手段。

但卻比任何攻擊手段都要可怕。

恐怖的大精神威勢可以在無形之中碾壓一個人的心神,也可以在無形之中抹殺一個人的靈魂。

此時此刻。

古清風的心神正在遭受著毀滅,這毀滅正是來自這一道可怕至極的大精神威勢。

他靜靜的感受著,感受著這一道大精神威勢。

毀滅。

無盡的毀滅,無窮的毀滅,仿若再強大的存在,也無法抵擋這一道大精神威勢中的毀滅。

可怕!

恐怖!

比之老天爺的無盡天威都有過之而不及。 古清風越感受越覺得這道大精神威勢的可怕,越感受越覺得恐怖!

而此刻他的心神已被這道精神威勢碾壓的劇烈顫抖起來,就連藏身在他體內沉睡的阿鼻無間惡修羅也像似被吵醒了一樣,蠢蠢欲動起來。

猛地。

古清風睜開眼,原本幽暗靜寂的眼眸不知時變得暴捩變得咆哮起來,就像風平浪靜的大海驟然掀起海嘯一般,而這海嘯不是其他,卻是火焰,是紫幽色的火焰!

古清風睜開眼那一刻,其大精神威勢瞬間爆發開來,瞬間淹沒天地。

紫幽色火焰似孤冷似孤傲,充斥著天與地。

他沉默不語,紫幽色火焰瞬間變成灰白色,似瘋狂似兇殘,焚燒著天與地。

緊接著灰白色的火焰轉而變成黑暗的幽火,似霸絕似睥睨,吞噬著天與地。

嘩!

黑暗的幽火又變成渾濁的幽火,這幽火充滿了死亡。

是的!

死亡。

當渾濁的幽火焚燒開來,蒼天如煙灰般在散落著,大地如沙漠般在飄揚著,天地萬物皆在灰飛煙滅。

死亡,到處都是死亡的氣息。

轟隆隆!咔嚓!

雷電!

渾濁的雷電,漫天都是無盡渾濁的雷電。

毀滅一切的大精神威勢突然變得強盛起來,蒼天再塌陷,大地在崩裂,漫天儘是毀滅。

此間。

古清風依舊沒有動,負手佇立,長發在飛揚,衣袂再亂舞,他閉上眼之時,渾濁的幽光亦變得強盛起來,蒼天,大地,萬物一切皆在灰飛煙滅著。

火焰在焚燒,雷電在霹靂。

火焰是渾濁的火焰,代表著死亡。

雷電是渾濁的雷電,代表著毀滅。

火焰對雷電,死亡對毀滅。

對方的大精神威勢令天地陷入無盡的毀滅之中。

而古清風的大精神威勢令天地都陷入無盡的死亡之中。

火焰在焚燒,雷電在咆哮。

死亡在蔓延,毀滅在吞噬。

如末日,如浩劫,亦如諸神的黃昏。

也不知過了多久,蒼天煙消雲散了,大地也灰飛煙滅了……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

沒有蒼天,沒有大地。

只有無盡的雷電在毀滅,只有無盡的火焰在死亡。

毀滅如陽,亦如大日。

死亡如陰,亦如皓月。

一動,一靜。

古清風站著,佇立著,自始自終都沒有動過,唯有長發在飛揚,唯有衣袂在亂舞,神情是那孤傲的神情,氣勢是那霸絕的氣勢,睜開眼時,又是那睥睨的眼眸。

在他的對面也不知什麼時候莫名其妙的出現一個人。

那或許是一個人吧。

看不清楚。

渾身都被一圈圈白布包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一雙眼眸,那是一雙可怕至極的眼眸,尤為渾濁,眼神更是恐怖,仿若一個眼神,便能毀滅天地。

古清風望著他。

也只能望著。

因為他根本感應不到這個人的存在,也探查不到,只能看見這麼一個渾身被白布包裹的人。

但有一點他非常肯定,先前那道神秘的神識屬於這個人,剛才毀滅一切的大精神威勢也屬於這個人。

除此之外,什麼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