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CAO!”人妖直接爆了一句粗口,探出頭去看了一眼不斷向兩人衝過來的2IS成員。誰知道剛剛探出頭去,幾發子彈就搭在了身旁的石頭上,直接嚇得人妖趕緊的縮了回來。

“你身上還有**沒?”王南北低聲的問道。

“我背那麼多炮彈,身上那裏還有**。”人妖白了王南北一眼說道。

“我身上就還這麼一顆**,要不我們當光榮彈好了。”王南北從身上拿過了一枚**,一本正經的說道。

“KAO!你這個時候還有心情開玩笑,對方離我們已經不到兩百米了。”人妖很是無語的焦急得說道。

“呵呵……”王南北輕聲的笑了起來,鄙視着人要說道,“我看平時腦袋挺好用的,這麼這個時候竟然不冷靜了。我以爲你的這身體泡在女人身上,已經泡軟了吧!”

“你…別廢話了,趕緊想辦法。”人妖推了王南北的胳膊一下,顯然是有些不滿的說道。

重新恢復認真神情的王南北,指着右側不遠處的一個位置說道:“你看到那個位置沒有,你等先轉移到到那個位置做好埋伏,我在這裏佈置完**之後,我運動到那邊。等到這邊爆炸聲起,趁機再幹掉幾人,最後纔在東邊的那顆大樹匯合。記住,不要戀戰!”

“嗯!”人妖點頭應了一聲之後,先是探頭再次的觀察了一下2IS的動向之後,唰的一下從藏身的地方撲了出來。接着在地上打了幾個滾之後,站起來做着不規則運動路線飛快的撲進了那處藏身地點。

而王南北在人妖離開的同時,拿出一彈匣子彈資直接和**綁在了一起,把保險拔掉之後,在弄了一番之後才找了一處位置放了起來。

做完這些之後,王南北也是快速的打量了一番敵人的行動之後,飛快的從藏身的位置撲了出來。然後開始不斷做着戰術規避動作,躲避着2IS的襲擊。 “快,幹掉他們,他們已經無路可走了。快,破壞我們夢想的人都必須要死,幹掉他們!”2IS的指揮官看着兩人奔向了東邊的懸崖處,高聲的喊叫了起來。

夢想,他們的夢想就是在全球各地不斷的製造恐怖*襲擊,然後建立其他們所謂的國家。這些人有的從小就是接受各種洗腦教育,對2IS領袖的崇拜和狂熱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更是對着所謂的國家,有着無比忠誠。

隱藏他們的思想中,就是想着爲着所謂的事業,奮鬥終身,甚至獻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辭。進攻,消滅敵人!因此這一羣2IS恐怖*分子,心中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幹掉敢於偷襲他們的王南北兩人。

霎時,在炮聲隆隆的戰場之上,響起了恐怖*分子狂熱的吶喊,毫不憐惜自己生命的往王南北兩人衝了上去。

數名****剛剛追到王南北和人妖剛纔藏身的位置,一陣爆炸聲就響了起來,接着又是一陣子彈到處亂竄。因此實際上**的造成的傷害並不大,大多都是被亂竄的子彈打死打傷的。而且只是這一輪的爆炸中,起碼就有近十人受傷,或者是死亡。

追擊的恐怖*分子,還沒有從這爆炸中緩過神來,早已經做好準備的王南北和人妖,紛紛從藏身的地方探了出來,快速的朝着幾名處於明顯處的恐怖*分子扣動着扳機。

砰砰砰!

一陣精確有效的點射之後,幾個恐怕*分子再一次的倒進了血泊之中。

“在那邊!”有人發現了槍擊之處,大吼了起來。這人剛剛吼完,反應過來的恐怖*分子,一陣子彈像是雨點般的又傾瀉在兩人掩藏的地方。只不過這些子彈全部打在了空處,兩人早已經在偷襲完之後,趕緊的轉移了地方。

繞了一圈後,王南北快速和人妖匯合了。現在前方基本是無路可走,兩人必須要想辦法趕緊的離開這裏。要是2IS的人員圍上來之後,兩人想走也走不了了。

或許說現在兩人唯一可以利用的是手中的繩索,然後從懸崖上索降下去。但是因爲2IS的恐怖*分子,最多不需要幾分鐘的時間,就可以趕過來。如果說要是兩人選擇索降的話,對方只需要將繩子割斷,然後在崖頂安放**,就這兩步就可以將兩人置入死地。

“快!你先索降下去!”王南北找到了一顆大樹,將繩索綁好以後,催促着人妖說道。

“你了?”人妖剛剛踏出了一步,忽然想到了這個問題,自己要是先下去了,王南北他自己怎麼辦,於是停了下來問着王南北。

“別管我,我自己有辦法!”王南北再一次的催促人妖。

“辦法?”人妖皺着眉頭有些不悅,直接戳穿了王南北的想法的說道,“你在這裏拖延時間,讓我有機會逃走,這就是你的辦法吧。”

“別囉嗦,難道你要看着我們兩人都死在這裏?”王南北反問道。

“你讓我拋下兄弟一個人逃走,我妖狐說什麼也做不到。”人妖絲毫不理會王南北,斬釘截鐵的說道。

“KAO!什麼時候變得婆婆媽媽的,趕緊的別廢話,走!”王南北有點想罵人了,繼續催促着人妖說道。可是看見人妖一動不動的樣子,於是語氣又稍微的緩和了一下,說道:“你放心,什麼大風大浪我們見過,比這危險的我還不是一樣逃了出來,所以你就別囉嗦了。”

聽着王南北說完之後,人妖優勢定定的看了王南北一眼後,口中說道注意安全,然後才獨自一個人攀着繩索,慢慢的降到了懸崖之上。

他知道就算自己在怎麼堅持,王南北也一定會想法辦法讓自己先行離開這裏。爲了不給王南北增添麻煩,人妖最後還是不得不選擇先行獨自離開。

當然,王南北也確實沒有說假話,比這兇險的情況可以說數不勝數,那次不都是安全的逃離的出去了。人妖在這裏或許說能夠給自己減輕一些壓力,但實際上面對狂亂的恐怖*分子,兩人一起逃走的機會幾乎微乎其微。於是王南北必須讓人妖先行離開,自己才能找到幾乎逃離出去。

等到人妖身體已經完全下達懸崖上之後,王南北迅速的找了一些雜草將繩索掩蓋之後,然後再一次的觀察了一番之後,選定左邊的方向快速轉移着。

王南北選擇的這個方向,不到三百米的距離有一處茂密的樹林。而他的幾乎就是利用這一片樹林爲掩護,然後趁機消耗對方的力量。

爲了能夠將恐怖*分子的目光全部吸引過來,王南北主動的將自己的暴露了出來,一邊射殺着敵人,一邊朝那片樹林奔去。

早已經被王南北搞得一團怒火的恐怖*分子,看到王南北的身影之後,叫囂着絲毫不顧及其他的朝這個方向奔了過來。爲了能夠保證把王南北幹掉,更是分出了一部分兵力,朝左翼開始運動準備截斷王南北的前路,讓他根本沒有機會再次逃跑。

這個場面看似王南北就要被對方包餃子,但實際上卻恰恰是王南北想要的。只要是進入了那片樹林只要你不動用**轟炸,不放火燒這片林子,那就將是自己天下。自己又有何所懼哉!

爲了能夠將追擊的敵人全部吸引過來,奔到樹林邊緣之後,王南北尋找到一處有利的地形,對着2IS恐怖*分子打起了狙擊。

砰!砰!砰!

每一次槍聲響起,總是會有一個敵人倒下。

但是不管王南北槍法多麼精準,身手多麼敏捷,就算他能夠利用有利的地形進行狙擊,可是面對超過上百人恐怖*分子的進攻,還是被一步步的逼近了樹林之中。

2IS的指揮官站在了這片林子之前,看着眼前的林子,眼中充滿的熊熊怒火。對方一個人竟然就幹掉了自己的數十名士兵,要不是不將此人碎屍萬段,怎麼能夠消掉心中的怒火。

“搜,給我搜!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這人給挖出來。”指揮官大吼着右手一揮,早已圍住樹林的恐怖*分子大聲的喊叫着衝近了樹林。

或許他忘了非常重要的一點,現在還是黑夜,想要在這麼大片的樹林中搜索一個人,絕對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己方在明,對方在暗。

潛進樹林之後,王南北憑藉着多年在山地中經驗,在密林中如履平地一般,絲毫沒有受到影響。迅速將自己隱藏起來之後,眼睛如夜視眼一般不斷搜尋着進入密林的恐怖*分子。

看着黑暗中影影綽綽的人影,王南北冷冷的笑了一聲,對方以爲單靠人數上的優勢,就能在這片樹林中置自己於死地嗎?如果這是這樣的話,那不是太小看了自己!

辨清了周遭的情況之後,王南北趁着夜色的掩護,主動的悄悄朝2IS成員摸了上去。

王南北摸去的方向,那邊有兩個離隊伍稍微遠一點的恐怖*分子。而王南北就是要不動聲色的,將兩人直接幹掉。

小心翼翼的靠近這兩人的右側之後,王南北將身體藏在了一棵大樹之後,而且現在離着兩人只有不到三米遠的位置。

幹掉這兩人,王南北當然有把握。但是在幹掉兩人的同時,還能做到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這就是王南北不得不考慮周全的呢!

心頭稍微一動之後,王南北故意的弄出了一點聲響,而這點聲響則是兩人恰好可以聽見的。

正在搜索中的兩人,聽到了右側的聲響之後,兩人看了看王南北隱藏的大樹之後,兩人對視一眼之後,一左一右的小心翼翼的摸了上去。

可是當兩人摸上去,端着槍繞過大樹之後,兩人都同時愣了一下,因爲樹後根本就沒有人。正在兩人都在發愣的時候,一個身影忽然從天而降。

剛剛王南北弄出聲音之後,然後就爬上了樹,並用兩腿夾着樹幹將自己倒掛了起來。於是在兩人搜查過來,發現空無一人發愣之時,王南北忽然的就從樹上撲了下來。

在撲下來的同時,將手中的匕首扔向了右側的恐怖*分子的胸口,而自己的身體則是撲向了左側的恐怖*分子。

撲向左側恐怖*分子的王南北,將手環過對方的脖子,同時藉着對方的身體爲支撐點,堪堪的讓自己的身子打了一個轉繞到了他的身後。而且在對方絲毫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抗之前,王南北就雙手一用力直接扭斷了對方的脖子。

幹掉此人之後,王南北並沒有停歇,而是再一次的衝向對面的****。把他摁到在地的同時,右手直接抓向了已經插在對方胸口的匕首,左手則是迅速的捂向了對方已經張開要喊叫的嘴巴。

右手往裏用力一捅,接着一個大力的旋轉。這名恐怖*分子暴突着眼睛,用力的掙扎了一番之後,很是不甘心的看着王南北奪走了自己的生命。

迅速的從對方的屍體上抽出匕首後,王南北飛快的閃身到大樹後有躲了起來。知道確認沒有人注意到這邊時,王南北將兩人身上的彈藥搜刮一空後,再一次的閃身隱入了黑暗之中。 殺戮,只是這一場遊戲的開始而已!對於絲毫沒有人性的恐怖*分子而言,根本不需要憐憫之心。憐憫他們,對自己對他人就是一種犯罪。

王南北剛離開不久之後,又是幾名恐怖*分子搜索到了這裏。看着倒在地上同伴,一名恐怖*分子上去有些慌亂的查探着情況。

誰知道剛移動身體後,不到幾秒的時間,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就響了起來。在一陣強大的衝擊下,處於爆炸現場的恐怖*分子,直接被掀飛了出去。同時這一聲爆炸,也把所有的****目光吸引了過來。

看着將要亂成一團的恐怖*分子,2IS指揮官趕緊對着身旁的一名成員吼道:“通知其他人繼續搜索,你們幾個跟我過去看一下!”

慌忙感到爆炸地點的2IS指揮官,看着躺在地上的三具屍體和旁邊幾名受傷疼痛不已的隊員,氣的臉色鐵青恨不得將襲擊者千刀萬剮。

“搜,給我使勁的搜,把這人給我找出來,我要將他碎屍萬段!”2IS的指揮官,雙眼充滿着怒火大聲的咆哮着。

幾個恐怖*分子得令後,紛紛的再一次的隱入了黑暗之中。夜寂靜的有些深沉,沉的有些可怕。整片樹林中,除了恐怖*分子搜索發出的聲音外,王南北好似又失去了蹤跡。

當2IS恐怖*組織的怒火再一次衝樹林中響起時,又是三名恐怖*分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幽靈,死亡幽靈!不知道是誰驚嚇的呢喃着這個詞語時,一股恐慌在恐怖*分子中開始蔓延開來。無疑面對這樣的對手是可怕,你根本不知道他下一步會出現在什麼地方,你也根本不知道下一秒誰又會倒在。

“兄弟們,這人已經被我們完全包圍在這片樹林中了,只要我們再次的加大搜索力度,我們很快就可以抓住他了。這人殘忍的掠奪了我們兄弟生命,如果我們不把他幹掉的話,下一秒就會把刀子朝向我們,因此我們必須要在對方再次朝我們出手時把他幹掉。相信我,這人的兇悍只是一個湊巧,我們是不可戰勝的!”2IS的指揮官看着低落的士氣,適時的鼓舞着士氣。

只不過看這人說的這些話,水平也算怎麼高啊!真就不知道爲什麼,這樣的組織竟然能夠將這些人的腦洗的這麼徹底。

再一次陷入狂熱之中的恐怖*分子,不斷的竄進了茫然未知的黑暗之中。而躲在隱蔽處的王南北,則是清晰的看着對方如蝗蟲一般涌了過來。

不過就算對方人再多,王南北也無所懼哉。而且剛剛乾掉之人的時候,還把對方身上所有的彈藥搜刮了一空。就是那些**和子彈,都能夠讓對方好好的喝一壺了。

爲了能夠讓對方撞進自己佈下的**陷阱之中,王南北再一次的使用了以身誘敵的計策。一邊襲擊着敵人,一邊把對方朝雷區牽引了過去。

早已經陷入憤怒之中的恐怖*分子,這個時候心裏想的就是如何快速的幹掉王南北,那裏會注意到密林之中還有**。或許這個時候就算有人提醒,大概也會沒有人會聽吧。

進攻,進攻!進攻之後,就是一朵朵燦爛的煙火升起,就是被裹在**上被炸的四處亂飛子彈打出一個個的窟窿。

場面是血腥的,爆炸過後到處都是恐怖*分子的殘肢斷腳,以及爆炸之後那一聲聲的痛苦到極致的**。

“炸,給我用**使勁的炸,把這人給我炸死!”2IS的指揮官已經失去了應有的鎮靜,憤怒的咆哮着。

熟悉叢林作戰的人都知道,在叢林之中是禁止使用拋擲類的**的。因爲受到地形的限制,往往扔出的**砸到樹枝之上反彈回來,造成不必要的誤傷。所有在叢林之中不使用**,算是一個不成明文的禁令。但是這個時候,對方竟然毫不顧忌己方的傷亡,都要將王南北斃命,看來是剛纔一次次的被動的捱打,已經讓他們歇斯底里。

遠遠都聽到對方吶喊的王南北,打量一番左右不斷搜索過來的恐怖*分子,一個計劃又在心裏悄悄的形成了。既然你們都這麼折騰,那就在折騰一點吧。

摸到一名拉下的2IS恐怖*組織成員身後,毫不費力的把他幹掉以後,王南北快速的將對方身上的外套扒了下來,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在那邊,在那邊!”王南北很是大膽的衝進了搜索隊伍中,指着一個方向用着阿勒頗語大聲的喊叫着,然後快速的朝指着的方向飛快的灑下了一梭子彈。接着又是毫不猶豫的抓過一顆**,使勁的砸了過去。

不明真相的恐怖*分子,根本也沒有看到王南北所說的人到底在什麼地方,有人就跟着胡亂的開着槍。當有一個人開槍之後,緊接着一羣人都跟着開着槍,胡亂的扔着**。

轟!轟!轟!

不知道最後到底扔向那裏的**,不斷的在樹林中爆炸了起來,接着又是一陣慌亂的槍聲響起。

哎喲!啊!

緊接着又是一陣痛苦的**聲在樹林中響了起來,可是一陣陣的槍聲將這些**全部壓蓋了下去。一時之間,密林中再次槍聲大作。

直到雙方交戰了一會兒之後,纔有人發現了不對勁。對方不是隻有一個人嗎,怎麼可能有這麼密集強大的火力?

“別打了,別打了,都是自己人!”一名士兵從隱藏的位置跳了出來,想要阻止這場自己人打自己人誤會。結果卻沒有想到,剛剛纔喊完一發子彈飛了過來,正正的擊打在腦袋之上。

子彈只是在眉頭之處打出一個花生米大的傷口就鑽進了腦袋,然後再以高速的旋轉直接將半邊頭蓋骨都掀飛了出去。一陣紅白相間的事物,飛將在附近的幾名恐怖*分子臉上。

其中一名恐怖*分子只感覺自己臉上一熱,有些傻呆呆的伸出手摸了一把之後,放到了自己的面前。當看清那熱乎乎的白色物體是腦髓時,胃裏一陣翻滾。哇!一口全將胃裏的東西全部吐了出來!

而其他的稍遠的一點恐怖*分子,看見自己的隊友又是被對方擊斃之後,嗷嗷的喊叫了起來,瘋狂的朝對面反擊着。結果其他的恐怖*分子見了,也是盲從的跟着反擊起來。

身在後方的2IS指揮官,聽着這有些詭異的槍聲,忽然愣了一下。今天明明追擊的就只有一個目標,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動靜?

SHIT!2IS的指揮官忽然想明白了一種可能,因爲在黑暗之中不明敵我,很有可能是自己人相互打起來了。

“趕緊讓他們給我停止開槍,快!”2IS指揮大聲的喊叫着。

一名恐怖*分子剛要衝上去叫停雙方,2IS一腳踹在這名隊員屁股之上,憤怒的罵道:“媽的,快發信號彈!”

有些慌亂的這名恐怖*分子,手忙腳亂的從身上摸出了信號槍,哆嗦着將幾發信號彈打了出去。

只見天空中升起一到紅白相間的信號之後,交戰雙方的恐怖都趕緊的停下了槍擊,戰場陡然一下就安靜了下來。

這忽然的變故,讓王南北一下就明白過來,對方肯定是已經有人發現了戰場的詭異,立馬叫停了戰鬥。

2IS因此受到嚴重的打擊,停止攻擊應該是件好事。但是王南北覺得肯定不會這麼簡單,對方損失這麼大,要是就這麼算了,那纔是真的詭異之極了。

現在人妖他們應該已經轉移的差不多了,看來自己一定要在對方再一次的做出調整之前,趕快的撤離出這片樹林。

可是剛剛纔查探的時候,王南北就已經發現,這一處的山崖比剛剛人妖下去的地方還有險上好幾分。顯然用同樣的方法撤離出去,絕對不是最好的選擇。

只是現在樹林的各個出路,已經被恐怖*分子全部圍堵住了。因此,自己要想順利的離開,絕對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