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藉自己和賴狗兩人的實力,就算無法將整個賴家剷除,但是要回賴狗母親的屍體,還是不成問題的。

“那我先走了,我去看看我的黑天鼎好用不!”

藥不死嘿嘿一笑,當即興沖沖的離開了房間,忙着去檢驗他剛剛獲得的黑天鼎的品質。

無論什麼時候,藥不死總是這個樣子,從來沒有見到過他愁眉不展。或許成爲一個藥不死這樣的人也是一種幸福,但是夜無悔卻不能夠像他那樣,身爲夜家之人,他有自己的責任。

在藥不死離去之後,賴狗跟着便也離開了。隨後夜無悔走出了房門,走到了靈萱的房門之外。

這幾日夜無悔一直都忙於應付各種事情,將龍靈萱留在九德堂之中,胡三娘等人都知道靈萱是夜無悔的朋友,所有都會好生招待。

不過仔細說起來,夜無悔將龍靈萱一個人丟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似乎也有些不對,現在閒下來之後,夜無悔便立刻去找龍靈萱。

“靈萱,是我!”

站在龍靈萱的房間門口,夜無悔敲了敲門。

很快屋內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跟着門開了,龍靈萱出現在了夜無悔的面前,兩人四目相望了兩秒,龍靈萱便整個人撲向了夜無悔。

“我還以爲你不要我了,這都好幾天沒有聽到你的消息了,聽楊林叔說,你去寧江城了,爲什麼不帶上我!”

龍靈萱的聲音當中帶着哭腔,又似乎是在責罵夜無悔的意思。

龍靈萱的年齡要比夜無悔小三四歲,身材雖然凹凸有致,身材曼妙,心理上卻還像是一個孩子似的。

夜無悔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失去了自己的爺爺,父親,叔叔。靈萱也是在這個年紀失去了自己唯一的親人,他的爺爺龍不語。

可以說,他們兩人有着共同點,但是卻又完全不同。夜無悔作爲夜家嫡系子孫,即使爺爺,父親,叔叔全部戰死,他也必須立刻振作,擔任起整個家族的責任。

靈萱他只是一個天龍宗宗主的孫女,隨着龍不語的隕落,天龍宗也已經落入他人手中,在龍靈萱的身上,並沒有什麼重擔。

在心境上,龍靈萱根本就無法和夜無悔相提並論,也難怪他此刻會在夜無悔的面前表現出脆弱的樣子。

在這個世界上,夜無悔是龍靈萱唯一信任的人,也只有在夜無悔的面前,龍靈萱纔會表現出如此的脆弱。

“我說過,我會替你爺爺照顧你一輩子的,不要瞎想了!”

夜無悔摸了摸龍靈萱的腦袋,不由淡淡的一笑,隨後對其說道。

“真的麼?”

龍靈萱鬆開了抱着夜無悔的雙手,水靈的大眼睛盯着夜無悔對夜無悔說道,深怕夜無悔欺騙自己。

“那是自然!”

夜無悔微笑着說道,但是這話卻是夜無悔欺騙了靈萱。三日之後,夜無悔就打算前往京城,此行兇險萬分,夜無悔豈會帶着龍靈萱前往?

夜無悔已經考慮好了,先將龍靈萱交給胡三娘和楊嘉雯來照顧,等自己救出了夜家上下,然後安排靈萱和自己的奶奶嬸嬸們住在一起,如此也算是對的起龍老了。 第二日清晨,夜無悔從住宅區走出來,走到院子之中,發現賴狗已經站在那裏等候自己。

看賴狗的樣子,像是緊張,又像是興奮,興奮之中亦帶着一絲憤怒,可以說是百感交集,昨晚,賴狗並沒有睡好,所以今日才早早的起來。

“我們走吧!”

夜無悔見到賴狗,沒有說什麼,直接對他說道。

夜無悔知道,現在說什麼都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立刻前往賴家,了卻了賴狗的心願,如此賴狗才能夠安心的隨夜無悔前往京城。

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夜無悔和賴狗兩人便離開了九德堂,朝賴家的方向走去。

“去賴家,怎麼能不叫上我?”

走出九德堂差不多一條街的距離之後,風陽扛着他的闢風刀出現在了大街的中央,夜無悔兩人的面前。

“你怎麼來了!”

看到風陽的出現,夜無悔有些意外。

風陽之前說要好好陪楊嘉雯幾天,所以這件事情就沒有打算叫上風陽,但是沒有想到風陽卻不請自來。

“幸好我問了不死,他告訴我原來你們打算去賴家幹一場,大家都是兄弟,這種事情怎麼能不叫上我?剛好讓我感受感受武宗的感覺!”

大街之上,風陽毫不避諱,大笑着對夜無悔兩人說道。

昨晚,風陽服下了升級丹之後,修爲直接從武師九階,竄到了武宗五階的程度,其實力提升的幅度甚至比賴狗還要大。

當然之所以風陽提升的幅度比賴狗還要大,並不是因爲兩顆丹藥的效果不同。是因爲本身風陽的修爲要比賴狗稍微低一點,加上之前風陽服用過四階獸丹,其中的能量沒有完全煉化。

在升級丹幫助風陽衝破瓶頸,達到武宗實力之後,四階獸丹殘存的能量隨即釋放而出,這才幫助風陽達到了武宗五階的層次。

“既然來了,就一起去吧,多一個人,辦事也能夠順利一點!”

面對風陽的不請自來,夜無悔淡淡的笑了笑,並沒有勸阻風陽什麼。反而對於風陽能夠前來大爲歡喜。

“走!”

風陽爽快的說道,三人一同朝賴家走了過去。

賴家,蘇杭城六大家族之一,現任賴家的家主便是賴狗同父異母的哥哥賴嘯天,平日裏,這賴嘯天和賴昊天兄弟兩人欺負賴狗最爲過分,因爲他們兩人乃是賴狗父親正室所生,所以格外看不起賴狗這個他們口中的野種。

透視醫仙 賴嘯天的年紀比賴狗要長了四歲,賴昊天和賴狗年齡相差無幾。論才華,賴昊天遠遠不如洛家的洛楓,管理一個龐大的賴家,憑賴昊天的能力還是不夠的。

幸好有賴昊天父輩一些叔叔們幫忙打理家族,所以賴家才能夠保持六大家族的地位。

“賴狗?你居然敢回來!”

賴府門口的兩名守衛,見到賴狗來到賴府的門前,立刻攔住了賴狗的去路,不屑的對賴狗說道。

賴狗雖然算是賴家前任家主的私生子,但是在賴家的地位甚至連普通的下人都不如。

“砰,砰!”

夜無悔沒有說一句話,立刻出手,僅僅用了兩拳,便將這兩名門衛打趴下。

“我們進去,記住,此次我們是來討回公道,並不是來血洗賴家的,能不殺人,儘量不要殺人,若是非殺不可的人,就毫不猶豫的殺了!”

夜無悔收拳,對那邊的賴狗和風陽說道。

賴家畢竟乃是蘇杭城六大家族之一,若是將之血洗,先不說有沒有這個能力,若是真的將之血洗,也必然會引起衆怒。

夜無悔是來替賴狗逃回公道的,並不是來要回血債,所以沒有必要大開殺戒。

賴狗此刻的心情萬分的複雜,強壓着自己心中的憤怒同夜無悔和風陽走進了賴府之中。

“讓賴嘯天滾出來!”

夜無悔在賴府的院子之中大吼了一聲,賴狗則是在一邊保持沉默。

正在這時,數十人出現在了夜無悔三人的周圍,手持着刀劍,將夜無悔三人團團圍住。

跟着院子中走出來兩人,這兩人從外貌上看有些相似,便是賴嘯天,賴昊天兄弟兩人。

賴嘯天的手中持着一柄摺扇,一襲白衣,看上去斯文模樣,面帶着微笑看着中央的賴狗三人。

賴昊天則與賴嘯天大有不同,腰間繫有一把配劍,面目俊朗,不過此刻在他的臉上卻是帶着一抹冷笑。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本來還想放你一條狗命,現在看來,你是不領情了,將他們給我拿下!”

賴嘯天的口中淡淡的說道,目光緊緊只是落到賴狗身上一秒之後便移開,似乎看都懶得看賴狗似的。

賴嘯天的吩咐之下,周圍數十名侍衛一擁而上,手中的刀劍朝三人劈斬了過來。夜無悔背上的無雙重劍還未出鞘,直接空手迎戰。

風陽也同樣如此,將劈斬刀王地上一插,赤手空拳衝了上去。

幾乎是在同時,三人身上的青色魂力釋放而出,濃郁的青色魂力代表着他們三人都是武宗層次的實力。

“怎麼可能?他們居然都是武宗?”

賴昊天在一邊觀戰,見到三人身上同時出現青色的魂力,瞬間大驚。賴昊天清晰的記得,十數日之前,賴狗還僅僅只是武師的實力,這才幾日賴狗便突破到了武宗的層次。

“昊天,去請二叔,三叔前來!”

賴嘯天同樣注意到了面前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對,不過他並沒有像賴昊天那般驚慌失措,而是當即對賴昊天吩咐道。

得到了賴嘯天的指示,賴昊天當即轉身離開,從側門走了出去。

圍攻夜無悔三人的這些人基本上都只是武師層次而已,在夜無悔三人的面前根本就不堪一擊,三兩下之後便被打趴下。

夜無悔三人站在原地,五六名手持刀劍的侍衛退到了賴嘯天的面前,正對着夜無悔三人,至於其他的侍衛都已經躺在地上**了。

在賴嘯天的臉上依舊是那般的平靜,但是此刻他卻已經完全笑不出來了。

“我母親的屍首在哪裏,交給我,我就離開!”

賴狗的臉色陰霾,對面前他這個同父異母的親哥哥說道。

在來之前,賴狗是滿腔的憤怒,但是當真的走進了賴家大門的時候,這些憤怒卻轉變爲了另外一種異樣的情感。

這裏曾經是賴狗的家,雖然過去一直被欺負,但是他的母親在這裏,所以他一直將這裏當做自己的家。

可是今日之後,賴狗將永遠不會再回到這裏,和這裏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的關係。

“打傷我賴家的人,還想說走就走?哪有這麼容易!”賴嘯天冷笑了一聲說道。

正在這個時候,三道人影走進了院子之中,其中一人便是之前離開的賴昊天。

“二叔,三叔,賴狗帶着兩人來我賴家鬧事!”

賴昊天走進院子之中之後,立刻指着賴狗對身邊的兩名中年男子說道。

賴狗的目光跟着落到了賴昊天口中的二叔和三叔身上,他們兩人畢竟是長輩,賴狗生活在賴家二十多年,倒是沒有對賴狗怎麼樣,平日裏賴狗也很少見到他們,因爲他們都在忙自己的事情。

所以,對於面前的二叔三叔,賴狗倒是並不反感。但是看他們兩人現在的陣勢,似乎是幫賴嘯天兄弟兩人的樣子。

“賴狗,身爲賴家之人,居然帶外人前來鬧事,你是何意?”

其中一名身材魁梧,身穿灰袍的中年男子,不問緣由,直接怒斥着賴狗說道。

“三叔,我只是想要回母親的屍首而已!”

面對賴狗口中三叔賴祖名的呵斥,賴狗的臉色不由一變,陰沉着臉色對賴狗說道。

“我記得你已經被逐出賴家,現在離開,我可以既往不咎,至於想要你母親的屍首,做夢!”

賴家的人果然是各個都不講理,賴祖名的話咄咄逼人人,看似大方的饒過賴狗,但是實際上卻是對賴狗的羞辱。

引起夜無悔注意的不是這位賴祖名,而是邊上的那位二叔。此人同樣一身的灰袍,雖然身形枯瘦,但是他的雙眼卻炯炯有神。

從進入到院子之中之後,沒有說一句話,似乎是在觀望些什麼。

“賴狗,我看這件事情還是交給我!”

對方的呵斥讓夜無悔實在是忍不下去了,原本想要客客氣氣的要回賴狗母親的屍首就算了,現在看來對方是有意爲難。

在夜無悔話音落下的同時,身形一閃,手中的無雙重劍已出,他的目標便是站在前方的賴嘯天。

數劍落下,站在賴嘯天身前的幾名侍衛皆被震退,夜無悔手中無雙重劍直取賴嘯天。正在這個時候,一道人影突然之間出現,擋在了賴嘯天的面前,擋下了夜無悔的一劍。

這人正是賴嘯天的二叔賴宗名,此刻在其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了一柄長槍,在擋下夜無悔攻擊的同時,立刻殺向了夜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