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你們緊隨我後。切不可擅自離開!”唐三道,然後率領着自己的兩位大哥當先走了進去。

“竟然讓他捷足先登,危險越大,機遇越大,竟然讓唐三搶了先!有誰與我同行,進入這第二大黑洞?”秦無極眼光掃射,看向衆人。他是不滅仙體,與唐三一樣,兩人都擁有絕世體質,又共同渡了天劫,在他眼裏,也唯有唐三能與他相提並論,此時見前者選擇了那第二大洞口,他又怎能讓唐三佔了先機?

“我願與你同去!”數人站了出來,紛紛走到秦無極身後,有秦無極相護,他們也變得不是那麼害怕,且在他們眼中,這第二危險的黑洞能得到的好處定然比其它七口黑洞要多。

“秦老弟,你怎麼選擇?”慕容旭眉頭緊鎖,他雖然沒有絕世體質,但是他境界高深,實力與兩大絕世體質相比,也定然不弱,這回見唐三和秦無極都選擇了第二大洞口,他倒是猶豫起來。

“慕容兄,你覺得我們真的應該根據洞口的大小來判斷危險與機遇的大小嗎?”秦少羽別有深意的看了眼慕容旭道。

“哦?難道秦老弟不是這樣認爲的嗎?”慕容旭疑惑道,在他認知中,玄天銘能選擇那口最大的黑洞,足以證明,洞口越大,危機也就越大。

“也許吧,宗主能如此選擇,也不無道理,從這幾口洞口散發出的死氣看來,這第一大黑洞確實比其它洞穴要兇險很大!”

“我也是這樣認爲,然而這第一大洞穴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定然不能冒然前行,而這第二大洞口,秦無極與唐三等人先後進入其中,這其中的機遇定是被他們劫了,看來我們唯有選擇這第三大洞穴了!”慕容旭分析道。

“秦大哥,我們真的要進入這第三大洞口嗎?”陸瑤在這二十個核心弟子中,實力屬於偏弱的一方,但是,不管怎樣,只要秦少羽選擇,她也一定會緊隨其後。

“秦老弟,要一起嗎?”慕容旭邀請道,此時他已領着幾人立在了第三大黑洞的門口。

“不了,我覺得我還是選擇那處最小的吧!”秦少羽看了眼最邊上的那處不起眼的黑洞道。

“恩?這秦少羽還真是膽小鬼,好歹他曾經也挑戰過仙體魔體,今天怎麼這麼慫?”立於慕容旭身旁的蕭風道,他鄙視的看着秦少羽,一副瞧不起的模樣。

秦少羽聽到耳中,也不發作,能這般選擇,完全是因爲他體內的葬天碑的作用。

“好吧,既然秦老弟能這般選擇,也定有你的道理,那我們就先走了!”慕容旭能這樣說,完全是他想要討好秦少羽,畢竟過不了多久,龍血大陸的品酒大會就要來臨,屆時他還希望秦少羽能助他慕容家在品酒大會一展身手呢。

“秦大哥,你怎麼選擇那處洞口?”陸瑤疑惑道,危機越小,機遇也就越小,秦少羽這般選擇,無疑能得到的好處也就越小。

“陸瑤、王豪、柳楊,你們三人跟着慕容旭進入這第三個洞穴吧!”秦少羽看了眼最後的三人道。

“秦老弟,你不跟我們一起?還有,你爲什麼會選擇那處最小的洞穴?”王豪疑惑,本來他們還打算與秦少羽共進退,畢竟,在這些人當中,屬他們幾人關係最好,在這種危機重重的惡地,要的就是最值得信奈的人在一起。

“我有種感覺,這最小的這出洞口危機定不會比第二大洞口小!”秦少羽道,其實,他也不能確定,冥冥之中,在葬天碑的作用下,這最後的那處黑洞總是莫名的吸引了他,那黑洞深處,彷彿在不斷召喚他。

“啊!那你還去,不行,太危險了!我一定要陪在秦大哥身邊!”陸瑤見秦少羽不肯與他們同去,她哪裏肯幹。

“陸瑤,我一人前去,定有把握全身而退,如果你們同去,我保不了你們周全,所以,你們還是進入第三大洞穴吧,慕容旭有求於我,如果你們遇到危機,他一定會相助的!”秦少羽決然道,從葬天碑發出的反應看,秦少羽有種感覺,這最小的那處黑洞,也許其中的危險還要大於最大的那處洞穴,他又怎麼敢讓陸瑤等人和他一起去冒險。

“王豪、柳楊,陸瑤就擺脫你們了!”秦少羽說着當先進入最小的那口黑洞。

“秦大哥……”陸瑤想要跟隨秦少羽而去,但是王豪和柳楊緊緊拉着。

王豪和柳楊知道秦少羽不會對他們說謊,如果他們去了,不但幫不上秦少羽的忙,相反,還會成爲對方的累贅。

剛入洞口,一陣強大的陰風襲捲,將突兀進入的秦少羽吞噬而去,他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被捲起,陰風猶如狂暴的龍捲風,一路上將秦少羽捲入鬼窟深處。

“定!”秦少羽力道何止萬斤,此時大手一揮,猛地抓住洞口兩旁堅硬的巖壁。

只是,這堪比玄鐵般的崖壁,竟然抵不過肆虐的陰風,秦少羽五指嵌入石壁之中,擦除刺眼的火花,陰風狂暴,秦少羽精鐵般的手指在石壁上留下五個凹槽,即使這樣,仍然定不住他的身子。

“希望葬天碑不會害我!”秦少羽見抵抗無效,乾脆放棄了反抗,此地對葬天碑有極大的吸引,他也唯有乞求葬天碑不會有害於他。

轟隆!

一聲巨響,秦少羽重重的摔在地上,此時陰風散去,這是一個空曠的洞窟。

這與其他地方不同,因爲此地透過頂端,依稀可以看到幾縷陽光投射了進來。

秦少羽站了起來,這裏視線明顯比之剛纔要好了不少,四周極其安靜,乍一看,無一絲危機存在。

秦少羽試探着走了幾步,突然地上傳來稀碎的聲音,他仔細一看,原來地上全是一些血骨。

“血液未曾凝固,難道不久之前有誰來過?”秦少羽疑惑,看似安全之地,暗中定藏着重重危機。

秦少羽小心翼翼前行,這處洞窟無比寬廣,放眼望去,竟然看不到邊際。

“這裏方圓至少也有百來裏了,這麼多血骨鋪滿了整個洞窟,在一些凹陷的位置,竟然還有血水在無聲的流逝!”秦少羽驚恐,他不敢相信,這要犧牲多少人才能墊滿這個洞窟。

“這些人到底是爲何而死,除了血骨意外,竟然看不到任何人的頭顱?”秦少羽仔細查看,這地方非同一般。

秦少羽繼續前行,他此時立於洞窟的中心,如果要想出了這處洞窟,必須尋找出口,他被陰風捲來,來時的路已經消失不見。

葬天碑此時沒有絲毫反應,這讓他奇怪,那莫名的召喚聲音也消失不見,爲何一切會變成這樣。

秦少羽此時唯有靠自己摸索前進,他速度極快,看似在奔騰,實際他的腳距離地面已有半寸餘高。

一路奔跑,秦少羽突然有種毛髮骨悚然的感覺,而危險就在他身前不遠處。

嘶嘶……

異響從前方傳來,那裏佈滿了無數雙嗜血的眼瞳,“這是什麼?”

秦少羽瞬間定住身形,極大的危機感傳來,這絕對是一些兇狠的異獸。

秦少羽緊盯着前方的異獸,一時不敢前行。

不遠處的異獸同樣打量着這個突兀出現的人類,兩方僵持,都沒有率先打破這短暫的平靜。

吼!

終於,一聲巨吼打破了這裏的寧靜,秦少羽緊張到了極點,從對方散發出的氣勢看來,這些異獸的境界絕對都不低於二階兇獸之境。 轟隆隆!

整個鬼窟都處在震動之中,這些聲音真是源於異獸奔騰產生的巨響。

秦少羽毛孔炸開,且不說這些異獸的境界如何,光是以對方的數量,他完全沒有把握全身而退,此時唯有逃跑。

“跑!”

秦少羽撒丫子狂跑,他終於明瞭,爲什麼這地上會有這麼多血骨,這些肯定是這些異獸的傑作。不過,他還是不明白,從這些血骨的跡象看來,這不久前發生了大戰,這麼多人齊聚鬼窟,到底是爲何?然而時間偏偏就在不久前?

身後異獸的巨響越來越近,他來不及細想,此時唯有儘快脫離這險境,不然,他很可能也會化爲一潭血骨。

吼!

又是一聲巨吼,震耳欲聾,石壁上的細小的石頭都被震落了不少,秦少羽可以肯定,這隻異獸境界絕對在三階開外,實力很可能不會低於他,屬於異獸中的王者。

“糟糕!”秦少羽突然停住了腳步,因爲,在他逃跑的方向,那裏迎面走來了更多的兇獸。

異獸距離他越來越近,在這漆黑如墨的洞穴之中,秦少羽也終於看清,這是一羣恐怖的生靈。

這竟然是一羣兩足生物,除了頭上無面目外,背上還長有染血的倒刺,從形狀上看,他們可以稱之爲無相人,沒有臉相,比常人要高大很多,特別是背上的倒刺,閃耀着金色的血光,異常恐怖。

“沒有嘴巴,他們的聲音是從何處產生?”秦少羽疑惑,面對着一羣這樣的生靈,他害怕的同時更是好奇。

“闖鬼窟者死!”沙啞的聲音響起,讓人驚恐。

秦少羽驚訝,這生靈竟然能吐出人言,讓他聯想到了傳說中的純血生靈,只是,這生靈長有人樣,有讓他疑惑,這種生靈,究竟屬於人類還是兇獸?

眼前的這隻巨大的異獸明顯屬於這幫生靈的王者,他全身佈滿紋身,矯健的肌肉強健有力,修長的指甲染着鮮血,滴滴答答正往外冒着血水,極是恐怖。

“難道這是一羣鬼獸?”秦少羽突然想到,在剛進鬼窟之時,玄天銘曾和他們提到過鬼獸一詞,他沒怎麼在乎,此時見到真兇,他可以確定,這些生靈,很可能就是玄天銘口中的鬼獸。

吼!

鬼獸咆哮,他們仔細打量着被他們包圍住的獵物,並沒有急於出手,而是不斷審視。

敵不動我不動,秦少羽在對方打量他的同時,他也仔細查看着這些鬼獸。

鬼獸沒有急於出手,有可能是忌憚他體內的葬天碑,秦少羽能選擇這處洞窟,正是有葬天碑做依仗,雖然這是在賭,但是,如果沒有進入這對他發出召喚的洞穴,他很不甘心。

“鬼殺!”

伴隨着鬼獸王者一聲怒吼,將秦少羽團團圍住的鬼獸終於發動了攻擊。

與此同時,秦少羽雷霆之勢,快速的從空間袋掏出那把七品靈劍,擒賊先擒王,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葬天碑此時沒有半點反應,他只能靠自己殺出去。

“殺!”

玄天訣融入劍身,秦少羽用力揮劍,強大的劍之氣肆虐,離他稍近的鬼獸被劍氣沾染,頓時被劈成兩半,鮮血染空。

秦少羽一劍盪開周身的鬼獸,他以閃電之速殺向鬼獸之王,那個佈滿紋身的強大生靈。

吼!

鬼獸之王怒吼,地洞山搖,讓人驚恐的是,他背上的倒刺竟然離體而出,成爲了他手中的靈兵。

鏗鏘!

秦少羽七品靈劍配合着玄天訣,威力絕倫,本以爲這一劍劈下,即使鬼獸之王不死也會身受重傷,令他意外的是,對方手中的倒刺異常堅硬,在七品靈劍的兇危之下,那倒刺毫髮無損。

秦少羽速度極快,要想全身而退,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殺了着鬼獸的王者,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鬼獸身形異常靈敏,秦少羽每一劍落下,他都能硬抗下來,倒刺鋒利無比,有好幾次差點碰到秦少羽肉身。

吭……

七品靈劍與鬼獸之王手中的倒刺不斷碰撞,每一招下去,都產生強大的氣勢,以至於其他鬼獸一時不敢向前。

秦少羽屬於靈士圓滿,而鬼獸境界不在秦少羽之下,要不是秦少羽體質特別,再加上他修煉了葬天碑中的神祕經文,他此時定已遭不測。

吼!

鬼獸之王怒嘯,久戰之下,雙方旗鼓相當,鬼獸之王也摸透了秦少羽的底,這更激起了他的怒火,秦少羽明明境界比他要低,但是就是不能將對方戰敗,這讓他憋屈。

而在秦少羽心中,這鬼獸同樣霸道,他現在雖然沒有同時開啓五口靈泉,但是,以其他四口靈泉之力匯聚於一口,雖然沒有同時開啓五道靈泉那般強橫,但是即使這樣,以這樣的實力,一般的一級靈將級別的強者也可戰勝,秦少羽可以肯定,這鬼獸之王的實力,堪比二級靈將級別的強者。

“殺!”

秦少羽打出了真火,如果再這般打下去,情況對他越發不利,因爲,遠遠看去,不時有更多的鬼獸向這邊走來。

玄天訣靈力的氣勢越發強橫,秦少羽越戰越勇,他舞劍的動作也越來越快,到最後,只能依稀的看到一些劍影。

鏗鏘!

劍走游龍,劍尖如蛇信,不時擦過鬼獸之王的強壯的肌膚,模糊中可以看到,鬼獸之王周身已被秦少羽劍身擦傷了幾處,只是這傷口很小,不妨礙對方進攻。

“竟然是綠色的血液?”秦少羽驚道,這鬼獸異常神祕,他不似人血,流出的是一些帶綠的血液。

“破!”秦少羽不再隱藏實力,他棄掉玄天訣不用,以葬天碑神祕經文中悟出的經文要義,他在演化無極劍技。

秦少羽動作突然變慢了,肉眼可以看得出來,秦少羽揮劍的動作確實變得緩慢起來,但是,讓人奇怪的是鬼獸之王的動作也變慢了很多。

圍觀的鬼獸驚奇,秦少羽動作變慢,這無非給了王者機會,但是,鬼獸之王的動作怎麼突然也變慢了?

一些鬼獸趁機殺向秦少羽,想要助王者一臂之力,但是,當他靠近秦少羽時,無形劍氣掃蕩,他還沒看清對方的劍影,已立馬喪身在秦少羽劍下。

至此,一衆鬼獸終於知道,對方似乎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對方的動作變慢,並不等於實力下降,相反,秦少羽的實力在不斷攀升。

噗嗤!

秦少羽眼疾手快,以迅雷之勢斬下鬼獸之王的一隻粗壯的臂膀,神祕經文果然奏效,他演化的絕世劍技威力絕倫,就算實力堪比二級靈將的鬼獸王者,在這種劍技之下,也險些喪命!

吼!

一隻胳膊被秦少羽看下,鬼獸之王更加憤怒,他何曾這樣被人戰敗過,他們王者,手底下鬼獸無數,本以爲以秦少羽靈士圓滿之境,定不會戰敗他,但是此時被對方看下一隻手臂,這是奇恥大辱。

“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