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璃月點點頭,微笑道:「我是慕璃月。」

「現在九重宗里都知道你是宗主昨天帶回來的,你真的是我們宗主夫人嗎?」沐顏眨巴著大眼睛問道。

「這個問題,你可以去問你們宗主。」

「哪裡需要問宗主,這個女人怎麼可能是宗主夫人。」旁邊傳來譏諷的女聲。

「小雅,你怎麼能這麼說話?」沐顏氣呼呼地朝開口的女人說道。

小雅看著慕璃月的目光充滿了不屑:「我說的是實話,誰不知道我們東方堂主才是未來的宗主夫人。」

慕璃月發現這個叫小雅的說完,周圍其他弟子有很多都在點頭。

「小雅說的對,東方堂主在宗門這麼久,我們都知道宗主和她關係親近,而且當初還是宗主親自帶東方堂主回來的呢。」

「可不是,東方堂主又漂亮又溫柔,為宗門做了那麼多事,我們才不信宗主會放棄東方堂主而選擇別的女人呢。」

「是啊,東方堂主和宗主男才女貌,絕對是天底下最相配的一對了。」

聽著周圍很多弟子都在為東方凝說話,慕璃月暗嘆道:「這個東方凝在九重宗里很得人心啊,但是,既然墨絕是我的人,我就不能容忍他和別的女人被聯繫在一起。」

慕璃月面上毫無波動,只是似感慨地說了句:「真沒想到九重宗這麼民主,宗主夫人居然是宗門弟子選定的。」

九重宗弟子頓時噎了一下,雖然他們不懂什麼是民主,但後面半句他們聽懂了。

一個弟子梗著脖子說道:「你胡說什麼,宗主夫人當然是宗主選的。」

慕璃月哦了一聲,對著沐顏說道:「沐顏,我對這裡不熟悉,你可以陪我到處看看嗎?」

沐顏剛要答應,就被小雅打斷:「沐顏,我們可是要修鍊的,怎麼能浪費時間陪人玩樂呢?」

慕璃月雙眸眯了起來,似笑非笑地看著小雅:「修鍊?」

小雅揚起下巴:「當然,我們是九重宗的弟子,靠的是實力,可不像某些人以色侍人。」

說的時候還意有所指地看了慕璃月一眼。

「噗。」慕璃月摸了摸自己的臉:「多謝誇獎啊,我知道我很漂亮。」

在場的弟子:「……」

沐顏:「……」

小雅:「……」

我們怎麼沒聽出這話是在誇你呢?

小雅臉上得意的笑容一僵:「真是不要臉,以色侍人還這麼驕傲。」

慕璃月一臉「你肯定是嫉妒我的美貌」的表情看著小雅:「我知道你嫉妒我長得漂亮,但你長得丑跟我沒關係啊,不過你也別自卑,你還可以靠實力的嘛。」

在場的弟子:「……」好毒舌。

小雅臉色一變,沒有哪個女人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她本來就長相一般,平時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談論她的容貌,現在慕璃月居然直接說她丑。

小雅伸手指向慕璃月:「慕璃月,我要向你挑戰,如果你輸了,我要你跪下向我道歉。」

慕璃月看著指向自己的手指,慢悠悠地道:「好啊,要是你輸了,就把你指著我的這隻手砍下來,你敢嗎?」

「嘶……」周圍一陣倒吸氣的聲音,眾人都被這句話震驚到了,這慕璃月看起來年紀輕輕、純良無害的樣子,怎麼出言這麼狠辣。

「好!」小雅直接應下,她可不認為自己會輸,畢竟慕璃月才二星玄將,她已經是四星玄將了。

「小姐姐,你……」沐顏擔憂地看著慕璃月。

天空之門 慕璃月伸手拍了拍沐顏的肩膀:「沒事,你放心吧。」

兩人來到九重宗的比武台上,沐顏和圍觀的人都跟著來了,還有其他得到消息的人也來了,畢竟大家都好奇宗主帶回來的這個女人有什麼特別之處。 墨羽殿

「宗主,慕姑娘答應了和小雅的比試,現在已經在比試台了。」

墨絕帶著冷意的聲音問道:「怎麼回事?」

前來稟報的人是墨絕特意派去保護慕璃月的人,他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完完整整地說了一遍。

聽到小雅和那些弟子對慕璃月不敬時,墨絕眼裡閃過一抹殺意,他沒想到在自己的地盤,居然還有人敢對自己的女人不敬。

看來某些人趁他不在做了不少事情,手伸的太長了……

比武台

台下煉丹堂的堂主看著台上的紅衣少女,對著身旁的幾個堂主說道:「聽說這個姑娘是宗主帶回來的,關係匪淺,如果比武中出了什麼事,宗主會不會……」

煉器堂的堂主不以為然地說道:「沒事,這是她自己答應的比試,跟我們無關,宗主就算是怪罪也怪罪不到我們身上。」

符籙堂的堂主接著說道:「是啊,剛好我們也看看這個女人有什麼特別之處,能讓宗主另眼相待。」

東方凝收到消息也趕了過來,當然她不是來阻止的,她巴不得看到慕璃月丟臉,所以她只是站在一旁,假裝擔憂地看著台上。

台上,慕璃月開口道:「可以開始了嗎?我待會還要吃午飯呢。」

小雅冷哼一聲:「哼,就怕你待會吃不下去。」

裁判從一邊走過來,打開了比武台上的保護罩,防止台上比試傷到台下的人,然後大聲宣佈道:「比賽開始。」

小雅手中拿著一把長劍,直接朝慕璃月刺了過去,慕璃月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好似那把劍不是刺向自己的一樣。

就在台下的人都以為慕璃月是知道打不過小雅,而放棄抵抗的時候,慕璃月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你就這麼點實力嗎?」慕璃月的聲音不在從哪裡傳來。

小雅臉上得意的神情突然一僵,正要轉身尋找慕璃月身影的時候,突然驚恐地摔下了比武台。

全場死寂,一招,慕璃月只用了一招就將小雅打下了比武台。

原來,剛剛小雅還沒來得及轉身,慕璃月一掌就拍了過來,直接將小雅拍下了比武台。

比武台下的小雅瞪大了雙眼,,一副「不可能,怎麼會這樣」的表情怔愣在了地上。

台下有人弱弱出聲:「她真的是二星玄將嗎?」

所有人看向慕璃月的眼神都變了,一個四星玄將居然在二星玄將手下沒走過一招。

慕璃月當然不會告訴他們,她根本不是二星玄將,而是六星玄將,再加上她修鍊了身法和一些底牌,低階玄王她都能一戰。

之所以一直將修為隱藏在二星玄將,只是因為她喜歡……扮豬吃老虎。

慕璃月望著台下被別人扶起來的小雅說道:「你輸了。」

聽到慕璃月的話,原本失神的小雅臉色驀地蒼白起來,她搖著頭,難以置信地喃喃:「怎麼可能……我怎麼會輸?」

然而不管她再怎麼不相信,她還是輸了,她本以為慕璃月這麼小的年紀能到二星玄將,肯定是靠丹藥提升修為的,怎麼可能比的過自己真正的四星玄將的實力呢?

自己十幾年的修鍊竟然在慕璃月這個二星玄將手下如此地不堪一擊。

東方凝看著這場比試不僅沒傷害到慕璃月,反而讓她在九重宗里揚名了,差點沒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她面上一派擔憂,關切地對著小雅說道:「小雅,你受傷了,先下去治療一下吧。」

小雅被兩個女弟子扶著,正準備退下的時候,慕璃月開口道:「等一下。」

她從台上下來:「她輸了,還沒有履行賭約。」 賭約?

這兩個字一出,眾人才想起比武之前兩人的對話,如果慕璃月輸了,就給小雅跪下道歉,如果小雅輸了,就要砍了之前指著慕璃月的那隻右手。

現在小雅輸了,難道真的要砍了她的右手嗎?沒了右手,她在九重宗這麼多年的努力估計也沒了。

東方凝好似剛剛才知情的模樣:「慕姑娘,這件事是小雅不懂事冒犯了你,我替她向你道歉,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放過小雅吧,可以嗎?」

慕璃月抬眸看了一下四周,發現大家都一副「東方堂主真的是太善良了,對底下的弟子太好了」的表情看著東方凝,小雅看向東方凝的目光充滿了感激。

她心下嘆道:「果然,這個東方凝真的很會做人,一句話就收買了人心。」

慕璃月也沒打算真的在這麼多人面前砍了小雅的手,畢竟她是墨絕的宗門弟子。

她拿出一顆療傷丹藥遞到了小雅面前:「這個給你,可以治你的傷。」

小雅抬起頭來,面色慘白,直接伸手打落了慕璃月懷裡的丹藥:「哼,我才不相信你有這麼好心!」

慕璃月連表情都沒變一下,只是低頭看著自己被打紅了的手腕,反思著她最近是不是脾氣太好了?

「啊!」

一聲慘叫拉回了慕璃月的思緒,她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小雅已經癱倒在地,一隻手從手腕處被斬斷,鮮血一下子涌了出來。

墨絕不知什麼時候也來了,他執起慕璃月那隻被打紅的手放到唇邊,吹了一下:「疼不疼?」

在場的人:「……」

宗主居然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面?

他們看看慕璃月的手腕,再看看地上捂著手痛苦的小雅,不禁打了個寒顫。

小雅的手,該不會是宗主砍的吧?

東方凝看著墨絕心疼的模樣,嫉妒不甘的情緒就像春天的雜草一樣爬滿了整個胸腔。

她震驚地問出了在場的人都想問的問題:「絕哥哥,是你砍了小雅的手嗎?」

墨絕沒有理會東方凝的問題,他仍然在看著慕璃月的手,等著她的回答。

慕璃月輕咳了一聲,大庭廣眾之下,她難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她抽回被墨絕抓著的手,看著墨絕帶著心疼的眼神,不自然地說道:「我不疼。」

墨絕是真的很生氣,他其實早就到了,雖然相信慕璃月完全能夠對付小雅,但萬一呢?

他總擔心會有意外情況發生,所以就直接過來了,但一直沒有現身,因為他知道慕璃月不會希望他在這個時候出現。

他知道慕璃月在贏了比賽之後沒有砍小雅的手都是為了他著想,但沒想到小雅居然這麼不知好歹,敢對慕璃月動手。

他不希望慕璃月為了自己受委屈,所以直接出手砍了小雅的手。

墨絕用看死人的目光看著小雅:「誰給你的膽子敢對璃兒不敬?」

小雅對上墨絕帶著殺意的眼神,直接嚇暈了過去。

被無視的東方凝覺得她從沒遇到過這麼難堪的時候,她覺得都是因為這個慕璃月,如果不是她,墨絕也不會這樣不理她。

東方凝看了看小雅,神情悲憫地說道:「絕哥哥,就算小雅得罪了慕姑娘,你也不應該這麼殘忍地砍了她的手啊。」

她輕嘆一聲,讓人將小雅帶了下去,然後對著慕璃月說道:「慕姑娘,對不起,都是我管教不嚴,才會有人對你不敬,待會我會通知所有九重宗的弟子,告訴他們你是九重宗的貴客。」

呵呵,管教不嚴?貴客?

這是在告訴她,她東方凝才是九重宗的主人,而她慕璃月不過是客人罷了。

這麼明顯的意思不僅慕璃月聽懂了,墨絕當然也聽懂了。

他意味不明地睇了東方凝一眼:「璃兒不是什麼貴客,她是九重宗的女主人。」

這話一出,全場的目光都看向了慕璃月,沒想到宗主帶回來的這個女人真的是他們的宗主夫人。

有些一直認為東方凝是未來的宗主夫人的人,不禁將目光移向了東方凝。

東方凝當然感受到了那些目光,此刻她只覺得難堪到了極點,從沒想過墨絕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宣布慕璃月是宗主夫人。

她使勁掐著自己的掌心,才勉強保持住面部表情,不至於失態。

她臉色慘白,勉強笑道:「好,我知道了。」說完似是承受不住,直接離開了。

慕璃月也沒想到墨絕會在這麼多人面前直接說自己是宗主夫人,心裡像是吹過一陣暖風,不禁勾起唇角。 自從墨絕在比武台當著眾人的面宣布她是九重宗的宗主夫人之後,幾乎沒有人再在慕璃月的面前嚼舌根了。

只是背地裡還是有小部分人會說慕璃月不如東方凝,墨絕只是暫時被迷惑了這些話,不過慕璃月根本不在乎這些人說什麼。

在九重宗待了三天,慕璃月準備回學院,「墨絕,你要跟我一起回學院嗎?」

墨絕正在處理九重宗的事務,聞言抬起頭看向慕璃月:「嗯,我們明天回去。」

「宗主,李成師兄出事了。」一個弟子驚慌地進殿說道。

墨絕輕皺了皺眉頭:「怎麼回事?」

「李成師兄被青雲宗的人打成了重傷,還中了毒,現在被送到了煉藥堂。」

「璃兒,我去煉藥堂看看。」

「我陪你一起去吧。」

煉藥堂大廳

「青雲宗這次太過分了,居然敢把李成師兄傷成這樣。」

「哼,他們就仗著和紫霄宗聯合了,兩個宗門一起打壓我們九重宗。」

「唉,都怪我,李成師兄都是為了救我才會受傷中毒。」杜平捂著臉說道。

突然外面有人在喊「宗主」,大廳里幾個人扭頭朝門外看去。

只見一身白衣的俊美男子牽著一個紅衣瀲灧的少女走進大廳,陽光灑在兩人身上,彷彿給兩人鍍上了一層金光。

眾人看著這副美好的畫卷一怔,連向墨絕行禮都忘記了。

墨絕帶著慕璃月了上位:「李成怎麼樣了?」

眾人這才回過神,杜平走向前,向墨絕行禮后回答道:「周堂主正親自在給李成師兄治傷,只是他中的毒恐怕……」

其他人也是一副擔憂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