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看向素女仙醫,她已經跪在地上不起,沒有任何動靜。我一下眼睛忍不住流下眼淚,並不是脆弱,也不是害怕。是感動,是的,被她感動了。為了尊敬她,我不由自主跪下給她磕了三個響頭。

我準備抬頭起身,驚訝看到陸豐劍俠和瘋婆子蕭月也跪在地上,對素女仙醫尊敬磕了三個響頭。確實,這樣的人不值得強者尊敬嗎?她的待遇應該是受萬人祭拜,就像仙佛一樣。

陸豐抱起她的蒼白無力的屍體,走向普通的棺材。我們看著這普通木頭棺材,一臉心酸,如此偉人這麼多年居然睡在普通的棺材。

我們三人一時半會兒沉默起來,不知道該說什麼。陸豐劍俠把她放進棺材里,蕭月一手召喚出火焰飄向棺材上。很快小火燒成大火,我們靜靜看著偉人被火焰凈化,沉默不語似乎這樣對她也是一種尊敬吧。

蕭月的火不是一般的火,燒了十幾分鐘,很快把棺材連屍體燒成灰燼。陸豐劍俠從懷裡拿出一個布袋,一拳打向灰塵方向,左拳頭向外寧轉。強勁的吸力把地上所有的灰塵吸到空中,右手打開布袋,把骨灰全部一點不剩裝進布袋裡。綁起來,再掛在腰帶身上。

「唉,可惜了一個女人。本來可以享受自由的生活,可偏偏為了大家,奉獻了自己。真正大公無私,我陸豐只服她一人。素女將可安逍遙,尋伴於歲興家旺。何知獻身救世間,無人不曉惜亦痛。」陸豐劍俠嘆氣評論素女仙醫的大公無私,還給她寫了一首詩。 我們三人帶著沉重的心情走向地下打開的巨門附近,一眼看著下去深洞似乎深不見底。偶爾看到暗紅色的亮光,不知道裡面那暗紅色的光芒是什麼。

陸豐劍俠叮囑道:「阿凱,到了下面記得要保護好自己,我估計下面會很危險,可能抽不出空救你。」

我對他慎重點頭答應,畢竟不可能一輩子都要在別人保護下生存,人要自強自存。陸豐抱著我往下跳,簫月隨後跳下去。到了深洞底下,我才睜開眼,發現到了一個岩漿的世界。這裡溫度很高,皮膚都感受到火辣辣的痛。

四周是一個很大的空間,高度看不見底。下面只有一條道路可以走到一個紅色的石門,其他都是暗紅色的岩漿不斷冒泡。

我強忍火辣辣的岩漿痛感,跟著陸豐和簫月後面,走到紅色的石門面前。上面凹凸不平,似乎這門是岩漿冷卻成紅色的門。並沒有什麼奇怪圖案,怎麼看也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石門。

陸豐劍俠看著這門琢磨半天,看來這石門也把陸豐劍俠難住。難道他用六合拳暴拳也打不碎這石門,只能尋找機關打開嗎?蕭月一臉好奇看向四周,絲毫沒有把這裡當成墓里看待。

我一臉懵逼,咱們來是做任務的,不是來玩的。她完全沒把這裡當回事,反而就像來旅遊一樣,一點不擔心這裡會不會有危險。

過了許久,陸豐似乎找到機關,石門似乎在膨脹發熱。陸豐劍俠迅速退後,抱著我往後飛。蕭月早就發現石門的異常,退後十幾步遠靜靜看著石門。

石門散發紅色光芒,「嘭」一聲巨響。石門炸開,成了碎石到處飛。偶爾幾塊碎石,都被陸豐和蕭月輕易劈開。這些碎石落地之後冒著熱氣,散出熱量,融化成熔漿流入岩漿里。

前面道路上有些地方有熔漿,這肯定不能走到熔漿上,這溫度至少也有幾百度高。我們看向門裡一片黑霧,久久不散,就像幽靈守著裡面不冒出來。

看來這裡果然很危險,要是普通修真者來到這裡。光開這道門,就會九死一生。像陸豐劍俠的實力,才可以來這裡自保,到裡面就不好說了。

蕭月飛到門口外,並沒有著急進去。雙手一招,兩團大火從手中召喚出來,飄向裡面的黑霧。兩團火撞在一起,「嘭」一聲響,巨大紅色火光在裡面冒起。裡面的空氣瞬間喧嘩起來,不斷的「滋滋滋」響起,大量水蒸氣上升。

黑霧慢慢消散,展現裡面的風景。我們看到裡面中間有一座近十米高黑色的雕像,左手拿盾,右手拿長槍駐在地上。蜂腰猿背,凶神惡煞的眼神看向我們,彷彿這座雕像是活著般。

陸豐看向這座雕像感嘆道:「這個男人,曾經戰敗過無數人,創出無數次神話。許多人見到他,都會驚慌失色。直到有一次,出現一個人打敗了他。打破了戰魔不敗的神話,振奮人心。」

我好奇會是誰,打敗這麼強的戰魔。無數人跟戰魔打不過,他卻打敗了戰魔。問著陸豐道:「他是誰?會這麼厲害?」

「古代沒有人記載,他的事迹很少被記載,是一個傳說的存在。」陸豐笑著看向我,似乎我們在消滅戰魔的路上,也會記載百年後的歷史上。

飛進門裡,發現這是一個很大的空洞。光高度就有二三十米高,下面空間也非常廣。但是奇怪,這裡只有空洞,並沒有其他通道。牆壁也只是普通的堅硬土牆,並沒有那裡奇怪。看來這裡並不簡單,想見到戰魔的屍體還真不容易。

簫月召喚出兩團火,在四周到處巡遊。我想還有這種操作,到他們那實力,還真有強大的技能。像我們剛修鍊修真者,練著招數都是三腳貓功夫。今天看到陸豐和簫月的實力,我心理已經暗想以後一定好好修鍊。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陸豐和簫月似乎都沒有頭緒,還是沒找到通道。簫月失去耐心,坐在雕像的腳上,對著陸豐道:「瘋子,你覺得戰魔的屍體會不會就在這裡,在這雕像裡面?找了這麼久,根本察覺不到這裡有別的出路,」

「你說的也有道理,我們研究研究這座雕像。」陸豐說完,朝著雕像走過來,上下打量。

我看著這雕像,難道屍體真的在裡面?或許還真在呢,也說不準。但是回想屍體真的那麼簡單能找到,那當年素女為什麼沒有去?所以我不相信這雕像裡面會有屍體,可能機關太難找了吧,或者可能把通道已經封住了。

陸豐逛了一圈,甚至飛到雕像上方觀察,都沒有找到什麼線索。陸豐對著下面的我和簫月道:「你們閃開,我來打碎這塊雕像。」

簫月飛到門口那裡,我加快速度向簫月跑過去。陸豐召喚出他的逍遙劍,右手拿著逍遙劍對著雕像頭上劈。一道劍光從逍遙劍閃出,從上閃到雕像下面。陸豐劈完之後,飛到我們上空停留。

我好奇看向雕像,並沒有任何動靜,這算是失敗還是另有蹊蹺?我仔細聽了聽,聽到破碎聲。石像開始變成無數道裂縫,長槍和盾先變成無數小塊碎石落在地上,隨後身上的石像開始變成碎石掉落下來。灰塵飛起形成煙霧滾滾,擋住我們的視線。

你們閃開,我把這煙霧吸出去。我和簫月閃到兩旁,陸豐已經飛到門外,全身充滿真氣。憑空打出一拳,一道強大的氣流沖向前方的煙霧。灰塵似乎找到方向,順著氣流向門外飛去。就像一道龍捲風吸取裡面的灰塵,把灰塵洗到門外。

真沒想到這六合拳的洗拳可以打成這麼強大的吸力,看來那個人說的沒錯,這套拳法確實很厲害。煙霧被吸走,看到裡面的空間。我們驚訝看向雕像破碎的方向,出現一個五米高的怪物。四肢爪,兩隻腳,瘦骨嶙嶙的身子。扁形頭露出兩隻白色尖羊角,口中滿滿尖銳的牙齒。 陸豐倒吸一口氣,驚訝道:「這是邪蟲獸,上古蠻獸,實力非常強大。一般人根本打不過它,傳說只有戰魔打敗了它,沒想到被收復封在他本人的雕像里。小心點,這蠻獸要是活著,不是我們能對付的了。」

簫月不屑看向這五米高的邪蟲獸,對著陸豐道:「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一直被封在雕像里,怎麼可能還活著。別多想,我來燒死他。」

簫月根本不顧陸豐勸,召喚兩團火飛向邪蟲獸身上。我和陸豐緊張看向這蠻獸,祈禱是死的,不再復活。火焰在它身上燃燒起來,我們注意到它雙眼的空洞,換成靈活灰色眼睛。陸豐大驚,抓著我飛向外面。簫月發現邪蟲獸是活著,受到不小驚嚇,但不至於嚇破膽。飛向門外,在門口召喚一道火牆把通道的門堵起來。

簫月睜得大眼看向我兩,表現非常鎮定道:「那個邪蟲獸本來就是活著,所以很正常。遲早也會活著,早點弄活不也一樣。」

陸豐無奈搖搖頭,盯著洞里的情況,不敢大意。對著簫月道:「不能放這蠻獸出去,不然禍亂世間。這傢伙就喜歡破壞,再說過去這麼多年了,也不可能有當年那麼厲害。以我兩聯手,或許可以打敗這隻老弱衰退的蟲子。」

蕭月對他點頭,運作真氣,全身被火焰包圍。陸豐把我送到很高的牆壁上的階層,我抓著突出的階梯看向下面。

陸豐對我說句:「自己小心點,遇到危險大叫。」

對他點頭,「嗯嗯」兩聲。陸豐才放心對我點頭,往下飛去。我已經習慣了別人出力,自己在一旁觀看。沒辦法,這場戰爭我根本插不上手。這是頂級戰爭,我一個根本幫不上什麼忙。說實話,這感覺真不好,跟著他們兩個人感覺自己就是一個累袱。

只見墓室裡面的邪蟲獸怒吼,一道邪氣從室內衝出。輕易把蕭月召喚出的火牆熄滅,邪氣就像一道風吹著岩漿都飛起濺開。

墓室門中走出一道五米高的黑影,正是邪蟲獸。盯著陸豐和蕭月,口中對陸豐和蕭月吐出黑色煙霧。巨大的黑霧從邪蟲獸冒出,向陸豐和蕭月衝去。

陸豐和蕭月沒有躲閃,陸豐身體多了一道白色光罩保護著他的身體,煙霧繞過陸豐吹過去。蕭月一團火把她嬌小的身包圍起來,似乎火克黑色煙霧,經過火的煙霧被燒成水蒸氣。「滋滋滋」不斷響起,就是蕭月身上的火燒邪蟲獸冒出的黑煙。

邪蟲獸發現黑霧對他們沒有造成影響,怒吼一聲。似乎它的背後有一對翅膀,但是被戰魔生生撕斷了,導致現在不能飛。

蕭月譏笑道:「這蟲子也沒那麼恐怖,現在都不會飛,打不過我們。」

陸豐不敢大意,盯著邪蟲獸道:「不要大意,它的能力不止這些。這是傳說中,我們都沒見過,也不知道它有多危險。能稱上蠻獸都是凶獸,所以一切要小心。」

蕭月撇了撇嘴,召喚出無數道火球向邪蟲獸攻擊。對著陸豐道:「瘋子,你就是膽小。好了,我用火烤死他。」

但是火靠近邪蟲獸的身體,並沒有點燃,而自動熄滅了。蕭月不敢相信看著剛才一幕,火怎麼沒有在他的身體燒起來,碰到它的身體就熄滅了?

陸豐臉色開始嚴肅起來,看來邪蟲獸果然不是那麼好對付。果然是傳說中的蠻獸,防禦力非常變態。邪蟲獸對著陸豐和蕭月,用一隻爪對著他們招招手,似乎來挑釁他們兩個。

蕭月怒氣沖沖召喚出幾個大團火焰,沖向邪蟲獸。墳墓道:「我就不信邪,燒不死你這破蟲子。」 邪蟲獸果然兇悍,不愧被稱上古蠻獸。要不是翅膀被戰魔砍斷,不然飛起來,陸豐和蕭月還真吃不住。陸豐劈出九劍,身邊膨出九頭光龍。就像九頭三米長的四爪真龍,飛向邪蟲獸身上。

幾聲碰撞聲「嘭嘭嘭」,使著地上灰塵飛起,看不清灰塵裡面的邪蟲獸。陸豐和蕭月根本不敢靠近,不相信就靠這招就能打敗它,不然它就不是蠻獸了。

可過了許久,並沒有任何動靜。陸豐也沒打算吸這些灰塵,任由灰塵慢慢沉澱。隨著時間過去,陸豐和簫月就感覺不對勁,邪蟲獸不可能輕易被擊倒。陸豐不在關注煙霧裡,觀察四周。發現右側的岩漿在劇烈流動,不注意還真發現不了。

「他在那裡,這邪蟲獸的肉身還真強,岩漿都奈何不了。」陸豐指向右側岩漿里道,似乎邪蟲獸向牆壁靠近,難道他要爬上去嗎?

「靠,這麼變態。這玩意咋整啊,刀槍不入,連岩漿都燒不死。」簫月驚訝看向那處岩漿,忍不住罵道。

「看來是非常刺手,我想邪蟲獸應該怕光吧,不管怎麼樣先試試了。」陸豐盯著那處岩漿,根本沒有去靠近,等待邪蟲獸走出岩漿再行動。

簫月在陸豐一旁靜靜的待著,不做任何行動。幸虧邪蟲獸遊走的方向不是在我這裡,而是對面的牆上,所以我還是幸運的。

當游到牆邊,岩漿停止劇烈滾動,只有簡單冒泡。陸地上的灰塵已經沉澱下來,邪蟲獸果然不在這裡,看來邪蟲獸必在岩漿那裡躲著。

感嘆這麼強的生物,可以在岩漿呆這麼久,一點事都沒有。陸豐沒有耐心等待,飛到邪蟲獸游跡岩漿上方三米高。陸豐對著下方打出一拳,強大的吸力抽取下方的岩漿,露出邪蟲獸的頭部。

邪蟲獸怒視著陸豐,怪叫一聲,四肢尖銳的爪插入牆壁爬上去。一口對著陸豐咬去,陸豐對它打出吹拳,吸出來的岩漿向邪蟲獸拍去。邪蟲獸居然閉上嘴巴,迎合岩漿。

陸豐飛退回十米後半空,蕭月飛到陸豐身旁道:「這蟲子外部不怕岩漿,但是剛剛閉嘴這個動作,明顯害怕岩漿進入嘴巴里。所以它的弱點是內部,光攻擊無堅不摧的身體沒有用的。」

陸豐點頭道:「確實,我剛才也注意到了,看來只有一個辦法。」

蕭月驚訝轉頭看向陸豐,她明顯聽出陸豐的話里的意思,急道:「萬一行不通怎麼辦,不行,這太危險了。」

陸豐道:「你也說了,從外面打,根本打不過。只能用這個辦法了,再說我會那麼容易會送在蟲子手上嗎?」

邪蟲獸在牆上不動,怒視著陸豐和蕭月,看來自己不會飛對付不了陸豐和蕭月。只能在這裡等待機會,等陸豐和蕭月主動找它。

陸豐道:「我們定製一個計劃,怎麼讓它張開大嘴安全進入它的嘴巴里。它的牙齒太多了,被碰到都會半死不活。」

「這太難了,對了,我有一個辦法。」蕭月說到一半,想到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來說說看。」陸豐好奇看向蕭月,這瘋婆子還能想出什麼辦法出來。

「你去逼它張嘴,我送火到它的身體裡面去燒。」蕭月對著陸豐狡猾一笑,似乎她想到這個完美的計劃。

陸豐一陣無語,這還是讓他送入虎口有什麼區別。陸豐二話不說,飛向邪蟲獸,劈出一劍。一道霸道劍光從天而降,落到邪蟲獸身上。

邪蟲獸身體只是震動一下,並沒有受傷的痕迹,這防禦力實在是變態。陸豐靠近邪蟲獸,對著它龐大的身體劈出幾劍。邪蟲獸不斷怒吼,抽出兩隻手爪對著陸豐去抓。

陸豐怎麼會輕易被它抓到,迅速在空中移位躲閃它的攻擊,到別處攻擊邪蟲獸的身體。邪蟲獸被陸豐激怒了,全身散發一道黑色氣流,把陸豐震開。陸豐大驚,發現自己行動遲疑起來,眼見那鋒利的手爪抓過來。

陸豐迅速劈出九劍召喚出劍技,九條真龍現出衝撞伸出來的手爪。「嘭嘭嘭」,邪蟲獸怒吼叫喊聲不斷,似乎這次攻擊弄痛它了。

陸豐擊退它突襲的手爪,才有機會逃脫。退回中央上空盯著邪蟲獸,回想剛才情況有多驚險。

蕭月飛到陸豐旁邊道:「讓你逼它張嘴,你怎麼跟它拼起來了。你又打不過他,逞強什麼。」

「試試手而已,看看它有多強悍。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還是沒有退步。要是它有翅膀,還真的是沒有人能對付它了。」陸豐捏一把汗道,看來剛才驚魂動魄的一幕讓他重新認識邪蟲獸。

蕭月撇了撇嘴道:「試試手,得了吧,剛才差點被它抓住。現在小心點,你去引它張嘴,也是唯一一次機會了。」

陸豐對她慎重點點頭,平復心情對她道:「好,開始吧。」

陸豐再次飛向邪蟲獸去,到邪蟲獸頭部,劈向它的眼睛。邪蟲獸見到陸豐敢靠近它的頭,便張開嘴對陸豐撕咬。可陸豐退後,邪蟲獸伸頭追向陸豐不放過,似乎下定決心吃到口中。

蕭月見到機會,早就召喚出無數團火焰。陸豐一閃身,無數團火焰飛入邪蟲獸口中。陸豐居然不再逃走,飛往火焰身後。劈出九劍,九條真龍跟隨火焰進去邪蟲獸口中。

不斷的「嘭嘭嘭」從邪蟲獸體內發出,裡面火焰在內臟爆炸,九龍攻擊。使著邪蟲獸痛苦大叫,在牆上沒控制自己的沉重身體,落入岩漿里。

陸豐暴飛十幾米高,才沒讓濺飛的岩漿碰到。蕭月飛過去不敢相通道:「這傢伙被我們幹掉了?」

陸豐也發獃起來,盯向邪蟲獸落入岩漿的方向道:「我也不知道,也許死掉了吧。」

陸豐小心翼翼靠近邪蟲獸落入岩漿的上方,打出吸拳,岩漿不斷被吸入半空。邪蟲獸的身體已經開始飄到岩漿上方,張著嘴一動不動在岩漿上面躺著。陸豐打出一拳,把吸來的岩漿打入邪蟲獸嘴裡,一會岩漿從邪蟲獸口中流出來。 陸豐飛向我這裡,把我接到墓室里。除了戰魔的雕像破碎的石頭,其他都沒變。陸豐帶著我跟蕭月走到雕像那裡,發現原雕像下方有一個暗門。只能一個人下去的通道,好像魔族身材都很高大,難道他們不出去嗎?

陸豐拉開這道暗門,往前一看似乎是一條直下很深的洞口。陸豐回頭看向我和蕭月,並且嚴肅道:「剛才危險你們也看到了,所以現在下去千萬要小心,不能有半分差錯。」

我和蕭月認真點頭,回頭看到蕭月嚴肅表情,難得看她認真對待這裡。陸豐拉著我,直接跳進深洞里。我一臉懵逼,一點準備都沒有就直接被拉下去。又是這樣,一點都不帶溫柔點,也不提醒下。

很快到了地面,這裡的溫度非常低,估計有十度左右。讓我冷著直打啰嗦,實在太冷了。

這裡是一個兩米寬的小通道,非常的窄,只有一條路不知道通向那裡。高度也才兩米,完全是很小的通道。四周是普通的土牆,很難想象這是戰魔的墓,居然這麼深。那這條小通道,真的是魔族挖的嗎?

陸豐和蕭月沒有思考,直接往前走。我跟著他們慢慢走,並沒有加快速度,可能擔心遇到機關或者危險吧。可走了十幾分鐘,沒遇到危險,也沒走到盡頭。我好奇是不是這通道有問題?怎麼走這麼久還沒到底。

我對他們兩個人道:「怎麼走了這麼久還沒到,這道路有沒有問題?」

陸豐沒有回頭,繼續走著對我道:「沒有問題,繼續走,快到了。」

我是相信陸豐的,畢竟他是強者,剛才殺死了邪蟲獸。我不得不服他,那邪蟲獸刀槍不入,岩漿都奈何不了它。陸豐和蕭月最後還是把它殺了,換做二師爺他們,我斷定肯定做不到的。

再走幾分鐘,終於到了。不過是一道木質的小門,陸豐和蕭月謹慎看著這道普普通通的門。看來這肯定不是簡單的門,為什麼在這裡會有這麼普通的門,真的是太奇怪了。

蕭月道:「什麼情況,這裡有小門?裡面會不會是陷阱,故意讓我們打開?」

陸豐搖搖頭道:「這不像魔族的作風,可能另有原因。我想這應該是人類製作的,幫魔族修好墓讓自己逃生。」

蕭月不贊同道:「魔族會這麼好心,呵呵,我才不相信呢。」

「可能是當時高級領導有人族,他們幫戰魔做好墓,出去把邪蟲獸封在雕像里。這樣剛好封住所有的路,誰想進來都要經歷邪蟲獸的攻擊。他們的設計也算是天衣無縫,光邪蟲獸很少人能打敗。誰沒想邪蟲獸居然被我們僥倖打敗,畢竟邪蟲獸過了這麼多年,實力下降了很多。」陸豐構思這條道來歷,對我們解釋道。

蕭月道:「你說的也有可能,這裡算是我見過最危險的地方了。反正我們小心點就好了,不會出現危險。」 陸豐一人走上前,打開木門,發出「嘎嘎」聲響。我屏住氣息,不敢呼吸,似乎門裡有什麼怪物等待我們。可打開了,並沒有任何東西。往前一看,這裡只是一個小小的房間。

沒有任何東西,四周皆是土牆,空蕩蕩的土房。陸豐和我們對視,小聲說道:「這又是什麼情況,裡面就是一個小房間?沒有別的通道,怎麼去找戰魔。」

「也許通道就在某處,只是封住年代久了不好找。」蕭月冷靜觀察四周,回答陸豐。

「戰魔的墓果然不一般,光深度已經夠深了。這戰魔面子可真大,魔族給他做這麼大的工程。」陸豐不滿這墓里的設置。

我心想,這兩個人武功高強,對墓里都不懂呀。要是冥天和季明師叔在的話,找入口應該很快。他們找了半天還沒找到線索,我在門口坐著等他們消息。

陸豐右手摸著眼前的土牆,發現手陷入土牆,把我驚呆了。這是什麼技能,六合拳還有這種操作?我不敢相信問道:「陸豐劍俠,你的六合拳可以這樣?」

陸豐回頭,看他焦眉愁眼的樣子,我想不是好事了。陸豐回答道:「這似乎是結界,並不是真正土牆。現在伸頭看看裡面是什麼,你們先別動。」

我和蕭月點頭答應,緊皺眉頭,屏住氣息盯著陸豐。陸豐的頭靠近土牆,果然陷進土牆,但是很快驚恐把頭縮回來。大口大口呼吸著,我和蕭月好奇走向陸豐,看到什麼如此害怕?

蕭月緊張看向陸豐,眼角眉梢,好奇問道:「瘋子,看到什麼這麼害怕?」

陸豐轉身面對我們,看他色若死灰,看來看到恐怖的場景。他繼續大口呼吸,平復下自己的內心道:「我看到了星球外的太空,太可怕了。」

蕭月愣頭愣腦瞪著大眼盯著陸豐,似乎不敢相信陸豐會被太空場景嚇到了。不屑道:「太空有啥好怕的,能把你嚇成這樣。」

陸豐搖頭嘆息,擺擺手道:「我看到的太空,到處都是殘破的星球,你去看看就知道了。但是小心,頭伸進去沒有空氣,趕緊退回去。」

我和蕭月走到面前的土牆,有點膽怯慢慢把頭伸進去。並沒有感到土牆的感覺,感覺空蕩蕩的,土牆並不存在的樣子。

頭伸進去,看到眼前一幕,徹底驚呆了。上方有一個發光的星球,似乎是太陽,照亮這塊太空。可四周都是殘破不堪的星球,本是圓形的星球似乎被強大的力量毀天滅地。不止這些,還有一些生物屍體在太空飄蕩,包括人類。

這是哪裡,真實的太空嗎?我感到缺氧,而且還感受到那些死者的一種力量鎮壓。太真實了,我驚訝縮回頭看向陸豐。這一切感到不真實,可又感覺確實是真的。

蕭月也縮回頭部,看向我倆,也被剛才一幕震驚了。開始心神不寧,驚魂未定,語重心沉道:「瘋子,這是不是最終的戰場?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剛才我冷靜下來,這應該是假的。」陸豐心平氣和道。

我和蕭月震驚看向陸豐,什麼,這是假的?這一切太真實了,怎麼會是假的呢。我帶著疑惑問著陸豐:「這怎麼是假的呢,明明很真實。」

陸豐依舊心平氣和道:「你們剛看了,除了一個太陽,其他星球都被破壞。第一誰有這麼大能力破壞成這樣,第二這裡只有獸人和強大的生物的屍體,還有神和人類的屍體。卻沒有魔族的屍體,不覺得很奇怪嗎?第三這些星球的具體也太近了,運轉很容易撞在一起,而且這些星球不是很大。光這三個疑點就很奇怪,不成正比,所以這不是真正的太空。」

我和蕭月開始不解,居然這不是太空,又不是幻覺,那是什麼?

陸豐看到我和蕭月對他的話還沒理解,繼續道:「我覺得這是魔族製造的一個小世界,把敵人的屍體雪藏在這裡。有這麼強大的能力,創造這個神奇的世界,這個人不簡單。」

我心想,這裡是戰魔的墓,除了戰魔這個大能創造還會有誰?我把這個想法告訴陸豐道:「應該就是戰魔吧,只有他這麼強才能創造出這麼強大的世界,沒有別人了吧。」

陸豐搖搖頭,肯定道:「不可能是戰魔,他沒有創造世界的天賦。似乎是神族的人,究竟是誰我也不清楚了。但是我敢肯定,不是戰魔。」

陸豐說完,靠近左邊的土牆,難道這也是空間?這小屋居然藏著這麼大的秘密,真的讓我們三人大吃一驚。

陸豐雙手伸向土牆裡,發現也能穿越過去。陸豐繼續把頭伸進去,我和蕭月期待陸豐會看到什麼。但是這次似乎看了很久,我和蕭月對視,感覺不對勁。

十秒……三十秒……一分鐘……

陸豐一直沒有動靜,連動都沒動。蕭月忍耐不住,走到陸豐旁邊。雙手抓住陸豐雙臂,往後拉,把陸豐拉出牆壁外。我們看到陸豐的表情不對,臉上毫無表情,一動不動。

我和蕭月驚訝看著陸豐,任由蕭月怎麼打他的臉都沒反應。全身就像雕像一樣,站著一動不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蕭月緊張叫喊陸豐的名字,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我著急問道:「這怎麼回事?陸豐劍俠他?」

「不知道,這太奇怪了,我也沒遇到這種情況。我過去看看,究竟有什麼玩意能嚇到瘋子醒不來。」蕭月悠悠著道,看來陸豐出事她很擔心。

我大驚,陸豐已經這樣了,她再進去跟陸豐一樣那我咋辦。我一個人在這裡待,我可不敢。著急道:「不行呀,前輩,萬一你跟陸豐劍俠一樣。我可救不了你們呀,別去,還是想想辦法救醒陸豐劍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