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了一晚上,兩人回到生命艙的時候,天空已經灰濛濛亮了,遠遠就能聽到夏雨在訓斥那隻虎狼異形獸。

「夏依若,我好累呀!好像睡一覺啊。」

「我也困…」

夏依依從生命艙急忙跑了出來說:「你們終於回來了,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讓我一陣擔心。」

「哎……異形生物太強了,看到我跟夏依若簡直當成兩隻小肥羊,窮追不捨。」小神喪眉打眼的又看向走來的夏風,「夏風這異形生物交給你們搬進生命艙讓阿爾法看著處理,我去睡會。」

「好..交給我們吧!」

小神又看了眼四周原本荒廢的小峽谷被弄的像一個小堡壘,他看到亞洛克研究開始有漸漸人類的樣子兩條腿走路,跟當初第一次見到夏風夏雨一樣,小神懷疑它們是不是被暗中更改了生物基因,記得最早異形生物可以是通過任何生命體變異誕生的,現在他們是依靠雌性異形母體誕生。

「如果先讓亞洛克母體的生物基因進化為人類,也許誕生出來就直接是人類了,就不用一個個從異形生物開始進化了。」

在心中自言自語的小神帶著想法,回到生命艙中直接躺在甲板上,他實在是太累了,閉上雙眼腦海出現自己第二種生物基因,他認為太強了,這次消耗比上次更大…..

小神睡下他莫名其妙睜開雙眼不是飛船,是來到一處詭異的地方,看著眼前的紅色的淺影不斷的廝殺,場面十分血腥,血肉飛濺,他依稀看清遠處是一隻高數米的龐然大物,身體赤紅色,它在不斷的撕咬著身下的獵物,它血紅色的眸光透著憤怒,有著尖銳皓白的利齒,一張能吞下萬物的血盆大口不斷吞食著,

「這不是我體內第二種生物基因嗎?難道這是本體?」

小神看到對方戰鬥的樣子自言自語著,當看到眼前赤紅色的怪物不斷廝殺眼前強大的獵物,它不動聲色,無所畏懼。

小神一步步往前走去,他並沒有害怕,四顧著周圍地上還有地上慢慢全是屍體,與它長一樣的怪物也死了很多,也許是它的同伴,只有它是僅存活下來的一隻它憤怒的在咆哮著,小神是這樣認為的。

很快夢裡畫面又變了,小神閉著眼睜開看到那隻赤紅色的怪物,全身已經傷痕纍纍,而地上的死去的同伴的屍體早已經不見了,而小神並不知道這裡地域在哪,周圍一切是紅色的,一輪血色天空,也不清楚是哪個星系。

……轟隆隆,小神所在的地面發生了震動,那隻赤紅色的怪物,站在巨石的頂端,它就是靜靜的站在那一動不動,小神認為它已經死了,當他走過去時候,看到它時,兩行血淚印跡從眼眸滑落而下在猙獰的面龐上,早已經被風乾。

隨著地面上的轟隆聲越來越大,周圍的地面來時崩塌,小神看到赤紅色的怪物依然無動於衷,也許是真的死了,隨後一聲炸響它身體沉入地底,不知道過了多少年過去,小神的畫面再次轉變,這個已經裂開的星球出現一艘人類的飛船。

小神看到了五個人影,並看不清楚他們的容貌,在五人的抵達這個星球時他們是來探索的,最終五人發現這個星球沒有生命跡象,最後五人在地下石縫中找到那隻龐然大物。

小神在夢境中看到五人清楚的將赤紅色怪物的心臟挖了出來,然後用容器裝上,那顆血色的心臟起碼一個臉盆大,這時發生奇怪的一幕,五人在小神眼裡像是在爭吵著什麼,可這裡其中有一人在背後拿出了什麼,趁對方不備偷襲殺死四人。

他站在原地一會,最後拿著那裝著心臟的機器回到了飛船上….

小神這時候雙眼一黑,在睜開雙眼已經蘇醒過來,他呼吸急促著說:「難道那是另一種生物基因最後的記憶畫面嗎?我怎麼會做這樣的夢?會不會暗示我拿回心臟,找到肉身….」

「什麼拿回心臟,找到肉身?小神你在胡說什麼。」夏依若起身揉著眼睛看了看對方。

小神也聽到夏依若的話,搖搖頭說:「我剛剛做了個很長又奇怪的夢….」

「沒事了..那只是一個夢。」夏依若像人類女性一樣在安慰小神,抱著他的頭枕在她胸前身上,一手摸著小神白色的頭髮。

這時候夏依依走來說:「小神,你去看看那隻異形獸,還有皮蛋它們兩個好像打起來了。夏雨和夏風兩人束手無策。」

「啊….皮蛋那麼小怎麼可能是虎狼異形獸的對手呀!」小神有些不可思議的說。

夏依依忍不住笑了起來,「咯咯…等你去看看就知道咯。」

「那我去看看….」小神起身在夏依若臉上輕輕一點,說:「別忘記了將帶回來的異形生物的細胞基因做研究。」

夏依若笑了笑說:「知道啦,你快去吧。」

暗夜誘情:不做你的女人 夏依依無奈搖了搖頭轉身進了控制室,她心中有點小小失落,只是小神並不知道。

小神走出了艙門就聽到不遠處煙土瀰漫,看到夏雨土頭土臉的跑來。

「小神,你快去看看吧!」

小神一聽夏雨的話變的怎麼劉暢了,但還是很想知道發什麼,「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一言兩句說不清楚…」

夏雨直接拉著小神向前跑去,很快看到兩隻一模一樣的虎狼異形獸,印在小神雙眼裡,兩道黑影在不斷相互攻擊,這讓小神一下愣住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會兩字一樣的虎狼異形獸。」

小神也是光頭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樣子,不過兩隻虎狼異形獸身上都出現傷痕,鱗片上還有少血的血跡,唯獨一隻屁股肉少了一塊。

夏風灰頭土臉說:「小神,是皮蛋趁著虎狼異形獸睡覺,咬掉對方一塊肉,就這樣打起來了。」

「對……就是這樣,然後虎狼異形獸生氣朝著皮蛋咬去,結果皮蛋身體變大就成了這樣。」

小神聽到夏風夏雨兩兄弟的解說,總算是明白了過來,可皮蛋這不點居然有這樣的能力,他臉上露出了笑意。

「阿爾法,對它們進行細胞基因掃描檢測。」

「阿爾法:好的,正在進行掃描中…兩人的細胞基因極為相同.能力也相同..」 「不見棺材不掉淚!」

大金獅說著,一下子把手中的板磚打了出去,板磚脫手,頓時化為一口棺材,這棺材發出強大的力量,這力量,那是帝之力。

「仙帝之器!」頓時之下,洛三娘就是被震住了,仙帝是什麼存在,是敢和天祖叫板的存在,是證道之後有道果的存在,這樣的人,已經得天地大道的承認,就是天祖,要殺這樣的人,都很難,畢竟仙帝是修鍊的巔峰。仙帝的東西,隨便一樣就很強大,哪怕是九階仙聖,也不敢大意,更何況是洛三娘。

這一刻,洛三娘感覺到自己身子要破裂一樣,最後是承受不住,只能把身子分解,化為無數的桃花,然而那大棺材居然顯化出一張大口,一下子把所有的桃花給吞食,桃花旋轉,形成一道桃花龍捲風,沒入棺材之中,沒有辦法,帝器太強大了,洛三娘根本就逃不掉。

桃花消失不見,全部被吸入棺材之中,大金獅大手一招,棺材飛到大金獅手中,在大金獅的控制之下,變化為一面鏡子,鏡子之中,有洛三娘和陳半山,這一刻,洛三娘和陳半山一起被吸入棺材之中。

大金獅笑了起來,道:「洛三娘,你還不就範嗎?」

「想得美!」洛三娘呸了大金獅一聲。

「哼!」大金獅道:「你再冥頑不靈,我煉化你。」

「哈哈!」洛三娘笑道:「你可以試試,你煉化我,這陳半山也要跟著老娘一起死。」

「敢威脅老祖!你以為我不敢煉化嗎?」大金獅不爽。

「我說過,你可以試一試!」洛三娘根本不買賬,之前大金獅一直就是先說放了陳半山,就證明陳半山對大金獅來說十分的重要,所以大金獅必定會投鼠忌器,不敢煉化自己。

「煉了算了!」這一下,司徒胡宇大吼。

大金獅挑了挑眉頭,道:「洛三娘,你以為我看重陳半山嗎?要是不是你還有幾分姿色,我早煉化你了,至於陳半山,也沒有什麼,所以,你最好乖乖就範,要是不然,今天過後,世上再無洛三娘。」

「老娘不是唬大的,你有種你煉化吧!」洛三娘根本就不接受大金獅的威脅。

「都說不見棺材不掉淚,你是見了棺材也不掉淚,那你就死吧!」大金獅說著,催動了棺材。

「草啊!」棺材一被大金獅催動之後,陳半山感覺到大事不妙,頓時大吼,道:「老傢伙,你真要煉化我嗎?」

「哼!你小子能和洛三娘死在一起,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份,你算是揀了一個大便宜,不要有什麼想不開的,你們死了做一對亡命鴛鴦吧!」

大金獅說著,真是不管陳半山的死活,大力催動棺材。

一開始大金獅著連自己一起煉化,陳半山以為大金獅是嚇唬洛三娘,目的是為了逼洛三娘就範,所以陳半山也不怕,然而現在,大金獅不但催動棺材,而且越來越猛,洛三娘已經出現撐不住的跡象,這一刻,陳半山也不知道大金獅就嚇唬洛三娘還真要把自己和洛三娘一起煉化,也是如洛三娘一般開始著急起來。

洛三娘活了這麼多年,也不是蓋的,多少有一些膽色,當下洛三娘看向陳半山,問道:「小子,現在你自己也要完蛋了,你倒是得趕緊想一想,你在金獅老祖心中的地位如何?」

陳半山道:「我也不知道啊,這個情況,我看這老傢伙是想連我也一起搞死,你還是就範吧,不要連累我。」

「小了!」洛三娘不悅地道:「剛剛還得了老娘的甜頭嘗,現在這麼快就不管老娘了嗎?現在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人。」

陳半山挑了挑眉頭,回想之前發生的事,回過神來,仔細一想,道:「我覺得自己在金獅老祖這老傢伙心目中的地位還是滿高的,雖說如此,但我不想賭。」

「既然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高,那就賭一把。」洛三娘說著,決定不就範,看一看大金獅會不會把陳半山搞死。

棺材之中,洛三娘已經不行了,再這樣下去,必死無疑,不過她不能就範,只能賭一賭陳半山有大金獅心目中的地位。

「草啊!」下一刻,大金獅大罵一聲。

果然,洛三娘沒有就範,而大金獅放棄了,陳半山只是欠著大金獅東西,那東西對大金獅非常重要,要是找不回那東西,大金獅無法向陳半山二旦交差,所以,大金獅是不會殺陳半山的,還得讓陳半山自己才能把自己搞落的東西找回來。

此時此刻,洛三娘也賭對了。

「該死的!」司徒胡宇大罵,道:「怕什麼,一個陳半山而已,把他煉了。」

「哈哈哈哈!」洛三娘大笑起來,道:「金獅老祖,你有種煉化我啊!」

「哼!」大金獅道:「老祖我不煉化,這又如何?你就一輩子呆在裡面吧!」

「是嗎?你以為這樣能嚇唬到老娘嗎?有陳半山這小鮮肉陪著我,就是呆一輩子也沒事。」洛三娘那是一點都不怕,反正有陳半山在她身邊,金獅老祖根本就奈何不得她。

「草草草草!」這一下,大金獅那是恨得真磨牙,真是受不了,又拿陳半山來到威脅自己。

司徒胡宇道:「老金獅,這陳半山有什麼好的?再說,我們的宗旨是什麼?只有殺錯,沒用放過,一切以女人為主,所以,現在必須殺了陳半山,把洛三娘搞定。」

「算了算了,不要說了,我過後會有辦法。」大金獅說著,也不管什麼,把棺材變成板磚,插在自己的褲腰上。

「切~」

司徒胡宇道:「老傢伙,你真覺得這陳半山能回到從前嗎?」

大金獅不屑地看了司徒胡宇一眼,道:「你怎麼就確定老子不能讓陳半山恢復到以前呢?」

司徒胡宇搖了搖頭,道:「難,太難了!我知道陳半山體內有神根,但是,這依然沒有什麼用。」

「哈哈!你不要管,老子自有主張!」大金獅說著,不再說陳半山能不能恢復到原來,而是道:「現在你得想想如何把陳半山送入殺天門吧。」

司徒胡宇想了想道:「難啊!陳半山現在這個樣子,如何進入殺天門?殺天門那是什麼樣的存在,是要殺天的存在,是要跟天祖對著乾的存在,殺天門招收弟子一向不多,個個都頂尖的存在,所以,這陳半山一介小小的九階普仙,連考核都過不了,怎麼送入殺天門?」

「瑪勒個逼!」大金獅道:「如果陳半山能過關,老子還用得說來找你嗎?來找你,就是要讓你開一下後門,你在殺天門混得不錯,不要說這麼一點小事都搞不定吧?」

司徒胡宇道:「你這是在為難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殺天門是混得可以,不過也是殺天門的叛徒,哪裡還敢回去?」

「現在殺天門不是沒有追殺你了嗎?沒有追殺,就證明殺天門已經不怪你了,是不是?」大金獅想了想,又接著:「再說,你在殺天門認識的人也多,隨便找一個老朋友,也能把陳半山搞進去。」

「唉!」司徒胡宇長長地嘆了口氣,其它他有難言之隱,曾經他是殺天門叛徒,不過殺天門已經不在追殺他,這些倒是沒事,殺天門曾經的師兄弟,司徒胡宇還也認識不少,司徒胡宇之所以這般推脫,那是在殺天門,有一個他對不起的人,至今他都無顏再見到她,所以司徒胡宇不想回殺天門去。

司徒胡宇和大金獅可是最好最好兄弟,曾經的他們,一起扛過槍,一起嫖過娼,一起分過贓,那是過命的交情,是比親兄弟還要好的兄弟,想了很久之後,司徒胡宇還是答應下來。

司徒胡宇道:「老傢伙,這輩子也就你了,要是別人,老子肯定是不幹。」

「草啊!」大金獅道:「你這輩子還有別的兄弟嗎?除了老子,你還有別的好兄弟嗎?」

「好好好!你牛逼!」司徒胡宇說著,卻是道:「我雖然可以幫你把陳半山搞進殺天門,不過你得想辦法把洛三娘搞到手才行,要是不然,一切免談!」

「好好好!」大金獅那是信誓旦旦地答應下來,道:「現在洛三娘已經在我的寶貝之中,她是逃不掉的,老祖我的方法多得很,會有辦法的。」

「我也就信你一次!」司徒胡宇說著,終於是答應下來。

這一下,大金獅和司徒胡宇離開了雲海,準備去殺天門,不過在離開太初之域之前,大金獅和司徒胡宇還是給太初之域里的一些存在打個招呼,並不是大金獅和司徒胡宇怕他們,只不過大家曾經都躲在這太初之域躲難,大家都心照不宣,打個招呼也好,至少有難之時,還是可以找幾個幫手的。

在太初之城轉了一圈,把該拜訪的人拜訪過後,大金獅和司徒胡宇也是有些感嘆,曾經有一些認識的人已經死了,不是被追殺至死就是血戰而死,當然,死了的都是不夠強大的,只有強大的人才能活下來。比如說像大金獅和司徒胡宇一樣,這二人曾經那是做了不少人神共憤的事,還能活到今天,靠的都是自己的實力。

一番之後,大金獅和司徒胡宇終於是出了太初之域,趕往殺天門。

…… 殺天門,是一個種牛叉的存在,總之,光聽名字就很牛叉,而且敢取這的樣名字,更牛叉。而且取了這樣的名字之後還能一直活到現在,那是頂尖的牛叉,因為牛叉,才不好進入,所以大金獅才不得不請司徒胡宇幫忙。

殺天門的總門在天道文明,諸天萬域之中,只有一個天道文明。

不過殺天門還有許許多多的分部分,下屬門派,也算是為殺天門培養人才的仙道門派。真正的殺天門,有一點類似於殺手組織,想別人不敢想,做別人不敢做,除了殺天祖,他們什麼事都敢做,當然,前提是你出得起大價錢。

陳半山太弱小,只是一介小小的九階普仙,不要說進入殺天門,就是放在仙道文明,都是最末流的存在,所以就算是司徒胡宇再怎麼有關係,也無法直接把陳半山送入殺天門總門之中。

最後只能是先將陳半山送入殺天門下屬一個門派之中,能不能進入殺天門總門,還得看陳半山自己。

大金獅想了想,把陳半山送入殺天門之後,還得為龍在天找一個好去處,龍族滅亡,諸天萬域之中,除了龍在天,已經找不到一條純血龍,而大金獅也不是蓋的,當年和龍祖還是有幾分關係,所以大金獅也不想龍族真的絕了后,所以也得讓龍在天強大起來。

大金獅有想過把龍在天送回龍族祖地,不過龍族祖地自從龍族滅亡之後,就成了一片廢土,時常有仙人去歷練,還有一些人想打龍族主意,想要龍血之人去四處碰運氣,所以龍在天這麼弱小,暫時不能送他回龍族祖地,不過想了想之後,大金獅也想到一處好地方。

大金獅和司徒胡宇都是了不得的高手,然而就他們這個境界,這個速度,也是飛了好久好久,才趕到目的地。

目的地是一個七級文明,也就是大道文明,名為四巽天域。四巽天域之中,有一個殺天門的下屬門派,橫刀門,這橫刀門,名字極為平凡,不過這就是為了掩人耳目,橫刀門雖然是殺天門的下屬門派,一直為殺天門輸送人才,不過除了幾名高層人物,沒有知道這個真相,都是以為橫刀門只是這四巽天域之中一個還算有些厲害的門派而已。

之所以要選擇四巽天域的橫刀門,那是因為橫刀門的門主歐陽長空曾經是司徒胡宇的師弟,關係還不錯的那種,是同一屆進入殺天門的人物。

來到橫刀門,是要讓陳半山出來的時候,所以去見歐陽長空之前,還得把洛三娘的事情解決。在一處山巔,大金獅一隻手拿出板磚來,另一隻手在板磚上一揮,板磚正面便變成透明,可以看到內部的情況。此時此刻,陳半山盤坐在內部修鍊,而洛三娘,隨時都在控制著陳半山,畢竟一不心,便要被大金獅把陳半山和自己分離,一但分離,那自己不是就落入大金獅和司徒胡宇的手中,所以洛三娘也不得不時時刻刻地控制著陳半山。

「這女人,太小心了,真不好辦。」大金獅搖頭,不好把陳半山放出來,一但放出來,洛三娘也會跟著被放出來。

「怎麼辦?難不成到口的菜就這樣飛了?」司徒胡宇問大金獅。

大金獅嘆了口氣,道:「司徒老弟,你說我們這輩子什麼女人搞不到手?」

「沒有!絕對沒有我們搞不到手的女人!」司徒胡宇一本正經的道,確實,這些年來,只要大金獅司徒胡宇出手,沒有不到手的女人。

「這就對了!」大金獅道:「你我二的實力擺在這裡,還怕抓不到一個洛三娘嗎?所以,先把洛三娘放了,讓陳半山順利進入橫刀門算了,至於洛三娘,過後再抓也不遲。」

「草啊!」司徒胡宇道:「老子就是知道你會這麼說,會玩這一招,不過都已經到那了這個地步,你對陳半山這麼看中,也只能如此了,不過我們得留下後手,以後好追蹤洛三娘,雖然說這洛三娘也不是我們見過最好的女人,不過越得不到手心裡越不舒服,這就是一種征服欲,不是嗎?」

「嘿嘿,這個是必須的!」頓時之下,大金獅和司徒胡宇那是計上心頭。

一番之後,大金獅催動板磚,而後道:「洛三娘,你真是冥頑不靈嗎?」

聽到大金獅的聲音,洛三娘暗笑,道:「不要來打擾老娘,老娘日子過得舒服得很。」

「好好好!」大金獅道:「老祖我服了你,現在老祖也退一步,你把陳半山放了,我也就放了你。」

「可能嗎?」洛三娘道:「為什麼不是你先放了我,我再放陳半山?」

大金獅聽了之後,假裝沉默了少許,道:「你厲害,我怕了不行嗎?我這就放了你,不過要是你敢不放陳半山,就是追到哪裡,老祖我也要弄死你。」

洛三娘心中笑了起來,怕你還不認慫。當下道:「我洛三娘也是也說話算話之人,只要你放了老娘,老娘就放了陳半山。」

當即之下,大金獅把洛三娘和陳半山一起放了出來,這一出來之後,洛三娘帶著陳半山一飛衝天。

「洛三娘,你敢反悔!」司徒胡宇大吼一聲,大手一揮,滿天的光珠飛出去,如下雨一般,洛三娘幾個閃爍之後,避開司徒胡宇一擊,道:「老娘必須要到安全的距離之外才放,你以老娘是傻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