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博家那個名叫璟韶的神隱境武神,是目前來說最大的麻煩。

軒轅叔雄等人可不知道,軒轅無命有能耐擊殺神隱境的武神,他們一直認為就算是軒轅劍和軒轅無命回來,其實也有些無補於事。

所以,當軒轅無命和軒轅劍在次日黎明時分趕了回來時,看到的軒轅伯雄他們都是臉色不好,憂心忡忡的樣子。

軒轅伯雄和軒轅叔雄兄弟二人睡不著,一直在偏廳里喝茶,一副要看到日出的節奏。

他們也正是在等軒轅劍父子,他們知道,接受到傳音,他們一定會放下手頭上的事連夜趕回來。

在知道軒轅伯雄他們最擔心的事後,軒轅劍怪笑著問道:「那個璟韶是什麼修為?」

「神隱境!」軒轅伯雄想當然地回答道:「你這還要問?」

「我問的是他幾星修為?」軒轅劍有些無奈。

「四星!聽說是四星!」軒轅伯雄點頭道:「不過具體情況也不清楚,畢竟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出手了。」

軒轅劍曬然一笑:「那也就是說最多就五星了?」

軒轅伯雄應道:「應該是這樣吧,神隱境修為可不是那麼好提升的吧?」

軒轅劍點了點頭,看向軒轅無命:「無命,沒問題吧?」

「問題不大!」軒轅無命裂開了嘴,笑得很憨直。

軒轅伯雄錯愕地看著軒轅無命:「我怎麼聽不太明白你們父子倆的對話?什麼問題不大啊?難不成你們父子還想靠你們合力對付璟韶?」

「是啊,這不太靠譜吧?階段的差距,要想靠人數取勝,起碼也得兩位數吧?」軒轅叔雄也是一臉狐疑。

軒轅劍搖頭道:「當然不是……」

在軒轅伯雄臉上微緩時,馬上又就揪緊了,因為軒轅劍笑道:「是靠無命他一個人。」

「什麼?靠無命去對付璟韶,你是他親爹么你?」軒轅伯雄瞪視著軒轅劍,即便他知道軒轅無命很強,卻也從來沒想過軒轅劍能對付神隱境的武神。

軒轅叔雄也是白了軒轅劍一眼,他也不知道軒轅劍這爹是怎麼當的,既然想到這麼一個餿主意出來。

要說軒轅無命能對付神明境的武神,軒轅伯雄和軒轅叔雄還勉強相信一把,可是現在這差距也太大了。

「伯公,爺爺,他當然是我親爹,如假包換的親爹。」軒轅無命笑道:「你們就好好去休息吧,一切照舊便是。回頭那璟韶要是來了,我來對付便是。」

「無命,你可別拿你爺爺我開心啊。」軒轅叔雄深深地看著軒轅無命:「我知道你獲得了天君傳承,可你的修為不也還只是魂煉境圓滿么?」

「爹,我也懶得管你們睡不睡得著了,就告訴你們吧,無命前日剛把尉遲陽殺死。」軒轅劍實在有些憋不住了,他原本打算休息一下再說這事的,因為他知道一說,八成這兩老頭就不睡了。

雖然軒轅叔雄現在看起來跟軒轅劍根本不像父子而像兄弟,可是在軒轅劍心目中,軒轅叔雄也已經是老頭了。

「把尉遲陽殺死?這尉遲陽是誰啊?」軒轅叔雄微愕。

軒轅伯雄也是疑惑道:「是啊,這尉遲陽很厲害?有璟韶厲害?」

軒轅劍一拍額頭:「這尉遲陽是武雲劍閣巡武堂的副堂主,雖然巡武堂有好些個副堂主,但他可是貨真價實的神隱境武神,三星修為,卻擁有不弱於五星神隱境武神的實力。」

「什麼?」

軒轅伯雄和軒轅叔雄都不由跳了起來,一臉震驚地看著軒轅劍,然後驀然反應過來,再看向軒轅無命。 「這……是真的?」軒轅伯雄艱難地吞了口唾沫。

感受到兩個長輩的那份都要變成眼珠子中血絲的希冀,軒轅無命聳了聳肩:「是真的,我現在除了不會飛外,要對付一個神隱境五星以下的武神問題還真不大……」

在軒轅伯雄和軒轅叔雄興奮得渾身發抖時,軒轅無命加了一句:「而且我現在已經有五成的把握,能解決我自己飛行戰鬥的問題了。」

這下連軒轅劍都十分驚異:「無命,你能飛了?」

即便是前世,飛行,也是人類科技發展的一大重要階段。

而在這個世界,更是武者修鍊大成的一個標誌,能夠飛行,說明已經成長成為一代強者。

而只有成為武神,才能飛行,這是一個共識,因為那個時候靈能再次發生質變,如果用科技時代的手段去偵測,就會發現這個時候的靈能分子的質量會比空氣分子都更輕一些。

因此,武神釋放靈能后,能夠很輕鬆地讓身體漂浮起來,然後通過調節靈能釋放的方式,而掌握各式各樣不同的飛行能力。

現在軒轅無命只有魂融境,竟然就說自己能夠解決飛行能力,怎能不讓諸人覺得驚奇莫名?

軒轅無命笑道:「我也只有五成的把握,還只是理論階段呢。」

軒轅劍眼中微恍:「是你從尉遲陽的遺物中得到的那個玄級中品元精?」

「是啊,那是玄級中品風系元精天颶螺,本來應該給老爹你的,但是我想測試一下我的一個想法。」軒轅無命輕笑。

這個想法軒轅無命在了解「萬屍無疆」那個陣法時就存在他腦海中,不過那個時候他的元精體系少了一個風屬元精,因此根本不能做試驗。

而現在,尉遲陽的遺物中竟然正好有用靈導器養著一枚風屬元精。

軒轅劍可還沒有元精呢,原本這天颶螺應該給軒轅劍的,但是因為腦中那個想法,軒轅無命卻是自私了一把,在軒轅劍說給他時,他也就不客氣地留了下來。

「什麼想法?」軒轅劍知道軒轅無命天賦極高,在修鍊方面奇思妙想十分的多。

而修鍊之道,這種奇思妙想往往能出奇效。

軒轅無命笑著反問道:「老爹你可記得那飛天殭屍的黑色光翼么?」

軒轅劍連連點頭,眼睛放亮:「你是說,你要效仿那種黑色光翼?我想那應該是陣法的輔助力量吧?」

「是的,那是一個很有意思的陣法,能夠凝聚能量光翼,輔助不能飛行的個體擁有飛行能力,而且還有不錯的戰力加成。」軒轅無命笑道。

「那你應該找懷瑾啊,她獲得了清風天君的陣法造詣傳承,她應該能幫上你一些忙的。」軒轅叔雄提議道。

軒轅無命點頭道:「我會跟懷瑾姑姑交流的,說不定以後這個陣法能用到我們軒轅家的防禦體系上去。」

軒轅伯雄也是大為驚喜:「如果能讓武魂擁有飛行能力,那這戰略意義實在太大了。」

想一想吧,其他的人衝擊軒轅家時,突然碰到上百個人騰飛在空中,那種視覺衝擊力應該很強烈吧?

不單單中看,真要打起來,能飛行戰鬥的優勢更是數不甚數。

轉眼,天亮了。

元塵伯爵起床后,收到的第一個彙報就是沨晟和烈庭他們求見之事。

嵐心子爵也跟他們一起來見元塵伯爵,就因為軒轅家的事。

「軒轅家竟然有不下五個武神?」

元塵伯爵是個年輕六十歲左右的男子,長得不怎麼樣,偏矮偏胖,不過還蓄著大鬍子的他氣勢卻是不凡,目露精芒,遇變不驚,很有貴族風範。

「是的,我們這次去到軒轅家,就碰上四個武神。」沨晟表情陰沉。

「有兩個修為在我們之上,可能有神明境七星甚至八星的修為,另外兩個修為差了不少,應該只有一星二星修為。」烈庭更為詳細地說道:「而嵐心子爵所說的那對年輕父子也沒有碰上。」

嵐心子爵補充道:「那對父子中應該是只有一個武神,名為軒轅劍,其修為絕對在神明境七星以上。軒轅家的實力確實不弱……」

「實力再不弱,還能有我們伯爵府強?」沨晟怒聲道:「他們就是自認實力不弱,所以連我們伯爵府都不放在眼裡,竟然連我們的通牒都敢無視。」

元塵伯爵聞言,臉上陰沉:「敢無視我的通牒?」

沨晟點頭道:「我和烈庭到了軒轅家,他們竟然一味想拖延時間,還說什麼等到通牒時間到了再給我們答覆。」

「是啊,他們還只是說給答覆,都沒說等時間到了就付靈晶的意思!」烈庭也連連點頭,附和沨晟的意思。

二人再軒轅家吃癟,被拂了面子,在元塵伯爵面前豈能說一句婉轉一些的話語,巴不得添油加醋的。

「真是放肆!」元塵伯爵臉色鐵青地一掌拍碎了身下的厚重木椅:「還真把這裡當成他們大周武國了?」

元塵伯爵本身也是個魂融境的武魂,加上久居上位,那種氣勢還真是頗為懾人。

沨晟臉色微喜:「伯爵大人,依我看,這種外來破落戶就是要往死里打,不要讓他們爬起來了,否則更會目中無人,不可一世。」

烈庭也加了把油:「沒錯,我看就算是通牒時間到了,他們也不會老實給靈晶,那軒轅無伯雄還說什麼我們伯爵府的吃相太難看。」

「吃相難看?」元塵伯爵臉色冷峻:「他們玩一手猛龍過江,把赤羽家族就這麼滅了,得了那麼多好處,本伯爵只是要分一杯羹而已,他們竟然說本把伯爵吃相難看?還有更難看的呢,他們有得受了。」

一旁得嵐心子爵欲言又止,他突然發現他已經插不上話了。

不過元塵伯爵的眼睛很尖:「嵐心子爵,你有什麼想說的么?」

既然被問起,腦海中天人交戰的嵐心子爵躬身道:「我有一個建議,可供伯爵大人參考一二。」

元塵伯爵點了點頭:「嵐心,你說!」

「其實軒轅家真要說想忤逆伯爵府應該不可能,他們恐怕的確是一次性拿不出這麼大筆的靈晶。」嵐心躬身道:「其實伯爵大人可以先要一個億,或者一個半億,我估計他們就會拿得比較爽快了。」

元塵伯爵微詫:「他們有這個意思?」

「軒轅伯雄有當著大家都面都說過,希望能要少出點。這種事情總是要談的,為了這些事來個龍虎鬥,其實真的沒有必要。」嵐心最擔心的是,一旦開戰,他們嵐光家族必然會成為炮灰。

「伯爵大人,我看是嵐心子爵一廂情願。」烈庭沉聲道:「那根本就是緩兵之計,我估計他們在等待外援,畢竟這軒轅家能定居荊棘谷,好像還有西門家的扶持。如果西門家花錢給他們請來一兩個神隱境武神,那我們豈不是十分被動?」

讚歎地看了眼烈庭,沨晟也介面道:「而且真要打那麼大折扣,那豈不是等於要承認我們伯爵府吃相難看?」

當婊子又立牌坊的事,是很多要臉的人都會做的。

元塵伯爵也是如此,他其實知道自己吃相難看,但是不能被人說出來啊,就如同他知道自己的吃相難看,但是卻不準人這麼說。

目光在三人身上掃了個來回,元塵伯爵最終還是傾向於自家兩大供奉的說辭,當下做了決定:「那趁他們的援兵還沒有到,讓璟韶走一趟吧!」

嵐心子爵臉色一黯,他就知道,他今天到來根本不可能改變得了勢態的發展。

沨晟和烈庭二人則相視一笑,得意不已。

在他們看來,璟韶一出面,他們就能很好地找回場子,到時候大殺四方,看軒轅家的人還怎麼囂張?

嵐心子爵告辭了,還領了一個協戰命令。

嵐心子爵真的不想領,這種事情吃力不討好的,伯爵府對軒轅家動武,就算贏了也不會給他嵐光家什麼好處。

相反,嵐光家還會因此徹底得罪軒轅家。

伯爵府家大業大,不怕軒轅家,可嵐光家實力不強,會擔心軒轅家的報復。

除非是軒轅家的人被殺光了,否則的話,他們一定會瘋狂報復的。

想想赤羽家族的覆滅,不就是因為家裡的紈絝想玩弄人家的女孩,然後殺了軒轅家一些無關緊要的人?

再想想那對父子的殺伐果斷,嵐心子爵出了伯爵府,站子路口半晌,最終還是決定給軒轅伯雄發去了傳音。

嵐心子爵有種直覺,他覺得伯爵府跟軒轅家的爭鬥沒有這麼容易解決。

一旦軒轅家能挺住的話,那麼伯爵府就麻煩了。

所以,給嵐光家留那麼一條後路還是應該的。

嵐心子爵不知道,他的這個聰明的舉動,確實讓他們嵐光家躲過了一劫。

軒轅伯雄原本在疲憊中沉睡,收到傳音,當時就清醒了過來。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 「伯爵聽從了沨晟他們的慫恿,決定對你們施壓,璟韶不日就會帶人過來,對此我也無能為力。」

「屆時霜落會來走走過場,還希望手下留情,嵐心不想與你們為敵之心,還請明鑒。」

兩條傳音,表達了嵐心的無奈和希冀。

「這傢伙,倒是聰明!」軒轅伯雄一向認為這嵐心是個人物,事實也證明如此。

軒轅伯雄自然要召集大家再碰一下頭,畢竟軒轅伬他們可還不知道軒轅無命能對付神隱境武神的好消息呢。

這個會議,軒轅劍參與了,但是軒轅無命沒有參與。

他在閉小關。 黃思辟穀的能力,讓軒轅無命能擁有永遠不知疲倦的體力。

其實,就算沒有黃思辟穀的作用,恐怕軒轅無命也不會感覺到疲勞,因為他給自己布置的一些任務達成進度還是非常不錯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不到一天一夜的時間,軒轅無命給自己定下的三大任務基本上完成了。

靈烙方面,三枚乾元化神丹、三枚乾元益神丹外加三枚陰陽血魂丹都輕鬆靈烙成功。

這個效率非常的快,而且在靈烙丹藥的時候,軒轅無命還在一邊吸收魂血天晶碎片的魂血能量。

先提高血煉級別,再提高修為。

這是白痴都明白的選擇,畢竟血煉級別能夠讓修為提高的效益最大化。

魂血天晶碎片所擁有的魂血能量很強大,讓軒轅無命一舉達到了天骼圓滿階段還有不少盈餘。

也就是說,軒轅無命的通血融髓階段達到了極致,距離沸血鑄筋只剩下一線之隔。

不過軒轅無命沒有草率地讓自己去突破這一線,因為他知道,時間上恐怕不夠。

能夠達成天骼圓滿,讓他的基礎戰力加成係數達到五成五,這已經讓軒轅無命目前頗為滿意。

達到這一步后,軒轅無命就將丹藥送了出去,給了軒轅劍。

然後軒轅無命繼續閉他的關。

接下來的任務,是吸收一點修為傳承天晶碎片上的精純修為,將修為提高到了魂融境三星。

是的,只提高兩星,軒轅無命就停了下來。

這兩星修為,都是為了更好地保障接下來將面臨的戰鬥,要不然軒轅無命都不會捨得提升。

也許有人會說,能提升修為還藏著掖著做什麼,一次性提升上去,豈不是就能大殺四方了?

軒轅無命是不想浪費修為提升的機會,畢竟等到他的血煉級別達到沸血鑄筋階段,那每次提升能夠加成的基礎戰力都要提高半成。

半成可就是兩千牛的力量加成啊,跟白撿的一樣。

這些提升都是軒轅無命自己能夠把控的,就如同完成作業一樣,完成後只有輕鬆,沒有太興奮。

真正能讓軒轅無命興奮的,是內五元飛行機制是否能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