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遵化城到周三畏築城的熱河岔口,大約有220餘里地,中間設置了7個兵站。從熱河岔口到密雲北面的古北口,間距180餘里,中間設了5個兵站。

從遵化到古北口雖然相距300餘里,但道路大多在燕山之中,艱險難行。反倒不及從熱河岔口周轉一下,更容易行走。因此當周三畏在熱河岔口築城之後,從兩地出關的商賈,很快就喜歡上了這條由兵站保護的道路。

熱河岔口的這座西式城堡雖然只是剛剛出現了一個輪廓,但是駐紮在這裡的800明軍和附近的五個漢人屯墾村子,使得大明牢牢的控制住了這一地區。

自永樂帝撤大寧衛之後,大明的勢力再度深入到了這一地區。而從熱河岔口到豐鎮,沿著長城一線的關外地區,成為了明國對草原游牧民族的第一道防線。

站在熱河岔口丘陵上的周三畏,一邊眺望著南方的道路,一邊也在思索著,皇帝親臨熱河岔口的用意。

作為陸軍軍官學校的高材生,他在熱河岔口待的越久,便越明白此地對於大明的重要性。在熱河岔口修築城堡,不僅僅在於將北京的防禦圈向北前進了近200里,也使得從此地南下的游牧民族,在沒有拔除這個要塞之前,就不能直接進攻長城,否則就會被明軍截斷後路。

除了以上的好處之外,當明軍駐紮在熱河岔口之後,從此地到古北口,到遵化的地界,就等於是完全納入了明國的掌握。熱河北面是高原地區,熱河以南以丘陵為主,但熱河以南能夠開發出來的耕地,也不下於20萬頃。

和關內已經過度開發的土地相比,關外的土地除了放牧之外,基本還處於原始狀態。這裡的土地肥力還算不錯,只要挖掘出輸水渠道,就能開發出成片的良田來。

僅僅是現在關外數十個移民村子,本地的蒙古部族已經越來越表現出向大明靠攏的傾向。如果能夠再移民個十幾萬人,那麼這處以游牧為主的區域,恐怕很快就會變成定居農耕為主的地區了。

一旦漢人的數量和此地的蒙古族人口持平,那麼這塊地方就會成為沒有長城的長城防線。在熱河身後的長城,也就成為了內地。

對於皇帝的到來視察,周三畏是心懷興奮,也有幾分不安。興奮是在於,他希望自己這一年來的努力能夠得到皇帝的認可。不安則是,在目前的狀況下,移民屯墾和修築城堡、設立兵站,維護道路,都是極為龐大的投入,而獲得的經濟收益,不過是一些過路商販的稅收,投入和產出看起來極為懸殊。

周三畏極是擔心,皇帝看到了龐大的支出之後,會打退堂鼓。現在這些項目一旦進行縮減,對於熱河的駐軍來說都是一場災難,也會極大的打擊那些,依賴和熱河駐軍交易的蒙古部族。

就在周三畏左思右想的時候,他所眺望的道路上終於出現了塵土和軍隊的旗幟。

同盧龍趕往遵化的急促不同,從洪山口出關之後,朱由檢就放緩了行軍的速度。雖然他這次出關帶的全是騎兵部隊,近衛一師的2個團,新軍第一騎兵師的2個團,忠義八旗約800人,御前侍衛250人,錦衣侍衛150人,輜重部隊若干,總計大約五、六千人馬。

在朱由檢的命令下,這隻在關外看起來已經相當龐大的軍隊,以每日三十餘里的速度前進著。每到一處宿營地,朱由檢都會下令把附近的屯墾村子長老和蒙古部族的首領召來,同他們喝酒飲宴,似乎他這次只是出來遊玩的一般。

除了喝酒飲宴之外,朱由檢還令這些村子里的漢人和蒙古部族推出最出色的勇士和獵手,同自己的近衛進行比較武藝,不管輸贏都給予了賞賜。其中最為出色的一些勇士,被崇禎直接下令錄取為了自己的侍衛。

僅僅三日功夫,大明皇帝在草原上挑選勇士作為御前侍衛的消息就傳播了出去。一時之間,各個蒙古部族中不甘寂寞的少年們,都紛紛騎上坐騎向著崇禎的隊伍趕了過來,薊州關外一時之間熱鬧非凡。 次日,后羿化名後羽前來報道,見倪俊之後臉色大變。

倪俊同樣面色一緊,不由古怪起來:“原來是後先生,真是好久不見了!”

“彼此彼此。”后羿同樣回禮,但兩人之間氣氛不睦,伏青也自看出來了。

“對了,後大哥,我帶你去後山看看!”伏青連忙岔開話題,拉着后羿離開。

“那傢伙是倪君明,你少招惹他!”兩人走遠,后羿臉色一肅,警告伏青。

“倪君明?東王公?果然是他!”伏青一副瞭然模樣,他自身猜測也是東王公這位高位仙人,不過他下凡作甚!

后羿想想,不確定道:“你可知上洞八仙之說?估計他是要降臨此界點化八仙成道?”

上洞八仙,中洞八仙,下洞八仙,合計二十四仙勉強也算是仙道的高等仙位。點化八仙成道也是一份大功德,故而東王公纔有此一行。

“東王公,呂洞賓,感情他是瞄準東遊的事情來得?”伏青琢磨下,卻聽后羿又道:“我感覺東王公身上有一件火系靈寶,那物跟你木靈珠給人感覺一般無二!”

火靈珠,借牛郎織女這段姻緣而得到的寶珠?難怪自己感覺東王公身上有一股同源力量,看到他果然是尋金靈珠來的!

“昔年元羲法界開闢不久,天庭幾位仙女思凡降臨元羲法界,有一位仙女和凡人結合。”后羿隨後講起一段往事,這是在西漢時代發生的事情,故而伏青不清楚。

“後來王母娘娘大怒,降臨此界帶着織女歸天,而牛郎也被東王公送入天界化作牽牛星君。故而這段姻緣圓滿,按照女媧娘娘的性子他應該得到火靈珠吧?”

后羿縱身一跳,坐在一塊大青石上講起仙神祕聞。伏青頗爲斯文,站在石頭邊聽后羿說話。

“傳聞西王母對東王公態度很好,應該是看在東皇太一的面子?”

“哦?”伏青聞言,八卦之火大起,趕忙追問。

后羿本不願多言,但見伏青追問,便道:“昔年東皇太一合入天道,使得天庭開闢。東皇太一乃太微元氣之精,太一元星化生,生於東方碧海故而有着東皇之稱。這位上古大神號稱天之化身。重歸天地後,天庭自然誕生,方纔有帝俊領天帝業位統領三界。因爲他代表的就是東皇太一的天之意志。天帝尊貴,統帥三界,就是因爲太一合道所帶來的恩澤。後來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幾代天帝輪流更替,如今是昊天上位。”

“對了,再給你說件好玩的事!”后羿得知宓妃和伏青的姐弟關係後越發放得開。討好小舅子,是追求女孩子的最便利捷徑之一!

“知道嗎?昊天如今在地仙界被稱作玉皇大帝,就是被西王母給害的!當初東皇太一合道,人格消弭後萬氣化生,衍生一大批的先天仙神。比如當今的昊天和東王公都是東皇太一的道氣衍生。昊天是妙一彌羅玉皇道氣,而東王公是東華少陽道氣所化。西王母當初幫着昊天爭奪天帝位,據說是從昊天身上看到東皇太一的影子。然後東王公出現,西王母立刻移情東王公,因爲他更像昔年的東皇太一。”

東王公生於東天碧海,青陽道化而成,模樣跟東皇太一有着三分相似,也難怪西王母會移情。

“昊天心有不甘,結果被西王母一杯毒酒毀了道基,如今降格成爲玉皇大帝。”關於昊天怎麼成爲玉皇的,那段歷史天界藏得很隱祕,只知道是西王母出手,到底爲什麼旁人都不知道。后羿也只是揣測昊天不耐煩做東皇太一化身,故而引來西王母毒手。

“對了,對了,西王母除了東王公之外對任何一位跟東皇太一有淵源的人都很不錯。當初人間似乎有一位周穆王?他曾經騎着八駿去西崑崙拜訪西王母,據說他就是東皇太一一道精氣落入人間,被西王母好言款待一番,西王母還賜給他一顆仙桃延年益壽,活了上百歲。”

我去,這是癡女啊!伏青啞口無言。因爲喜歡東皇太一,於是在東皇太一合道之後追着解化的那些生靈?

“嗯,東王公下凡,估計也是躲着西王母吧,畢竟他可不願意作甚替代品。但是上一個不願意的人差點被西王母毒死,如果東王公不可肯就範,恐怕日後難逃死劫!”后羿自行揣測,但伏青面色古怪起來。

貌似按照伏羲推演的未來,東王公就是呂洞賓,可不是死了一次嗎?而且據傳說而言,呂洞賓被王母刁難好幾次,莫非就是求愛不成然後西王母惱恨成怒,也不讓呂洞賓和白牡丹有好戲?

“這位娘娘夠可以的!”伏青苦笑。

“還不止呢!當年東皇太一合入天地,萬氣散入天地間化作各種神聖。還有兩位拜入闡教門下,一人官拜南極大帝,一個號稱太乙救苦天尊。”

南極長生大帝,又名南極仙翁,是闡教門人,太陽九精元氣所化,據說是元始天尊點化。

太乙救苦天尊,又名太乙真人,也是闡教門人,同樣是九陽之精演化,同樣也是元始天尊點化。

聽后羿講解這種仙神祕辛,伏青不由呆了。

“據說,這兩位之所以化作老者模樣,就是爲了避開西王母。”

“……”娘娘,你太牛了! 許你一世安和 伏青對傳聞中的西王母不得不以報以十二分的崇敬,這位實在太狠了,太毒了!一羣男神都被她玩弄在鼓掌中。不愧是女仙之首,傳說中執掌蟠桃和不死藥的強大女神。

“如今天庭王母權勢滔天,就是因爲玉皇被她廢去大半修爲,如今還不如她的緣故。”

后羿跟伏青講了半天,忽然臉色一正:“對於西王母你小心點,這位女神昔年和伏羲關係不睦,據說西王母惱恨伏羲引誘東皇太一合道,明裏暗裏黑了伏羲不少次。”

后羿事後回想當初自己去西崑崙爲自己和嫦娥求取不死藥的時候,西王母那個痛快勁,敢情是早就知道嫦娥不單純是宓妃轉世,是故意給嫦娥長生來坑宓妃的!

“對了,后羿大哥跟東王公之間有仇?”伏青應諾,忽然問道,他怎麼覺得這兩位關係不好啊!

扭捏一陣,后羿咬牙道:“昔年我去西崑崙求取不死藥,就是拿東王公作爲交換的!昔年東王公剛剛誕生不久,我無意間察覺他跟東皇太一的關係後,將情報賣給西王母求取了不死藥。”

“……”難怪,難怪,換成是伏青也要記恨后羿一輩子啊!

“不說了,不說了,你小心點西王母就好,注意跟東王公保持距離。按照大家的廣泛認知,不能有任何一位仙家跟東王公的關係超越友情,無論男女,不然等着西王母報復吧。”

“我跟東王公不熟。”伏青聳肩,隨後帶着后羿去住所看看。

……

瑤池仙境,一位雍容華貴的女神在寢宮醒來,招來仙女們梳妝後問道:“陛下呢?”

“東海龍王敖廣來南天門告狀,說是三壇海會大神又欺負他們龍族了。”一紅衣仙女嬉笑說道。

“敖廣?”西王母不屑一笑:“龍母生下這幾個兒子一個比一個廢物,也就敢跟自家人耍橫罷了。本宮聽說前不久北海龍王敖順剛剛驅逐了一個準備認祖歸宗的小龍?”

“嗯,據說那小龍從元羲法界而來,前往四海認祖歸宗,孰料被敖順一位兒子欺辱,直接打斷龍角碾碎龍珠,隨後不知所蹤。”

西王母嘴角冷笑:一羣蠢貨,真把他們家祖龍的顏面都丟的乾乾淨淨。碰到外人不敢出頭,只能對那些沒有靠山的小龍耍威風。

“罷了,不理會那些蠢貨,如今元羲法界那邊如何了?伏羲既然敢回來,那就要做好被本宮報復的準備。紅兒,你傳令讓赤腳大仙降臨元羲法界,把伏羲給本宮攆回去!”

“是!”

……

紅葉書院,東王公自然不知道他所躲避的那位娘娘重新甦醒,他跟着后羿伏青這段時間在書院折騰的風生水起,書院的名聲也逐漸傳了出去。

這日,朗朗書聲從書院遠遠傳開,伏青在上面講解《詩經》,忽然便聽天地間一聲巨響。這是隻有修士才能夠聽到的聲音。

衆帝之臺崩了!元羲法界不少大能豁然色變,不過諸人相互算計一番,察覺自身無礙後一個個不再理會。

倪俊,或者說東王公倪君明也是如此,算定相柳翻不起大浪,繼續講課教書。

不過伏青思量下,放下手頭講課,命學生們自習之後匆忙趕向衆帝之臺。

射場中后羿也是一聲大喝:“自由解散,今日練箭到此爲止!”說完,匆忙離開前往衆帝之臺。

衆帝之臺鎮壓魔神相柳,相柳,九頭蛇身,乃洪水與劇毒之神,是共工座下大神。

如今相柳出世,后羿等瞬間猜到可能引來的後果,急忙去衆帝之臺重新封印。

伏青趕到時,只見一頭斷角黑龍和一條九頭蛇靈死鬥。那相柳到底被封鎮無數年,如今精氣耗損被黑龍一番撕咬,逐漸體力不支。

但黑龍身中劇毒,顯然也撐不了多久。而且頭頂龍角損毀,一身精氣也在不斷流失。

南極仙翁,闡教門人,長生大帝,神話中號稱元始天尊之子,玉清神霄天尊。

太乙真人,闡教門人,青華大帝。身化十殿森羅,但佛道混合後也就是十位閻羅王。 https://ptt9.com/120089/ 神話中也號稱元始天尊之子。門人,哪吒,很熟悉的人物。法寶九龍神火罩,不覺得跟九陽之精所化的他很合適嗎?

西王母,西華至妙之氣化生,因爲跟她對應纔有了東王公的說法,女仙之首,又名王母娘娘。不過《山海經?西山經》載:「西王母居住在玉山之山,其狀如人,豹尾虎齒而善嘯,蓬髮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所以,她是掌管瘟疫和毒藥的女神。崑崙之山有仙園懸圃,其中是西王母執掌的各種靈藥。傳說中的不死藥和蟠桃都是西王母執掌。

相柳,《大荒北經》:“共工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環,食於九土。其所歍所尼,即爲源澤,不辛乃苦,百獸莫能處。禹湮洪水,殺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谷。其地多水,不可居也。禹湮之,三仞三沮,乃以爲池,羣帝因是以爲臺,在崑崙之北。”本文中,相柳是共工屬神,被大禹鎮壓在衆帝之臺。 出關之後的第四天,剛剛紮下宿營地,朱由檢便看到了從各處趕來的牧民,圍在了營地之外。朱由檢隨即下令將這些牧民召入了營地,讓輜重部隊拿出了酒水來招待這些牧民。

隨著海外貿易的發展和蔗糖產業的發展,從東南亞進口的椰子酒和蔗糖產業的副產品甘蔗酒,已經成為了北方市場上的主要供給酒水。用大米、糯米、小麥釀造的酒種,因為朝廷的禁止令,已經開始退出了中低端的酒水市場。

不過出自東南亞的椰子酒,因為工匠手藝的關係,質量高低不一,因此人們更喜歡選擇品質較為穩定的廣東產甘蔗酒。這也就造成了大量椰子酒的積壓庫存,這一次崇禎讓後勤部門把椰子酒列入了軍隊的日常消耗品名單,想要藉此消耗掉這些積存的椰子酒。

不過他很快發現,這些被大明百姓看不上的椰子酒,倒是成了拉近他和蒙古牧民之間距離的好東西。兩碗椰子酒下肚之後,這些蒙古人就開始興高采烈了起來。於是在出關后不久,他便下令後勤部門送來更多的椰子酒,並打算在關外搞一次大活動。

待到這數十名召入營地的牧民喝上了兩碗酒水之後,朱由檢這才對著他們說道:「朕此前兩日招待周圍的部族勇士同將士們比武,不過是為了在旅途之中找一些樂子,並不是如傳言所說,是為了挑選出勇士加入朕的侍衛部隊。」

皇帝的話語給興沖沖而來的蒙古人頭上澆了一盆冷水,場內頓時安靜了下去。看著一臉失落的蒙古人,朱由檢不由又開口說道:「不過你們大都來自於關門36部,去年又為我大明作戰流血過,朕不能就這樣讓你們失望而歸,否則豈不是傷了忠誠我大明的蒙古各部之心。

不過,讓你們這麼一次次的跑來同將士們比武,不但會讓朕的將士們疲憊不堪,選拔出來的人員,其他人也未必會心服口服。

所以,朕決定了,就在下月十五日,在熱河營地,召開一次那達慕大會,比試射箭、賽馬和摔跤三項內容。比賽中的優勝者將會成為朕的侍衛官,另外在此次大會上,朕還會挑選300名勇士,組建一支蒙古勇士營。

那麼現在,你們是否願意作為朕的信使,替朕把這個消息傳達給草原上的各個部族?」

這些蒙古牧民頓時開心了起來,雖然沒有獲得和皇帝麾下武士比武的機會,但是能夠為皇帝效勞,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畢竟此前那些人什麼都沒幹都得到了皇帝的賞賜,他們既然能夠為皇帝效力,想來賞賜就更不會沒有了。

果然,看到這些牧民答應下來之後,朱由檢便讓侍衛們拿出了棉布和酒水賞賜給了他們,並還讓他們帶話給各部的族長,要求他們也在下月15日抵達熱河營地,前來晉見自己。

10月5日,崇禎一行終於抵達了熱河岔口,周三畏的擔心很快就消去了。比起在熱河城堡、屯墾村子上的投入,皇帝顯然更關心城堡的建設和屯墾村的漢人移民能否紮根下去,還有這些村子里的自衛隊究竟有沒有戰鬥力。

而周三畏聽說了皇帝在前來熱河的途中,向周邊的各蒙古部族發出邀請,準備在15日舉辦一場那達慕大會,並召集各部首領會盟后,他似乎明白了皇帝的用意,於是開始積極的準備了起來。

周三畏原本設想好的演習計劃,也隨之進行了一點調整,他準備在那達慕大會的舉行期間,向參與大會的蒙古各部展示明軍的力量。周三畏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給了崇禎之後,立刻獲得了崇禎的首肯。

朱由檢很快就發現,在那達慕大會召開之前,他似乎暫時沒事可做了。修築熱河城堡的總設計師蘇然很快向皇帝建議到,在熱河上游靠近山區的地方有不少溫泉,他不妨前去泡泡溫泉解除長途跋涉留下的疲憊。

對於這樣好的建議,朱由檢自然不會拒絕,於是他帶著海蘭珠施施然的沿著熱河而上,去尋找蘇然所說的溫泉去了。

就在崇禎忙中偷閑的泡溫泉時,在瀋陽的田弘遇經過了艱難的談判之後,總算和多爾袞、達海達成了一份關於商業上的協議。

田弘遇在糧食貿易上作出了讓步,以換取后金在大豆貿易上的退讓。由於黃台吉的命令,大豆被列入了后金的糧食儲備,出口數量不得超過75萬石,以此來應對明國對后金的糧食禁運政策。

大豆雖然可以作為糧食食用,但口感實在不好,除非沒的選擇,否則沒人願意當成一日三餐的主食。但是大豆對於現在的大明來說,卻是極為重要的油料作物,榨完油后的豆粕更是牲口飼料的主要來源,為了保證大豆市場不發生激烈的變化,田弘遇建議以大米換取大豆,如此雙方在糧食控制上就都不吃虧了。

黃台吉其實並不想進行這樣的交換,因為在東北,大米的價值是大豆的4倍,能夠計較口感的都是后金的上層人士,但是對於底層的平民來說,能夠保證不餓肚子已經是最大的願望了。

從表面上看,糧食換糧食大家都沒吃虧,但事實上后金的糧食總量還是減少了,這對於底層的平民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可是在事關后金中、上層人士的福利上,即便是那些堅定的站在他一邊的漢官們,這次都是支持用大米換大豆的。無法違拗整個后金統治階層意志的黃台吉,最終還是默許了大豆換大米的貿易方式。

解除了大豆貿易的危機之後,雙方接下來最為重要的談判內容,主要就是兩點,一個就是阿敏和公司此前談妥的貿易利益,現在要如何分配給各旗;另一個就是營口港的管理權力和經濟利益如何分配。

按照四海貿易公司的主張,此前公司給予阿敏的待遇,是為了保證大豆貿易的穩定供應,現在大豆貿易既然已經大大的縮減了,那麼公司給予阿敏的好處自然就要廢除了。后金的權勢者想要好處,那得要重新談判才行。

不過黃台吉、多爾袞顯然不這麼看,他們認為阿敏雖然被圈禁了,但是公司答應阿敏的好處不能作廢,必須要完整的轉給他們所指定的人或旗才行。在經過了數次交涉失敗之後,田弘遇只能表示,后金提出的這一條他原則上接受,但是后金必須保證其他協議內容的完全落實,否則他們將無法履行這一條。

多爾袞回復了黃台吉之後,認可了田弘遇的說法。於是阿敏本人獲得貿易優待,被黃台吉、岳托、多爾袞三人瓜分力量。而阿敏為鑲藍旗爭取到的好處,兩黃旗佔了一半,鑲紅旗、兩白旗佔了三成,而鑲藍旗只保留了原來的二成。

至於營口港的歸屬和處分,在田弘遇承諾,公司會以每噸200元的價格向後金出售生鐵,一年不超過1500噸之後,營口港的管理權力已經保留在了公司手中。至於營口市場的稅率,從十五稅一提高到了十二稅一,稅收的二成留給公司,其他八成交給后金國庫。

對於向後金出售生鐵,倒也不是田弘遇利欲熏心。雖然這是多爾袞私下的詢問,但是生鐵是否可以出售,卻是早就得到了崇禎的允許。

和后金還在憑藉物理性能來區分生鐵的種類時,大明已經按照化學分析的方式,開始對鋼鐵進行重新分類了。由於對鋼鐵的重新認識,和國內冶鐵廠產能的不斷擴大,大明對於鋼鐵的全面控制出口,已經變成了對鋼、熟鐵和黑心鑄鐵的出口限制了。

因此多爾袞提出購買鐵錠,田弘遇只是稍稍婉拒了幾次,就在對方不斷提升的高價面前屈服了。大明市場上的生鐵價為65元每噸,但唐山、西山、山西幾處鐵廠出產的生鐵,不是官辦工坊是拿不到這個價格的,因為這些鐵廠工藝最為先進,生鐵含磷、硫量較低,質量較好,市場上往往會溢價到70元每噸。

也就是說,多爾袞開出了三倍的價格收購鐵料,這樣的價格已經足夠那些商人們瘋狂了。田弘遇並不希望這麼大的利益落入到其他人口袋中去,而控制住后金的鐵料供應渠道,也是崇禎提出的一點要求,因此雙方最終達成了協議,更別提公司還保住了對營口港的控制權。

將近20天的談判,也讓雙方都有些熟絡了起來。達海和多爾袞覺得,田弘遇雖然在商業上精明了些,但是在為人處世方面還是不錯的。因此在10月5日簽署完貿易協議之後,多爾袞抱著交好田弘遇的想法,善意的提醒他返回時從營口走,最近寧錦這邊恐怕有些不太平。

多爾袞的示好,讓田弘遇終於下定了決心,他一邊感謝對方的提醒,一邊趁著周邊沒人交給了多爾袞一封信說道:「京城有位故人托我送一封信給貝勒,之前我還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把信件交給貝勒。不過這些天的相處,我覺得貝勒你還是可以做朋友的。」

手中被塞了一封信的多爾袞有些發愣,他雖然早熟,但畢竟還是年輕了些,有些事情反應還不夠快,沒能當時就把信件退回去,因此眼睜睜的看著田弘遇就這麼轉身快速離去了。

在聽到身後達海的叫喊聲后,回過神來的多爾袞迅速的把信件塞進了袖袋裡,然後轉身向著達海走去了。

當晚晚餐時,聽說二兄多爾袞還在書房內,多鐸便匆匆跑去叫多爾袞出來用飯了。 鴻海!伏青臉色一變,連忙道:“后羿大哥,還請你出手射殺相柳九頭!”

“相柳之血乃劇毒之物,一滴血水便可化作一方毒泉,這樣一來——”后羿搖頭,忽然看到伏青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恍然:“差點忘了,你是女媧娘娘的造化一脈,應該不懼相柳劇毒纔對。”

青木之道本就擅長化解毒性,加上伏青玄靈七十變進入第三個層次“隨心變化”,化作人身龍尾之相後身邊五色霞光自行匯聚,龍尾蜿蜒之處一朵朵靈藥神花盛開消解毒氣。

衆帝之臺,帝嚳,帝堯,帝丹朱,帝舜,各有二臺。

伏青站在帝堯臺下,因爲帝堯傳說以木德王,故而在此匯聚東方乙木之氣催動木靈珠。

雙手託着寶珠,寶珠運轉一道道先天造化青光掃開相柳黑雲,順帶給鴻海加持各種咒法。使得鴻海傷勢痊癒,攻擊越發凜冽。

“相柳,可敢接我一擊!”伏青高呼一聲,手中山河扇輕輕一扇。

酥風吹過,相柳體內精氣頓時一僵,順着一股怪異的氣流被抽出體外。

“女媧娘娘的造化祕術!”相柳臉色大變,二話不說便要鑽回衆帝臺。

上古之時,他親眼看到女媧娘娘如何笑面盈盈抓着一條大羅級別的黑龍,用自己的造化法門吞噬了黑龍一身精氣,最後只剩下一層龍皮,連骨頭都不帶剩的。蛇蠍美人,是對女媧的完美詮釋!在美貌之下,手段之高可謂洪荒第一女神。

“嗖——”一根箭矢從遠處射來直中相柳心臟,將他釘在地下。箭矢上有後羿神力鎮壓,相柳幾番掙扎都難以逃過。

“后羿!我家共工大神跟你家后土大神關係密切,你就不怕我家大神歸來之後找你麻煩!”相柳察覺箭矢上面的神力,九顆頭顱猙獰扭曲,厲聲尖叫。

“我家娘娘跟祝融大神關係也很不錯,祝融大神應該會很高興看到你們這些兇水之神的死亡。”后羿和伏青從遠處走來,伏青跟鴻海打招呼:“好久不見!”

鴻海化作人身,一臉憔悴模樣,點頭應了一聲。

“你怎麼跟相柳扛上了?”伏青走來,伸手在鴻海肩上一拍。

鴻海本能一顫,隨後忍住反擊舉動任由伏青的手搭上來。一股造化靈氣恢復他的精氣,勉強道:“我被人斷了龍角,碎了龍珠,所以想要找相柳尋得九皇珠療傷。”

聞言,后羿不由打量鴻海,神目窺見鴻海真身。的確,本源受損,須得外物幫忙治癒。

“龍珠碎了?”伏青呆了下,龍珠乃龍族根本,這都被人打碎了?

“那九皇珠又是什麼?”伏青連忙問道。

不等鴻海回話,后羿插嘴:“九皇珠就是相柳的本命元丹,一共九顆,採天星精華和天地九種先天水汽煉製的無上神物。”拿起一根箭矢在相柳身上挑了挑,全不顧相柳的掙扎,一共挑出九顆寶珠拋給鴻海:“看樣子你跟伏青有舊,這九皇珠送你了!”

說完,后羿指着腳下相柳屍體給伏青道:“你吞噬了他的精氣,試着用造化手段化作一顆靈卵試試,回去之後送給宓妃做靈獸。”

“哦!”伏青應聲,伸手覆蓋苟延殘喘的相柳身上。被挖出九皇珠,相柳一身元氣損耗大半,根本沒有反抗的力量就被伏青吞噬體內精氣。接着,伏青手中造就一顆雞蛋大小的銀色光團,慢慢凝聚相柳的生命本源。

在伏青專心致志的時候后羿挑眉看向鴻海:“你是被四海那些人廢了龍珠吧?”

“……”

“放心,我跟那些人沒關係!”后羿見鴻海一副警惕模樣,笑道:“這樣吧,加入我們這一方,然後我給你一個殺死四海龍王化身的機會。”

“化身?”

“不錯,就是元羲法界這裏的化身!”后羿道:“如今仙神佛三道鬥法,龍族是天生的神靈,你只要加入我們這一方就可以擊殺四海龍王的化身!”

“大神后羿?”鴻海心中一動,回憶后羿剛纔的弓箭之術,根據自身傳承的記憶猜到后羿的身份。

“嗯。”

“成交!”鴻海點頭。去了地仙界一次才知道靠山的重要性,如今他勢單力孤,能夠加入后羿這邊想來也不怕四海那些人。

“那本神先祝你一臂之力吧!”后羿伸手一抓,周圍水元精氣匯聚在九皇珠中,直接打入鴻海體內:“這九顆寶珠你且當做法寶祭練,至於你的本命龍珠,我知道哪裏有着更適合你的東西。”

“行了!”伏青容光滿面,從相柳屍體上起身,手中是一枚鵝卵大小的九頭蛇蛋。“回去交給宓姐就好。”至於相柳屍體,只剩下一張蛇皮和一塊相柳靈骨。

后羿看地上破敗蛇皮,一股涼意從脊椎骨上涌,暗道:不愧是女媧娘娘傳人,女媧娘娘的生命吞噬手段真是別無二致啊!

造化之道,能夠賦予他人生命,同樣也可以剝奪旁人體內的造化之氣。伏青這般手段跟女媧娘娘昔年一般無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