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火噌的一下便冒了起來,這他媽是把我當猴耍了?我雖然性格有些內斂,但我不是傻.逼。

小倩似乎也意識到紙包不住火,愣了好幾秒才罵道:「老娘我不編了行不行,莉莉的確沒和我在一起,但你個窮逼摸摸自己的口袋,你哪點兒配得上莉莉了?要不是莉莉看你可憐,早就和你分手了…」

「給老子滾。」

我罵了一句,掛斷了電話。

我躺在床上氣得渾身發抖,只要一閉上眼,腦海中就會浮現莉莉躺在其他男人的床上呻.吟的畫面。

我不停的給莉莉打電話,但電話那頭卻一直是關機狀態。

躺在床上的我依舊氣怨難平,心想著,分,老子一定要分手,甩了她,甩了她狗娘養的。

但到了後半夜,我卻菜了,菜得一逼。

我還是狠不下心和莉莉分手,畢竟我和莉莉相處了五年,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一份感情怎麼能說丟就丟?

網上有人說男人好色,男人的出軌率高於女人,男人找小三…

我信了你媽媽的鞋喲。

怎麼?

歷史上我們男人只出了一個陳世美,就把我們男人釘在恥辱柱上?

你看看人家潘金蓮,多給女人漲臉。

賈南鳳,蕭玉瑤,徐昭佩等等,一捏一大把,一抖一籮筐。

你在瞅瞅最近網上爆紅的那個什麼榮,那可都是「巾幗英雄」,女人的標杆,把腿都劈出新花樣了。

現在的女人翻起臉來,連他媽武大郎的炊餅都搶。

不是說男人像色狼嗎?

的確,男人就是一頭狼,公狼。

可公狼一生只愛一隻母狼,甚至為了母狼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有食物了先給母狼,身邊有危險,公狼會第一時間站出來保護母狼和小崽。

有人還敢說狼的不是?

不是你二大爺那個腿腿。

一晚上都難受得要命,心裡別提有多窩火,媽的那個逼。

我打開段子發了一條宣洩心中的不滿,將手機摔在一旁,拿出旺仔枕頭下的煙狂抽了起來。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我便離開了寢室,因為這個月的生活費我都給了莉莉,兜里就還剩四十來塊錢,我將小城跑了一轉才買到莉莉最喜歡吃的巧克力,然後在她租的房子前等著她回來。

莉莉的父母都在外地上班,她就和她姐姐住在一起,她姐姐叫可兒,比莉莉大四歲,在一家小公司當會計。

我在他樓下等了快三個多小時,她才回來。

只不過隔得老遠,我發現莉莉竟然從一輛寶馬車上下來的,我的火噌的一下便冒了起來,但最後還是忍住了,笑著向莉莉走過去。

老子真的是太服自己了,他媽的這個時候我竟然還能夠笑得出來?整個就一傻逼。

莉莉看到了我,整個人愣了一下,然後急忙的轉過頭去看那輛寶馬車,不過那輛寶馬車已經開遠了。

「黃濤,你…你怎麼來了?」

莉莉的頭髮很亂,眼袋也很重,完全就是一副一夜沒睡的樣子,看著她這樣,我的心裡都在滴血。

我還是淡定了下來,嘴角強行擠出一絲笑容,將手中的巧克力遞了過去。

莉莉接過了巧克力也沒說啥,向著出租屋走了上去。

我跟在她身後,上樓梯的時候我才問她昨晚去哪兒了?怎麼不接我電話?

我心想著如果莉莉能夠給我老實交代,承認了錯誤,我可以原諒她。

可他媽誰知道她趾高氣昂的轉過身,瞪著我:「不是和你說了嗎?我和小倩她們去玩了,都是女的,要不你打電話問問,神經病吧你,整天唧唧歪歪的…」

我氣得渾身直哆嗦,「別他媽以為老子不知道你撒謊,剛剛那輛寶馬車是咋回事?小倩都和我說了,你們昨晚壓根就沒在一起。」

「你神經病!」

莉莉將手中的巧克力砸在了我的臉上,氣沖沖的便上了樓。

「我草你媽,你還有臉生氣了?」

這句話我在心裡怒吼了一遍,緊跟著便追了上去,我不可能這樣不明不白被帶了綠帽還像個蹩腳孫子似得吧。

可誰料想,莉莉嘭的一聲把我鎖在了門外,我敲了好一會兒,也不見莉莉開門,怒砸了幾下,便離開了。 易天師和呂青絲繼續前進。

這時候,普通的紫天境以前的海獸已經根本給他們造成不了任何威脅了,也就遇上了紫天境巔峰的海獸易天師才會偶爾出次手。而這個出手還是在這些紫天境的海獸是成群的狀況下,單個的海獸已經不需要易天師出手了。除非是它自己跑過來找死,不然易天師也只會搭理都不搭理地緩緩從它身邊走過去。

而現在,易天師和呂青絲也正在尋找著他們新的目標。

沒錯,就是新的目標。不是別的,是大圓滿級別的海獸。當然了,只是大圓滿初期的或者中期的。初期的剛好可以讓易天師練練手,而中期的呂青絲也能對付,如果是大圓滿後期的,那麼兩人就毫不猶豫地逃命了。

可這麼大的海域,又哪是這麼容易找呢?

本來一共就只有六隻海獸,呂青絲殺死一隻,也就是還有五隻。而這五隻里,他們又遇到過了大圓滿後期和巔峰的各一隻,也就是說,現在他們沒遇上的大圓滿後期的海獸僅僅只有三隻了。而這三隻里,還說不定有沒有後期和巔峰的。所以說,易天師和呂青絲這一路,不好走啊!

不過,不好走也要走啊!什麼是修鍊,這就是修鍊。不僅修人,而且修心,人再強,沒有一顆大心臟也是不行的。

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運氣好呢?還是故意為之。

易天師和呂青絲走著走著還真就遇上了大圓滿基本的海獸。而且,而且這次還是從後面來的,從易天師和呂青絲的身後出現的。

而且,最重要的還是,它是老朋友呀!

在這片大海域中,能被易天師和呂青絲稱之為老朋友的大圓滿海獸,也就只有當初他們遭遇的那兩隻大圓滿後期和大圓滿巔峰的海獸了。

而大圓滿巔峰的那隻海獸是一直呆在自己的領地的,所以說,現在追上來的海獸就是一開始追殺他們,然而受傷后被易天師和呂青絲狂追的那隻紫天境後期的海獸。

不過,不一樣的是,現在它的傷貌似已經養好了,又恢復了它的巔峰狀態。

那樣,現在易天師和呂青絲是該跑呢?還是該戰呢?

其實也根本沒有什麼好猶豫的!當然是戰了,遇上一次大圓滿級別的海獸容易嗎?非常的不容易啊!如果這次一放過,下次有沒有機會再遇上都是個問題,而且相比上次易天師和呂青絲的實力是又進步了一層。再次,打不過大不了繼續跑呀,而且這次易天師和呂青絲也有地方跑了。

沒錯,就是朝著大圓滿巔峰的那隻海獸那跑。那隻海獸一件易天師、呂青絲和大圓滿後期的海獸來了,一定會興奮的,很興奮的。不過可想而知的是,它興奮的原因肯定不會是因為易天師和呂青絲,也只能是大圓滿後期的海獸。

想到這,易天師和呂青絲還怕什麼呢!

戰,戰吧,拼盡一切地戰吧!

戰鬥很殘酷,很血腥,也很累。、

殘酷是應該的,血腥也是必然的,累,那是肯定的,這麼一場大戰下來,又怎麼可能不累呢?怎麼可能不殘酷,不血腥呢?

不過讓易天師鬱悶的是,這次儘管他非常非常想表演,但他還是不出意外地跑了龍套。實在是沒辦法啊!他的實力還是有點弱,嗯,應該是戰鬥力還是不夠,攻擊對大圓滿後期的海獸基本上是造成不了什麼傷害,也就是給人家撓撓癢。

而幸好也是有呂青絲在,導致大圓滿後期的海獸還是無暇顧及到易天師這來,只能和呂青絲打著消耗戰,刀刃戰。

最終,兩方還是和平收場了。

不過這次主動退卻的是大圓滿後期的海獸,原因也很簡單,它很呂青絲拼的太狠了,可呂青絲是不斷有丹藥和靈石恢復。而它呢,身體本來就是剛休養好沒多久,可以算是強撐著出來的,而現在還沒有什麼來恢復的。

消耗戰,它真的是消耗不起了。而消耗不起,他也就只有走了。

易天師和呂青絲沒有去追,因為他們追不上。對方本來就是大圓滿後期的海獸,而且擅長的還是速度。所以說就算是服用了增加速度的王品丹藥,他們還是追不上。而且就算是追上了,又是一場血戰,勝負也不好說,畢竟到了現在呂青絲的那瓶葯也用的差不多了。特別是王品的丹藥,也快消耗殆盡了。

大圓滿後期的海獸就這麼走了。不過,易天師卻是知道,之所以有這個局面,消耗戰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則是呂青絲的實力有提高了。相比上一次,這一次呂青絲的實力又提高了不少。這點從呂青絲兩次對戰這隻大圓滿海獸的表現便可以很清晰地看出來。

境界沒有增加,實力卻在不斷地提高。

對於呂青絲髮生的這種變化,易天師也是很好奇,不過他卻沒有具體地去問。每個人都用自己的一點小秘密,又何必非要刨根問底呢?而且,呂青絲如果想說的話,她也是會說的。

對付完這隻大圓滿海獸之後,易天師和呂青絲又是繼續前進,時間還有不到半年了。再不走的話,就又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

天驕島上還有一件大事,非常大非常大的事。

『神』出關了。閉關二年有餘的他,提前出關了。

一副精神奕奕、容光煥發的『神』就這麼出來了,看的一旁的易羽仙都不禁感嘆道:「我去,一個絕品靈石罷了,又這麼好嗎?」

『神』笑了笑,回答道:「本來我也以為沒這麼好的,可結果它就是這麼出乎意料啊!不虧是只有仙界才會有的東西,在我們這種凡塵,它就是好東西啊!嗯,實在是好東西!」

「這麼說,對於之後的事,是有把握了!」易羽仙笑了笑,問道。

『神』道:「以前把握還不是很大,現在把握可就大的多了。只要四顆定雲珠到手,我就一定能煉化『地獄』然後徹底突破了!不管怎麼說,這『地獄』也算是仙界流傳下的寶貝嗎?」

「能突破就好啊,能突破就好啊!」易羽仙也感嘆了起來,但同時又想到了他自己。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也才能有這麼一刻,甚至,甚至這輩子都不會有了吧……

『神』現在還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態並沒有注視到易羽仙剛才一閃而過的那絲落寞,笑了笑,繼續問道:「哦,對了,現在定雲珠那些人找到怎麼樣了?」

「找到兩顆了吧!」易羽仙想了想說道。

『神』又是大喜道:「按著時間也夠了,哦,我的那個後輩呢,他們幾個試煉的怎麼樣了?」

易羽仙想了想,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前兩年想一個問題去了,一不注意就想時間長了,這也才剛醒來沒多久,雖然他們的近況不知道,不過他們還都活著。」

「活著。」『神』笑道:「活著就好啊,活著就好啊!看來真的是時來運轉了,最近這麼些年運氣可都是向著我們呀!」

「是呀,真想早點回到外面去。二千多年了吧,就算突破不了,再到那去走一遭也好啊!唉,不知道當時的老朋友們,還有沒有倖存的?」易羽仙嘆道。

說到這,『神』喜悅的表情也突然沒了,長嘆一聲,道:「沒了,早沒了,有易羽凡在,除了我們躲在這『地獄』中才能逃得性命,其他人估計是沒有能活著的了。」

「在這真是呆夠了!不過想想出去就能報仇了就好了,到時候就算是報不了仇,也要好好地鬧一鬧,讓他不得安寧!」易羽仙突然仇恨地說道。

「放心好了,一定能報的了仇的!一定會的!」相比之下,『神』卻是沒有那麼的暴戾。

聽『神』這麼說,易羽仙也是笑了一笑,說道:「好了,好了,不說這些煩心的事了。還是等你先徹底突破了再說吧,話說你這樣一會兒破天境、一會兒不是破天境,我看著都有點替你為難。」

「誰說不是呢?當初我為什麼躲到這地方來,還不是運氣不好,被易羽凡發現蹤跡之後,剛好實力又是處在半步破天境上,不然,不然也不用狼狽地躲到這裡面來了啊!」『神』雖然說的是那些不堪回首的事,但心情卻是大好的樣子。

「在那種情況下,都還沒被他殺死你就慶祝吧你……」易羽仙也是大笑道。

『神』笑道:「是該慶祝,還得好好地慶祝。哦,對了,現在離給我那後輩他們說的三年之期也就十來天了吧,要不我們去看看吧?」

唉,不得不說,說到對易天師他們的關注,看起來什麼都不管的『神』比易羽仙還要上心多了。

「給你個露臉的機會,你去吧,我去幫你把那兩顆定雲珠收回來!」易羽仙道,「哦,對了,再給我兩個縮小版的聚靈之地,不然我去了,人家還不給我呢,總不能讓我直接動手搶吧!」

『神』笑著拿出兩個縮小版的聚靈之地,然後說道:「那我們就出發吧,早去早回!」

「早去早回!」 今天是國慶節的第一天,也沒心思在去上班,一個人溜達到寢室里躺在床上,想著老子不蒸饅頭,這口氣我一定要爭回來。

以前我不說對莉莉有多好,但只要手裡有錢,想到的都是莉莉。

只要莉莉開口,我就算曠課去打零工也會滿足她的心愿。

原本我高中的時候成績很好,我爸還有我姥爺、姥姥對我是給予厚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