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頭血,濺射到了兩個天琴谷強者的面容上,他們神色獃滯。

「一…一招…」

「我…我不甘心…」

兩大強者感受著從心臟部位傳遍全身的恐怖疼痛,目光露出一絲猙獰,但他們視野中,只有兩具金甲屍那冰冷無情的面孔。

「同等境界,直接瞬殺?」

遠處,林寒差點把眼珠子瞪下來。

他原來只是準備試驗下兩具金甲屍的威力,然後就準備跑路,畢竟,天罡境大成的強者,還不是暫時的自己能夠抵擋的。

但結果讓林寒萬萬沒想到,兩具金甲屍竟然這麼猛,一招就將兩個天琴谷強者給捏碎心臟,直接擊殺了!

「雖然一下子消耗了二十萬靈石有點肉痛,但殺了兩個天罡境大成強者,絕對值了!」

林寒將失去力量的兩具金甲屍收入儲物靈戒,隨即,他走到那兩個天琴谷強者屍體面前,將兩人身上的儲物靈戒、靈票等財富,全部搜刮一空,隨即快速離去。

半個時辰后,此處地域。

唰唰唰!

幾道身影閃身而來,正是天琴谷弟子,他們看到了地上同門師兄的屍體,都是被一種猙獰的利爪撕裂胸膛而死,死狀極其慘烈。

「快通知古師兄,此處疑似出現神秘強者,手段慘烈,令人髮指!」

一個天琴谷弟子立馬說道。

……

又是三日過去了。

是夜,空氣冰涼,林寒在一處飛瀑下盤膝而坐。

「唰!」

突然,他猛地拔出背負銹劍,徑直朝著那百米高的瀑布斬出一劍。

「咔嚓咔嚓……」

幾乎就在這瞬間,一股恐怖的冰寒之氣從銹劍中釋放而出,瞬間將整個大瀑布全部冰封,被凍結的地域,整整蔓延了一千二百米!

「終於將冰天劍意領悟到了第四層!」

每增進一層冰天劍意,林寒一劍出冰封的距離就增長三百米。

當領悟到十層劍意,一劍冰封三千米,絕對震撼無比。

而就在林寒準備繼續打坐修行,看能不能衝擊一下地罡境巔峰的時候。

「轟隆」

一股震天撼地的力量波動,仿若天威一般,陡然從遠處的天際席捲而來。

林寒感知力強橫,一瞬間就捕捉到了這種恐怖的波動。

唰!

他瞬間站起身來,朝著某一個方向望去。

那裡,遙遠的昏暗天際下,一片焚燒天穹的烈焰轟然爆發,那無盡烈焰火光中,一尊偉岸恐怖的巨大黑影,緩緩張開了翅膀,羽翼遮天蔽日。

「吼!」那遮天蔽日的偉岸黑影,在仰天嘶吼,咆哮山河,仿若一尊古老年間的蓋世妖魔,從黑夜的寂靜中復甦,無與倫比的恐怖氣息若瀚海洶湧,搖晃星河,震顫天宇。 「這次是大事,你大伯一家也會回去。」

「是,知道了,爺爺。」

林北望說完,電話就被掛斷了。回味了一下老爺子話里的話,林北望總覺得老爺子似乎在有意暗示她,難道是……爺爺知道了她和姑蘇雅菲之間的事情……

林北望皺眉,這就尷尬了。她好不容易維持著和姑蘇雅菲面上的和平寧靜。

自從離開姑蘇城來到C城后,她就沒有再回姑蘇城了,也不知道回去面對那些啰嗦的老頭子們,該是怎麼樣的場景……

林北望揉了揉眉心,垂頭喪氣的往白色房子走去。她最不擅長的就是和長輩間的相處了,要不然她也不會和老爺子僵了那麼多年了。想到那些繁瑣的儀式,林北望心口悶的很。瞬間壓力倍增。

林北望走進客廳,看到男人依然矜持冷峻的站在那裡,嘴角還有殘留的一絲紅色果肉。

那一抹殘留的紅色,倒給他英俊的五官增添了一抹嫵媚。

想到要和這麼一位俊朗如天神般的男人分開好一段時日,還要面對那些威嚴無趣的長老們,林北望心中就忍不住嘆息連連。

暴遣天物啊林北望!

平時這麼好的男|色放在自己身邊都不好好珍惜啊!現在臨了,才發現這美麗風景的可貴啊!

林北望直直看著男人的臉,咽了一下喉嚨。

男人被看的不知所措,冷峻的臉上現出一絲呆萌的茫然。

林北望嘴角勾了一絲痞笑,她上前一步,踮起腳尖,吻上男人嘴角旁剩下的那一點果肉。

男人冷峻的臉瞬間漲紅,錯愕不已。

下一秒,男人便一把緊緊的摟住了林北望,回吻著她的唇。

仙人掌果肉的味道在兩人之間蔓延,林北望心中覺得,這是整個夏日烈陽最好的饋贈。

兩人戀戀不捨的分開。

林北望看著男人的臉,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到,「我得回姑蘇城一段時間了。」

「哦。」

「嗯,你也知道的,老爺子要求辦儀式的。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

「我和你一起去。」

林北望驚訝,她沒有想到陸浩辰會說這樣的話。

「陸氏集團才剛從危機里恢復正常,你就和我回姑蘇城,會不會太冒險了?」畢竟整個C城裡現在想吞下陸氏集團這塊肥肉的人可是多不勝數啊!

男人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神情,微昂的下頜線讓他看起來整個人如天神般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

「任何事,都沒有你重要。」

林北望聽著,臉不禁一紅。這情話BOY,還真的是情話說起來都是信手捏來的啊!

「可是……陸氏集團還有那麼多人,不能拿其他人的身家性命開玩笑。萬一,其他股東一生氣,都集體起來造反,罷免你這個總裁大人呢?」

男人聽著勾抹了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那更好。 陰毒王妃禍天下 我早就不想做這個總裁了。」

他說著扶住了林北望的肩膀,認真看著林北望,嘴角滿是笑意,「那樣我就能有更多的時間陪著你了!」 發生了什麼?

這一刻,這種恐怖的波動,那強烈的嘶吼聲,讓整個秘境空間都是沸騰了起來。

「長老,那是什麼?」

「不清楚,但絕對是一尊了不得的存在復甦了。」

「走,去看看。」

……

唰!唰!唰!

一個個武者在這黑夜中被驚醒,紛紛朝著遠處那個方向爆射而去。

而原地,林寒也是神色一動,朝著那個方向縱身躍去。

那裡,一定發生了了不得的事情。

不過,林寒知道,現在自己青衫銹劍的打扮,恐怕已經在這秘境空間中流傳開來。

為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林寒將銹劍收入儲物靈戒中。

隨即——

一套黑袍披掛在身,巨大的帽檐,遮蓋了面容,顯得神秘、強大。

林寒取出一桿從天琴谷那兩個強者身上搜刮來的黑金大戟,是一尊上品靈兵,他將其背負身後,隨即幾個騰躍間,如同黑夜中的行者,頓時朝著遠處飛射而去。

半個時辰后,林寒來到了一座黑色大山的邊緣。

周圍,人聲鼎沸,無數武者,都是聚集在了這裡,都是被那恐怖的嘶吼聲給吸引來的。

這群人中,林寒就看到了古泉羽、軒轅邪、屍道人等熟悉的面孔。

不過,此時林寒一身黑袍,面容深深隱藏在帽檐之下的黑暗中,背負著一桿三米多長的漆黑大戟,整個人從頭到尾,都是黑色,像是融入在夜幕下的黑暗中。

那黑袍下隱隱散發的強橫氣息,讓周圍不少武者都是敬而遠之,主動讓開。

「前面的黑袍小子,快滾開,別擋了老子的路!」

一道聲音在林寒背後響起。

那是一個身穿鎧甲的中年男子,似乎是某個小國的將軍,此時也是被吸引來此,看能否碰到機緣。

「滾。」

林寒改變音色,一道略顯沙啞的聲音從黑袍中傳出。

「小子,別以為套個黑袍就能裝神弄鬼了,再不讓開,本將軍……」

鏘!

一道錚錚顫鳴聲猛地響起。

「噗」

下一刻,一桿漆黑大戟瞬間撕裂空氣,直接將那中年將軍整個頭顱刺穿。

「嘩啦!」

大戟抽出,帶出一蓬鮮血。

鏘!

將大戟重新背負身後,淡漠的聲音從黑袍中傳出,「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對我說話,敢這麼說話的……都已經變成了死人。」

話音落下,黑袍身影背負大戟,緩緩離開了此處。

而這個時候,周圍無數武者都是神色膽顫。

那中年將軍,有著天罡境初階的修為吧,竟然一招就被那黑袍神秘人給一戟釘殺。

那黑袍神秘人,到底是誰?

「這樣一來,就算我到時候使用一些別人熟悉的手段,應該也沒有人一瞬間就能懷疑到那青衫銹劍少年的頭上。」林寒隱藏在黑袍下的面容,露出一絲冷意的笑容。

而就在這個時候。

「轟隆」

遠處那黑色大山深處,陡然爆發出一股驚天動地的轟鳴聲。

下一刻,無數站在山脈邊緣的武者看到了,三道神光從那黑色山脈中衝出,懸浮高空之上。

眾人仔細望去,駭然發現那三道神光,是三位渾身綻放無量神光的蓋世強者。

一名中年男子,腳踏一輛九頭紫蛟所拉的車輦,身穿黃金鎧甲,身軀魁梧,面容威嚴,鎧甲之上印刻九條蒼龍,周圍虛空都是在劇烈顫動,似乎是某個大國的帝王。

一名白髮老者,身軀佝僂,但體型高大,裹著一個獸皮,獸皮之上描繪了萬水千山、大荒百獸的圖案,渾身散發著一種莽荒深處的古老氣息,似乎是大荒深處的蠻族之王。

第三道身影,乃是一個身穿藍色長裙的年輕女子,她長發烏黑,肌膚若雪,姿態婀娜,懷中抱著一尊藍色古琴,此時站立高空之上,渾身籠罩在一片神光之中,一雙玉足裸露出來,上面拴著幾個紫金色的鈴鐺。

一眼望去,這年輕女子有著傾國傾城之容顏,但她那雙美眸,卻是透發著一種冷漠到極點的冰寒,仿若一位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無人可以瞻仰她的絕世風華。

「是她!」黑暗大山外,人群中,就在所有人,甚至是古泉羽、軒轅邪等四大宗門的真傳弟子,都是陷入了那藍衣女子的絕代氣質中的時候,林寒隱藏在黑袍下的雙手,卻是顫了一顫。

這顫了一顫,並不是畏懼,而是一種激動,一種興奮,一種莫名的悸動!

「南…宮…鏡…月!」

林寒身軀都是在微微顫動,他目光透過黑袍,緊緊盯著高空上那一道仿若冰山女神般的絕代佳人,口中一字一句吐出四個字,語氣中,不知道是複雜、興奮,亦或是其他情緒。

高空上那三大蓋世強者,身上散發的氣機,若汪洋傾覆,若瀚海洶湧,鋪天蓋地,縱然相隔遙遠,但卻是讓所有人都是感受到了一種窒息感。

這三尊蓋世強者,每一尊,絕對都是能夠媲美天火大國中四大宗門掌教那種級別的存在。

超越凡武、真武和靈武之上的……洞天之境!

被世人尊為「大能」稱號!

「南宮鏡月,沒想到你竟然會出現在這裡,或許…我在你眼中只是一個螻蟻,或許…當年那小鎮中的五年之約,你只是當成了一個笑話,如今早已忘記,但…我一直沒有忘,我也不會忘!」

林寒深深隱藏黑袍之下,神色不再淡然。

面對南宮鏡月這種級別的存在,或許所有人是仰望,但林寒此時卻是一臉的火熱,他眸子中涌動著一種瘋狂,呢喃道:「五年之約,我一直記在心中,總有一天,我再面對你的時候,不用這麼無力地、渺小地深深隱藏黑袍中,而是堂堂正正站在你的面前,說一句我一定會說的話——『準備好了嗎?來戰吧』!」

劍驚九天 其實,對於當年差點殺了自己的南宮鏡月,林寒心中其實並不是恨。

不知什麼時候,在林寒心中,南宮鏡月,這個擁有無數光環的海神宮的天之驕女,已經成為自己的追趕目標。

五年之約,生死之戰,林寒一直記在心中。

但林寒卻是從來沒想過要殺了南宮鏡月,他只是想有朝一日,自己能夠戰敗南宮鏡月,當著她的面證明自己,像個真正的男人一樣,親手證明自己,並不是她眼中的小小螻蟻。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