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第一次同學會見面之始他就知道自己這個同學非池中物,而舉手之間改變自己命運之舉更是讓他心懷感激無限,沒有趙國棟的幫忙,也就沒有他的今天,甚至連江瑤會不會跟著自己都還是一個未知數這就是命運。

他馮明凱不是不知感恩之人。但是對於趙國棟來說馮明凱也知道自己無論從哪一方面都幫不上忙,除了讓這份友情常駐心間之外,馮明凱也就只能以努力工作尋求更高的上進來證明趙國棟對自己的幫助沒有走眼了。

就像趙國棟所說在商言商,在仕言仕,既然走了這條路。那就要走穩走好。

站在玻璃幕牆后,馮明凱有些感慨:「國棟,翻了年我就要下去了,可能是某個區縣的副書記,我心裡可是半點底都沒有,這麼多年跟著老闆,雖然也學了不少,自己也花了些心思來琢磨工作,但是這孤身一人下去,還是覺得虛啊。」

「明凱,你這性格,實誠人。做人又低調,走哪兒都受歡迎,而且你是當副書記,說難聽一點,務虛的工作多一些,我倒是覺得你能在副縣長副區長位置上鍛煉一下更好,當然,當副書記意味著上進希望更大,只是你在副書記位置上可能就得要學著多了解多學習多過問副縣長那一套的活計,這樣有遭一日你走上縣長區長位置時候,也不至於有被下邊人架空戲耍的可能。」趙國棟拍了拍馮明凱肩膀鼓勵道:「誰都是這樣走過來的,我不也一樣?」

今天是十一月第三天,俺今天只得了八票月票,心有戚戚焉兄弟們。老瑞努力,兄弟們也多給幾張月票支持一下行不?,如欲知後事如何,肌。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我能跟你比么。馮明凱有自知8明,吊然自只比對與叫訓,辦要大一點,但是不同,經歷不同。也就決定了命運絕不會相同,「但是我會努力向你學習,向你靠近。」

「唔,孺子可教。」趙國棟操著老氣橫秋的話語一把攬住馮明凱的肩膀,臉上複雜感慨的神色變得有些悵惘,「我們這一屆里,似乎就咱們倆和蕭致遠走上了這條路,蕭致遠這傢伙混得不差,在全國青聯里也漸漸混除個人樣來了,估摸再有一段時間也要下地方了。」

「嗯。蕭致遠和我聯繫過,老闆還在當市委副書記的時候蕭致遠到黔陽來過,那時候他才到青聯沒多久,我們在一起吃了一頓飯,之後也一直有聯繫,不過我感覺致遠好像一直對你有些敵意似的。」馮明凱感覺還是相當準確的,「是不是你們倆在某些方面有過衝突,不會只是那一回同學會結下的梁子吧?」

「至於么?一場同學會,說難聽的一點,就是混得好的向混得差的展示炫耀的舞台,弄得都變了味兒。想要回憶一下往昔的崢嶸歲月都夾雜了權力和銅臭味兒,到胃口。」趙國棟無可無不可的道:「致遠這人要說性格不差,也適合在仕途上打拚,唯一一點就是心胸小了點兒,總喜歡一切以自我為中心。」

公胸小了點兒?」馮明凱眨巴眨巴眼睛,一臉詭異的笑容,「同學會上你搶了人家風頭不說,還虎口奪食,換了誰,也都咽不下這口氣不是?沒給你當場急眼算不錯了。」

「啥虎口奪食?」趙國棟裝瘋賣傻。

「哼,別給我說米婭和你沒有一腿!寇答我也是這幾年沒見著,見著了三兩句話我就能琢磨出她跟你上過床沒有。」馮明凱瞪了趙國棟一眼,「別班上兩朵鮮花都給你給嚼了。」

「去你的!」趙國棟推搡了馮明凱一下,心中卻是大為佩服馮明凱的銳利目光和嗅覺:「米婭來你這兒了?」

「嗯,看她模樣現在過得挺滋潤。飛來飛去,不過就是孤身一人,說起你,我感覺那臉色都有些變化,嗯,用啥詞兒來形容?就是那雲蒸霞蔚白裡透紅的味道,那目光里也是盈盈流倘,不用猜,你們這對狗男女沒滾在一張床上才怪。」彭明凱言語之犀利直接,簡直深入骨髓,

「蕭致遠若是在場,只怕活吞了你的心思都有。」

「得了,得了,明凱,你就別借題揮了,致遠早就看我有些不順眼。這誰都知道,和這些風花雪月的事兒無關。」趙國棟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一帶而過。

荒島生存法則 「哼,露餡了吧?風花雪月。在你眼中是風花雪月,你就不知道會給別人帶來什麼?還有國棟,我還是的提醒你,你現在身份不一樣了,的注意點兒這方面,米婭在滬江那還好說一些,但是在你們寧陵可千萬別出這些緋聞。我們老闆對這方面極其反感。」馮明凱善意的道。

「呵呵,明凱,我知道,幸好你們周老闆不是我的頂頭上司,要不還不得用放大鏡一樣盯著我看?」趙國棟當然能夠領會馮明凱的好意,馮明凱在這方面也是絕對過得了硬。不比自己這方面的花哨。但是人都可能是一個模子里鑄出來的么?那真就成了流水線上的產品了,趙國棟覺得只要不失原則即可,至於其他小節,到也不必太過計較。

只是這個觀點趙國棟從來不敢對人言,自己荒唐你也不能要求別人跟著你荒唐。但是人若是人云亦云,做人行事都得按照別人的觀點來。他覺得那自己就活得太憋屈了。

「哼,國棟,這一點你知道就行。現在你這個位置上耳是萬眾矚目。我敢打賭巴望著你栽筋斗的人不在少數,只要有一點瑕疵也許就要翻起滔天巨浪。」馮明凱嘆了一口氣,「別聽不進去,就算是你真的有花花腸子捏不住,那你至少也得把尾巴藏好不能讓別人現拿住不是?」

趙國棟笑了起來,有些感動的重重擂了馮明凱一拳,這才是真正的朋友,不是一味的勸說你不要幹什麼不要干那樣,因為他知道有些事情自己做不到,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那還不如提醒自己在防範上下功夫。

馮明凱看了一眼那邊的幾個女孩子,也是搖頭嘆息不語。

柳書記和老闆走了,留下國棟和自己兩人有機會暢所欲言。

期間趙國棟接了幾個電話,一會兒就來了幾個女孩子,好像都是從弈旬書曬細凹曰甩姍不一樣的體蛤頭漆到黔陽來的。足亞趙國棟這小子花花腸子有多麼壞。心然心國棟百般抵賴,但是那個。身材最高而且有點混血味道女子毫無疑問絕對和趙國棟有一腿,就憑那股子親昵勁兒就只有上一起上過床的人才能有,這一點馮明凱對自己的眼力頗為自信。就像米婭肯定也被趙國棟勾上手

樣。

這都在其次,趙國棟還說明天就要去畢節那邊,讓自己幫他弄輛車。弄車當然不是問題,但是一行人都是女孩子,這就有些讓馮明凱有些擔心了,另外幾個女孩子看趙國棟的目光也是飄忽閃爍明顯有些隱情。這讓馮明凱在佩服趙國棟魅力群的同時也是大為擔心,這小子別千萬把持不住出點啥毛病,萬一真的被別人拿住把柄,或者被那些個有心計的女孩子給算計了,那可就真的出亂子了。

不過趙國棟這小子雖然表面上看不出啥,但是心思也絕對不粗,應該考慮得到這些問題才對,千萬別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就行了。

趙國棟並不像馮明凱想象的那樣不堪。走一趟畢節也只是不願意讓幾個女孩子失望而已,但是這一趟走下來,黔南偏僻地區的窮困還是讓他有觸目驚心的感覺。黔南資源並不匿乏,但是怎樣合理的開採出來,並且能讓這份財富為當地民眾所享受,這是個。問題。

從路上來來往往跑的轎車就可以看出一般,日本車不少,就算是賓士寶馬也不少見,而且個個號碼都是一流順兒的8字或者6字,下來的人也都是意氣飛揚,但是格調低俗,一看就知道是真正的土鱉暴戶,據童郁所說,這些都是家鄉的礦老闆們。連地方上那些個,政府大員們也對這些個老闆們禮遇有加,因為是他們撐起了地方財政收入。

而這些地區環境破壞的嚴重情形也讓趙國棟感到震驚,相較於安原那邊,這邊地方政府對於展經濟的渴望已經到了不顧一切的境地,而地方上的窮困程度也同樣讓人感到深度壓抑。

越窮越想展,越想展就越不計後果。而不計後果的最終結局就是帶來更大的惡果,等到日後你想要彌補回來,那就需要付出千百倍的代價,甚至千百倍的代價都難以挽回。

童郁的老家在黔西北這個最偏僻的旮旯里,她的父親是這個鎮里一個政府幹部,當大切諾基裹挾著滿車的泥漿開進這個小鎮時,並沒有引起多少人關注。

趙國棟已經開出了一身大汗,這個止區縣的道路狀況實在太糟糕了。即便是以趙國棟的車技,大切諾基的底盤也是磕磕絆絆的被擦掛了不下十次,有兩次車輪更是直接被卡在了石縫中,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掙扎出來,車輪胎上斑斑傷痕讓趙國棟琢磨著是不是回去之後該怎麼像馮明凱交待,這車是黔陽市交通局的,通過馮明凱的關係借來的。

車上坐著的四個女孩子也都被顛得七葷八素,只有童郁表現好一些。大概也是對這種狀況有些適應。只是一年回來這麼一遭,還是有點招架不住。

瞅了一眼臉色有些蒼白的童郁。趙國棟望著面前這個有些破落的鎮甸。「這就是你的老家?」

「嗯,我從小學到初中都在這兒長大,初中畢業我就到縣城去上高中了。」童郁臉上勉強浮起一抹微笑,顯然這一路顛簸讓久已不品嘗這份難受滋味的她還是有些吃不蔣了。「很窮吧?」

「窮還不是主要問題,關鍵是這裡環境破壞得太厲害了,這邊還稍稍好一些,前面那一段更糟糕,我看河裡的水和堆積如讓的煤殲石比比皆是,植被破壞得不堪入目,山體破碎情況很嚴重,如果夏季里稍不注意,也許就會生泥石流和大面積塌方的險情,但是你們這邊人似乎都已經安之若素一般。」

趙國棟一路行來就感覺到這邊情況的嚴峻性,他不知道柳道源是否看到過這些現象,但是印象中柳道源也是比較喜歡下基層的,按理說不可能不知曉這樣嚴峻的環境破壞情況才對,像西章縣這樣的情況不知道在黔南是不是很普遍?

繼續求票! 。趙國棟他們來的時候正趕上了童家請春酒的時候,大概是選好了童郁回來的時間,趙國棟他們一行人來到這裡的時候,童家家裡正是人聲鼎沸,人頭涌動的時候。

陸陸續續到來的客人們對於停放在童家大門外的這輛沾滿泥漿的大切諾基都有些好奇,在他們印象中,也只有靠近縣城那些個鄉鎮的礦老闆們才有這樣高大威猛的貨色,怎麼看也要比桑塔納或者富康這一類小車看上去更帶勁兒。

這輛大切諾基4700據說是黔陽市交通局當家貨色,前任局長的座駕,這位前任局長的運氣不太好,翻船了,不知道是不是和這輛顯得有些太過豪華的大切有關係,總之現任局長不再乘坐這輛車,更多時候變成了辦公室的尿壺,誰要用誰坐去,當然也得有這資格才行。

馮明凱一個電話,交通局就把車送了過來,這倒是讓趙國棟見識了這位市長秘書的威勢,當然,趙國棟感覺到馮明凱在電話里是相當客氣,很有點第一次託人辦私事兒的味道。估計馮明凱還不太擅長這種原本在其他秘書身上習以為常的事兒。

童父很熱情一人,當然也有著鄉鎮幹部的豪爽和狡黠。

拿童郁自己的話來說,沒有他父親,她那會兒也就根本沒機會去讀大學,不是每個考上大學的人都有機會可以去上大學的,四年大學各種費用足以讓一個窮苦家庭破差十次有餘。

童家就房子就修在鎮甸外路邊上,隔鎮甸街上只有幾百米,除了親戚之外,也還有不少鎮里有頭有臉的角色過來。

這吃春酒走人福就這麼一回事兒,每年一遭,也代表著你這個家庭在家族中,在街坊鄰里中的地位和人氣,人來得多,身份顯貴,那自認也就代表著這家庭正處於蒸蒸日上的境地,在整個家族和街坊鄰裡間心目中的地位那也就是格外不同。

趙國棟不知道就算是這輛借來的大切諾基4700也能為童家增色不少,雖然他也知道農村裡吃春酒走人福格外重視,但是如果說較勁兒到了某個境地,那就真有點極端了。

與趙國棟一桌除了四女之外,還有童郁的哥哥,也是個樸實漢子,看來也是三十左右,現在據說得了妹妹的資助現在買了一輛農用車在縣裡跑運輸,主要也就是替礦山拉煤。

一口黔南土音的男子倒是十分熱情,和趙國棟坐在一起也是覺得眼前這個男子氣概不凡,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和妹子是那種關係,這一下子來了四個女孩子。個個都是鍾靈神秀,雖說對自己妹妹很有自信,但是看看那三個女孩子,平心而論,個個都賽似電影電視里角色,沒有哪個比自己妹妹差多少。

從她們幾個的言談間也都感覺不出幾個女孩子究竟和這個傢伙什麼關係,問及這個傢伙,也只說和童郁她們都是朋友關係,可是朋友關係哪有千里迢迢從外省趕回老家來,而且妹子都二十好幾的大姑娘家卻還沒有找到合適對象,在本地孩子都該能打醬油了,就算是現在大城市裡講究享受生活,也不至於一輩子不結婚不是?

過了十二點就開席了,古小鷗和藍黛她們顯然都還是第一次參加這種壩壩宴,都感覺格外新鮮,連帶著幾女之間的隔閡似乎都消退了不少,畢竟這還是童郁的家裡,肚裡再怎麼有不舒服,也不能在這兒作臉作色。

趙國棟一行人坐在距離首席不遠處,也足見童父對趙國棟一行人的看重,雖然女子百般解釋趙國棟和她只是普通朋友。沒有那種關係,但是童父看趙國棟的神色還是帶著一點老丈人看女婿的味道,言語中也是頗是有點要把自家女子託付給趙國棟的味道,弄得古小鷗幾女也是臉上神色複雜,童郁卻是尷尬無比,這讓趙國棟也有些哭笑不得,但這種場合下,也只有任由其發揮。

飯桌上的大魚大肉和全雞全鴨代表著童家在本地還是有些實力臉面的門戶,不像農村裡有些家庭,一隻雞剖成兩片,一隻鴨也得剁成幾塊,這樣和著蔬菜端上來也算是一桌,至少童家是真材實料的端上了全雞全鴨全魚。

趙國棟饒有興緻的品嘗著,說實話黔南菜肴受到川湘兩地影響很大,喜歡麻辣,無論是魚還是鴨都充滿了猩紅的油辣子,好在趙國棟並不怕辣,倒是藍黛喬珊他們幾個被辣得不輕,臉色漲得通紅,眼淚汪汪,還真有點別樣風情。

門口不知什麼時候躁動起來,童父和同桌童郁兄長都迎了出去,顯然是有大人物的到來才會引起大家的矚目,趙國棟一桌人倒不在意,自顧自的品味著農家菜。

「李財神回來了!」不知道誰叫了一聲,院壩里的客人都是哄鬧起來。

趙國棟周圍的客人們也都紛紛站起來,不少人已經站了起來伸長脖子向門口處望去,趙國棟這一桌人除了童郁的兄長之外,像童郁的嫂子和侄子也都忙不迭的跑了出去。

「出啥事兒了?啥李財神?小郁。很有名么?」古小鷗是最喜歡熱鬧的,看見人群躁動,也跟著站起來向外張望。

童郁臉上浮起一抹古怪的神情,似乎有些說不出的味道,猶豫了一下才道:「是我爸早年的一個熟人,要說也還和我們家沾點遠親,我媽就姓李,如果要論親戚,我得喊叔。」

喬珊和藍黛都注意到了童郁臉上的一抹古怪神色,感覺到這裡邊恐怕是有啥隱情的,不過這種偏僻旮旯里,親戚絆親戚,也很正常。

一輛黑色的北美版林肯領航員緩緩的停在了趙國棟他們開來的那輛大切諾基旁邊。

似乎是有意要和趙國棟開來的大切諾基較勁兒,兩車距離相距不到兩米遠,同樣是來自大洋彼岸,一個是來自福特家族,一個是來自克萊斯勒家族,相互之間都發散著互不相讓的頭角,但是林肯巨大的身軀加上擦拭得油黑髮亮的色澤和威猛宏大的氣勢,一下子就把滿身泥漿如鄉巴佬一般的大切諾基給壓了下去。

其實林肯領航員只是一款城市suv,這款來自美國的貨色懸挂偏軟,根本就不能和它表現出來的氣勢相配,而單論越野性能更是遠不能與大切相提並論。趙國棟甚至有些懷疑這輛車是怎麼開到這旮旯里來的,難道是還有另外一條路通到這裡,還是自帶墊路設備?

但是不能不說在這旮旯里看到這款北美豪車還是足以讓人側目了,連趙國棟也得承認任何一個偏僻鄉下都還是藏龍卧虎,雖然這旮旯地方玩林肯領航員有點子過了,但是畢竟能買這款車,怕也的確當得起財神二字。

車上下來的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很有點睥睨眾生的味道,眾人的目光見到是這個青年都是一愣怔,但是隨即又都堆著笑意上前打招呼,青年還算是客氣。從車裡隨手拿出一條軟中華來,抽出幾包丟給站在前面幾個長輩,示意他們幫著發發煙,自己則是目光四處遊盪,似乎是在尋找誰。

童父站在前面樂呵呵的和對方說這話,童郁的兄長也是站在一旁陪著笑臉,看樣子也是對青年能來倍感榮幸,青年發煙周圍的人無論老少都是雙手接過,還真有點一呼百應的味道。

「小郁,這就是你叔?」喬珊有些好奇,「看樣子也不比你大幾歲啊?」

「這也正常,地方上親戚絆親戚,得論輩分,光是年齡說明不了啥,據說我在老家還能有四五十歲的人叫我爺爺呢。」趙國棟對於這一點倒是不驚訝,農村裡注重輩分而不論年齡,但是隨著現代社會生活習慣的侵蝕,原本農村中宗族家族形成的體系也在不斷土崩瓦解,誰更有本事,誰能耐更大,誰就影響力更大,這已經潛移默化了。

眾人的目光很快就匯聚到了趙國棟這一桌上。

先前趙國棟一行人的出現也就引起了一番議論,不少人都以為是童父的女婿上門了,都表示祝賀,童父雖然以八字還沒有一撇為由推託,但是臉上露出的得意表情還是讓不少鄉里鄉親都以為是猜准了,只是趙國棟的相對低調和幾個女孩子與生俱來的矜持讓不少人也只是和童郁打了招呼就走開了。

不過這一次大家的目光匯聚到趙國棟這一桌上是源於那個林肯領航員上下來的青年目光落在了這一桌上,而且分開眾人就往這邊而來。

擱下筷子的趙國棟有些詫異,瞅了一眼神色有些不安的童郁,又瞅了瞅表情有些尷尬的童父,似乎琢磨出了一點什麼。

「小郁,怎麼捨得回來了,我聽叔說你不是不願意回來么?」青年臉上一抹驚訝混合著貪婪神色在諸女臉上一掃而過,顯然是這一桌上的秀色讓他大感驚奇。

「想回來就回來了。」童郁已經恢復了正常,平靜的回答道。 居然落後了,俺怒了。

一兩個小時只得一票月票,這份滋味不好受。

不敢自誇自己寫得有多好,但求能貼近實際而又高於生活,俺就是秉著這原則來寫,或許有些書友不太喜歡,但是現實官場就是現實官場,寫小說也不能太脫離實際,不是啥時候都有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真正的決戰其實也就是關鍵時刻,些許小事兒動輒驚動某常委某書記,這既不可能也不符合實際。

當官升遷也不是靠幾番傾軋而不幹些實際事兒就爬起來了,那這**的官也未免太好當了。

小趙要上升,而且還得在年齡不能太老時候升到某個位置上才符合讀者口味,而要讓他的升遷之路看起來比較合理,就不得不有一些實績和波折,讓他的履歷經歷變得更豐富更實在,有些書友說一兩年位置就一變是不是太快了,可四五年一升遷,估計到高位也就是五十好幾了,讀者們也沒有這耐性,俺也不想這樣寫。

至於說小趙的私生活,作為一個半穿越人,本質還是俗人,一樣有七情六慾,甚至應該比俗人更俗,因為他掌握了更多資源,可以享受一些本不該屬於他的東西,除了為國為民這個大原則外,兄弟們就原諒他私生活上的放蕩不羈吧,他就好這個調調,能利用這個調調發掘一起橋段來,能推動情節發展,也就算是那些個女角們發揮作用了,^_^。

好了,拉拉雜雜說了不少,本質還是一點,不滿月票落後,力爭上遊,兄弟們若是覺得老瑞比較實誠,寫出來的東西也算入眼,就請多給幾張月票,俺自我感覺寫得還行,真有啥看法意見,書評區里發發,書評俺都是一條一條看過的,就是懶了點,沒加精。

最後奮力吼一聲,求月票,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月初不努力,月末空悲切,兄弟們支持幾張吧!(!) 寸年有此驕狂的目米落在臉淡然的趙國棟臉卜。不銹嚼煙念里拿出一支煙來在煙盒上頓了兩頓,輕蔑的掃了趙國棟一眼,然後叼在嘴上,乙陽。打火機鋼響的聲音中點燃煙。吐出一口煙霧,「這就是你對象?」

童郁臉上一陣緋色閃過,「李志航,我自己的事情用不著向誰報告吧?」

「當然,不過嬸嬸走的時候可是把你許給了我,這算不算違約?」青年有些輕佻的吹了一口般氣,「你們家這輩子都欠我的,你更是欠我的!」

童郁臉上一抹痛楚和怒意混合的神色一閃而過,「李志航,我們都是成年人了,你應該知道那種時候所說的不過是安慰即將逝去的人,難道說你還覺得這值得反覆咀嚼?」

啊哈,童郁,這就是你們童家的德行?」青年似乎早就料到童郁會有此一說,並不感到意外,「沒啥,我從沒有指望過你會兌現這一條。那的確是你母親的一廂情願而已。不要以為自己多喝了兩天墨水就不得了,這年頭大學生找不著工作的比比皆是。我就是想來瞧一瞧,你找的對象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物。值的你這麼幾年裡對我避而不見。就是他?銀樣鍛槍頭?!還是真的內外兼修的真材實料?」

趙國棟也沒有想到這火頭子一下子就能燒到自己身上,說實話這個,傢伙外貌形象不差,除了言語有些張狂外,也沒有啥太令人討厭的地方。畢竟在這旮旯里能開一輛林肯領航者,囂張一些也可以理解。

只是這傢伙卻把矛頭指向了自己。而且說自己是銀樣鍛槍頭,這詞兒可不大中聽,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不太好的方面。

「兄弟,能不能說些有意義的話題?」趙國棟無比的平靜,似乎是童家欠了這家人一些情,而這個傢伙似乎有點子挾恩自重的味道,但是又不完全如此,至少這傢伙並沒有死皮賴臉的扭著這個話題不放。而是有些不忿於自己的出現似的。

「小子,和我稱兄道弟,你夠格么?別以為你長得人模狗樣就可以左右逢源了,你玩不起的。」青年目光中極盡挑釁之意,扭過頭道:「叔,這就是你選的好女婿?不知道在哪裡高就啊?是吃官飯的還是掙大錢的啊?混得不賴的樣子,也能玩得起大切諾基了,是你的么?別是吃軟飯的吧?」

「不是,借朋友的。」趙國棟有些好笑,這小子似乎只是想要在童郁面前侮聳自己一番,泄積鬱已久的憤懣。

幾女臉上都浮起憤怒的表情,居然把趙國棟視為吃軟飯的?這年頭遇見過囂張的,可沒有遇見過這等狂妄的。

「啊哈,借的?借的你也敢開到這兒來,是欺侮我們烏尤鎮人沒見過世面還是覺得咱們西章縣是窮旮旯?」青年更加得意,臉上說不出的那股子放縱味道。

「沒,真沒那意思,就是覺得這邊路不太好走,所以找朋友借了一輛車,陪小郁回來看看。」趙國棟神情坦然。似乎完全感受不到對方的愁意尋釁,「正好碰上了喝春酒,大家熱鬧熱鬧。」

似乎是對趙國棟的軟弱低調很是滿意,青年態度稍稍收斂了一些,小郁不錯,要人才有人才,耍樣貌有樣貌,找了你可惜了,牛嚼牡丹啊。」

趙國棟啼笑皆非,居然還被這傢伙用文縐縐的語言給挖苦一番,難得。

「嘿嘿,兄弟,在一起也是緣分。要不大家喝一杯?」趙國棟舉手欲拿桌上的酒瓶,要替對方斟酒。

對方有些不屑的推開趙國棟的手,自顧自的提起酒瓶往自己面前位置上的玻璃杯一下子給到了一個滿杯,徑直舉到趙國棟面前,「你幹了這杯,才有資格和我稱兄道弟。」

趙國棟皺了皺眉頭,「你干一杯。我就干一杯。」

「你和我講價錢?這烏尤鎮上誰敢和我談條件?我讓你喝是看得起你。你別給臉不要臉。」青年臉有些扭曲了,本來就是想要找碴兒來的,可趙國棟表現得挺知趣兒,周圍人都看著。弄得他不好作,這會兒可好,正好給自己機會。

「大侄子小趙酒量有限,他喝不下,當叔的替他喝了。」童父已經意識到怕是要出事悄,趕緊上前來勸解。

「叔,不是我不給你面子,而是你們童家不夠意思啊,今天這小子如果把這杯酒幹下去,我瞧他順眼。沒準兒就放他一馬,如果喝不下去。或者給我裝楞賣傻,「哼哼,叔。你就別怪我翻臉!」青年臉色已經多了幾分猙獰之色,門口也多了幾個青皮壯漢臉色不善的看著這邊。

趙國棟有些無奈的看著眼前這場鬧劇,這人到霉走哪兒也是一路倒霉。這一次自己出來似乎就有些不順。藍黛和這三個丫頭攪在一起。看樣子也是針尖對麥芒,這好容易消停下來,到這旮旯里還得弄出這麼一樁破事兒來,難道為這事兒還得去打電話報。凶或者去找馮明凱來張羅替自己解圍?那還不真的應了他的話了?

這子明顯是來找茬兒的。就算自己把這杯喝下去,這小子肯定又要找另外的事兒來隔應自己,可現在處在這環境下自己怎麼應對?

童父被青年有些兇悍的話語一逼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噤,他當然知道李家在這邊的霸道,搞礦山的如果沒有點勢力,就算是你只想老實本分做生意,那也玩不轉,李本福在西章縣幾近是可以橫著走路的角色,雖然他本人相當會來事兒,但他這小三子可不是善茬兒。

「小子,這杯酒你喝是不喝?」青年已經有些不耐煩了,看了看錶。「現在一杯不夠了,得這一瓶全給我喝下去!」

他就是聽說童郁回來專門過來要生點事情出來,父親陪著幾位客人在家吃飯,除了江縣長之外,還有一位特別重要的貴客,那是平時難得巴結上的角色,那是也是瞅著這會兒得空父親一時半刻結束不了,才把父親的林肯領航員開出來顯擺一下。

「大侄子,刀刀刀」童父還欲再勸。卻被對方暴烈的打斷:「夠了,叔,我尊敬你才叫你一聲叔,別給臉不要臉!今天我爸有貴澗書曬細凹曰迅姍不一樣的體蛤一,。不想把事情弄大,他今天如果不吃敬酒,那我也替他准甘制了罰酒!」

「童老二,你快叫你這個軟腳女婿把這瓶酒喝下去,沒準兒志航哥就算了,縣裡江縣長都陪著貴客在本福叔家裡做客哩,別惹得志航哥生氣。那你們童家都是吃不了兜著走!」站在門口斜抱著雙臂的一名漢子大大咧咧的道。

趙國棟瞥了對方一眼,卻是一怔。對方看樣子也就是一個二混子模樣的角色,卻穿了一件有點像工作服的勞動服,只是那勞動服胸襟上卻印著四個挺醒目的字兒,「國全能源」

國全能源?!

「能否容我打個電話?」趙國棟心念急轉,嘴角卻是浮起一絲冷笑。

,,

許偉看見手機上的電話號碼有些驚訝,是大哥來的電話,是問自己春節為什麼沒有回去么?子全哥應該給大哥說了才對,自己春節前也打了電話給姑媽說了啊。

許偉現在的確很忙,跟著房子全風裡來雨里去打拚了幾年,從前年開始鼎南這邊的業務基本上就交給了他,國全能源的主要基地都在蒙晉兩省,黔省這邊不佔主要地位,但是許偉過來之後感覺到黔省這邊市場迎來了一個難得的機遇。

那就是黔南省委省府出台了政策為了確保黔南省委省府提出的綠色黔南生態黔南戰略,要求強制性的關閉小蝶窯,限制煤礦,鼓勵蝶礦之間的兼并重組,並出台了要求更高更嚴格的媒礦安全設施要求以及一體化標準,這使得許多小煤窯小媒礦都陷入了絕境,要麼被強制性關閉,要麼就只有出售給大型企業。

雖然黔南省委省府沒有明確要求由國有企業進行兼并重組,但是真正要按照黔南省委省府提出的高標準嚴要求,所需資金就是一個天文數字。幾乎沒有幾家民營蝶礦能夠達到,即便是有些企業能夠達到,也對這些待價而沽的小煤礦挑三揀四,價格上更是百般打壓,尤其是省內幾家大型國有煤礦企業更是條件苛刻,這讓很多私營煤礦都了無生趣。

國全能源這個時候無疑就成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因為國全能源在黔省規模並不大,但是卻又有著雄厚實力,希望在黔省大步擴張來獲得整個西南市場,這一拍即合,立即成就了許偉這一年多來取得戰果。

許偉並不具體管煤礦的開採洗選,甚至連銷售回款這些都有專門人員負責,房子全交給他的任務就是儘可能的掘潛力,同時尋找合適的擴張機會,兼并收購,擴大國全能源在這邊的市場,就是一個掌舵職責。

這倒是正合了許偉的胃口,真要讓他去具體負責開採洗選銷售回籠。許偉自認為自己還不如那些長期高這一行的專業人員,但是如果說要協調渠道,理順各方關係,擺平上上下下那些雜事兒,那卻是他的強項。他在國全能源掛了個總裁助理的身份,卻負責著國全能源在黔省的主要業務,正因為如此他幾乎是全副身心的放在了這邊的業務上,今兒個也是下邊一個被收購礦礦山老闆盛情相邀,而這位老闆在西章縣也是有些影響力,所以他也就勉為其難與負責畢節這邊業務的一個兄弟一起過來,對方甚至還把縣裡一位副縣長邀請到作陪,不能不說是花了些心思。

國全能源在這邊的擴張並沒有採取全額收購的方式,而是採取收購部分股權,然後吸收對方加入,國全能源再注資進行設備和產能改造,同時將這些企業職工統一納入國全能源的技能培體系,無論是管理人員還是工人都要進行正規的培方能重新進行上崗。

地方政府對於國全能源的這一舉措也是大加支持,畢竟太過於高的事故率和死亡率也是懸在地方官員頭上的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而如果這些私營煤礦如果全數關閉,對於地方政府來說又是不可承受之重,國營企業胃口更刁,只喜歡條件更好的媒礦,對於條件稍稍有些差的礦山都是不屑一顧,國全能源的出現幾乎就成了最好的選擇。

「你在哪兒?」電話里傳來的聲音永遠是冷靜而清晰。

「大哥,我在黔南這邊,我刀刀刀」沒等許偉說完。電話那邊已經打斷了許偉的話頭:「我問你在黔南哪裡?具體位置。」

吃了一驚的許偉,趕緊站起身來走到門口,一桌的主賓都意識到許偉怕是接到了重要人物的電話,這位別著挺年輕的角色狠戾著呢。

來黔南不到兩年時間,許偉據說已經在煤礦老闆這個圈子裡贏得了不小的名聲,無論是刀斧臨頭還是美色纏身,這個傢伙永遠都是面不改色心不跳,這是許偉跟著房子全在內蒙和晉省打磨幾年操練出來的性子。