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傲雪是一個比較果斷的人,既然心中已經決定,就果斷去做,當下也沒有和陳半山廢話浪費時間,左手出現一面八卦盤,母氣化形成一柄匕首。

陳半山感覺到慕容傲雪的殺意,知道情況不對,當下吼道:「慕容傲雪,你敢動老子,出了無極世界老子搞死你。就算你是公主,也逃不過我陳家山莊的怒火,後果有多嚴重你知道嗎?」

「不管後果有多嚴重,只要我成功,就是值得的,況且,你沒機會出無極世界了!」

慕容傲雪冷冷地說著,催動手中的八卦盤,這一刻,那晚黑衣人埋在京都學院後山的三個八卦盤頓時起反應,而後慕容傲雪手中的八卦亮起,慕容傲雪將亮起的八卦般對準陳半山,一道淡淡的光芒將陳半山罩住。

被淡淡的光芒罩住這一剎那,陳半山感覺一絲微妙的變化,自己彷彿被無極世界拋棄一樣,不在無極世界之中的感覺,陳半山頓時感覺到不對勁,內心升起無限的恐懼,然而這種時候,無法掙扎,無法逃脫慕容傲雪的魔爪,馬上自己就要完蛋了。

催動八卦盤,將陳半山與無極世界隔離之後,無極世界感應不到陳半山的死亡,就算陳半山死了也不會在現實中復活,自己可以順利奪取母氣種子。機不可失,慕容傲雪握緊手中母氣所化的匕首,猛然刺向陳半山的腹部,刺向陳半山母氣種子所在的氣海位置。

這一刻,慕容傲雪是激動的,這一刻,陳半山面如死灰,這一刻,duang地一下,慕容傲雪被一道神秘力量彈出去好幾丈遠,她失敗了。

「怎麼回事?」

這一刻,陳半山和慕容傲雪異口同聲地脫口而出,這個結果是他們二人都不曾想到的。

「難道是青天開眼嗎?」陳半山喃喃地道,除了青天開眼,他找不到任何理由。

然而就在這一刻,柳非煙的聲音響起:「你看我像青天嗎?」

聲音還沒完全落下,柳非煙已經擺脫澹景沂追了過來,並且對陳半山道:「我說過,只要有我在,你就沒事。」

「什麼情況?」陳半山彷彿劫后重生一般,十分激動。

柳非煙淡淡地道:「沒什麼,在你家小娘子出現之時,我暗中在你身上施加了一防禦而已,就這麼簡單。」

「非煙妹子,我愛死你了。」除了感激,陳半山還是感激,而且把這份感激直接用語言表達了出來,如果不是柳非煙留了一手,陳半山剛才就死了。

恨,十分的的恨,慕容傲雪不但恨陳半山恨柳非煙。而且今天不殺陳半山以後就沒什麼機會了。當下慕容傲雪便對柳非煙下手。

「嗷吼!!!」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聲獸吼響徹天地,是魔獸發動圍攻了。

二話不說,也不與慕容傲雪過招,柳非煙拉起陳半山立即遠離慕容傲雪。

慕容傲雪本想追,然而此時魔獸群已經衝上山頭來,在這種情況下,就算追了陳半山二人,有柳非煙在,要奪陳半山的母氣種子根本不可能,慕容傲雪臉色十分的冷,不過只要陳半山還沒出無極世界,就還有機會,慕容傲雪也只希望陳半山不要被淘汰。

魔獸群攻山,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不過好在山峰上也有二十來名弟子,情況還不是很嚴重。

一陣陣爆炸聲響起,那是所有的魔獸合力,進行遠程無差別攻擊,一道道母氣從山下飆射下來,如下雨一般轟在山峰上,炸得所有人東躲西藏,不也接其鋒芒。

這般攻擊,有少數弟子就已經被炸傷,一番攻擊之後,魔獸開始往山頂衝鋒。

「殺!」

有弟子大喊,提升膽氣,殺入魔獸群之中。

魔獸衝上山頂,這種情況,避無可避,柳非煙也不得不在保護陳半山的同時,殺入魔獸群中。

「啊!!!」

一聲長長的大吼,陳半山可以聽到,這居然是王佬佶的聲音。

這一聲大吼之後,一道劍氣突然爆發,這劍氣太過嚇人,不管是人還是魔獸,在這劍氣之下,都感覺到要顫慄。雖然隔著很遠的距離,彷彿這一劍已經斬在自己身上一般,所有人都短暫的失神,不約而同地看著這道劍氣的方位,震憾得無法形容,

唰地一下子,便有數頭魔獸被王佬佶一劍爆斃。

「哈哈哈哈!」

一劍過後,王佬佶狂放的笑聲響徹整個山峰,剛才王佬佶動用的仿誅鋒,十分牛逼。除了仿誅鋒這種接近於神器的東西,還有什麼能感到這樣的威力。

王佬佶也是沒有辦法的苦,他帶著仿誅鋒進入無極世界,本就是就在危及關頭動用,這種時刻,正是動用仿誅鋒的時候,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王佬佶動用了仿誅鋒,殺傷力驚人,正所謂樹大招風,王佬佶如此牛逼,頓時就是有二十來頭魔獸朝王佬佶衝來,殺死一對還有一雙啊,王佬佶也是頭皮發麻,邊戰邊退。

「吼!」

柳非煙被兩頭魔獸糾纏,而一對魔獸撲向陳半山,柳非煙大急,一擊過後,一個閃身,擋在陳半山面前,那魔獸凌空撲下,十分兇狠,已經距離柳非煙不足一尺,柳非煙能感覺魔獸腥味。

柳非煙並不急,她綰訣出手,一雙由母氣化開而成的雙手抓住了凌空撲下的魔獸,用力一撕,這魔獸叫都沒叫一聲,就被柳非煙撕成兩塊,血水如雨一般灑落,十分血腥。

解決掉這魔獸之後,柳非煙又帶著陳半山逃跑,邊逃邊戰,尋找機會突圍。

漸漸地,有魔獸死亡,也有弟子不斷被淘汰,大浪淘沙,只有這樣,最後剩下來的才是精英。

漸漸地,天色也開始有了一絲光亮,黎明已經到來。天快亮了,而魔獸的攻擊更加的兇猛了。

大戰越來越劇烈,死亡越來越多,山峰上,遍地是魔獸的屍體,血腥遍地。

天色越來越亮,到了此時,魔獸攻勢漸漸弱了下來,經過一番苦戰,柳非煙終於抓住機會,帶著陳半山突圍而去。

到了最後,逃走的逃走,戰死的戰死,所有的魔獸也慢慢退去,這個地方終於安靜下來。

…… 陳半山聚齊了龍血參、無形草、天香斷續蓮,恢復氣脈那是指日可待事情,陳半山多想自殺,立即出無極世界,然而去找酒館老闆。

但是仔細一想,反正已經聚齊了這三樣東西,暫時不急,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和柳非煙在一起,就多呆一段時間,增加增加感情是最好不過的事情,反正歷練沒有幾天就要結束了。

這場歷練,儘管還沒結束,但陳半山覺得自己贏了。

陳半山和柳非煙用最快的速度出了這片被龍血洗禮過的區域,回到森林之中。回到森林之中后,二人按照之前陳半山的路線,繼續順河而下。

這一順河而下,走了兩天,一路上沒遇到一個人影,也沒遇到一頭魔獸,很順利地走出了森林。

出了森林,是山脈一部分,陳半山也不管這是些什麼地方,反正已經沒有什麼能夠吸引他的,繼續順河而下。

陳半山和柳非煙二人一路抱著遊山玩水的心態,前行得不快也不慢,這一走,又是兩天。兩天之後,終於遇到了人,遇到的不是別人,是唐昱。

陳半山皺起眉頭來,道:「唐昱啊唐昱,你怎麼一直陰魂不散,老實遇到你。」

唐昱十分正經地道:「陳半山,不要想著逃避了,我知道你的路線,在這裡等他三天三夜,除非今天我被淘汰,不然你一定要和我比一場。」

陳半山不理會唐昱,看向柳非煙,道:「這傢伙真不要臉,曾經拿著一塊板磚追了我八條街,現在到了無極世界又一直追著,就是為了讓我要和他比暗器,你說這傢伙是不是瘋了?」

哪知柳非煙道:「原來你會暗器啊,既然如此,就讓我看看你的暗器功夫有多厲害,不要讓我失望哦!」

「哈哈!」

聽到柳非煙的話,唐昱笑了起來,既然柳非煙贊成陳半山和自己比暗器,那陳半山就逃不掉了,當下道:「來吧,陳半山,堂堂正正比一次,不要像一個廢物一樣地一躲再躲了。」

陳半山眼神深遂起來,很嚴肅地對唐昱道:「奶奶個凶!你敢說我是廢物?」

「那又如何?不服比一場。」唐昱繼續激將陳半山。

現在的陳半山,對廢物二字十分敏感,當下來了火,必須要和唐昱比一比,而且還要贏。雖然火,但陳半山沒有失去理智,保持著穩重,道:「你要怎麼比?比戰力還是比暗器?」

陳半山一么一問,唐昱微微一愣,想了想便知道陳半山的意思,道:「你沒有修為,當然是比純暗器。」

「嘿嘿!」

陳半山冷笑道:「如此甚好,不過輸了可不許哭。」

「怎麼個比法?」唐昱激動起來,讓陳半山劃下道來。

陳半山指著一個小山頭,道:「老規矩,還是之前那個方式。」

「好!」唐昱道:「有這位文院的漂亮師妹在,想來你不會再不了了之了。」

當即之下,二人同時出發,趕往不遠處的山頭。

二人離去,柳非煙也趕往山頭,對二人的比試也是十分好奇,準備觀賞一番。

「哼哼!」

和唐昱分開之後,一來到山腳,陳半山就改變方向,尾隨唐昱而去,準備從後面偷襲唐昱,不管是比武還是比暗器,其實比腦子才是最重要的。

陳半山暗自高興著,不過慢慢地,陳半山發現一件很蛋疼的事情,唐昱是有修為的人,而且修為還不淺,上山十分的快,陳半山跟不上唐昱的速度,被甩得老遠。

「草!」

陳半山累得不行,在半山腰上停下來休息,先讓唐昱一個人折騰,休息好了再上山不遲。

「陳半山,你他奶奶的死哪裡去了?」

突然,陳半山隱隱聽到唐昱的在凡頂的咆哮聲,這才幽幽地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太累,竟然休息休息就休息著睡著了。當下打起精神,趕緊上山。

陳半山來到山頂,山頂方圓二三十丈,不大也不小,而且樹木不多,十分稀鬆,倒是樹木間有一些怪石,陳半山心中十分滿意,這樣的地方偷襲是容易得手。

陳半山先在一塊石頭下隱藏下來,給槍裝上消聲器之後這才開始行動。

這山頭以前沒人來過,所有的腳印都是唐昱留下的,陳半山慢慢地尋著腳印追蹤唐昱。

「陳半山,你個廢物,不要再躲了,給我出來。」

唐昱的大喊聲再一次響起,陳半山心中一喜,沒有回應,暗自朝聲音的方位潛伏而去。

終於陳半山發現了唐昱的身影,陳半山趕緊隱藏下來,偷偷觀察,只見唐昱一下子躍上一塊巨石,四下尋找陳半山,沒發現什麼之後,又跳下巨石去。

好機會,陳半山小心翼翼地接近那巨石,整個過程十分專註,沒有發出一絲聲響,靠近巨石,陳半山在巨石腳下蹲了起來,之前唐昱跳下巨石,陳半山感應了一下,此時就在唐昱巨石後方,陳半山十分緊張。

先做了幾個深呼吸,陳半山心中暗道:「唐昱去死吧!」

而後迅速出擊,一下子繞過巨石,雙槍在手,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陣狂射,準備把唐昱亂槍打死。

不好!

狂射中途,陳半山發現唐昱居然消失了,不見人影,毛都沒看到一根,什麼情況?陳半山注意到,巨石之下還有一塊大石頭,很可能在自己出動這一瞬間,唐昱巧不巧地躲在大石頭底下,這下偷襲不成,反而暴露了自己,陳半山沒有猶豫,第一時間趕緊閃人。

同一時間,三柄飛刀毫無徵兆地射出了出來,險而又險地與陳半山擦肩而過,把陳半山身後的一棵大樹射出三個洞,把陳半山半嚇個半死,幸好自己反應快,繞到巨石後方隱藏下來。

陳半山剛才那一手,唐昱雖然沒有親眼看到陳半山出手,但子彈亂射,石渣子亂飛,威力強大,唐昱暗中慶幸自己留了一手,故意暴露自己吸引陳半山之後又迅速隱藏下來,沒有掉以輕心。

「好!陳半山,好玩!」

隔著巨石,唐昱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大聲喊道。

聞聲陳半山沒有回應唐昱,心想,你瑪勒個巴子,險些著了你的道。

打一槍,換一個位置,當下陳半山悄悄地離開,準備繞開之後再找機會幹掉唐昱。

見陳半山半天沒有回應,而且也感覺不到陳半山的氣息,唐昱沉默了下來,心想陳半山雖然沒修為,但是不一般的紈絝子弟,鬼主意多得很,當下也是小心翼翼地行事。

陳半山一邊繞開之前的位置,心想唐昱也不會是笨蛋,一定也在小心地防備自己,想要再發現他們位置十分困難。想了想,陳半山心頭有了一定的主意。

陳半山來到一處稍高的地點,在一棵兩人合抱那般粗的大樹後面隱藏下來,等了少許之後,也不見唐昱有何動靜,看來唐昱也是隱藏得極深,當下陳半山拾起一塊石頭,一招投石問路計上心頭。

當下陳半山隨便選了一方向,將石頭扔了出去。

哐啷一聲響起,果然,唐昱聽到響聲之後,第一反應便是嚇了一跳,立即原地隱藏下來。

怎麼回事?一響過後,唐昱疑惑,當下現身看一看響聲處是什麼情況。唐昱剛一現身,便發現不對,趕緊又隱藏下來,然而就是唐昱這一短暫的現身,便被陳半山看到他的位置。

發現唐昱的位置,陳半山笑了起來,就在左前方十多丈的地方,還真夠近的,當下陳半山悄悄地靠近唐昱所在的位置。

靠近了,陳半山通過精神力已經隱隱地感覺到唐昱的位置,當下陳半山不也在靠近,生怕唐昱感覺到自己的氣息。

陳半山決定一次拿手唐昱,所以陳半山沒有輕易出動,慢慢地尋找時機。

不好,在陳半山的精神感應之中,唐昱有了反應,正在注意自己這個方位,一定是唐昱感覺到了自己的氣息,而且也在慢慢朝自己靠近。

陳半山決定一直逃避也不是辦法,只想來一次正面交鋒,當下也是朝唐昱靠近,而唐昱也感應到陳半山的氣息越來越濃,也是來了勁,準備和陳半山正面交鋒。

「來呀!」陳半山大喊。

唐昱回應道:「來就來!」

二人均感應到對方,二人同時現身,陳半山現身的方式十分特別,來了一個側身飛撲,人在空中,雙槍狂射,人在划落的過程中,一截截彈殼彈射。而唐昱那是大驚,閃躲的同時九柄飛刀發了出來。

二人下面交鋒只有兩個呼吸,但是十分激烈,短暫的交鋒過後,陳半山撲落在地面,一下驢打滾,躲在一塊石頭下,大腿中了一刀,刀插在腿上,血水滲了出來。不過陳半山並不失落,唐昱兩樣中了他一槍,算是平手。

「再來!」

陳半山和唐昱那是異口同聲地大吼,這一下,二人又交鋒,唐昱一下子發現十幾柄飛刀加飛箭,把陳半山射成了蜂窩。

「不好!」

唐昱大吼,因他發現自己射中只是一套方服,是的,陳半山喊再來,但他並沒有來,而扔出了一套自己的衣服,而唐昱把所有的攻擊都瞄準了這件衣服,等陳半山隨後出現之際,他發現自己完蛋了,只看到一顆顆子彈飛射而來,儘管唐昱努力地要閃躲,但還是失去了先機,被陳半山打中幾槍,而且關鍵一槍打中了他的腦袋。

腦袋被擊中,唐昱感覺到自己意識開始模糊,但他知道自己著了陳半山的道。

「兵不厭詐!」

陳半山的聲音響起,陳半山扶著石頭站了起來。

唐昱看見陳半山,心裡想說老子不服,然而他還沒說出口,整個人便消失不見,被淘汰了。

…… 話說陳半山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在一棵大樹下睡著了,揉了揉眼睛,四下看了看,發現自己身處一座小山頭上,柳非煙不知什麼時候換上了一套白色的衣裳,此時站在一塊巨石上,衣袂飄飄,正迎著風眺望遠方,沐浴在陽光之下,光看著這背影,陳半山就感覺到不能自拔,心想,這柳非煙怎麼喜歡日光浴。

「嘿嘿!昨晚折騰個半死,又累又困,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

陳半山說著,來到巨石腳下。

柳非煙則飄下巨石,道:「既然醒,來我們就走吧。」

「去哪裡?」陳半山問道。

對於要去哪裡,柳非煙一如往常地沒有主見,對陳半山道:「你說去哪裡就去哪裡,總不能呆在原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