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聖階道神級他足足花了十年的時間,這還是蒼茫大陸上歷史上最短的一個,其中還有家族中數位高手和靈藥的幫助下才成為可能,他一個人,短短兩年,就能連續突破兩次,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歐陽公子,你別不相信,主人是無所不知的,你根本不是風魔的對手,這是主人告訴我的。」柳下揮冷靜的說道。

「難道他也突破了神級?」歐陽春不甘心的問道。

柳下揮沉默了片刻,沒有說話。

歐陽春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給打擊的了,不說話就是代表默認了,對手同樣是神級,怪不得兩大公會這麼強大的實力也會妥協,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一切都是虛的。

就算神級又如何,自己不也是嘛,大不了在同一起跑線上,勝負一半對一半,自己何須如此喪氣呢?相通了這一漸漸恢復了平靜。

不愧是四大世家天才級的人物,這麼快就恢復鎮定,難怪主人一定要拉他進入組織,柳下揮暗嘆了一聲。

「你今晚過來就是為了告訴我這個消息嗎?」歐陽春問道。

「這只是一部分。」柳下揮微笑道。

「還有什麼,一塊說出來,我沒有時間跟你磨蹭。」歐陽春很討厭這個柳下揮,不過經過家族教育的他更清楚知道,像柳下揮這樣的小人在很多時候還是很有用的。

尤其是他背後主人,在沒有搞清楚對方身份之前,他也不敢貿然得罪,畢竟能將一個草包一下子變成聖階高手的人,肯定有著莫大的能量,這種連歐陽家都做不到的事情,屬於未知範疇,他是不會輕易去碰的。

「有一件事歐陽公子還不知道吧?」柳下揮突然道。

「什麼事?」歐陽春很不喜歡這種說話的方式,有些不耐煩了。

「風魔雖然在你之後突破,可你依然不是他的對手。」柳下揮說道。

歐陽春勃然變色,一雙眼睛頓時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的盯著柳下揮,大有若是說不出一個理由來,就要殺掉的意思。

雖然神級的威壓讓柳下揮這個初入聖階的感到巨大的壓力,不過他有所倚仗,只是臉太自然,猶自說道:「你可知道,風魔蕭寒跟葉家的老祖宗葉浩在蜂蝶谷有過一戰?」

歐陽春聞言眼中頓時爆射出一道璀璨的精光,柳下揮所說的,他還真是從未聽說過。

「知道這件事的人不過寥寥數人,大多還是那風魔蕭寒一方的,就連葉家的家主也不知道這件事。」

「葉家的人都不知道,你怎麼知道的?」歐陽春脫口問道,後來一想,這是白問了,肯定是他那個主人告訴他的。

柳下揮嘆息一聲,主人告訴他的太多了,只是按照主人的吩咐,只能一點一點的將事情告訴他,一下子說出去,萬一承受不住就達不到目的了。 所謂大雪封路,真的是沒有一點誇張的意思。蘇沐從杏唐縣開出來的時候,那天就真的是灰濛濛一片。雖然說現在按照時間算的話,還遠遠沒有到黑的時候,但這種陰天,是沒有任何道理可講的。

最誇張的是高速路竟然給封了!

這也就意味著蘇沐現在只能夠從省道和國道上前進著,而且這樣的前進也是必須要小心翼翼的。一輛輛撞上的車子,一輛輛開出道路的車子,真的是觸目驚心著。

真的是要小心駕駛那!

蘇沐現在的精神是高度緊張著,要知道就算他現在是內力五級的修為,已經是踏入到古武界行列的高手。但駕駛這樣的現代化交通工具的時候還是要謹慎點。

真的要是翻車的話,雖然說蘇沐自信是傷不到他的,但那種麻煩他也是不想要碰上的。

叮鈴鈴!

就在蘇沐的車駛出了青林市的地界,已經是踏入到盛京市地界的時候,鄭牧的電話打了過來。

「有話就說,我這邊忙著那!」蘇沐說道。

「呦喝,怎麼這麼大的火氣,給我說說這是誰招惹到你了。只要你給我說出來,兄弟絕對能夠給你收拾的死死的。是不是你們杏唐縣那邊的事情還沒有搞定那,沒有搞定的話不怕,我來給你搞定!」鄭牧說道。

無語!

就知道只要是發生在江南省內的事情,鄭牧想要知道的話,是沒有什麼事情能夠瞞過他的。

想到段鵬的事情,蘇沐就感覺到這事已經是過去了。段鵬沒有跟隨著他離開,而是被他暫時放到了杏唐縣縣城,說是讓他等到不下雪了再回來。

畢竟段鵬和楊彩之間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后,蘇沐要是真的再讓段鵬就這麼離開的話,實在是有點不講情面。

「行了,聽你小子的語氣應該是在家裡的吧?那就在家裡老實的等著吧·我估摸著再有一個小時就能夠趕到盛京市了。

到時候我去給鄭書記拜下年,雖然說是有點遲了,但好歹該有的規矩都要有。」蘇沐說道。

「你真的前來盛京市了?」鄭牧驚聲道。

「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嗎?」蘇沐說道。

「好,我在家裡等著!你也不要著急·在路上慢點開車就是,沒有什麼大事的。」鄭牧點頭道。

掛掉鄭牧的電話之後,蘇沐想了下還是直接給溫璃打了個。畢竟當初是答應了蘇可的,自己又應諾了。要是不幫助溫璃的話,是有點說不過去的意思。

再說南石葯業作為一家成熟的葯企,在蘇沐的心中還是有著很為重要的份量。要是說能夠將南石葯業給守在囊中的話,這對蘇沐今後的布局是有著好處的。

任何一個成熟的官員想要在官場之中走的更遠·憑藉著的並非只是所謂的能力,不能夠只是靠著上面有人提攜,下面有人幫襯著。還應該將視線放的更廣些·要將那些商業上的人也都囊入到體系之中來。

形成一個類似集團的架構,才能夠確保任何一個官員的成功上位,這是必經之路。

「蘇哥!」

當蘇沐的電話打過去之後,溫璃驚奇的喊叫著,「蘇哥,你怎麼給我打電話了?是不是蘇可所說的那件事情,你是不是真的會幫助我爸那?我現在一直等著你那。」

霹靂扒拉的就是一通話!

這通話說下來竟然讓蘇沐半天沒有辦法插一句話,有些無語的掃了一眼窗外的大雪,蘇沐打斷了情緒激動的溫璃。

「我說小溫璃·那件事情我說管就肯定會管的。現在你給我聽著,我差不多一個小時后就會到盛京市。看著這情形今天晚上是沒有可能再繼續趕路了,你安排下·我和你父親見個面。」蘇沐平靜著道。

「好,我這就安排!」溫璃趕緊道。

當溫璃將蘇沐晚上要和自己吃飯的消息說出來后,溫有道當場愣住了。要知道溫璃當初說的是蘇沐會幫忙解決這事·但現在已經是過去有幾天了,蘇沐那邊都沒有動靜。

這讓溫有道懷疑蘇沐是不是就是說說問問,現在看起來蘇沐肯定是有事。要是沒事的話,蘇沐至於現在才動身趕往殷玄縣嗎?

「我來安排!」溫有道果斷道。

下午六點。

從早晨就開始開車出來,誰想到這個時間點才趕到。蘇沐是真的有種無語的感覺,要知道這要是換做平常的話,自己是鐵定早就會過來的·何至於現在才到。

省委家屬院。

蘇沐開車直接到這裡,在門外面迎接著他的不是別人·赫然是鄭豆豆。蘇沐有些意外的瞧著鄭豆豆,打開車門讓她坐了進來。

「豆!豆你怎麼會在家裡?你這個時間點不是應該在部隊裡面的嗎蘇沐問道。

「一看就知道你是個重色輕友的傢伙,就知道和葉惜一起甜蜜著。連我的事情絲毫都不放在心上,你就真的是重色輕友。」鄭豆豆掃視著蘇沐直接宣判了死刑。

「拜託,我怎麼可能會和葉惜纏綿甜蜜著那。要知道葉惜是經常在國外辦公的,我一年到頭能夠見到她的次數也真的是少的可憐。再說我這個人又是居無定所的,是沒有可能和葉惜長相廝守著的,最起碼現在是沒有這個可能的。」蘇沐無奈的聳聳肩。

鄭豆豆聽到這樣的解釋,心底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涌動起一種說不出的高興。按理來說自己不是應該會感到傷心才對嗎?自己怎麼可能流露出這種高興的神態那?

「我已經換工作了!」鄭豆豆說道。

「你換工作了?什麼意思?」蘇沐意外道。

「我現在已經是被軍隊委派著進入到軍事院校進行學習,為期一年。現在已經過去半年,還有半年的時間。所以我才會有著稍微寬鬆多餘的時間留在家裡,陪著爸媽。」鄭豆豆說道。

原來是這樣。

我還以為是怎麼回事那?不過看來鄭豆豆真的要是從軍事院校出來的話,這級別也應該是網上提提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她何必會被委派到軍校學習那。

「豆豆,恭喜了!」蘇沐笑道。

「你少在這裡自作聰明!」鄭豆豆撇嘴道。

蘇沐是沒有任何想要解釋的意思,微笑著搖搖頭,等到將車開到房前後,就下車和鄭豆豆一起走進房間。裡面鄭問知和閻傾之都在,鄭牧則是像個乖學生般站在旁邊。看到蘇沐進來后,鄭牧激動的就站起身來。

「蘇沐,過年好啊!」

「你就算是再拜年,我這邊都是沒有紅包給你的。倒是鄭叔叔,閻阿姨,新年好。雖然說是有點晚了,但我想還是要恭喜下。要是不然的話,我怕就再沒有機會了。」蘇沐說道。

「什麼叫做再沒有機會了,你這孩子說什麼話那。」閻傾之說道。

「閻阿姨,我說的是我明天就要動身趕往燕北省,所以才會這樣說的。」蘇沐趕緊解釋道。

「明天就要回去嗎?不能夠在這裡多玩兩天嗎?」閻傾之問道。

「玩什麼玩,按照規定,他早就應該回去上班了。能夠拖延到這時候,都已經是有點逆天了,還想要挽留他。蘇沐,你現在和以前不同,已經是副廳級的幹部,做事情就要注意點影響的,懂嗎?」鄭問知語重深長著道。

「是,鄭叔叔,我知道的!」蘇沐也沒有想要解釋的意思,古武世界不是說想要解釋就能夠解釋通的。

鄭問知或許是會知道古武界的,但肯定是不會了解的太深。畢竟依著鄭問知的身份,還真的是未必有能夠深入了解的資格。所以蘇沐要是解釋的話,也是徒勞無功的。

接下來蘇沐在這裡又陪著鄭問知聊了會天,將自己在燕北省那邊的工作情況簡單的彙報了下之後,他便動身和鄭牧離開了家裡。至於所謂的晚餐,蘇沐還真的是沒有想著留下吃的意思。

等到蘇沐離開之後,閻傾之不由感慨著道:「蘇沐這孩子真的是不錯,就算是沒有你的照顧,現在人家都已經成為副廳級的幹部。這要是假以時日的話,是必然能夠青史留名的。」

「是啊,副廳級的幹部真的是不容易。蘇沐能夠走到這一步,真的是靠著他的能力。不過我是知道這個副廳級的幹部是怎麼得來的,要是說蘇沐真的能夠將商禪市那邊的第一機械給搞定的話,那才真的是會名副其實的副廳級。」鄭問知緩緩道。

「真的要是那樣的話,你難道就不想著將蘇沐給調回來?」閻傾之突然問道。

調回來嗎?

鄭問知眼前一亮,如果說真的要是有可能的話,將蘇沐給調回來,幫著自己解決掉江南省這邊的國有企業問題,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再說蘇沐就是從江南省走出去的,調回來也是情理之中的。

葉安邦,你真的是找到一個好女婿。不過你這個好女婿可不能夠光是自己用著順手,我也要用著。大不了我向你保證,三年之內給他解決掉正廳的級別!

不,兩年我就能夠做到!

兩年正廳,也就是29歲,這要是真的能夠運作成功的話,蘇沐也夠驚人的! 歐陽春已經信了柳下揮八成,剩下的兩成也在動搖之中,柳下揮知道的畢竟也是從別人嘴裡得到的,但他不至於撒謊騙自己,因為他根本沒有這個必要,因為柳下揮比他還要想殺死風魔蕭寒!

要不要去龍五哪裡求證呢?顯然歐陽春不會這麼做,龍五肯定不會說的。

龍五這樣的人,除非他肯告訴你,否則沒有人能從他嘴裡問出一星半點的消息。

「歐陽公子,可以這麼說,就算以你現在的實力,是贏不了風魔的,所以你要想贏,還要抱得美人歸的話,恐怕要另想辦法了。」柳下揮很自得的看了歐陽春一眼,能讓堂堂的四大世家之一的歐陽家的繼承人,神級高手都要聽自己的,這無疑也是一種成就。

也只有主人才能將這種不可能變成可能。

歐陽春腦子飛的旋轉著,如果柳下揮說的一切都是真的話,那他原本贏的希望瞬間從七成降到了三成,甚至更低。

這是一場他不能輸的決鬥,而且也輸不起。

「你的主人不會只是讓你來告訴我這些吧?」歐陽春是個聰明人,而且還是聰明人中的聰明人,柳下揮不會冒著巨大風險來告訴他這樣一個消息,更別說他身後還有一個神秘莫測的主人,至今他還都沒有將這個柳下揮的事情告訴歐一是認為沒有必要,二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是再親密的人,也不可能將秘密說出來。

「聰明人,跟聰明人打交道就是舒服。」一聲清脆的響指在黑暗中驟然響起。

「歐陽公子應該知道有一種丹藥可以令人在短時間內修為提升十倍?」柳下揮神秘的一笑。幾縷清冷的月光透過窗戶上地白水晶照射到他那張白皙皙地臉。倍添幾分詭

歐陽春爆燃而起,驚聲道:「你說的是雲丹?」

「不愧是四大世家出來地人。什麼都知道。」柳下揮咯咯一笑。贊了一句。

「這東西不久早就絕跡了嗎?」歐陽春冷靜下來。雲丹給他帶來地衝擊太大了。這可是逆天地丹藥。早已消失了上千年了。傳說中盜神索拉手中就有一顆。最後用在龍族圍剿他地時候。爆了十倍地威力。傷了好幾個龍族。廢了好大得勁。才被龍族殺死!

「嘿嘿。這種東西是很罕見。但對我地主人來說。並沒有什麼。他地手裡恰好有那麼一顆!」柳下揮有些自得道。彷彿他主人地就是他自己地一般。

歐陽春眼神中射出一道希翼地光芒。假如自己有了一顆雲丹。到時候功力一下子提升十倍。還怕打不贏一個風魔

「你家主人什麼條件?」春閃電思索了一下。柳下揮地來意很明顯了。再愚蠢地人也看出來了。

「本來我家主人地意思。是想讓你加入組織。為他服務一百年地。但是呢。我知道。那是不可能地。所以換了一個條件。只要歐陽公子答應了。那顆雲丹就是你地了。」柳下揮笑眯眯地說道。雲丹這種東西。關鍵時刻擁有一顆那就是保命地本錢。雖然後遺症很嚴重。但對於踏入神級地高手還是承受得了地。

歐陽春堂堂歐陽世家地繼承人,現在可以說是半個主人,何須加入一個見不得人的組織呢?

「如果我是你家主人,絕對不應該有這個想法。」歐陽春道。

「嘿嘿,我家主人也是這麼說的,難怪我家主人對你期望這麼高!」對柳下揮來說,歐陽春這麼一個優秀的人加入進來,肯定會威脅到自己的,到時候說不定他還得聽他地,所以,柳下揮並不希望歐陽春呢加入組織,對他來說沒好處。

「還沒說你的條件呢?」歐陽春迫切地想要得到那顆雲丹,有了雲丹,至少他贏的把握一下子上升了五六分。

「我家主人對魔法紙地生意很感興趣,不過他的身份不適合摻和進來,你們歐陽家也是這一次爭奪魔法紙經營權地有力勢力之一,自然神教那有些忌憚,但是你們家族所在的那塊區域就沒那麼大顧忌了。」柳下揮說道。

「你家主人想要魔法紙的經營權?」歐陽春雙目爆射出一道精光,這可是家族勢在必得之物,不可能為了自己拱手送給他人,這已經出他能力以外的事情。

「當然不是,不過你們這一次競爭對手實力不弱,除去自然商盟,另外兩家可都不弱於你們歐陽家,魔法紙的利潤是可以預見的,除非你們三家聯合,這自然沒有問題,不過這似乎不太可能,你們當中任何一家拿到經營權,今後其他兩家唯有聯合才能對抗,不過紅袖添香那群女人不會在乎這個的,另外一家可就難說了,他們的財力和勢力可不比你們歐陽家弱,若是讓他得到魔法紙的經營權,你們歐陽家可就有麻煩了。」柳下揮說道。

就是柳下揮不說,歐陽春都明白這裡面的厲害關係,有些東西天生就是對立的,沒有辦法改變的事實。

公爵跟皇帝之間的差距有多大,這傻子都明白的事情。

「你跟我說這麼多,究竟你家主人想要什麼?」歐陽春有些摸不著頭腦道。

「很簡單,我家主人可以在關鍵的時刻出手幫助你們歐陽家取得經營權,條件就是,你們每年獲得的魔法紙配額必讓你們歐陽家白送,我們會以正常進價上調百分之三十。」柳下揮拋出了條件道。

如果歐陽家已經取得魔法紙的經營權,這個條件非常苛刻,而且魔法紙的利潤會有多高,現在還沒有人清楚,起碼幾倍總該有的,而且一要就是一半的貨量。這麼大的量。恐怕家族也是不會答應地。

但是現在連經營權都還沒有拿到,一切只是個空談,這份條件雖然苛刻,但也不是沒有商量地餘地。

「一半太多了,我的能力只能答應你四分之一。」歐陽春不傻,總要為家族,為自己掙點利益,相信家族會同意的,畢竟現在還沒有定局,如果拿到經營權才算協議成立。

「三分之一。這是我家主人的底線!」柳下揮冷笑一聲,他不愁歐陽春不答應,沒有主人的幫助,歐陽家休想拿到魔法紙的經營權,捨棄三分之一的利益,不但壯大了家族,還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權衡之下,他也會做出選擇的。

「三分之一就三分之一,本公子答應了!」雖然損失了巨大地利益。可歐陽家並不虧本,一咬牙答應了下來。至少家族還有三分之二呢,比競標失敗要來的好吧!

其實,除了各大勢力之外,其他次一等的勢力不少都在尋找自己的盟友,走聯合競。比如傭兵公會和賞金獵人公會這一次已經聯合起來了,不聯合。一點希望都沒有,聯合起來還有一點希望。

「合作愉快!」柳下揮伸出了那雙現在堪比女人還要女人的細手。

看著指甲上那泛著粉紅色的指甲油。歐陽春心中一陣惡寒,跟這麼一個人妖握手。簡直倒自己胃口。

「本公子的雲丹呢?」歐陽春紋絲未動,一句話讓出三分之一的利益,他可不想什麼都沒有得到。

「雲丹在主人那兒,只要魔法紙的經營權拿下來,歐陽公子自然會得到它的。」柳下揮訕訕地收回手道,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怨毒。

「本公子又如何知道雲丹的真假呢?」歐陽春問道,這東西上千年都沒有出現過,甚至根本沒有人見過這東西,叫他如何相信這是真地呢?

「如果是假的,那三分之一的魔法紙的量我家主人一分都不要,而且如果歐陽公子在決鬥中輸了的話,我家主人還會出手救你,不會讓你給那個風魔當一百年地奴隸的,同樣地,歐陽公子為我主人服務一百年,當然不是以奴隸的身份。」柳下揮一笑道,主人真是算無遺策,這歐陽春果然不是那麼好對付。

歐陽春心思活泛了,原本自己若是輸了地話,那唯有認種選擇,也可以說是一條退路,而且這誘惑實在是太大了,讓他有些忍不住出口就答應了下來。

雲丹的真假此刻已經變得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