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出哈哈大笑,走進審訊室。

我對黃磊說:“出去出去!忙你去吧?這裏沒你的事了!”

黃磊是個成穩的兵,他之所以這麼做,全是我交代好了的。就是要用兩種火來烘烤夏威風。讓夏威風的精神意志崩潰!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 744 擊垮心理防線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744:擊垮心理防線

黃磊走後,我把柳葉刀和火眼,還有兩個特警也支出去了。室內只有我和狐狸夏威風三個人。

室內的氣氛很凝重。彷彿透不過氣來。

夏威風滿頭大汗,臉色蠟黃。我進來的時候,他的眼睛都沒眨一下,看來,他有些心虛了。

我對狐狸說:“把門關上!”

狐狸跑過去把門關上。

我把桌子上臺燈關掉。這樣的話,夏威風就會好受很多。

夏威風在接受審訊的時候,桌子上一的盞檯燈正對着他,這樣讓他的眼睛極不舒服。

關閉檯燈後,屋子裏的光線柔和下來。我點一支菸,默默地吐着菸圈。

夏威風嘴巴抖動幾下,朝我看了一眼。

現在的夏威風相當落魄,他想抽菸,卻不好意思跟我講。

哎,他原來是威風集團的董事長。想抽什麼煙不可能呢?

但現在不一樣,他是囚犯。想抽菸,必須得到我們的許可。

我默默的掏出煙盒,掏出一支,點燃,把點燃的煙放在他嘴中。

夏威風看了我一眼,眼神裏透露着感激。

這一次他不再驕橫了。還是真心實意的。

他的雙手固定在不鏽鋼的扶手上微微顫抖。從這個動作可以看出,他的心理防線正在潰堤。

“狐狸,把他的手銬打開。”

狐狸拿出桌子上的鑰匙,把他的手銬打開。

夏威風施展了一下雙手。摸摸手腕上的紅色的印痕。那是手銬留下的,他越掙扎,手銬就勒得越緊。

夏威風低下頭,長吸一口煙。屋子裏全是他吐出的煙霧。他用手把煙取下來,彈彈菸灰。閉上眼,似乎在思考什麼?

全能大佬又奶又凶 看他的表情,沮喪又頹廢。

我說:“這是何苦?”

夏威風一動不動的後仰着,靠在椅靠上,閉目養神。

來監獄他沒睡一個好覺,儘管監獄給他提供了最好的環境,但對他的生活來說,還是有天然的反差。

以前,他在威風集團就是皇帝,說一不二,說什麼就是什麼。下屬必須執行。但現在不一樣,他是囚犯,幹什麼都有人監視。

夏威風原來的威風我見過,走到哪裏都前呼後擁的。就算去公共廁所,就有十幾個保鏢虎在周圍。當然,他是不會上公共廁所的。他的專車有廁所,那是一輛加長的豪華轎車。裏面什麼都有,廚房衛生間還有一張大牀。

“老同學,真的很抱歉,我不得不這樣做。”

我突然說了這樣一句話。這是我沒想到的。

夏威風聽了我的話,一楞。盯着我的臉看了許久。似乎不認識我,曾經都沒見過我。

“你是你嗎?”

夏威風說出的話更讓人啼笑皆非。

可我沒有笑的感覺。

我的心情很沉重。

事實上,我還是很敬佩夏威風的。如果他不是間諜,不是犯罪分子。他會是我很好的朋友。

但現實很殘酷,我是軍人,是特種兵,是打擊敵對勢力恐怖分子的軍人,不僅僅如此,我還是這些案子的總指揮。

而他。夏威風,是我手中的囚犯。是案子裏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而我們之間又是同學。

我當時的心情很複雜,覺得是現實跟我開了一個玩笑。

但是,現實跟我開玩笑的,又何止這一次?除了夏威風,還有我的前妻林小如。

面對夏威風的質問,我點點頭說:“我是是我!”

夏威風笑了,笑的很燦爛。

夏威風情不自禁地說:“你還是跟原來一樣,一點都沒變。”

我低下頭,緩緩地說道:“是的,我沒變,但是你變了!”

夏威風歪着腦袋,眼睛珠子股溜溜轉動着,思緒回到了從前。

他說:“按理說,我是變了。因爲我跟你不一樣!”

我拖過來一把椅子,坐在夏威風的面前,也緩緩說道:“你比我優秀?”

“優秀?”夏威風發出一聲驚呼。

我認真地回答:“是的,你比我優秀,我只唸到高中畢業,而你上了大學。

記得當時我們讀書的時候,你比我還窘迫。並且你家裏的環境比我好不了多少。這麼困難你就挺過來了,上了大學。大學畢業後,你又開創了自己的事業。你原來什麼都有。就連你喜歡喝的奶都跟別人不一樣。像我們每天早上,有一杯熱牛奶喝就相當不錯了。而你則喝人奶! 大宗師也要苟開局 你這個狗東西,你活的比我舒服多了。”

“哈哈哈哈!”夏威風仰頭大笑。

夏威風說:“看樣子,你一直是羨慕嫉妒恨。是吧?”

我笑着迴應:“我怎麼不羨慕?你掌管那麼大的集團公司,我怎麼不嫉妒?你什麼都有,而我的連一個家都沒有!”

“其實我也沒有家。呵呵,你其實有家的,只是”

“只是林小如欺騙了我。她是罪犯,如果她不是罪犯該多好啊!”

“她要不是罪犯,會嫁給你嗎?醒醒吧?艾九月,我的老同學!”

“是啊!她是有目的的。她是爲了接近我,纔跟我結點婚。”

“不過至少你曾經擁有過她。”

“你的意思是說她很好,是嗎?”

“難道她不好嗎?無論是氣質,還是外貌身材等等,在女人中都是出類拔萃的,是女人中的極品。”

“你爲什麼不追求她?按理你說的,她那麼好,你應該追求她纔是。”

“我的老同學,你不是不知道,我也是個女人,女人怎麼能跟女人在一起呢?”

“好吧好吧?你是個女人,是男人中的女人。你這麼看好林小如,你覺得林小如對你怎麼樣?”

夏威風不說話了,沉默了好長時間。

我微笑的看着他。

夏威風說:“事實上她比較難以接近,而且脾氣很壞!”

我說:“喲,你是董事長,她敢對你發脾氣?如果我記的沒錯的話,她是你的部下啊!”

夏威風一聽,徹底不說話了。

再談下去,他恐怕把什麼都說出來了。

我轉移視線,不再去看他。

夏威風在我的誘導下,開始撤下防線。如果現在窮追猛打,恐怕他又什麼也不說了。

所以,必須贏得他的好感,贏得他的信任。

必須利用這個同學關係,才能做到這些。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 745 吐露真言

.奉上今天的,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745:吐露真言

其實這是妞教給我的。妞一直在研究心理學。她說,如果想套出真話,必須讓對方放下防衛的心理才能做到。

那麼現在的我,就是讓夏威風放下牴觸的心理。

夏威風沉默了一會兒,自言自語道:“林小如在你面前溫溫柔柔的,那只是假象,我現在還不理解她,她爲什麼要這樣做呢?”

我笑道:“其實你我都知道,林小如沒有死!”

夏威風用驚訝的眼光看着我,問:“你怎麼知道?你知道不知道,我爲了掩飾這個,差點跳樓摔死。”

他的一席話,把我笑得差點喘不氣來。

我笑着說道:“怎麼不把你摔死啊?有必要這麼裝嗎?”

夏威風嘆了一口氣說道:“這都是命!沒辦法的事!”

“有誰在逼你!”

“還是別說我了,對了,你是怎麼知道林小如沒死的。”

“我在國遇到過她! 重生香江1981 她還救過我的命!實話告訴你吧?我跟她打照面不止一次兩次了!”

“可她什麼也沒對我說。”

“你只是她的一枚棋子。”

“或許是吧?”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是不是直接爲林小如服務?林小如是瑪麗的事,你也知道,我也知道,就不用捉迷藏了。



夏威風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只不過是一條小魚。小魚你知道嗎?他們想幹什麼?是不會跟我說的。”

“你是他們境內的聯繫人,是負責境內的組長,你怎麼會是一條小魚呢?”

夏威風用驚訝地說:“你怎麼能這麼說我?你還是我的老同學嗎?”

我用嚴肅的語氣對他說:“正是出於同學關係,我才這麼耐心的對你說話,如果你主動說出來,那麼就有立功的表現。以後可以減刑的,你知道嗎?難道你想一輩子呆在監獄呢?”

夏威風舉起頭,看着天花板發動。淚水在眼眶裏打轉。他幽幽地說道:“晚了,什麼都晚了,我知道我幹了些什麼?”

我說:“不晚,現在正是時候!”

夏威風突然吼道:“艾九月,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想套我的話。你就這麼急迫嗎?連你的老同學都想害。”

我頓時傻了。這的翻臉比翻書還快啊!剛纔還那麼親切地交流,現在就成了這個樣子。

我說道:“我怎麼會害你?我如果想害你。我有一百種辦法”

夏威風直勾勾的看着我,看着我腰間的手槍,再看了看我肩膀上的軍銜。

我的軍銜是二槓四星,熠熠發光的星星刺痛了他的雙眼。

夏威風嘆了一口長氣,說道:“好吧,你贏了!你是首長,是這個案子的負責人,我相信你想整死我,會有你的辦法。”

“我又怎麼會害我的老同學?我說的是真的。你現在坦白交代,爲時不晚,我可以向法官求情,讓你從輕處理。

平穿花嫁娘

“艾九月,你跟你的外號一樣,老鬼,真的很鬼,沒人比你更鬼了,花樣百出!”

“你現在要在爲瑪麗他們保密是嗎?你知道不知道,你差點死在瑪麗的手中!”

“有你這麼說你的前妻的嗎?你跟她同牀共枕兩年多,就這麼誣陷她?”

“你呀你!執迷不悟!我實話跟你說了吧?我爲什麼要把你送到監獄裏來?因爲這裏安全,你如果在外面,早被瑪麗的人殺死了。你是怎麼被綁架的,你難道不知道嗎?”

“那不是綁架,那是瑪麗派人來接我出境!”

“出境?接你出國?做夢吧?他們是想悄悄幹掉你。你忘記了,你在樑子溝,被吊在一棵樹上?”

“你什麼都知道了?”夏威風癡癡呆呆地看着我。

“當時我就在附近!不然你早死了!”

夏威風低下頭,喃喃說道:“其實我也不相信,林小如爲什麼要殺我!我對她那麼好,那麼照顧她!”

“殺人滅口你難道不知道?我們的案子有了重大進展,你已經暴露了!所以他們想除掉你!”

“什麼?我暴露了,我是怎麼暴露的?”

“你已經被警方監視了好多年!”

“老天,這不是真的。”

“這就是事實!我還告訴你另外一個祕密,那個叫唐小米的女殺手,瑪麗的部下,是我們的臥底!”

咣咣咣!

夏威風瘋狂地捶着審訊椅,吼道:“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我大笑:“怎麼不可能。

如果不是我們的人,你能活到現在嗎?狐狸,給他播放一段錄像。”

狐狸坐到桌子邊,敲擊了一下筆記本鍵盤。審訊室的白牆上出現一幅投影。上面是我跟妞交談的情形。

夏威風看了,指着牆壁上的妞大叫:“她不是唐小米嗎?”

我點點頭說:“對,她叫唐小米!狐狸,切圖!”

狐狸再敲一下鍵盤,投影上出現一個英姿颯爽的少校女軍官,隨着圖片的變換,妞的訓練照,生活照,登記照,等等照片呈現在屏幕上。

“哎!老鬼啊老鬼,天算不如人算,我還是沒逃過你的手掌心,這都是命,都是命啊!活該!”

夏威風的話中,有一股別樣的味道,我趁機追問:“你是不是幹過對不起我的事情?”

夏威風哈哈大笑。反問:“你覺得有嗎?”

我用肯定的語氣說道:“有,你肯定有!”

夏威風想了想,說道:“好吧好吧!我全部說了!我能有今天,全部拜你所賜!”

夏威風是個瘋子,居然把他犯罪的結果跟我聯繫在一起。我生氣地說:“不要繞開話題!”

夏威風說道,“不要打擾我好嗎?我成爲他們的手下,也不是一天二天了,有七八年吧?那個時候你還在部隊。那個時候瑪麗還沒來鄔暘。當時我弄了個小工程隊,承包活兒,業務很少,工作也很辛苦。遠沒有今天這麼大的排場。那個時候還沒有威風集團。威風集團當時是另外一個公司的,名字叫馬奇公司。我在爲馬奇公司服務,整天纏着他們公司的一個經理要業務。”

夏威風繼續說道:“那個經理很摳門,不給他們送禮,就不會給我安排活兒,我帶着十幾人的工程隊很艱難,在城市裏舉步維艱。後來有個人問我,你認不認識老鬼?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 746 與我有關

??,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746:與我有關

“我說我不認識,他們把你的照片給我看,我看了,說這不是艾九月嗎?他就不說話了。我以爲事情就這麼結束了。沒想到過了一個星期,那個人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