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趕緊回去打掃衛生吧。”

“走。”

一陣低語過後,十八美男在許鐸的憤怒和震驚中,紛紛離去。

許鐸:“……”

“鐸哥哥,謝謝你的新年禮物,”蘇慕許在顧謹遇的懷裏,一臉嬌羞,“我很喜歡。”

許鐸:“……”

顧謹遇:“我也很開心,財色雙收。許總也很滿意吧?二百萬聽的這麼響的聲音。”

許鐸:“!!!”

蘇慕許:“鐸哥哥別生氣,我給你準備了新年禮物。”

許鐸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一點點。

剛欲問是什麼,只見顧謹遇拿出一個黑色絲絨盒子,交到了蘇慕許的手上。

蘇慕許雙手接過,送到許鐸手裏,“鐸哥哥新年快樂!祝您少發脾氣多蓋房子,財源滾滾!”

許鐸捧着小盒子,只覺得燙手。

顧謹遇給的,能是好東西?

控制住手不顫抖,許鐸說:“謝謝小妹,也祝小妹越來越美麗,桃花朵朵開。”

蘇慕許笑的淑女極了,看着顧謹遇將另外六塊腕錶一一送到哥哥們的手上,再看許鐸的臉黑成了碳,跟吃了一隻綠頭蒼蠅似的,實在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

許鐸:“……”

我特麼想不明白,是從哪一步掉坑裏的! 跨年夜就此落幕,蘇慕許歡喜不已,看着車裏堆滿的禮物,合不攏嘴。

唯一的遺憾是她得回家,都沒有機會跟顧謹遇來一場熱吻。

“明天有安排嗎?”蘇慕許問。

顧謹遇一臉溫馴:“今天你是我金主,我聽你的安排。”

“讓你往東,絕不往西?”

“是的。”

蘇慕許打了個激靈,她可沒那膽兒!

二表哥就是個例子,都被他氣得快內出血了。

看了看顧謹遇,蘇慕許回頭看她的六個哥哥。

之所以是六個,是因爲許鐸已經氣得不想看到她和顧謹遇,還在酒吧裏喝悶酒。

“我今晚可以不回家嗎?”蘇慕許有些心動。

原諒她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重生後多了一顆戀愛腦。

實在是和顧謹遇在一起太歡樂太刺激太無憂無慮。

回到家,看到親人,還是容易想起上一世的悲慘。

顧謹遇就不同了,她對他的記憶少之又少,臨死時給的又是極大的寬慰,跟他在一起,她宛若獲取新生,精神百倍。

蘇慕白呵呵乾笑:“說的好像誰能管得住你似的。”

“那我去鐸哥哥送我的城堡那裏看看,”蘇慕許羞笑着說道,“也不是不想回家,就是想去看看。”

顧謹遇秒接:“嗯,我作證,十八美男已經快到她的城堡,她那麼喜歡,肯定要去看看。”

蘇慕許:“??”

他們不是說回去打掃衛生嗎?

難道是去她的城堡裏打掃衛生?

蘇慕喬看着蘇慕許一臉懵逼,憋着笑說道:“小妹,那十八個都是我的同事。”

蘇慕許驚呆了。

顧謹遇個老狐狸,他果然早就知道!

知道了非但不阻攔,還卡着時間點跟她玩了一把胸口碎醋罈子。

試探她?

氣得控制不住?

將計就計,狠狠的將二表哥一軍?

二表哥要是知道他花重金請的十八美男,全是顧謹遇旗下的藝人,會不會吐血?

真是太慘了。

“哥哥們,我覺得你們好像……”蘇慕許一一看過六個哥哥,膽戰心驚的說道,“發現了我和顧謹遇的祕密?”

“你們有祕密?”許言的一雙桃花眼亮晶晶的,那是對八卦的熱衷,“什麼祕密?說來聽聽。”

“我對顧謹遇是認真的呀!”蘇慕許說,“你們是不是相信了?”

“我並不想相信。”許辰神色冰冷,率先邁開長腿,上車先走。

再待下去,他擔心會暴露出他其實已經認可了顧謹遇這個未來妹夫。

小妹這麼能鬧,沒有人比顧謹遇更適合她。

蘇慕林表態:“這些天,你很興奮。”

許爲:“超級反常。”

蘇慕喬:“我是不是該改口叫老闆娘?”

許言:“妹夫?”

蘇慕白擡手扶額,聽不下去了。

哪有那麼誇張,頂多是不阻攔而已。

“你們注意點分寸,不要太張揚,”蘇慕白語重心長的說道,“我們家比較傳統,別鬧出什麼花邊新聞來。小妹,你要記住,你還是一名學生,要以學業爲重。還有謹遇,你身爲姑蘇影視的老闆,要注意影響,要是影響了股價,我可沒那麼好說話。”

蘇慕許聽完這些話,感動的快要哭了,“哥哥們,你們真是對我太好了。”

“你們誤會了,”顧謹遇語氣平靜,“你們小妹只是在追求我,我並沒有同意。”

蘇慕許大爲受傷,驚問:“你說什麼?”

顧謹遇:“我說你誤會了,我並沒有同意跟你在一起。”

蘇慕許:“!!!”

扎心了!

太扎心了!

“我去……”蘇慕喬驚呼,“太狠了吧?親都親了,說誤會了?”

蘇慕林看着離自己最近的一棵大樹,站的像一棵樹。

顧謹遇這人,屬狗的,爲人也是真挺狗。

要不是看清了小妹鬼迷心竅護着他,他的拳頭已經砸他臉上了。

蘇慕白將信將疑:“是這樣嗎?我看你們挺有CP感。”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顧謹遇拍了拍口袋,“誰會跟錢過不去?”

蘇慕許腳下一晃,被蘇慕林一把扶住,體驗了一把感同身受。

她終於明白顧謹遇爲什麼不肯相信她是認真的了。

嬉笑姻緣亂君心 演技太好啊!

她現在也不敢確定顧謹遇是在演戲給哥哥們看,還是今晚全是演戲。

場面一度尷尬,有誰心碎的聲音。

一陣冷風吹來,蘇慕許清醒了不少,很快調整狀態。

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她環抱雙臂,仰頭看着兩步外的顧謹遇,笑道:“那是再好不過。我蘇慕許,可能缺德缺心眼,但是,有一樣東西,我不缺。”

她停頓,學他的樣子,拍拍口袋,“那就是錢。”

“挺好,我貪財。”顧謹遇將手插入口袋。

蘇慕許有樣學樣:“挺好,我好色。”

五個大男人目瞪口呆。

這是什麼劇情發展?

看迷糊了!

“抱我上車。”蘇慕許擡起雙臂,像女王一樣,對顧謹遇下命令。

顧謹遇立即照辦,恭謹而溫馴:“好的。”

“……”

顧謹遇將蘇慕許抱上車,轉身跟五人告別:“元旦快樂,再見。”

五人:“……”

顧謹遇的車子揚長而去,五人站在黑夜裏,風中凌亂。

傾慕酒吧的燈牌閃爍着五彩的光芒,映照在他們的臉上,更是精彩紛呈。

“大哥早早走掉是對的。”許言唏噓出聲。

許爲回過神來,呢喃道:“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幹什麼?”

蘇慕喬眨眨眼,望着顧謹遇遠去的方向:“你是傾慕酒吧的老闆,你在傾慕酒吧門口,你在發愣,而這一切都是我老闆造成的。我老闆真是個神奇的存在啊,我們都被搞懵了。你說,我老闆到底喜不喜歡我們小妹?”

“倆奇葩。”蘇慕林蓋棺定論,上了他自己的車,跟上顧謹遇的車。

蘇慕白仰頭望了望夜空,感覺變天了。

小妹長大了,顧謹遇越來越不要臉了。

他倆這麼能演,他們都看不出所以然,往下的路該怎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